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丹境.」梁榆自言自語道。

靈丹境是參與內院弟子考核所要求的最低修為。但真正能以靈丹初期便踏入內院之人,在天罡學院的歷史上可是數得清的,而且不少人日後都成為了聲名赫赫之輩。

同時,靈丹境也是一道坎,擋住了無數人在修靈路上的腳步。雖不明說,但暗地裡大家都知曉,啟靈境只是脫離了凡人之列而已,只有邁入靈丹境才算真正踏上修靈一途。

而凝結靈丹的幾率與自身本命靈火的強大程度也是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例如像梁榆這等丹田有缺之人,一般凝聚出的本命靈火只有那麼一縷。即使要從啟靈初期晉入啟靈中期,起碼也要數年甚至十數年的時間,所以說根本無法在修靈一途走得太遠,更別說凝結靈丹之事了。

但梁榆的情況卻是與以往那些人極為不同,他的本命靈火並非那種弱小之流,而且還會每日壯大那麼一絲。


想到這裡,梁榆倒也對本命靈火一事起了興趣。聽聞本命靈火的大小是有限度的,但到達那種地步以後,本命靈火則會蛻變,整個人也會因此洗經伐髓,恍若重生一般。

雖然如此,但那是在不召喚光影的情況下。如果利用光影來完善和演示功法靈技,本命靈火則會被削弱。現在剛進入天罡學院,即使不修習其他靈技,但這天罡功梁榆可不能放過。這麼一來,那等蛻變之事只好暫時壓下了。

「話雖如此,但這前七層的功法也並不好練啊。」梁榆一邊掃視上邊的內容,眉頭微微皺起。

王執事在介紹天罡功時也特別提醒過,即使是前七層,能夠將其全部練成的外院弟子也是較為稀少。絕大多數弟子都是進入內院以後才慢慢地把天罡功練到七層以後的境界。至於內院弟子能夠練至十三層的,更是寥寥無幾,但能做到那般程度的都有資格成為學院的核心弟子。


不過有那道神秘的光影在,梁榆倒也不是太擔心此事。

在翻看了一陣以後,梁榆將書籍合上,放在一旁。修習功法並非一朝一夕之事,此事心急不來。

梁榆隨即拿起飛行用的御風靈器察看了起來。

這類靈器他在族中也見過,曾經有過弄一個來玩玩的想法。但無奈每天除了修習功法靈技與打坐修鍊以外,就是惡補有關修靈一途的知識,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去研究這等玩意。雖然沒有真正用過,但聽說實際速度似乎也不怎麼快。

在當他思量是否應該出去試一下這個御風靈器的時候,門外傳來陸牧的聲音。

「梁榆兄,在嗎?」

梁榆聽后應了一聲,便前去開門。

打開房門以後,陸牧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開口問梁榆現在是否一起出去嘗試操縱一下那御風靈器。

梁榆見此言與自己心中所想的一般,自然不會有拒絕之意,於是一口答應下來。

二人在出了小樓之後,到附近尋了一塊無人的空地,便從儲物袋中取出了御風靈器。

關於御風靈器的使用方法王執事也對眾人說過,並不複雜。

梁榆往手中的靈器注入靈力以後,向著空中拋出,而後一躍跳了上去。

剛站在御風靈器上邊時,因為是第一次使用,對此並不熟悉,所以飛得時高時低,歪歪扭扭,十分不平穩。

但飛了一陣以後,漸漸掌握了要訣,也就輕易上手了。可以像今天看到的一些外院弟子一般,背著雙手,悠然自得地到處飛行。

這御風靈器果真與自己聽說的一般,比較容易上手,操作也簡便,但實際速度並不太快,比一般的駿馬要快上一些而已。

梁榆輕輕搖了搖頭,這種在學院里人手一件的東西,也要求不了太多了。

雖說這御風靈器品質不高,但梁榆也是第一次使用這種靈器,所以還是興緻很高地飛了半天。

等梁榆與陸牧二人飛得過足了癮以後,才降落到地上,返回小樓當中。

翌日,梁榆站在傳功殿前方,抬眼望了一下那龍飛鳳舞的三個字以後,抬腳邁了進去。

梁榆按照記憶,往大殿裡面走,直到一個較為深入的房間門前才停下腳步。

梁榆抬手敲了敲門,房間裡面傳出一道聲音:「進來吧。」而後他才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屋內的人並不多,只有昨日見過的何衛贊師兄一人。他見到梁榆進來后,善意地笑了笑,然後道:「梁榆師弟,請坐。」

梁榆先是一愣,旋即也是明白過來。何師兄應該是那天與傀儡獸對戰後記錄資料時記住了自己。他隨即坐在何衛贊對面的一張椅子上,恭敬道:「何師兄。」

何衛贊呵呵一笑,道:「梁榆師弟,你初入學院,其實可以先了解一下這裡的情況,等過幾天熟悉一些之後,再開始修習功法靈技也不會耽誤多少的。」

梁榆笑了笑,道:「何師兄,昨日我看了天罡功前幾層的口訣,發現有些地方不是太明白,可否為我解釋一下?」

「當然可以。梁榆師弟請說。」何衛贊含笑答道。

梁榆隨即提出了幾個昨日翻看天罡功時所出現的疑惑。雖然可以使用光影來為自己演示解惑,但召喚那道光影需要削弱本命靈火,而且前面兩三層並不算難,這麼一來卻是有些不划算。所以決定直接來傳功殿問詢一下師兄會比較好,按照昨日兩位執事的說法,應該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

何衛贊聽了梁榆的疑惑以後,不假思索地說出了答案,而且還指出其中的一些關鍵之處。

接下來,兩人約莫談了半個時辰。這在過程中,對於梁榆所提出的問題,何衛贊都能應答如流。這讓梁榆心中暗暗對他敬佩起來,看來昨日兩位執事對何師兄的評價之高也是不無道理的。

在交談中,何衛贊對梁榆的表現也是有些驚訝。這位師弟在一些技巧上的想法就是一般的內院弟子都是有所不及的,在心中對他的讚賞又高了兩分。

在梁榆離開時,何衛贊問了一句他昨日抽取到哪些雜務。

在聽到梁榆回答是看管靈技殿時,何衛贊開口說了一句不錯。

梁榆對此卻是有些不解,這已經是他第二次聽到這般評價了,隨即開口問道:「何師兄,這份雜務工作有何特別之處嗎?」

何衛贊聞言一笑,也是聽出梁榆對此不太了解,於是開口解釋道:「一般來說,我們這些弟子要享受學院的某些設施就需要花費一定的貢獻。但有些雜務工作卻是本身就含有一定的便利,也算是那份雜務工作的福利吧。」 「福利?」梁榆疑惑道。

「嗯。舉個例子,無論外院弟子還是內院弟子,進入靈技殿中借閱功法靈技也是需要消耗一些貢獻。這個對於內院弟子來說問題卻是不大,畢竟我們可以選擇的任務更多和獎勵方面也會更好。但師弟你們的貢獻大都來自於雜務工作,而且相對功法靈技,更多師弟師妹會傾向於前往天靈塔修鍊,是不是?」何衛贊含笑開口。

梁榆聞言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雖說如此,但對於增強實力來說,功法靈技還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故而外院弟子當中,一般都是修為達到靈丹境以後,獲得了參加內院弟子考核的資格,再將部分貢獻用在增加自身的功法靈技上,提高實力以增大通過考核的幾率。在此之前並非他們不願,只是條件有限,並不允許。」何衛贊繼續說道。

聽到這裡,梁榆也是有些明白何衛贊所說的福利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於是梁榆有些驚喜地望著何衛贊,開口道:「那看管靈技殿.。」

何衛贊微笑點頭,道:「自然是不用花費絲毫貢獻。這可是雜務當中排得上名號的好工作啊。」

「多謝何師兄。」 燒尸匠

「梁榆師弟,不必客氣。」何衛贊擺手笑道。


隨後二人又聊了數句,梁榆才向其告辭退出了房間。

經何衛贊剛才那般一說,梁榆倒對這份看管靈技殿的工作有了不少的期待。但這般一來,若遇上不錯的功法靈技,那麼光影的動用也是必不可少的了。畢竟單靠自己研習領悟,所花費的時間太長了。

雖說何師兄他們似乎對功法靈技了解不少,但頻繁去詢問也會引起他們的疑心,更何況得到的幫助也是極為有限,這麼一來倒不如召喚光影比較直接了。

只是自己那個使得靈火蛻變的計劃似乎又要推遲一些了,想到這裡,梁榆嘴角不由得揚起一抹無奈的弧度。

在返回房間以後,梁榆盤腿坐在床上,服下丹藥以後,一絲絲靈力從丹田湧出,在他的控制下,快速湧向那些隱晦的經脈當中。

有了修習泰元訣的經驗,再次修習功法梁榆倒也算的輕車熟路。

接下來的十數日時間裡,梁榆除了和梁雪楊冰她們一起去熟悉學院以外,都留在房內專心打通天罡功的經脈路線。

在有足夠丹藥的支持下,這次打通經脈之事可謂暢通無阻,短短十數日間梁榆已經將天罡功的第一層成功練成。這等驚人的進度在新入弟子當中足以排入前五之列。

雖然新入弟子中身家比梁榆豐厚的人不在少數,但梁榆能夠擁有如此恐怖的效率,最大的功勞還是當初觀摩光影打通經脈時習得的一些小技巧,從而節省了不少丹藥和時間。

若非如此,即使丹藥再充足,梁榆至少也要花上差不多一半的時間才能練成第一層天罡功。

隨著第一層天罡功的練成,梁榆也漸漸感覺到一些隨之而來的不同之處。這天罡功無論在吸收還是煉化靈力方面,都絕非泰元訣可比。

雖然泰元訣在玄級下品功法中也是有著不小的名頭,但與天罡功相比還是相差甚遠。而且現在只是練成了第一層的天罡功,卻遠超第二層泰元訣所帶來的效果。

功法與靈技一般,有時只是差了一個品級,卻是有著相當大的差距。如梁榆當日以啟靈中期的修為施展玄級中品的三色玄光印足以與施展玄級下品靈技的馮武戰成平手。

而且修習天罡功,身上也會多處一絲名叫天罡之氣的氣息,也是天罡學院弟子獨有的標誌。這絲氣息本身有著一些類似護體的玄妙效果,而且會隨著功法的不斷深入而逐漸加強,很是不錯。

對於這種成效,梁榆也是極為滿意,選擇拜入天罡學院果然不錯。

梁榆睜開原先緊閉的雙眼,呼出一口濁氣,道:「這天罡功果然精妙無比,這般看來邁入啟靈大圓滿的時間又可以縮短不少了。」

話聲落下,梁榆隨即從床上起身,邁步走出房間。今天是去靈技殿報到的日子,他可不願因為拖沓而引起長老的不滿,畢竟自己應該還要在那裡工作不短的一段時間。

梁榆站在小樓外邊,將御風靈器取出,然後身形一動踏了上去,操縱靈器朝著靈技殿的方向飛去。

天罡學院極其遼闊,數十座山峰直插雲霄,被七彩雲霧所繚繞,仿若仙境一般。而在部分山峰之上,還有著蓬勃的靈力波動傳出,在周圍瀰漫開來。那般模樣,應該是有人在修習某種極為不弱的靈技。

梁榆飛行了約莫一刻鐘以後,終於在比較靠近學院中心處的一座山峰上邊停下。只見山頂之上,矗立著一座巨大的古老大殿。

在大殿的四周,遍布著青磚,碎石堆積而成的石路對外延伸而出,通往山峰的各處。而在此時,這裡也有著不少弟子來往。其中既有外院弟子也有內院弟子,顯得有些熱鬧。

梁榆在踏上青磚以後,忽然腳步一頓,低頭看了一眼腳下之物。然後蹲下身子,用手敲了敲地磚,雙目不由得一縮。

這腳下的青磚,既不是珍稀材料也不是靈藥,而是藥渣。

那些藥渣,是煉製丹藥失敗后的剩餘之物。本應廢棄,但因為裡面還存有部分精華,故而將其製成磚塊鋪在地面之上。因此自然可以發揮其餘的藥效,與四周的天地靈力相融合以後,效果更好。而那條由碎石堆積而成的石路,顯然是由一些碎散的特殊材料與靈石一同製成。

梁榆輕笑一聲,搖了搖頭,道:「這天罡學院該是多麼富有啊。」而後徑直走向那座古老的大殿。

隨著與大殿的距離越來越近,梁榆才真正地察覺到眼前建築的恢弘龐大。歲月在這座大殿身上留下的痕迹令那種古老滄桑的氣息越發濃郁。

這種古老滄桑之意,恰恰是象徵著一個學院宗派的底蘊與傳承。

梁榆望著眼前大殿,雙目當中湧現一股火熱,他對於天罡學院這等勢力當中所收藏的功法靈技也是極為感興趣的。

梁榆的目光從大殿之上移了下來,落在大門入口處,旋即邁步走了過去。

剛踏入靈技殿當中,眼前視線徒然變得開闊起來。

出現在梁榆眼中的,是一片極其廣闊的大殿。大殿當中除了瀰漫著一股滄桑的氣息外,還有著無數極為精純的靈氣撲面而來。這裡邊並沒有燈火,而是有著一團團猶如精靈一般的光球在周圍散出柔和的光芒,甚是奇特。

那縱橫交錯的書架多得數不清,讓梁榆忍不住吸了一口涼氣,這種龐然大物的底蘊果然不是一般勢力可以相提並論的。

而此時的大殿當中,隱約能看到一些人影在走動,他們正在翻看著書架上的一些書籍,但神色卻是有些焦急。梁榆猜想這些師兄弟應該是在貢獻方面有些緊張所以才有這種表現。因為無論是在靈技殿中閱讀典籍還是借走功法靈技都是需要消耗貢獻的,萬一時間超過了導致無法借走看中的典籍卻是有些麻煩。

梁榆望著那些書架,感覺似乎在哪本書籍中見過這等材料的介紹。於是抬腳走了過去,以便看得更清楚一些。待他完全看清其材料以後,臉色不由得變了一變。這靈技殿裡面的書架竟然全部是由一種叫做元靈木的材料製成。 元靈樹,是一種能夠在呼吸間自行吞吐天地靈力的樹木,使得四周環境的靈氣變得充盈。即使是被砍下某段樹桿在製成各種物品以後,也能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如完整時一般吞吐天地靈力。因此,無論是元靈樹還是其製品,都非常受各種勢力的喜愛與追捧,故而價格也是極為昂貴。

如今天罡學院這座遼闊的大殿之中竟然全部都是由元靈木所制的書架,這等手筆與氣魄,著實讓梁榆暗中咂舌。

梁榆的目光一移,落在不遠處的櫃檯上邊。在那裡面有著一位老者正在翻看與記錄某些東西。

老者一身灰衣,面容極為蒼老,溝壑縱橫,身上並無任何靈力波動,雙目之中透出一股認真,正在進行手頭上的工作。若不是身處靈技殿,倒有些像尋常人家中的普通老者。

但梁榆知曉,能看管靈技殿如此重要的地方,怎麼可能是一位普通老人,最起碼也是修為在涅磐之上的長老。

梁榆隨即邁步走去到櫃檯前方,恭敬道:「王長老,我是常務殿派來協助看管靈技殿的弟子梁榆。」

他們一行人在當日獲得與確認雜務工作以後,便領到一份與其雜務工作有關的案卷。梁榆在細細觀看以後,也是知曉了靈技殿的一些情況與工作內容。

王長老停下手,抬頭望了梁榆一眼,道:「那你知道自己需要做些什麼了嗎?」

「弟子明白。主要是登記和核對靈技殿第一層功法靈技的借閱情況,還有看守此地。」梁榆事先已經了解過,於是直接開口答道。

「嗯。」王長老點了點頭,然後繼續手頭上的工作。

梁榆有些愕然地望著王長老,但看他那認真的模樣卻又不好出聲打擾。

過了一陣以後,王長老抬眼皺眉道:「知道了要幹什麼那還不快去?」

「弟子.」梁榆正要開口解釋,但王長老卻對著身後的書架抬手一招,一本厚厚的書籍便飛到他的手中。

「是,弟子知曉。」梁榆施禮答道。

王長老也沒有出聲,依然低頭翻看一些書籍。

梁榆無奈一笑,這王長老的脾氣他也向一些師兄打聽過,但親眼所見時也是忍不住有些意外,隨即轉身向著那片書架走去。

在他轉身之時,王長老微不可查地抬眼望了一下,而後繼續自己手中的事情。

梁榆緩慢地在這座寬闊的大殿中穿梭著,這裡的書架上也有著一些標識分類:功法類、輔助功法類、攻擊類靈技、防禦類靈技、身法類靈技等等。只是那等數量,若身處其中,倒覺得進入了一片功法靈技的海洋一般。

梁榆的視線不斷在書架上掃動,那上邊有著琳琅滿目的功法靈技。

「玄級下品,水幕術,水屬性防禦靈技」

「玄級下品,風牆術,風屬性防禦靈技」

「玄級下品,土岩術,土屬性防禦靈技」

「玄級下品,凝元盾,無屬性防禦靈技」

..

如此多的玄級靈技,雖然只是下品,但也讓梁榆火熱不已,看得眼花繚亂。

這靈技殿內的收藏已經達到一個非常恐怖的程度,這等靈技,若是放在外邊,足以讓梁家等小勢力引起一番激烈的爭鬥。但在這裡,卻只是很普通的貨色,所有進入此地的外院弟子都可以隨意觀摩。

在看了一陣以後,梁榆便收回視線,翻動手中的書籍,核對起裡邊的內容。

這份工作雖然是個好差事,但要幹得長久卻是不容易。據說若是工作得不好,也會被王長老退回常務殿。在他之前已經有不少弟子被王長老退回去了,故而梁榆也不敢怠慢,認真地干起手中的工作。

兩個時辰后,待梁榆將上邊的內容核對完返回櫃檯時,王長老二話不說又拿了另外一本只厚不薄的書籍送到他的手上。

梁榆深吸一口氣,轉身繼續走向書架當中,細細核對起來。

王長老抬頭望了正在走向書架的梁榆一眼,隨即又低頭繼續自己的事情。

這裡的功法靈技絕大多數都是玄級下品的存在,中品之流只是少數。想到這裡,梁榆的目光移向那條通往靈技殿二層的樓梯。

靈技殿的二層,才是真正寶庫。在那裡,玄級中品只是爛大街的貨色,玄級上品也不是什麼稀罕之物,甚至連地級的存在也有不少。故而,內院弟子才如此令人嚮往。

要知道那等級別的功法靈技,若是落在外邊,足以掀起一番腥風血雨。畢竟這等東西,普通勢力可能一輩子也接觸不了。

雖說這裡的功法靈技極多,但貪多嚼不爛,拿到手上但無法練成也只是平白浪費那些貢獻與時間而已。

即使梁榆可以利用那道光影來幫助自己快速修習功法靈技,但這的限制也是很大。再加上現在主要是修習天罡功,故而對光影的使用便要更加謹慎了,不可能隨便拿一部功法靈技回去研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