一幅幅源紋圖,閃爍不同的光芒,在黑暗之中,留下五顏六色的光影,隨後沒入了第三層的陣眼之中。

虛氣盪漾,虛靈咆哮,金逆打開了封印。他沒有任何猶豫,離開了第三層,進入了第四層。


金逆欲要破入第九層,徹底解除囚禁塔內的封印,搞明白血液沸騰的原因。

第四層和第三層相仿,不過虛靈和虛氣,不是第三層可比擬的。

金逆故技重施,他獵取的火炎沙獸晶核很多,不擔心火焰沙獸晶核匱缺。

他盤坐了下來,火焰沙獸晶核懸浮在他的周身,爲他保駕護航。

金逆感應封印之眼,修手快速刻畫源紋圖,破解封印。

“那個人族,境界不高,源紋造詣博大精深,破解封印,如手上展開,或許他能挽救吾古妖一脈的先輩的真血與靈魂。”蛇身九頭的老者,感應囚禁塔內,闖關者的動向。

“他的修爲太低了,邪塔前七層,沒有什麼可怕之處,真正棘手的麻煩,在邪塔後三層……”

半鹿半鳥的古妖迴應。

“昔日妖山有一位驚才絕豔之人,闖蕩至第九層,但最終還是失敗了。”巨大的比蒙老者,搖頭嘆息,他也不看好金逆。

囚禁塔內,一衆人各施展手段,破掉一層又一層封印,而每當破封印的剎那間,鎮壓在囚禁塔體內,古妖真血中的古妖之魂,發出咆哮,有少許逃逸出來,重獲自由。

不過,這些古妖之魂,得不到足夠的真血,無法重歸本體。

金逆勢如破竹,很快便闖入了第七層,第七層虛氣瀰漫,虛幻之境,固若金湯,這層的虛靈的數目不多,但它們的實力,卻強的嚇人。

“實力強如大靈王巔峯,這些虛靈,很難應對。”

金逆喘着粗氣,前幾層雖沒有多大的兇險,但連續破解封印,令他疲憊不堪。

“呼呼!”

虛風狂躁,虛靈乘風,它們的面容,個個猙獰無比,八爪魚般的體態,若有若無,很是虛幻。

金逆額頭汗珠密佈,修手揮動,無數火焰沙獸晶核,擊向了迎面而來的虛風。

“轟!”

“轟!”

“轟!”

……


虛幻之境中,火光四射,爆炸聲刺耳,火焰沙獸的晶核,大顯神威,將虛風之中的虛靈,殲滅了一半之多。


然而,這一切,皆是徒勞,因爲這囚禁塔內的虛靈,是一種能量體,每層塔內的數目,總是保持着一定的數目,縱然你神功蓋世,法力無邊,也難以打破這種平衡。

金逆修體上,紫紅色火炎和灰色火炎,焚燒周圍的虛氣,虛氣瓦解,完全不能與金逆的自身火抗衡。

金逆沒有嘗試,以自身火,滅殺虛靈,因爲他獵取的火焰沙獸晶核的數目,遠達到他闖塔的需求。

不過,在火焰沙獸晶核燃燒時,金逆煉化的兩種長生火,寵寵欲動,彷彿要吞噬火焰沙獸晶核的火之力量。

“砰!”

一隻虛靈,穿過火焰沙獸晶核的防禦區,虛幻的觸手,擊在了金逆的胸膛上。

金逆倒退數十步,他胸膛上的衣服,沾染了虛力,瞬間虛化,消散在了虛幻之中。

而那隻攻擊金逆的虛靈,觸手被金逆的自身火,焚燒一大半,那隻虛靈慘叫,迅速後退,不敢再靠近金逆。

金逆眉頭一皺,他煉化的自身火,威懾力彷彿比火焰沙獸晶核還要強。

“火焰沙獸的晶核,與長生火,多半有聯繫。”

金逆思索,火焰沙獸晶核,火之力量,與長生火很相近,他猜出了個大概。

“不用火焰沙獸晶核,我也不懼怕虛!”金逆大笑,他煉化的自身火,乃是天地之前,最稀有的火種,倘若他境界提上去,自身火之力,近乎無可匹敵。

“殺!”

金逆體表的火炎,劇烈燃燒,他徹底化成了一苗人形大火。

第七層內,向他呼嘯而來虛風、虛靈,皆被恐怖的火炎,焚燒殆盡了。

兩聲巨響,第七層動盪,一條黑龍,體表鑲嵌火焰沙獸晶核,騰飛在第七層的虛境之中,在黑龍的身畔,還有一條翼龍。

很顯然,降臨第七層的雙龍,正是傲燁和愛麗絲。


“金逆!”

傲燁大喝一聲,迅速向大火燃燒的金逆靠近。

愛麗絲和傲燁傻眼,金逆的自身火,火之力量澎湃,太過於不可思議。

“第七層的封印之眼,很難找到。”金逆很無賴,第七層虛氣太濃郁了,縱然他全力以赴,也沒查探道封印之眼的足跡。

金逆等三人,全力出擊,滅殺虛靈,不知道過了多久,第七層塔,再次晃動,妖山幾大少族長,先後進入了第七層。

衆人紛紛靠攏,金逆也不計前嫌,與衆人建立了統一防線。

不過火炎之中的金逆,令得幾大少族長,膛目結舌,很震驚,也很好奇。

畢竟金逆的自身火,極爲罕見,倘若大的魔角洲,幾乎無人知曉。

衆人全力出擊,殲滅凶神惡煞的虛靈。

“啊……”

一聲尖叫,源自於衆人戰線之中,獅炎雄時運不濟,被虛靈拖入了虛風之中。

諸多虛靈,對獅炎雄虎視眈眈,妄想要與獵手者分一杯羹。

“救我……救救我……”

獅炎雄化身成一頭火獅子,他的巨體,在虛化,在泯滅,倘若無人救治,多半要命喪此地。

衆人還沒有回過神來,獅炎雄便被虛靈拖入了虛風深處,而獅炎雄的求救聲,也越來越虛弱了。

被拖入虛風深處的獅炎雄,巨體上發生了異變,他眉心處的妖紋,妖氣噴發,閃爍耀目的白光,白光以他的眉心爲源頭,快速覆蓋了他的全身。

“轟!”

撲咬他的虛靈,被妖紋之光,隔絕了開來,隨後他融入了白光之中,消失在了邪塔之內。

這一切,皆是凝鍊妖氣之精,得來的福報,接受妖氣之精洗禮之後,體格不但適應懸空城,而且在懸空城內,遇到危險,會有一次保命機會。

當然,獅炎雄後續變故,衆人並不知曉。

“啊……救我……”烈虎威又被虛靈拖入了虛風深處。

衆人很失落,片刻之間,便損失了兩人。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金逆有所打算,他不在全力滅殺虛靈,而是尋找破開封印的突破口。

虛靈很強勢,幾大少族長,獵殺的火焰沙獸晶核,已經竭盡。

金逆倒是無所謂,他擁有長生火,雖如今還未成長起來,但火之力量,已不容小覷。

“不要……”玄彬驚叫一聲,便被虛靈拉入了虛風之中。

形式很嚴峻,統一戰線,被虛靈擊潰,衆人紛紛,自保各命,顧及不上聯手。

“麗絲,用火焰沙獸王晶核,強迫封印。”傲燁向愛麗絲傳音。

愛麗絲和傲燁很不凡,他們聯手,曾經獵殺了兩尊火焰沙獸王。愛麗絲聞言,手握火焰沙獸王的晶核,用力向腳下按了下去。

火焰沸騰,炙熱的溫度,蔓延開來,濃郁的虛氣,瞬間被焚燒殆盡。

“轟!”

第七層,虛風肆意,發出呼嘯的怪音,當然,這怪異之音,有一部分,源自於虛靈。

火焰沙獸王的晶核,非同尋常,一塊獸核之力,便破開了,神祕而又難以琢磨的封印。

傲燁見狀,也將火焰沙獸王的晶核,向腳底下一按。

他也順利進入了第八層。

金逆雙手不停畫圖,可惜,始終找不到陣眼所在。

“難道我也用蠻力,或着外物,來開啓封印嗎?”

金逆思索,第七層虛氣太濃郁了,縱然是他,也看不清囚禁塔第七層的真實面目。

“囚源陣,起!”

一座天級源紋陣,被金逆佈置了出來,這座源紋陣,很不凡,正向運轉,是囚控源之力量,逆向佈置,也會凝聚天地之間的源氣,拉入大正之內。

金逆坐在源紋陣上,修手一揮,一道自身火,落入了大陣之內。

源紋陣將陣內的虛氣和陣外的虛氣,隔絕了開來,落入源紋陣內的自身火,很快便將源紋陣內的虛氣,焚燒殆盡。

金逆看到了第七層塔體一角的真實面目。 金逆破開了虛境的一角,第七層的塔體,裸露在金逆面前。

“封印之眼,現!”

“轟隆隆!”

虛氣炸開,源紋陣坐落在了第七層中央,金逆坐在源紋陣上,修手揮動,炙熱的自身火炎,迅速將源紋陣內的虛氣,焚燒殆盡了。

金逆雙手刻畫源紋圖,一幅幅源紋圖,始源紋閃爍,隨後沒入了源紋陣內呈現的塔體之內。

“嗡嗡!”

第七層塔晃動,金逆破開了第七層的封印。

金逆邁步,向囚禁塔的第八層而去。

囚禁塔第八層,虛氣氤氳,這層完全是虛氣形成的虛境。

虛境之內,沒有方向,沒有時間,一切皆歸於虛無。

“呼呼!”

虛風大作,濃郁的虛氣,彷彿要虛衆生。

金逆體表火炎熊熊燃燒,全力抵抗呼嘯而來的虛氣。

“嗷嗷!”

龍嘯刺耳,聲聲不息。

虛境之中,不止金逆一人。

傲燁和愛麗絲也進入了第八層。

“傲燁……”

金逆大喊,虛境之內,一切皆無,縱然近在咫尺,也看不清,摸不着,虛之力量,化實體爲虛體,如夢如幻,極爲駭人。

傲燁騰飛在虛境中,他雖在飛舞,但實際上,他在虛境中,是靜止不動的。

金逆、傲燁、以及愛麗絲,陷入虛境之中,時間在流逝,他們的肉體,甚至靈魂,皆在虛化,不過,這一切變化,對於他們而言,絲毫不知。

“呼呼!”

虛風之中,虛靈幽藍色雙目,釋放兇光,向金逆撲擊而來。

映入眼簾的虛靈,體態大的嚇人,而且實力也很強悍,它們的實力,雖不及半神境強者,但不是大靈王巔峯修士可比擬的。

金逆張皇失措,撲擊而來的虛靈,數目不多,屈指可數,但散發出來的氣息,很恐怖。

“嘶嘶!”

其中一隻虛靈,觸角纏繞在金逆的腰間,欲要將金逆吞入腹中。不過,金逆修體上的火炎,向虛靈焚燒而去,縱然虛靈實力強悍,也懼怕長生火炎。

金逆修手一揮,無數火焰沙獸晶核,飛向了虛氣之中。

炙熱的火之力量,令得虛風之中,傳出刺耳的嘶吼。金逆的心臟發光,他在佈置源紋陣。

“轟!”


天級源紋陣,屹立在虛境之中,金逆坐在源紋陣上,全力感應第八層的封印之眼,可惜,第八層的虛氣太濃郁了,縱然有源紋陣助力,也難以令塔體,顯現出來。

“傲燁和愛麗絲的位置有了着落!”

金逆雖沒有尋出第八層的封印之眼,但他尋到了傲燁和愛麗絲的位置。

囚源陣令金逆恢復了方向感!

虛境之中,虛風肆意,金逆坐在囚源大陣上,他迅速向傲燁靠近。

傲燁修爲提升很快,他邁入了大靈王巔峯級別,他巨大的龍軀周圍,火焰沙獸晶核,密密麻麻,猶如璀璨的小星,在虛境中,璀璨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