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鐘過後,姜衍從系統揹包中拿出一塊影像石,衆人都沒有明白。

當影像石放到地面上時,兩道虛影出現,正是姜盛仁和單玲二老。

又過了半個時辰,看着姜衍經歷的一幕幕大戰,而且還有老二臨別的話,衆人這才明白姜衍說的意思。

這時萬河山說道:你們三個小輩,給我進來一下,我有東西交給你們。

姜衍沒懂萬河山的話,萬勇和萬娘可是知道,連忙拉着姜衍走進書房。 當四人來到書房,萬河山按動機關,取出一個木盒出來,將木盒推到姜衍面前。

“打開看看吧,這就是我多年來封存的祕密,就連萬青和萬雲他們也不知道。”萬河山說道。

姜衍慢慢打開木盒,這時系統的提示音響起。

叮~恭喜宿主發現白虎玉佩。

叮~恭喜宿主發現青龍玉佩。

叮~恭喜宿主發現朱雀玉佩。

萬勇和萬娘看着木盒裏竟然有三種玉佩,又看向自己的爺爺,因爲他們之前只發現一塊玉佩。

姜衍拿出玉佩仔細的查看系統的介紹。

三塊玉佩後面都寫的:飛昇通道鑰匙。

“爺爺,怎麼有三塊?不就一塊嗎?”萬勇問道。

“哼,我也沒說有幾塊,根據我猜測應該是四塊,只是最後一塊我沒能找到。”萬河山說道。

萬娘拿起一塊朱雀玉佩看着上面的花紋,如果按爺爺所說,那第四塊應該就是玄武玉佩,

“爺爺,我能問一下,這三塊玉佩您是從哪得到的嗎?”萬娘問道。

姜衍和萬勇也想知道,都看向萬河山。

萬河山坐在靠椅上,回憶的說道:白虎玉佩是我當年遊歷在五行大陸的時候得到的,我記得好像是在一個荒廢的山洞找到

的,位置應該在滄月北山的那個荒山。

姜衍聽到後“啪”的一下,站起身,因爲他曾經在那渡劫過,當時還覺得那裏靈氣枯竭沒有在意,現在想想這可是修仙大

陸,不缺靈氣的,爲什麼那個地方沒有靈氣,看來需要回去查看一下。

萬河山和萬勇被姜衍的一驚也是搞的莫名其妙,而萬娘卻讀懂姜衍的驚訝。

“那個爺爺,不好意思,我剛纔想起一件事情,沒事,您繼續講。”姜衍說道。

萬河山點了點頭繼續說道,這青龍玉佩是一位老友送我的,當年他也參加過天都府的比試,但是從那以後就消失了,但是

經過我多面打聽,他曾經去過中州的玲瓏塔。而這朱雀玉佩是我從別人手裏搶來的,那夥盜匪曾經去過聖殿偷過東西,所

以這件東西也就到了我的手裏,當時我沒覺得稀奇,只當成玩物,有一次我受傷,一滴鮮血滴入白虎玉佩,這纔出現異象

,所以這個祕密至今無人知曉。

“那爺爺每個玉佩上面的話一樣嗎?”萬勇連忙問道。

“不,不一樣,問題是四聖獸缺少玄武玉佩。”萬河山說道。

萬河山剛說完,萬勇就準備拿刀滴血試試。


萬娘連忙阻止說道:哥,你等一下,如果我猜的不錯,這可能就是中州三大禁地和五行大陸的山中山有關,或者說第四塊

玉佩的下落就在無盡海域當中。

萬娘這句話可以說石破驚天,因爲大家都好像明白什麼。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看來真的是老了,玄武屬水,而且又是禁地之物,應該在無盡海域,但是這無盡海域太大,而且

還很危險。”萬河山說道。

“沒事爺爺,只要知道那東西在哪就行,現在我就看看玉佩上的祕密”姜衍解釋道。

萬勇還在想着問題的時候,姜衍一指點向萬勇的指尖,“嘀嘀”三滴血液飛出。

“啊,你……”萬勇剛想說什麼的時候。

三塊玉佩同時亮了起來。

白虎玉佩:山中山,洞中洞,無盡海,玲瓏塔,金光現天階開,萬族出爭外域。

青龍玉佩:靈仙域,靈界爭,蒼穹頂,問四海,七煞現天階碎,萬族迴避世難。

朱雀玉佩:紫雲山,夜幕林,佛光洞,神殿開,遠古現破萬族,萬族修養避戰。

萬勇和萬娘看着這幾句話,不斷的在思考,姜衍這時好像明白了什麼。

姜衍拍着桌子說道:我知道了,前來個玉佩是發生過的預言,後兩個玉佩應該是將要發生的預言。

三人看向姜衍,因爲他們確實沒懂姜衍的意思,就連最聰明的萬娘也是有點沒明白姜衍的意思。


姜衍着急的想解釋清楚,但是這個東西他們也沒經歷過,解釋確實有點難。

“夫君,你是不是想說,白虎和青龍都是以前發生過的事情?也就是歷史預言?”萬娘問道。


“對,對,萬娘果然還是瞭解我,而這朱雀和玄武就應該是即將要發生的事情。”姜衍說道。

萬河山和萬勇本來聽懂了,結果又被姜衍說的繞了進去。

姜衍理了理思路又說道:其實,這四塊玉佩都和我要做的事情有關,而且我這半年內,我會加速修煉,將我的修爲提升到

大成期巔峯,然後我在打算進入“飛昇通道”。

“難道你打算尋找登仙台?”萬河山問道。

“是的,爺爺,而且我必須要去!爲了大陸,我一定要去,而且玉佩上的預言已經說明一切!”姜衍肯定的說道。

叮~恭喜宿主裝X成功,獲得裝X值10點

叮~恭喜宿主裝X成功,獲得裝X值9點

萬河山萬勇震驚的看向姜衍,真搞不懂姜衍爲什麼這麼做。(如果他們知道姜衍半年內做不到就GG了,他們也會懂的。)

“夫君,我需要做什麼?”萬娘問道。


“你什麼都不需要做,而且等我回來!我會給你帶一個天大的驚喜!”姜衍微笑的說道。

萬勇現在已經被姜衍的作死玩法弄的一頭霧水,我這妹妹是不是要守寡了?還是我已經跟不上姜衍的腳步了?萬勇此刻的

內心無限的扭轉。

半個時辰後,四人走出書房來到大廳當中。

發現來了好多的人,有的一些人姜衍完全沒見過,而萬河山卻樂開花了,因爲來的人都是這望月大陸家族代表。

“見過公子,見過萬家主。”衆人齊齊拱手說道。

“什麼情況?你們能告訴我嗎?”姜衍懵圈的問道。

“哈哈,公子有所不知,我們知道公子已經將天都學院給滅了,所以這些家主都拖着我和趙家主來給公子請安的。”秦成

玉說道。

“還有,公子不是說天都府改名的事情嗎?我等已經準了資源,打算和公子一起去天都府。”趙乾坤微笑說道。

姜衍這才明白,原來是這事,但是想了想,好像沒必要修建什麼,而且那天都學院一個活人都沒有了。

“不用,我當時就是說着玩的,什麼改名的,再說了,梁山泊這名字也就是我自己拿來玩的,沒必要改這個名字,你們要

想進駐天都府,你們自己商量,找我真沒用。”姜衍無所謂的說的。

衆人聽到後都懵逼,說着玩?全大陸都知道您一個人滅了天都學院,您就是爲了玩?

叮~恭喜宿主裝X成功,獲得裝X值10點

叮~恭喜宿主裝X成功,獲得裝X值10點

叮~恭喜宿主裝X成功,獲得裝X值9點

姜衍聳了聳肩又說道:這個天都就由你們秦趙兩家看着辦,別問我,對了。傳送大陣一定要保護好,因爲我還要用。

衆人又愣住,這公子就這麼隨便將一座最大的城池分割了?

萬家衆人聽後也是眼角抽搐,這姑爺到底是有多敗家啊?

而旁邊的萬娘聽到後,只是微微一笑,她太瞭解姜衍的性格,根本不會在意這些。

“爺爺,咱們萬家也不是那種爭奪的世家,要了也沒用,還不如安穩的修煉,而且資源也不會缺少。”萬娘解釋道。

“嗯,也是,我們都老了,只希望和和睦睦的。”萬河山說道。

姜衍聽到資源,纔想起寶庫裏的資源全被自己拿走了,連忙站了起來,跑向廳外。

“秦家主,趙家主,還有其他的各位家主,你們走的時候把這些帶走,也算我給你們的資源。”姜衍說完,手一揮。

衆人又一次懵逼,這簡直就是刷新他們的世界觀啊,一堆堆的空間戒指,少說也有一兩萬之多。

“公,公,公子,子,您這是,”趙乾坤口吃詢問,沒等說完就被姜衍打斷。

“哎,行了,別口吃,好好說話,這些就是天都學院的資源,我要也沒用,你們都分了吧,不過我也有重要的事情告訴大

家。”姜衍說道。

就連萬家衆人也看向姜衍,因爲現在他的表情很嚴肅。

這些家主齊齊拱手,等待姜衍的吩咐。

姜衍回到大廳沉聲說道:接下來的事情關乎到望月大陸的存亡,我也不是危言聳聽,因爲我發現過三次海妖上岸,而且根據我得到的情報,海妖有可能要從北海岸線,攻打望月大陸,我希望每一個家族都出一份力,至於獎勵,我相信大家不會失望。

衆人聽後愣住,互相面面相覷,大家都瞭解海妖的強大,一個大成期的海妖都有引聖期強者的力量。

“我秦家願做先鋒軍,駐紮北海岸。”秦成玉拱手說道。

“我趙家也願意做先鋒軍,駐紮北海岸。”趙乾坤說道。

衆人一聽兩大世家都強強聯手了,自己的小家族也不能拖後腿。

“我們等願往北海岸駐紮。”衆家主齊聲說道。

“嗯,很好,我不需要你們出手,我只需要你們看住陣法就行,每一個家族出四道八名大成期強者就行。”姜衍微笑的說道。

“妹夫,我去幫你守陣!”萬勇聽到着第一個站出來。

這些家主都不明白公子這葫蘆裏賣的什麼藥,而萬勇可知道,抓海妖吃!

半個時辰後,衆家族齊齊離開萬府,因爲他們竟然聽萬勇給他們介紹那海妖怎麼好,弄的這羣家主背後冷汗涔涔。

“妹夫,咱們什麼時候出發啊?”萬勇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