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千言,應該最少也是第五柱香。」

「韓無義的話,他的修為達到了什麼地步,我不清楚,不過想來應該比那韓勝七差不多多少,第四柱香應該差不多了,可能還會再往上衝擊一點,但第五柱香,絕對是他的極限了!」

「至於靈兒…」

說到韓靈兒,韓千封頓了頓,沉吟了下來。

「靈兒的修為已臻聖尊巔峰,而且族長曾說過,她的血脈為我們這一脈分支之中最強的,我覺得,第六拄香,應該沒有問題!」韓天瓊介面說道。

聞言,韓千封點點頭,「嗯,靈兒支撐到第六柱香,應該沒有問題!」

「那麼接下來,真正的爭鋒,應該就是從第五柱香開始了!」

隨後眾人也不再多言,雙眼緊盯著血池,同時掐算著時間,繼續關注了起來。

時間過的飛快,第三柱香過去,進入到了第四柱香。

嘩啦、嘩啦、嘩啦…


第四柱香開始,才不過十數息,水花四濺,一道道身影沖了出來。

血池中的精血,每增加一炷香,威力就會提升許多,之前這些人能夠支撐,是因為第三柱香精血的威力,還在他們的承受範圍之內。

可進入到了第四柱香,威力暴漲,僅僅十數息,他們就支撐不住了。

轉眼,第四柱香也到了末尾,即將結束。

「嗯,第四柱香出來了二百一十三人,還剩七人!」韓千封仔細數了下人數說道。

這樣的結果,倒是沒有出乎他們的預料,剩下的七人,韓辰和韓靈兒佔了兩位,韓少皇和韓無義,也佔了兩位,韓千言以及第三脈、第四脈分支的兩人,佔了三位。


「看來這真正的爭鋒,的確要在第五柱香開始了!」韓青說道。

嘩啦、嘩啦、嘩啦…

只是她的話音才剛落下,池水波盪,水花迸濺,三道身影兩前一后,破開水面,沖了出來。

頓時一道道目光聚焦過來,落在這三人身上。

其中那最先衝出來的兩人,正是第三脈分支、第四脈分支的兩人。

而那最後衝出來的,卻是第一脈分支,韓無義。

真是可惜,在他們衝出來的霎那,那第四柱香也結束,進入第五柱香了。(未完待續。) 「該死!」


衝出血池后,韓無義頓時也察覺到了自己支撐的時間,臉色陰沉無比。

另外兩人比他也好不到哪裡去,僅僅只差一線,就可以達到第五柱香了,他們心中自然不會甘心。

不過不甘心也沒有辦法,考驗已經結束了,第四柱香就是四柱香,哪怕只差一絲,也還是第四柱香。

三個人很識趣的沒有再繼續多糾結,身子落下,一齊來到了宗祠前,跪拜祭祀。

嗡!嗡!嗡!

宗祠中,那第六排的靈位,齊齊顫動,隨後耀眼奪目的金紅色光柱,爆沖而出,將三人籠罩,開始為三人提升修為。

儘管這三人沒有支撐到第五柱香,但也非常驚人了,此時場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過來。

尤其是那韓無義身上。

先前那韓勝七,第一脈分支中,不過排名第三位,比這韓無義還要低,卻最終渡劫入聖了,人們很想看看,這韓無義,是否也能夠的藉此機會,一舉踏入聖境。

隨著金紅色光柱籠罩,三人身上氣息瘋狂激蕩,開始了暴漲。

轟隆隆…

正在這時,悶雷炸響,天空之上,滾滾烏雲迅速出現,匯聚了起來,遮天蔽日,足足覆蓋數千里,一道道粗大的雷龍,在雲層中肆虐咆哮,恐怖的威壓,如天河崩泄般,籠罩了下來。

「劫雲,又有人入聖了!」

「我的老天啊,第三個了啊!」

「是誰?是誰引動了天劫?」

「廢話啊,當然是韓無義啊!」

場中頓時騷亂了起來,所有人都豁然站起,開始議論著。

此時。宗祠前,那金紅色的光柱已經消散,三人的提升也已經挺了下來。

「哈哈哈…今日我也將入聖!」

韓無義黑髮狂舞,臉上的冷漠,早已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無盡張狂。肆意大笑。

恐怖氣息,從他身上不斷激蕩,威壓惶惶,那第三脈、第四脈的兩人,此次提升也都不小,各自都達到了聖尊巔峰之境,但現在面對韓無義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壓,卻根本無法承受,臉色蒼白著。退到了遠處。

韓無義身子騰空而起,目光在人群中掃過,睥睨一切,那等霸氣,與之前的他,簡直判若兩人。

「這第一脈分支,果然沒有一個是簡單之輩啊!」鬼谷子輕嘆一聲,道。

一旁的韓千封、丹星等人。默然點頭。


年輕一輩三甲人物,盡皆入聖。這等底蘊,簡直是可怕了!

轟轟轟…

劫雷滾滾,威壓惶惶,很快,韓無義就開始了渡劫,雖然他沒有讓人護法。但那族老,還是踏了出來,為之護法。

這些年輕一輩,都是未來支撐韓氏一族的血液,在這些族老的眼中。沒有所謂的六脈分支,有的只是韓氏一族的未來。

從宗族的角度上來看,這七名族老是盡職的,忠心耿耿的。但從宗族發展的角度上來看,他們卻又是迂腐的。

不過究竟如何,卻是誰也說不清,只能靜看日後韓氏一族的變化了。

韓無義的渡劫,和韓勝七、韓千均一樣,並沒有什麼兇險,畢竟似他們這樣的妖孽天才,這入聖之劫,還真未必能難的住他們。


踏入聖境之後,韓無義腳踏虛空,來到了高台之上,和韓勝七並肩,立於韓江身後。

此時,唯獨缺少了韓少皇,否則的話,三甲入聖的畫面,絕對是非常具有衝擊力的。

「此次族中盛會結束后,老夫會為你們舉辦一次慶功宴,給你們祝賀!」韓江臉上帶著笑容,緩緩說道。

他沒有回頭,但他的話,卻讓韓勝七和韓無義二人,眼睛一亮。

「謝族長!」

韓江轉眼在韓蒼等五人臉上掃過,輕笑道:「這是你們應得的,三甲入聖,我族中可是有很多年沒有出現了!」

聽到韓江的話,不管是韓蒼、韓平,還是韓智等三人,臉色都不是很好看。

這傢伙,是在顯擺啊!

「族長,第五柱香了,靈兒和韓辰一定都可以入聖的!」韓千均傳音對韓蒼說道。

不管是修為,還是天賦資質,韓靈兒和韓辰都要勝於那韓勝七、韓無義二人,他們只支撐到第四柱香,就可以入聖,現在第五柱香了,韓千均不相信韓辰二人,會入不了聖。

「我知道!」對於這點,韓蒼自然知道,而且,他從始至終都沒有懷疑過。

「等他二人出來,我這一脈,同樣也是三人入聖,到時候,我倒要看看這韓江,還能不能這麼得意!」韓蒼掃了眼韓江,哼了一聲。

沒有再多想,轉眼,繼續看向血池。其他人也都是如此,屏息凝神,注視著血池的動靜。

現在血池中,只剩下四人,韓少皇、韓千言、韓辰以及韓靈兒。

不知道,下一個出來的,會是誰!

時間不緊不慢的流逝著,轉眼,第五柱香已經即將結束了,可是血池卻沒有絲毫的動靜,四人,沒有一個出來。

終於,第五柱香結束,第六炷香開始了。

看著那族老,親自將第六柱香點燃,場中頓時變得沸騰起來了。

「不會吧?這四人體內的血脈,真的這麼強嗎?」

「看來這四個人要在這第六柱香爭鋒角逐了!」

「第六柱香啊,我的天,他們這要是出來,接受宗祠洗禮后,那修為得提升多少啊?不會都要入聖吧!」

「呃…我估計差不多吧!」

此時的人們,既震驚又羨慕,震驚的是四人支撐的時間,竟然會這麼長。而羨慕,自然是那宗祠洗禮后的提升。

第六柱香,這在往屆歷史上,都是很難見到的記錄了。

嘩啦!!

時間很快,當那第六柱香過去一半的時候,血池的池水,終於有了動靜,水花四濺中,一道身影,如閃電般面沖了出來。

霎時間,一道道目光,全部聚集了過去,只是當看到那人的模樣時,所有人都是一愣。

高台上,第二脈分支的族長,韓智臉色更是陰沉無比,手掌按在椅子上,「咔嚓」一聲,直接將椅子捏成了粉碎。

因為,那是韓千言!(未完待續。) 韓千言!

池中四人,最先支撐不住的,竟然是韓千言,這樣的結果,誰也沒有想到,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預料之外。

「混蛋!!」

高空之上,韓千言仰頭髮出一聲怒吼,這樣的結果,別人預料不到,他自己同樣也接受不了。

輸給韓少皇也就算了,可他竟然連韓辰、韓靈兒兩人,也沒有比過,這樣的結果,讓他感到恥辱。

體內氣血激蕩,周身氣息瘋狂的咆哮,竟然引得虛空漣漪大氣,層層疊疊,如水紋般波及四方,威勢逼人。

「哼!」

不過韓千言也非尋常人,發泄一通之後,迅速冷靜了下來,事情已經如此,他再不甘也沒有什麼用,陰冷的目光在血池中掃過,冷哼一聲,氣息收起,身影一山間,來到了宗祠前。

「跪拜祭祀,接受洗禮吧!」

對於韓千言,那族老並沒有表現出什麼冷淡態度,反而有些溫和,因為通過之前的韓千均、韓勝七、韓無義三人,他們已經看出來了。

這些個頂級的妖孽天才,都是入聖級的人物,宗族未來的最強血液,前途不可限量,非常人所能相比,自然的,這態度也相應的發生了變化。

韓千言對著族老施了一禮,踏步上前,在宗祠前跪下,行三跪九叩之禮。

嗡!

宗祠中,那高高在上,透著古老而神秘氣息的第四排靈位,狠狠一顫,隨後一道耀眼無比的金紅色廣眾,驟然綻射,沖了出來。籠罩在了韓千言的身上。

玄異的氣息,在韓千言體內灌注、縈繞,以一個恐怖的速度,為他提升著。

轟隆隆…

而也在這瞬間,天空之上,雷霆炸響。滾滾烏雲迅速出現,匯聚在了一起,雷龍咆哮,威壓惶惶!

「劫雲!」

抬頭看著天空中,那又一次出現的劫雲,所有人都是默然,並沒有什麼驚訝,因為這樣的結果,早就在他們的預料之中。

韓勝七可以入聖。韓無義也可以入聖,甚至連韓千均都入聖了。

韓千言的資質天賦,甚至是實力,在整個韓氏一族的年輕一輩中,僅次於韓少皇,他又不可入聖?

而且他在血池中支撐的時間,可要遠比這三人要驚人的話,達到了第六柱香。

引九九聖雷劫。入聖,再正常不過了!

「渡劫吧!」

看著那道金紅色光柱消散。長發飛舞,周身氣息暴漲,而威壓恐怖的韓千言,那族老一揮手,道。

妖孽總裁寵妻不膩 多謝族老護法!」

韓千言大笑一聲,縱身而起。扶搖直上,立於高空,開始了渡劫。

對於韓千言能否渡過這天劫,踏入聖境,場中眾人。沒有一絲的擔心。

如果連這天劫都過不了,那還叫妖孽天才嗎?

轟隆隆…

天地炸響,雷聲滾滾,一道道劫雷不斷的轟擊而下,欲圖讓韓千言形神俱滅,但每一次,都被韓千言以絕對的力量,給強行破滅轟碎了。

他的修為雖然是聖尊巔峰,沒有跨入聖境,但一身實力,卻早已達到了聖境的層次,這天劫,根本沒有多少威脅。

月光美少女的異界之旅 ,有的抬頭,仔細觀摩著渡劫,而有的,卻是雙眼緊緊盯著血池,注視著動靜。

可不要忘記了,此時的血池中,可是還有三個人呢。

「第六柱香快結束了!」

抬頭掃了那正在強勢渡劫的韓千言,然後看向宗祠前,那即將燃燒結束的第六柱香,鬼谷子輕聲道。

其他人沒有說話,但雙眼都緊緊的盯著血池,甚至連場中韓氏一族諸多弟子,其他上古宗門的強者,乃至高台上的韓蒼等人,也是如此。

第六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