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姜澤峰,足以讓她對愛情沒有任何期望。

她不能依靠墨城御一輩子,總有一天,他會明媒正娶的娶一個女人回來當他的妻子。

但那個人不會是她,因為,就如莊園的其他傭人所說,她不過是墨夫人利用的一個棋子擺了。

以前墨夫人一直以為墨城御對女人沒有興趣,所以才找了很多不同的女人塞給他,但無一例外,全被他扔出去。

只有她,留下來了。

可這又如何,墨城御真正的妻子,必須得跟墨氏門當戶對。

見她不像開玩笑,甚至有些決絕的眼神,墨城御微愣,莫名,就有些不悅,「那只是我母親的想法,我需要你給我生孩子?」

季夏怔了怔,嘴唇扯了扯,「你不需要,但是墨夫人需要,如果你能立馬去找一個別的女人給你生,那我無話可說。」

「季夏。」幾乎咬牙切齒。

從未有一個女人能讓他情緒波動如此之大。

季夏眨眨眼,「難道不是嗎,如果你能帶一個女人回來,讓她給你生孩子,我就認輸。」 「很好。」墨城御極怒反笑,驀地,「滾出去。」

季夏笑著退下,等出了書房,臉上笑意卻一下收住。

如果墨城御真找一個女人回來,那她就徹底一敗塗地。

之前她跟墨城御提的是讓他收購季氏,她知道他會做到,但現在她臨時改變主意。

就算季天臨渣,但她卻還記得爺爺的好,可惜疼愛她的爺爺過世得早。

無論如何,她都不能讓爺爺辛苦一輩子鞏固下來的事業毀於一旦。

墨城御沒有義務幫她,之前答應幫她收購季氏對他來說可能沒多大難度,但要是幫她把股份拿回來,那肯定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這其中還會牽扯到他自己的利益。

所以,她利用他,也會給他回報。

如果她做出這麼大的犧牲還不能讓他答應幫自己,那她也沒辦法了。


也好,要輸就輸得徹底點。



書房裡。

看著那扇緊閉的門,墨城御心情愈發陰鬱起來。

該死的女人,為什麼這麼不知好歹!

驀地一腳踹在他特意讓人去定製的書桌上,強大的衝擊力讓書桌與地面發出一道刺耳的摩擦聲。

煩躁的扯了扯衣領,墨城御保持著一個姿勢站了好久。

良久,閉了閉眼,拿出手機。

「程厲,季氏集團查得怎麼樣?」從上次季夏讓他收購季氏開始,第二天他便讓程厲送來季氏的全部資料。

然而,這讓他發現一個大秘密, 職場風雲:我和絕色女上司 ,實則只是一個空殼。

也就是說,現在不管任何人去接手季氏只會變成燙手山芋,到時候甩都甩不掉,還得不停的去填那個巨大的天坑。

也難怪季天臨要賣女兒,只怕現在他自己也是在用他那條老命在硬撐著。

這些他一個字都沒跟季夏提,她才十八歲,本就該活得無憂無慮。

原本以為她能夠安分的待在他身邊不惹是生非,沒想到她倒反過來把自己氣得夠嗆。


真不知道幫她意義何在。

墨城御揉著太陽穴,聽著程厲在電話中報備。

「少爺,現在季天臨四處在找銀行貸款,季氏基本已經變成一個填不滿的無底洞,您要是接手,少則會損失十幾億多則會損失幾十億。」

季氏家底不小,畢竟也是幾代傳承下來的家族企業。

在最輝煌的時候,季氏就是與現在的墨氏也完全算得上的是門當戶對。

也是從季老爺子過世后,季氏就開始日漸衰敗。

掛了電話,墨城御將手機丟在辦公桌上。

走到落地窗前,看出窗外。

這邊,季夏心情十分低落。

待在別墅里太壓抑,她走到院子。

既然想到了爺爺,順便她也想到了許久未聯繫的趙管家。

我在你的重生裏搞事

一開始還說要高傲的活給他們看,回去拿回屬於自己的一切,而現在卻完全背道而馳。

不止尊嚴沒了,連舔著臉求著給別人生孩子都被嫌棄。

想到趙管家的號碼記在日記本上,季夏決定晚上再給趙管家打電話。

走著走著,季夏又走到了那片仙人球地。

原本發黃的仙人球現在長得好好的,看來是墨城御讓人精心照料了。

喵喵…

難道他是因為那個叫喵喵的女人才不答應她? 晚上,季夏搬回自己原來的卧房。

她去搬東西的時候墨城御不在,正好,免得尷尬。

剛給趙管家打完電話,就收到有人發來的微信。

點開,是一條語音消息。

「季夏,你現在把那個男人的照片發給我看看唄。」

一聽這聲音,季夏便知道是誰。

這時季夏才想起來,真是差點就忘了早上的事。

不過現在她心態還真跟早上不太一樣了。

早上的時候,她還在想,一定要抱緊墨城御的大腿,搞定他身邊一切可能成為情敵的人。

可季馨雨的一番話一下將她點醒。

只能說之前她太天真,居然還想成為墨城御的妻子。

先不說其他,就說她能不能在墨城御這熬到二十歲都是個大問題。

也許現在他留著她不過是一時新鮮,時日一久,還是會毫不留情的趕她出去。

況且,莊園的傭人說得沒錯,墨夫人只是在利用她。

其實在墨夫人讓她生孩子的時候,她就該知道,一開始墨夫人找上她就目的不純。

只是當時她還在自作聰明,自信自己可以保住清白之身,認定墨城御不會答應墨夫人那樣的要求。

現在她終於明白,她若想什麼都不用付出就得到資本家的好處,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只是,她萬萬沒有想到,墨城御不要她幫他生孩子。

唯一的籌碼,沒有了。

她明白,就算墨夫人選定她,只要是墨城御不想要的東西,墨夫人一樣強迫不了,否則,墨夫人也不可能一直拿他沒辦法。

不過幫尹歡顏這事吧,既然自己說出口了,幫還是要幫。

至於能不能把慕斯川掰直,那就看尹歡顏的本事了。

所以,她回道:「我最近沒有見到他,等什麼時候見到再找他要個聯繫方式給你。」

「哦,好。」




翌日早上。

季夏下樓,卻見墨城御已經坐在餐廳用餐。

她愣了愣,竟有些不適應。

之前,他都會來叫自己起床,然後等自己一起用餐。

他每天如此,她慢慢也就習慣,習慣之後,就當成了理所當然。

大概人都是如此犯賤吧,把別人對自己的好當成理所當然,當那個人不再對你好時,你才幡然醒悟。

季夏收拾了一下心情,深吸口氣,走進餐廳。

在椅子上坐下,並沒有跟男人打招呼。

倒是張媽見她下來,連忙將她愛吃的小籠包準備上來。

兩人沉默用著餐,季夏心裡吃的速度比平時快些。

她不懂他們之間怎麼就變成僵局了,可自己,似乎好像又沒有勇氣問他。

算了,他答不答應總會有答覆,最多不答應,就把自己趕出去而已。

墨城御今天用餐似乎格外慢條斯理,季夏都快用完了,他還在細嚼慢咽。

就在季夏剛用完餐準備起身離開,墨城御擱置在一旁的手機忽然響了。

他拿過手機,接通,「我是墨城御。」

對方不知說了什麼,墨城御神情一下變得十分溫柔,像是都能滴出水來,「怎麼這麼早就給我打電話?」 季夏就沒見過這麼溫柔的墨城御,不由多看了他兩眼。

雖然聽不到對方說什麼,但季夏直覺對方肯定是個女人。

難道……墨城御這麼快就找到女人了?

「嗯,當然想你,又給我帶了禮物?不管你送什麼我都喜歡。」

聽到這話,季夏雞皮疙瘩頓時都起來了。

艾瑪,這還是她認識的那個墨城御嗎?

還不管你送什麼我都喜歡呢。

咦~肉麻。

墨城御正在聽著電話中的人講話,餘光瞥到對面女人的反應,頓時蹙眉。

她那是什麼表情?

像看到什麼噁心的東西一樣。

之後,墨城御一直很溫柔的應著好啊嗯啊之類的話,對電話中的人完全是百依百順。

不知不覺,季夏才發現自己竟坐了五分鐘還沒走。

反應過來,心裡頓時一陣尷尬,然後趕緊起身離開餐廳。

她一離開,墨城御就掛了電話,然後把張媽叫過去。

張媽似乎很驚喜,「大少爺,是喵喵小姐的電話嗎?」

「嗯。」男人低應一聲,「她給我寄了個禮物回來,記得查收。」

「好的,喵喵小姐真是有心。」張媽笑得開心。

真想不到喵喵小姐小小年紀就這麼乖巧懂事,難得啊。

季夏挪了半天,才挪到玄關處,直到張媽的話音落下,她才換鞋出去。

車上。

季夏嘆口氣。

算了,都是命。

之後幾天,季夏每天都能看到墨城御跟他那個喵喵小姐打電話,不管早上還是晚上。

每天都打打打,哼,怎麼沒打死他!

現在墨城御完全像是忽略了她一樣,每天對她不理不睬。

就連張媽,都減少了對她的關心。

好像,自己在這個家裡完全變成了一個局外人。

現在只怕是連院子里的一棵草都在嘲笑她,但偏偏,她又沒勇氣去問墨城御究竟考慮得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