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有種小別勝新婚的感覺?】

……

傅歡此時只有種想哐哐撞大牆的感覺。

她到國外來找陳妄,傅沉是後來才知道的,氣急之餘,忍不住冷哼,「這丫頭現在真是膽大包天了,給她的零花錢,怕是都砸到機票上了吧。」

「一聲不吭就跑出去,這簽證護照怕是辦了很久了,就暗戳戳等著這一天了吧。」簽證下來,就是加急也要等幾天。

她這明顯是蓄謀已久。

「這丫頭真是……」傅沉氣哼哼的時候,

宋風晚只是瞥了他一眼,淡淡說了句,「機票我贊助的。」

「……」傅沉算是徹底沒了脾氣。

**

每年跨年煙火都是陳妄給傅歡直播,今年可算能陪他一起看了,傅歡這才知道,每年他給自己直播放煙火,一來一回都得三個小時。

「你怎麼不早說,看個煙花需要開那麼久的車?」

「那時候你看得很開心。」

「可是……」

「其實那時候我也是有私心的,新的一年,第一時間,我想和你一起……」

傅歡拍了很多照片和視頻,傅漁找她要照片看的時候,她就直接說,「東西太多了,挨個發不過來,我傳到雲端了,你們自己去看吧。」

傅漁當時正和段一諾在一起,因為段一諾過段時間要籌備婚禮,有許多不明白的地方,許佳木平時太忙,她就想找傅漁諮詢一下,知道是傅歡拍了照片,也湊到電腦前準備欣賞一下她口中的盛世煙火是個什麼模樣。

沒想到傅漁電腦自動登錄了傅欽原的雲端系統,他經常會讓傅漁幫忙弄點資料,發到雲端,大家下載方便。

傅漁剛準備退出他的雲端系統,沒想到第一個蹦出來的就是一張照片,此時照片是縮小的,密密麻麻的關係線加上備註信息,信息量很大。

她以為是什麼商業資料,剛準備關掉,段一諾就阻止了她。

「等會兒,這上面好像有我們的名字。」段一諾蹙眉,眼睛就差黏到電腦上了。

傅漁這才點開了圖片,兩人錯愕之餘,盯著關係圖看了好半天……

「你覺得這是誰做的?」傅漁看了半天,約莫猜到了是誰,只是她扭頭詢問段一諾的時候,發現她正在編輯手機信息。

「我管他是誰呢,我去,居然說我不穩重,太活潑,太好動!我一個文文靜靜的小姑娘,他這簡直是胡說八道,還說我爸太浪,太過分了,我要發到群里討伐這混蛋。」

「諾諾——」

傅漁再想阻止已經遲了,她手機不斷震動起來,群消息已經炸了!

陳妄和傅歡此時還在看煙火,絲毫不知此時他的關係圖已經在這個小圈子裡徹底傳開了,而最先炸了的人,自然就是段林白!

他可什麼都不管,總之要弄死這小混蛋!

東西傳到京寒川等人手裡,眾人神色又各不相同。

傅欽原說好不為難陳妄,他的確這麼做了,可是最大的坑,卻是來自於他,這也導致陳妄後面回了京,日子更不好過。

話分兩頭,雖然這關係圖的確引起了不小的風波,可陳妄也因此與傅沉等人關係更親近了些。

不過她的關係圖裡,傅妧的備註是:【傅家食物鏈最頂端的人。】

逗樂了傅妧,而她的確在傅家擁有極大的發言權,這個大腿抱對了,他以後提親倒是少了不少阻力。

畢竟即便是傅沉也不敢輕易得罪自家姐姐! 『Lenggendary天下無雙(超神)』

『Yourteamhasdestroyedtheturret(摧毀敵方防禦塔)』

『Victory(勝利)』

系統的提示音接連響起,又是一盤完美的絕殺,已方隊友給力,連給敵方發育的機會都沒有就絕殺。

又一顆小星星,直接上了尊貴鉑金段位。

鴨舌帽下露出的紅唇淺淺揚起,引得前頭開車的的士司機頻頻從後視鏡里投去目光,意外地撞上一道清清淺淺的眸光,嚇得他趕緊收回目光,手中方向盤一個打滑,險些沒造成悲劇。

「抱歉。」司機趕緊穩了穩心神,出聲道了句歉,胸腔那顆不規律狂跳的心臟,也不知是因為打滑被嚇到,還是因為偷窺被發現,亦或是其他。

頓了一下,後車座傳來輕不可聞的一聲:「嗯。」

車子繼續向前行駛,坐在後車座的夜莫星微抬起臉,露出帽沿下一雙黑框眼鏡,往窗外看了一下,估莫著還有十來分鐘的路程,足夠再打一盤。

重新插上耳機,點開排位賽界面,還是單排,很快就匹配成功。

夜莫星選了打野韓信,隊友一個秒選輔助蔡文姬,一個猶猶豫豫選了法師安琪拉,還有兩個一直沒選,直到倒計時進場才秒選。

「歡迎來到王者榮耀。」

「敵軍還有5秒鐘到達現場。」

敵軍正規正距的陣容,上路戰士亞瑟,中路法師貂蟬,下路射手后羿,打野李白,輔助莊周。

再看已方……

兩個秒選的隊友心有靈犀地都選了下射手后羿和魯班七號,基本的菜刀隊,連點肉都沒有。

對方陣容正規正距,打法也很保守,直接就對線。

夜莫星操縱著韓信跑到對方的野區準備反野,對方打野的是李白,一定會先開藍buff,果不其然,韓信剛在草叢埋伏好,李白就趕來,起手將進酒連續突進,再來幾下平A(普攻),最後加上一個懲擊技能,因沒有計算好血量,藍buff殘血卻沒死,只需再加兩下平A即可。

夜莫星卻沒有給對方機會,一個懲擊下去,直接將藍buff收下,瞬間升到二級,緊接著一個一技能無情衝鋒跳到李白身上,落地就是一挑,再快速幾下平A,已經交了技能,又被怪打掉半管血的李白連反應都來不及就貢獻了第一滴血。

『Firstblood(第一滴血)』

拿下第一滴血,韓信繼續在對方的野區浪著,清野。

然而,當她在前方衝鋒陷陣的時候,家裡後院卻起了火。

「瑪比,沙比后羿,搶我野。」魯班七號罵了起來。

「傻比,明明是我先打的,搶不到怪我咯。」后羿不甘示弱噴回去。

夜莫星看了一下小地圖,魯班七號和后羿站在自己野區紅buff邊一動不動,顧著吵架。

遇到這種坑隊友,也是醉了。

『Anallyhasbeenslained(我方隊友被擊殺)』

系統提示音終於讓吵得不亦樂呼的兩人閉嘴,是守在下路孤軍作戰的輔助蔡文姬被殺了。

「卧槽,尼瑪的會不會打,在自己塔下都被人殺了。」

「別送,謝謝。」

兩人是不吵了,槍口一致對『外』,一邊衝到下路,一邊沖著輔助一個勁地罵,好似被拖了多大的後腿似的。

輔助始終保持著沉默。

作為射手,主輸出,不守兵線,搶野吵架,讓一個輔助守塔,最後全成人家的錯,這種神坑啊!

夜莫星已經可以預感,這一局將會打得多坑了。

清完對方野區,又清了已方野區,中間埋伏了李白幾次,硬是讓對方發育不起來,上路沒人守塔,被對方后羿推掉了一個。

韓信趕到時,輔助蔡文姬又跑到上路來守著,靠著自身的回血在撐著,只是行動笨拙,妥妥的手殘黨啊!

敵方后羿技術不錯,蔡文姬已經只剩一絲血了,眼看再射一箭就能帶走,韓信一個一技能跳出去,直接將對方挑飛,接著開啟暴打模式,一連套技能使下來,直接將滿血的后羿送進地府,而自己卻依舊滿血。

「輔助先回城,緩助中單。」 冷妻價到,總裁請認輸 留下這麼一句話,韓信又繼續跳進野區浪去,這幾個隊友,目前看來也只有法師安琪拉還靠譜點,那兩個射手就讓他們自己隨意玩吧。

開局十分鐘,團戰兩次,戰局20:25,已方丟了上路下路各兩個塔,中路一個塔,而對方只丟了中路兩個塔,在經濟也壓制了已方。

20個人頭,韓信一個人就佔了18個,還有兩個是法師殺的,25個被殺人頭,輔助送了6個,兩個射手各送8個,法師3個。

『Anallyhasbeenslained(我方隊友被擊殺)』

很好,又送了四個人頭,又只剩韓信一個光桿。

「草,輔助,你會不會玩啊,不保護老子,沖個鳥子啊。」

每次死必罵的兩個射手又開始將火氣對準輔助,簡直要罵到他懷疑人生了。

夜莫星往小地圖上看了一眼,心裡沉吟了一番,手上一邊操縱著人物往野區里沖,一邊快速打著字:「法師,復活后中路推塔。」頓了一下,又發道:「輔助來接應。」

不管殺得多猛,都請不要忘記,這是一個推塔遊戲!

一個衝鋒技能跳進草叢,敵方果然趁著他們人手大減跑來偷大龍(主宰),不過只有四個人,還少了個發育不良的李白。

嘴角輕勾,李白一定埋伏在附近的草叢,以防她故計重施,突然跳出來搶,之前兩次打暴君都是在最後關頭被她給搶了最後一擊。

然並卵,事實教會了他們,防火防盜防不了神出鬼莫的韓信。

默默估算著大龍的血量,夜莫星手動技能落,大龍一聲嘶吼,搶到了,獲得主宰之怒!

打了半天的大龍又被搶了,敵方的五人(加上跳出來的李白)瞬間惱羞成怒,欲直接團上來圍毆韓信。

卻全然想不到,獨身一人的韓信居然直接一個技能跳進了他們的包圍圍,接著一連套的技能不間斷地使出來,不停突進突出。

李白先一步倒下,接著是法師貂蟬,輔助莊周殘血了。

頂著最後一絲血皮,韓信又突進莊周,直接抹了他最後一點血,然後跳進草叢,跑了。

丟龍,五人圍攻一人,還被反殺三人,剩下的亞瑟和后羿怒火中燒,緊追不放,這時,只要后羿一箭,就能將這個大殺神給留下,然而放出的大招灼日之矢卻被躲過。

眼見要被追上了,迎面而來的輔助蔡文姬趕緊手忙腳亂地連點補血技能,連帶的治癒技能也用上。

補回了半管血,又有奶媽在旁,韓信當即一個回馬槍,二技能背水一戰使出,打在後羿的身上,接著一技能無情衝鋒挑飛。

噼里啪啦,炫麗的技能特效爆閃,后羿躺了,亞瑟一驚想跑,然而腿短笨重,接著也躺了。

「Good。」不吝吝嗇地對輔助發出一句稱讚,孤膽英雄背後也需要依靠啊!

『Ace(團滅)』

敵方團滅了,已方隊友相繼復活,法師帶著主宰先鋒直推中路,兩個射手一個跑上路一個跑下路去,這回他們倒記得這是一個推塔遊戲。

敵方高級防禦塔被推了,敵軍也相繼復活,紛紛趕上來阻擋,卻也阻擋不了敗局已定。

韓信不再專註收割人頭,直接突進到對方水晶下,一連套技能再平A連續攻擊。

『砰』

一聲爆響,敵方水晶爆裂。

『Victory(勝利)』

夜莫星最後看了屏幕一眼,輔助緊跟在自己身後,法師被群歐躺了,兩個腦殘射手還在上下兩路推塔。

這一局打得真心累啊!

退出頁面,回到大廳,有人發來好友申請,夜莫星本不想理會,對方卻頗有點不理不饒的架勢。

點開一看,是剛才遊戲中的那個輔助蔡文姬。

剛點了同意,那個ID名為『良辰』的蔡文姬就發來一條好友消息:「剛剛,謝謝!」

謝謝?

夜莫星沒有回,對方也沒再發消息過來,所以一連十八道好友申請,就這只是為了跟她說一聲謝謝?

回想方才那一局,她是有做了什麼值得讓對方感恩戴德的事嗎?好像沒有吧? 遊戲果然怪人多!

退出遊戲界面,收起手機,正好到了目的地——S市影視基地。

從的士上下來,夜莫星右肩單手背著雙肩包,左手插在褲袋,微抬首,厚重的黑框眼鏡迎著陽光,折射出幽暗迷離的光芒。

此時,影視基地內一處風景區,劇組各部門已然就位,隨著導演一聲令下,一襲紅衣似血的修長身影兀然入了鏡頭,也頃刻就奪去了所有視線,身正如柏松,妖冶似魅姬,僅是一個背影就將這兩種本該極其矛盾的兩種氣質和諧地融合為一體,正如陰陽相和,方才成自然正道。

當撒旦遇上小魔女 隨著鏡頭,火紅身影凌空而起,立於飄蕩的巨樹頂冠,腳尖輕點,隨風搖蕩,天上風起雲舒,火紅長袖颯颯飄揚,輕挽的墨色長發被撩動飄飛。

鏡頭拉近,紅衣身影回首,霎時如百花齊放,一卷盛世美景鋪展開來——正是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輝光。

雌雄莫辨的面龐完美如玉,眉間一抹火焰,似要焚盡世間的一切,眉眼精緻,畫著狹長的影線,憑添幾分邪魅,劍眉如利劍,邪中帶冷,魅中帶霸,瞳眸深邃似古井深潭,神秘漠然,眸光輕盪,瞬間便蘇了所有人的心,僅這雙眉眼便足以勾魂攝魄。

光滑的下巴輕抬,露出性感的喉結,略薄的紅唇緩緩勾起一道弧度,讓人不禁沉迷其中,卻止不住靈魂的顫慄,勾人而危險。

「王者之巔,敬候天下諸位英雄,來戰。」薄唇輕啟,淡若輕煙的聲音帶著重如泰山的厚重,冰封萬里的冷冽,盡掌天下風雲的狂霸,尾音裊裊,是直入內心的隨性魅惑,端的是婉轉風流,疏狂冷傲。

這是一個孤傲的王者,他高立於巔峰之上,蔑視著世間的一切,享受著高處不勝寒的孤獨,別人怕他,懼他,又沉迷於他的盛世美顏,無上實力。

「Cut!」導演一聲喊停,眾人方才如夢初醒,然心中的激蕩卻久久未歇。

「好,好,非常好。」接邊的三聲好字,看著屏幕里拍攝出來的效果,顧青導演激動得滿臉通紅,完全演繹出他所想要的效果,不,是更甚,他可以想像,已臻完美的一幕再經過後期剪切,一經播放,必將引出怎樣的瘋狂。

圈裡的人都知道顧大導演是有多麼的吹毛求疵,為了拍攝出他所想要的畫面,他可以遍又一遍地拍攝上幾十上百遍遍,完全不在乎損失,更重要的是他還脾氣不好,逮誰罵誰,每個跟他合作的演員幾乎都被他逼得崩潰,就算是享譽影壇的影帝影后們碰到他,也被照抽無誤。

這還是第一個在他手底下一遍就過演員,而且連得三個好字演員。

但誰也不吃驚,誰也不會對這三個好字不服,只因被贊的那個人是新晉國民男神,雙料影帝蕭翊辰蕭大影帝。

「蕭影帝簡直太帥了,連顧大魔頭都被輕易征服了。」

「剛剛回眸那一眼,看得我險些就給跪下了,真是太霸氣,太狂傲了,媽啊,我也被征服了,身心都被征服。」

「我敢肯定,這片放出去,誰看誰都得跪下來唱征服。」

「我已迷失在蕭大影帝的盛世美顏和邪魅霸氣之下,誰也別來救我,就讓我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