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陳家的蛆蟲,竟然在同一天晚上,打自己兩次。

是可忍,孰不可忍!

陳天選,將死無葬身之地。

手機語音撥號還沒打出去,曹岩便聽到樓道里有腳步聲。

曹岩以為是自己的人,或者是張旭。

任何一個人來,陳天選都完了。

只要打回去曹家的號碼,他爸不會放過陳天選。

甚至,可以抓到陳天選和陳亭這對狗男女,直接送給雲家。

讓雲家制裁這群蛆蟲!

可讓曹岩沒想到的是,門外進來了四個壯漢。

「你們要做什麼?」

曹岩完全不認識這四個壯漢。

四個壯漢,卻認識曹岩。

他們拿出來照片,對比了地址和人,笑聲說:「小寶貝,你已經把自己脫光了啊。」

曹岩已經猜到一些,頭皮發麻的問道:「你們是誰,誰派來的。」

四個壯漢哈哈一笑,說:「曹岩小寶貝,你就別裝了!再裝,過頭了啊!你好不容易才找到我們,時間緊迫,大家就不要浪費時間。」

曹岩眼神無比恐慌,他想退,他想跑。

可他站不起來,也退不開。

「滾開,離我遠點!」

「滾開啊,離我遠點!」

「別,別啊!」

曹岩發瘋一樣的看著他們,看著那監控上的畫面。

他一陣陣的頭皮發麻,絕望到極致。

幾個壯漢卻沒管曹岩,他們眼裡曹岩這是在興奮。

一陣陣的慘叫聲,在房間里傳來。

曹岩哭喊無人能聽到,他沒想到他只是想霸佔陳亭這個沒身份的女人,怎麼會這樣!

他要報仇!

他要回到曹家。

他要和陳天選不死不休,要讓陳天選,死無葬身之地!! 成心話音才落,掌心之中便有著一縷極淡的黑霧顯現,不過才剛剛冒頭,成心手掌便重重一握,那縷黑霧,便又退回到成心體內。

成心假裝聽不見蜀邙在體內竅穴中的叫喊聲,看著臉上略微有些詫異之色的玄大,繼續開口道:

「玄大兄,剛才這隻屍傀的叫聲,發出的動靜不小,恐怕此處不久后就會有人循聲而來,這隻屍傀既然已經暫時暈倒,所以你就先把它給收起來,別因為這,耽誤了我們此行的最終目的。」

雖然蜀邙對於這隻屍傀,有著不低的評價,而且如果這隻屍魁被自己得到的話,對於蜀邙恢復實力,也有著很大的幫助。甚至對於這次遠行來說,都可以算得上是不虛此行。

不過後天煉製的屍傀,雖然還有著部分靈獸特性,但是也只能當做一隻行屍走肉來看待,成心心中沒由來的,對於這種不知道還能不能稱作「生靈」的物種,有種輕微抵觸情緒。

而且自從進入這至尊陵墓以來,自己除了貢獻了那些靈獸血肉之外,幾乎沒怎麼出力,所以這隻屍傀,就算全歸玄大,成心也沒有絲毫異議。

「好兄弟!」

玄大聽聞成心此語,重重拍了拍成心肩膀,爽朗笑道:

「行,先尋那至尊強者的遺骨!」

……

一踏入這間金屬大門門內,成心發現眼前場景,竟然瞬間變換,門裡門外,明明並沒有什麼阻礙,所見所感竟截然不同。成心轉身望去,此時後方哪還有金屬大門的蹤跡,取而代之的,竟是一堵牆壁,就算此時想原路退出,也絕無可能。

「好歹也是一至尊境的強者,有點手段也不為過。」

蜀邙的聲音在心底響起。

剛才從門外看,此處墓室之內陰沉昏暗,可是兩人才剛剛踏入,視線突然明亮,而且方才所見室內所有事物,皆是煙消雲散,彷彿從來沒有存在過一般。

因為此時呈現在成心與玄大面前的,竟是一處以外力強行開鑿的廣闊石洞!

石洞寬廣地面之上,方磚鋪砌,整齊有序,而在這石洞正中央,有著一座高達數十丈的巨大雕像,雕像除了背後生一雙翼和頭頂有一獨角之外,其他與人類無異。

可這還不是讓成心最震驚的地方,因為就在這廣闊石洞四周,竟有著近百條不知通往何處的石道。

還沒等成心開口。

玄大卻微微一笑。

隨即手掌一翻,一根布滿裂紋的暗褐色骨頭,便出現在玄大掌心之中。

玄大朝著成心挑了挑眉毛,手中空間戒一閃,又是一個巴掌大的玉瓶,出現在另一隻手中,一如上次那樣,玄大將玉瓶中的猩紅液體,倒在那骨頭之上。

一股異香,從骨頭本身發出,玄大口中念念有詞,隨之,一股淡淡輕煙,從那骨身飄出,在玄大身前凝聚成一隻僅僅只有成年男子拇指大小的飛鳥。

飛鳥微微振翅,先是在半空中盤旋一圈,隨後直接鑽入一條石道之內,成心玄大兩人相視一眼,緊隨其後。

石道之內空間的擁擠程度,遠超成心的想象,不但石道之內各種狹小通道錯綜複雜,而且石道內部好像是被一種外力強行衝擊而成,所以整個通道四周,並不平整。不僅腳下崎嶇難行,而且還有著各種凸起石塊,兩人只有躬身,才能勉強在石道中前行。

可是那以煙霧形成的飛鳥,速度卻越來越快,眼見兩人就要被這飛鳥拉開距離。

可玄大正在全神貫注,以手中骨頭,維持那飛鳥以輕煙凝成的身形。

為了不被這石道中那些凸起石塊所阻礙。

成心掌心之中,雷屬性劍意靈力涌動,一拳砸向那前方石道中的凸起石塊上。

沒有想象中的石塊轟然碎裂,那被成心體內雷屬性劍意靈力擊中的石塊,只是有著很大裂紋產生,而且只有零星的碎塊掉裂。

「小子,忘了上次在荒地中,那個石屬性變異靈脈的人了,那人對你的雷力完全免疫,而且這石道,也不是那尋常普通石頭,就算你的劍意靈力再銳利無比,也改變不了天然的屬性相剋。」

蜀邙感受到成心內心之中的錯愕感,開口道。

成心剛開始修鍊之時,選擇的便是雷屬性功法,所以一直以來,使用雷屬性靈力,已成習慣。

儘管在來時,乘坐雲船的路上,成心已經將體內金屬性與火屬性靈力,全部轉化為劍意靈力,但是只要遇見什麼突發事件,成心第一時間,還是想著使用自身雷力對敵。

與蜀邙交談,在體內不過短短几瞬。

成心雙手之上的雷屬性靈力慢慢消散,隨之而來的,是一股同樣銳利到極致的力量。

成心雙拳之上,此刻金光涌動。一股凌厲至極的氣息,充斥著狹小石道,就連那一直專心帶路的玄大,也是猛然一扭頭,望向成心。

成心直接一拳揮出,一股金光沖向身前那些阻礙。

「嘭!」

那不遠處,佔據了大半個石道的碩大石塊,應聲碎裂。

成心此時真真切切的體會到了那部樊師交給自己的雷劍經,究竟是多麼的變態!

怪不得樊師再三叮囑成心,這部雷劍經的修鍊方法,切莫外泄!隨手而出的體內靈力,就可以當做兇悍靈技使用的功法,別說在大雲王朝境內,就算在整個東蒼域上,那也絕對是罕見無比。

成心從體內那柄「金劍」之中,直接汲取劍意靈力,金屬性靈力原本就銳利無比,而且還是轉化成劍意靈力的純粹金力,就更是銳利不可方物!當然這也不是說雷屬性靈脈就比金屬性靈脈弱,只不過此刻成心恰巧身處這種環境之下而已。

由於有了成心開道,這石道內崎嶇難行的道路,已經造不成多大的困擾。

而且玄大不時地還往那根暗褐色骨頭上滴著那猩紅液體,但玄大手中骨頭,裂紋也是越來越多,越來越大。到了最後,必須要連續滴上好幾滴,才能保證那飛鳥的身形不潰散。

終於。

在那根骨頭即將斷裂之時,兩人總算看清了眼前不遠處的光亮。

「呼!」

兩人一前一後,同時踏出這幽深石道,成心抹了抹額頭上那輕微溢出的汗水,重重吐出一口濁氣。

在那石道內,前行了不過半個時辰,成心就揮出了不下四十道劍意靈力。

玄大雖然只是帶路,但是此刻面色卻有著些許蒼白,看來維持那輕煙凝結的飛鳥,對於玄大也是不小的消耗。

……

「你他……!」

可是當成心看清眼前的場景以後,就算以成心這麼好的性子,此時也不禁脫口罵道。

因為就在此時,又是三條幽深通道,出現在了兩人面前。

這個至尊境強者的墓穴,怎麼建造的與迷宮沒什麼兩樣。

又是三條幽深通道,自從進入這至尊陵墓以後,成心與玄大兩人,幾乎啥都沒幹,就來來回回的一直鑽洞!

在這期間,成心不止一次的想要使用精魂之力探查,可是這古怪陵墓內的所有事物,似乎都能隔絕精魂之力的探查,用精魂之力還沒有遠遠沒有目光看的真切。

玄大此時也是面色凝重,隨後玄大深呼一口氣,將手中玉瓶內的剩餘不多的猩紅液體,一股腦兒全部倒在手中那暗褐色骨頭之上。

一下子經受到如此數量的液體灌注,玄大手中那暗褐色骨頭,骨身顏色瞬間變得更加深邃起來。

那以骨身發散出來的輕煙所凝結的飛鳥,此刻整個鳥身,更加凝實,猶如實質。而且飛鳥頭顱位置,還突然生長出一錐形的小小獨角。

飛鳥沿著那三條通道入口處一一飛過,最後只在最左邊的兩條通道附近盤旋。

玄大見狀,眉頭先是皺起,隨後又慢慢舒展開來,隨即指著那飛鳥,開口道:

「陳兄弟,從它傳來的信息來看,除了最右邊的那條通道以外,剩餘兩條通道,都有可能是那至尊遺骨的埋葬之地。」

成心此刻也是面露一絲疲倦之色,沒想到經歷了這麼多,竟然還不能確定那至尊強者的埋骨之處。

「陳兄弟,你先選吧,既然這兩條石道內,都有可能是那至尊境強者的遺骸安葬處,咱兄弟倆就一人進入一處!」

成心望向那兩條幽深通道,雙眼之中,那隱藏在瞳孔之內的黑點,驀然擴大,成心此刻整個瞳孔,都被黑色充斥。

可儘管如此,通道內部,還是一片霧蒙蒙的一片。

成心散去腦中複雜情緒,輕呼了一口氣,隨即指了指那左邊的石道。

「那我就選這條吧。」

「行,那就在此處分別,那就祝我們哥倆,此行都能有所獲。」

玄大率先伸出左手。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