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都要試着說一說才行。】

【椎名君肯跟我聊天,我很高興】

【其他人都對我的病絕口不提,搞得我好像怪人一樣】

相葉千穗寫着,有些苦惱的撓著頭。

「春日野小姐?」

椎名伊織隨意接話道:「是相葉桑的主治醫生嗎?」

【是~】

相葉千穗又想了想。

【不過心理醫生只是春日野桑的兼職,她其實是開甜品店的!是個很好很好的人!】

「是嗎?」椎名伊織笑着,「那可真是太好了。」

相葉千穗用力的點頭,又像是想起什麼,低頭打字。

【『即便在最漆黑的世界裏,也總會有人以溫柔待你』——春日野小姐這麼說過。】

椎名伊織看着屏幕上的那一行字,又忽然想起相葉千穗第二次給他帶的甜品,忽然道:「相葉桑之前買的甜品,也是春日野小姐家的嗎?」

相葉千穗一怔,點點頭。

【就在附近哦。】

「那,一會兒要不要順路去買點甜品?」

椎名伊織繼續烤肉,漫不經心道:

「我還挺喜歡吃的。」

吃着肉的相葉千穗聞言一頓,一雙眼眸里像是亮起了光,用力點頭,鼓著腮幫子答應。

「嗯!」

7017k魔修在無形之中已經成為了大部分人的對立面,為人唾棄。

而入魔的人,無一例外,都有點精神不正常。

傲天宗宗主座下第四弟子,入魔了?

江心澄覺得有些荒謬。

她見過楊飛雪,也知其是一國皇女。

對方給她的感覺很是沉穩,完全不像是精神不正常的人。

楊飛

《我的弟子皆是天驕》第三百一十五章:直面天人。古殿廣袤無比,四處都布滿了歲月的痕迹,彷彿埋葬著一段厚重的古史。混沌之氣瀰漫其間,看起來異常的神秘。

而剛一踏進古殿之間,柳神手中的金紙就開始嗡嗡作響,雷光閃現,極其躁動,彷彿有什麼東西在吸引它似的。

金紙雖然沒有靈智,但有本能,也渴望著上下篇合一。

「莫慌莫慌」

《完美之九葉遮天》第一百九十九章雷帝宮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655章

他本以為,一顆已經煉製好的天元丹。

即便是唐家,也不可能再翻出來什麼蛾子。

甚至把這一顆觸及的天元丹,給絕世唐門,絕世唐門也只有束手無策。

可陳天選的爐子打開,四方炸裂。

所有人看着金光,嗅到濃郁的靈氣,恨不得要衝上去。

剛才陳天選可是直接公開了整個煉製過程,他們現在別提多後悔,剛才沒仔細看。甚至,想要直接給自己一巴掌。

「這是……真元丹?」

這不可能啊。

唐明傑直接用手伸進去,一把抓出來。

眼眸里的震驚,更深。

記住網址et

更震撼。

他不敢相信,這竟然是真的。

哪怕是絕世唐門的煉丹術,也很難做到回爐再造。煉丹的過程,應該是不可逆的才對。

「你怎麼辦到的……」唐明傑此刻眼裏,只有一個詞。

震驚。

真元丹是比天元丹更厲害的丹藥,不僅能提高人的境界,而且能延年益壽。

這種丹藥在世面上的價值,百萬,千萬?不,上億都難買到。

即便是絕世唐門裏,這樣的丹藥也是有限的。真元丹有延長壽命的功效,煉製方法卻很苛刻,在唐門這樣練毒的門派里,早已經消失。

換句話說,唐門裏的真元丹,也是他們自己花錢買來的。

而且,陳天選不僅打造出來一顆真元丹,而且還是上級的真元丹。

唐明傑一時間,胸口起伏,顫抖。

他甚至有想把真元丹拿過來,佔為己有的想法。

一旦吃下這顆真元丹,他的實力至少提高一個境界,可以突破。這比去一趟永夜之地,用生命換來的歷練還要踏實。

要不是現在周圍的人多,唐明傑甚至想立馬就吃下去。

陳天選聳聳肩,拿回來真元丹,說:「這有什麼難的?」

在場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每個人的臉上,充滿疑惑。

這很簡單?

而且還是用天元丹進行煉製。

陳天選只是簡單解釋道:「大夏數千年發展,萬道之中注重因果循環。天元丹和真元丹的配方有不同,但只是配料比例不同。多的我不說了,我想問問唐家主,我贏了嗎?」

一顆真元丹在此,唐明傑還敢說不嗎?

他不敢。

他低着頭,說:「陳爺不愧是陳爺,沒想到在煉丹上也有如此高的造詣。既然陳爺之前想傳道給我們其他人,不如教教我們,真元丹煉製的具體細節?」

陳天選鎖眉看着唐明傑,再次問道:「你想學?」

唐明傑諾諾點頭。

那真是太想了。

陳天選卻收起來真元丹,看都不讓他看一眼,說道:「你沒資格學。」

唐明傑臉色一陣,漆黑無比。

但他不敢發脾氣,只好笑着說:「陳爺,既然如此,你已經贏了。你放心,我這就去給你拿藍蓮花。」

說完,唐明傑臉色一沉,朝唐家後院走過去。

但他,怎麼可能輕鬆的把藍蓮花給陳天選。

絕不可能。

唐明傑來到唐家後院,立馬拿出來電話。

他慌張的給唐門打過去,一邊打一邊擦汗:「喂,我是唐家在江城的負責人。情報,重要情報……今天我們本來想在唐家煉製天元丹,沒想到竟然有人煉製出來真元丹。」

「而且,是直接用天元丹煉製出來的。」 …

11-8,星期五,立冬

帝都西長安街2號

南起永定門北至鐘鼓樓,全長7.8公里的故宮中軸線造就了紫禁城獨有的壯美秩序,唯獨莊嚴肅穆的長安街西側突兀盤卧著一枚「天外來客」——一幢充滿未來科技感的銀色橢球體建築同周遭宮殿起伏峋峙的琉璃瓦頂截然不同的衝突感讓它顯得份外吸睛。

這顆有〈城市中的劇院,劇院中的城市〉美名的明珠甫一落成便無可爭議地被選入新帝都十六景,每年全球有無數頂尖藝術家進出於此,交響音樂會、話劇、歌劇、芭蕾舞等古典藝術從業者無不以在此登台為榮。

這兒便是盡細語集團、滬海交響樂團兩方全力才為《梁祝小提琴協奏曲》首演爭取來的首秀舞台,亞洲規模最大的劇院匯演中心——國家大劇院,一座建築風格完美融合傳統與現代、浪漫和實用,且兼并東西方審美標準的藝術聖殿。

地標性的橢球形外立面由鋼結構與無數塊鈦金屬裝飾板覆蓋而成,色調柔和且富有光澤,前後兩側均鑲嵌著大量地漸開式玻璃幕牆,整座建築漂浮在一池清澈見底的人工湖上,在碧波蕩漾下反射出粼粼瀲灧光澤,格外光鮮亮麗,尤其是在日出或日落時分,霞光映照中的國家大劇院同它湖面中絕美的倒影渾然一體后,煥發出的光影效果簡直瑰麗無比。

這顆美倫美奐的水上明珠進出方式也別有洞天,所有入口都建在湖面下方,通向202功能區大廳的兩條透明水下廊橋設計得十分唯美,往來其中時湖水的波光會隨陽光折射帶起陣陣漣漪潑灑在足下的大理石上,令人有種翩翩然恍若人間仙境的錯覺。

從水下廊橋進入功能區后,國家大劇院才算露出廬山真面目,這裡集中了當今世上最大型、最複雜的歌劇舞台,被譽為全球音響效果最佳的音樂廳,最具民族特色的劇場,保持著離散關係的它們彼此間僅依靠懸空走道勾連,前衛的空間設計感也讓國劇成了帝都極富盛名的熱門打卡地標。

值得一提的是在國家大劇院架構複雜如浩瀚宇宙般的穹頂之上巧妙地安插了數千盞led激光射燈,與長安街上其他建築物在夜晚燈火通明的景象不同,國劇往外散發的是點點光芒,璀璨猶如夜空閃爍的繁星。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可惜時間不太夠,要是能想辦法弄來一直升機,帶著嗡嗡嗡飛上天懸停在國劇上空,遙控底下的燈陣描繪出她翩然的舞姿,豈不是…」

當看過那份紐約愛情故事後,晏清甚至對國家大劇院穹頂的一泓星海動過某些心思,畢竟這樣的天時地利為實現在城市天際線上,以星輝勾勒愛人輪廓提供了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滿心想給翁懷憬彌憾的他進館前還抱著要找機會交好一番國劇管理層的念頭。

然而天算不如人算,立冬這天《才華有限公司》的進館錄製在給了晏清一個驚喜的同時,也狠狠讓他難堪了一把。

驚喜的是「天涯何人不識君」的名場面再次上演,負責接待工作的國家大劇院副院長丁森似乎早在四年前便因牽頭組織音樂劇《如果》的巡演事宜與晏清結過一段善緣,猝不及防間某人的應對還算得當,沒鬧出什麼笑話,而難堪的是他其實並非依仗自己過人的演技和超強的臨場反應而矇混過關的,幕後功臣另有其人。

面對袁郁玥肆無忌憚、不分場合的挑釁,放過狠話的翁懷憬用自己的行動證明了那句「今後絕不會再姑息祝英台」是來真的,她倆的對線徹底浮至明面,且激烈地持續了一整個白天,如此難得一見的大場面震撼住了所有人,瞠目結舌的丁森哪還有閑心再去關注縮在身後,表現相對正常的晏清。

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早早等在舞台的袁郁玥確認倆位目標人物均已進場后,當即開門見山地將手上的小提琴練習曲換成了肖斯塔科維奇《牛虻-浪漫曲》solo選段,熱烈示愛的旋律連同她滾燙的目光直逼還停在一層合唱席位置的晏清。

等這段寓意〈在我與上帝之間,你得做出抉擇〉的華彩完結,拎起橡木弓的袁郁玥還得意地瞥了擺在舞台西側的鋼琴一眼,這徹底激怒了先前都是隱忍、剋制態度的翁懷憬,她當即駕馭著國劇的貝森朵夫帝王大三角針尖對麥芒地回應了一首俄國作曲家尼古拉·科薩科夫的《野蜂飛舞》,暗諷袁小姐不過是只狂蜂亂蝶罷了。

首輪交手其實還有些遮遮掩掩的感覺,像伊梨、趙穆、譚森等對古典音樂停留在一知半解程度的節目組成員倒是都沒聽出有何異常之處,不過翁懷憬態度鮮明的變化讓陸續入場的滬交樂手們均是一臉驚諤,藝術造詣頗深的丁森自然也敏銳察覺到了台上倆人間微妙的交鋒,幾句話麻溜打發還想再躲一會的晏清登台後,他當即便在國劇內部員工微言群里搖起人來。

[莎翁《第十二夜》有人感興趣嗎?看著像要上演經典的薇奧拉與奧麗維婭對決,帝舞冰美人翁教授、熱情如火袁三小姐領銜,公爵未知,大幕一拉開就是《thegadfly,op.97-3.youth-romance》vs《Полетшmеля》!諸位速來音樂廳一觀!]注1

正當丁森忙著編輯消息的時候,舞台上的明爭暗鬥也進行得如火如荼,首輪小輸一陣並未影響袁郁玥的昂揚鬥志,借著交流梁祝的由頭,她揮手攔住了路過指揮台的晏清,以袒露的美背阻隔翁懷憬投來的死亡凝視,光明正大來了段推弓揉弦的請教,直接將時間拖近至節目正式開錄,氣得鋼琴后的翁教授一抬手彈出了歌劇《塞維利亞理髮師》中著名的詠嘆調鋼伴——《快給大忙人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