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兒,你有什麼事,就快說吧,別耽擱我和我的準兒媳婦說悄悄話。」

廷雲哭笑不得,但道:「娘,等你身體再恢復一些,我會來幫你形成締城。」

「哦,怎麼幫?」廷笙有點訝異了。

「娘,我找政幸主給你頁測過了,你現在是娉位一體洛演。形成締城所需洛炁,我可以通過頁納連接的方式,提供給你。屆時,娘要再次形成締城,自然要容易得多!」廷雲道。

「頁納連接,兒子,你現在也就嫿頁境,怎麼可能提供娘形成締城所需洛炁?」廷笙有些不相信。

「廷母,這點我可以作證,雲哥哥,他確實能夠做到!至於為何能做到,卻是他的秘密。」武仙娘有點告狀的意思。

廷笙看了一眼有著狡黠之意的武仙娘,隨即便對廷雲道:「從實招來,兒子!竟然還敢對仙娘有小秘密!」

武仙娘面紅如瑰,但心底卻是愛死了如此疼她的准婆婆!

廷雲無奈,便將自己在頁眉勝地所經歷的際遇,一五一十地敘說了,毫無隱瞞。

聽完,廷笙和武仙娘心情複雜不已。

沒想到自己兒子竟然在此前經歷了生死大難!所幸的是,勝地轉頁靈救了自己兒子!

沒想到雲哥哥真的什麼也不對我保留,全部都說給了我聽!

「兒子,以後不準隨意去闖險地,聽到沒有?不然,娘永遠不原諒你!」廷笙板起了臉。

廷雲低頭認準。

「廷母,別責怪雲哥哥了。他已經知道錯了。」武仙娘看到婆婆臉色仍然難看,連忙求情來。

廷笙這才一緩,道:「仙娘,你這雲哥哥可是婆婆的命根子!他有任何事,婆婆都無法活下去!所以,仙娘,你以後一定要好好監督你的雲哥哥!不許他隨意亂來!」

武仙娘再次被說得滿面通紅,但還是乖巧地點著首。

「好了,這次仙娘替你求情,那我就不再多提此事。只是以後,仙娘有替我監管你之權,你不得隨意欺負人家。」

廷雲心頭苦嘆,低聲稱是。

「廷母,聽雲哥哥剛才說來,那雲哥哥現在可是了不得了!一座締城就相當於別人的九倍!還有能夠將萬物頁息轉換成洛炁的逆天洛章,締息天地術!雲哥哥從此以後,恐怕很容易就晉陞到媂頁境了!」說到媂頁境時,武仙娘瞪了人一眼。

現在她算是明白了,自己被人給騙了!

什麼千年約定,人家往後到達媂頁境那絕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哼,竟然敢騙我!

廷笙來回看了看,察覺了端倪,不由道:「仙娘,你放心,他再了不得,也是一個兒子!他有九倍締城,我讓他去想辦法,也給你一座九倍締城!即使……一時真沒辦法做到,那我也要讓他時刻待在你身邊,你締練所需洛炁一概由他負責提供!要讓他給你建立一個專門的頁納連接,從此,他締城裡的洛炁都由你掌管,就像女人在家掌管男人所有的錢財!」

武仙娘感覺自己被婆婆寵上天了,快沒臉見人了!一時間,扭捏不已。

廷雲則是聽得傻眼了。

時刻待在自己身邊?這……豈不是讓人煎熬?這小姑娘要是再拿出膩人的糾纏,娘,您要的小孫子恐怕當真就要有了!

對於抵抗武仙娘那魔人的嬌軀,廷雲萬分肯定自己絕對吃不消!因為他是個很正常的大男人!

「娘,時刻就不要了吧?」廷雲忙語。

廷笙瞪來,傻兒子,娘這是為你好,你看人家對你一口一個雲哥哥,這都親昵啊!早點拿下這女孩,娘也就能儘快抱小孫兒了!

「這樣,她所需洛炁,我可以全權提供!但是娘,我真的也需要自己的空間啊!」廷雲豁出來了。

「廷母,沒關係的。我不需要九倍締城,我自己過會兒再和雲哥哥聊談我和他的約定。」說到約定二字,武仙娘又咬字很重。

「好吧,你們小兩口私下慢慢去談。不過,仙娘,若他敢欺負你,你回頭就來找婆婆給你做主!」

「嗯!謝謝婆婆!」話到這兒,武仙娘終於改口叫來。

廷雲內心鬱悶至極,但隨即還是道:「娘,所以,等你恢復到了娉頁境頁底級,我想帶娘去一趟怖霧湫。」

我家竟然是首富 廷笙還是有些猶豫,因為印殺隱貓可是娉星九大至妖啊!萬一再將它招惹來,可是危險無比!

「婆婆,這可是天大好事!等婆婆將來也擁有九倍締城,也擁有能將萬物頁息轉換成洛炁的能力,那就可以更好地為仙娘做主了啊!」武仙娘如此道來。

噗嗤!

廷笙笑了起來:「好!就聽我兒媳婦的!兒子,娘去!」

廷雲鬆了口氣。今天真夠讓人累的!

隨後,他便趕緊起身言離。

廷笙沒有阻止,只是將武仙娘留下來,說還要囑咐些事情。

武仙娘自然聽話。

夢入紅樓 ——————

在回到自己客屋之時,廷雲呆住了。

因為武天娘在門口等著。

「武姑娘,有事?」

「嗯。」武天娘淡淡一回。

「那說吧,是什麼?」

武天娘盯著人,道:「廷雲,往後,你要敢欺負我妹妹,我必定饒不了你!」

廷雲哭笑不得,但道:「武姑娘,放心,我和你妹妹已有約定。」

武天娘欲言又止。

「武姑娘,除了這事,可還有其他事情?」

武天娘想了想,道:「我族氏尊要嫁給政源了。換來的條件是,我將跟隨政幸主,為她義孫女。很快,我就要去往嫿頁城。但我有些不放心,因為娉頁城還存在十分厲害的人,這人將那些在戰場逃離的毛氏妘頁境都滅掉了。所以,廷雲,你還要變得更加強大,如此,才能更好地保護我妹妹。」

廷雲沉浸些許,道:「明白了。武姑娘,你怎麼不考慮將妹妹也帶去嫿頁城?」

武天娘白了他一眼,沒好氣道:「我能說得動她嗎?她現在眼裡就只有你!」

女尊之九落飛葉 廷雲沉默了,他其實很希望武仙娘擁有自己的締洛之路。當然,這不是說他廷雲就在吝嗇自己的洛炁,只是實在不好抵抗武仙娘的魔人嬌軀。

如果僅僅是依靠生理的衝動而結合,那將來肯定會存在巨大情感隱患!

「好了,該說的,我都和你說了。你我的婚約,今天就作廢吧!」武天娘又語。

「我同意解除。回頭,我就去母親那兒要回婚約,然後退還給你。」廷雲想也沒想。

「行。告辭。」武天娘說完,便離去。

看著人去,廷雲開始思索起來。

娉頁城還有厲害的人?這到底是什麼人呢?

不行,還是得儘快讓母親恢復頁境,擁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隨即,廷雲又回到了廷笙屋內。

聽完兒子的擔心,廷笙倒沒多在意,只是她沒想到這武天娘竟然在期限還沒到就要退婚。

一邊的武仙娘也在苦澀姐姐退婚的事。

「娘,明天開始,我就開始幫你恢復頁境吧。」廷雲道來。

廷笙反問道:「兒子,真的想好要解除了?」

廷雲點點頭。

廷笙嘆了嘆,道:「罷了,反正還有一個仙娘。婚約在娘的這個頁囊里,娘現在打不開了,你自己來拿吧。」說時間,就將身上的頁囊遞來。

廷雲接過,隨即便取了出來。

「等等,雲哥哥,婚約交給我吧。我去拿給姐姐。」武仙娘開口來。

廷雲有些猶豫。

「讓仙娘去吧,她們姐妹之間好說話,你一個大男人將婚約拿去,難免尷尬。」廷笙語道。

廷雲只得將東西交來。

「廷母,那我先去了。」

「嗯,去吧。」廷笙介面。

看著人離開,廷雲隨即就道:「娘,現在我也不忙。要不,我們現在就開始恢復?」

看到兒子急切,廷笙有些無奈,道:「好好好,聽你的!」

——————

將婚約拿在手上的武仙娘自然是要找姐姐好好說道說道。

然而,一碰面了,武天娘卻是根本不給她機會,直接就從她手裡奪走了東西,而後當面銷毀!

武仙娘氣死了!

武天娘卻更是板著臉訓斥起妹妹來。

說以後姐姐不在身邊的日子,要儘快提升頁境,

不要去想著依賴自己男人!

女人就應該自己強大!如此,才能活得幸福!

被這麼一訓,武仙娘心底也有了絲絲轉變。

的確,自己應該強大起來,不能想著依靠男人。

不然,男人到最後肯定會厭倦自己的。

於是,她隨後默然回屋締練去了。

隨後,武天娘也準備回自己屋締練。然而,她身上的頁鈴卻是忽然傳來了武煉女鋒的聲音:「和我一起去一趟城主府,政幸主正在那兒等我們。」

武天娘不敢多耽擱,但是內心卻在納悶,那不是原先毛力住的地方嗎?去那兒幹什麼?

——————

很快,人便到齊了。

龍玫瑰、武煉女鋒、武天娘,政氏父子、還有政玫,總共六人。

「女鋒,現在你已經就算是娉頁城城主了。所以,關於娉頁城轉頁幕的事情該讓你知道了。在這娉頁城,其實有一個轉頁幕。這個轉頁幕就是締洛者去往嫿頁城的直接通道。它就在這間密室里。而它歷來都是由娉頁城城主掌控的。原先的那個毛力,他或許知道這密室里有一個轉頁幕,但他自己卻是無法主動進入的。因為這個轉頁幕打開需要兩個條件,一個就是充足的洛炁,第二個就是,嫿頁城的城主已經打開了她那邊的轉頁幕,也就是與娉頁城這個轉頁幕相連的轉頁幕。另外,不管娉頁城的轉頁幕是否打開了,進入嫿頁城轉頁幕的人,都可以從娉頁城的轉頁幕里出來。這一點你一定要記住。」政玫道來。

武煉女鋒點點頭問道:「幸主可是嫿頁城城主?」

政玫不禁一笑,道:「你說呢?」

「幸主正是嫿頁城城主,女鋒。」政源忙接道。

武煉女鋒看向政源,道:「何時完婚?」

政源老臉一紅,說不出話來。

「三天後吧。三天時間準備。」最終還是政玫道。

武煉女鋒沒有再說什麼,只道:「幸主,可還有其他事情要吩咐?」

政玫想了想,道:「暫時沒了。」

武煉女鋒有點頭疼,她感覺這位政幸主做事情很沒有規劃,都是一會兒想起,一會兒就命人過來聽她說事,隨意性很大!

本來在大廳那會兒,她武煉女鋒就問過可還有其他事情要吩咐的,而這位政幸主卻說沒有了。可結果呢?還沒過多久,她就又叫人來這城主府,聽她說事。

唉,真懷疑這女人是怎麼當上嫿頁城城主的!

「好了,你們都去吧,玫瑰留下。」

政玫話語一出,其餘四人便紛紛離開。

見師尊將自己留下,龍玫瑰有些納悶。

「玫瑰,很快就要到嫿頁城去了,我得和你先說說嫿頁城現今的形勢。讓你有一個初步了解。」在人都離開后,政玫語來。

「師尊請說!」

龍玫瑰也有點好奇了。 30.三雲一幸

「嫿頁城的主導勢力是以門派為形式的。在嫿頁城,有三雲一幸。三雲,指的是葯雲門,器雲門,禁雲門。一幸,就是財幸門。其中三大雲門的雲主雲宰,都是妘頁境頁底級。財幸門則是我掌控的,整個嫿頁城目前只有我一個婞頁境。」

聽著政玫的話,龍玫瑰心有瞭然,原來嫿頁城並沒有很多婞頁境。

「是不是覺得嫿頁城比娉頁城好像強不了多少?」政玫笑來。

龍玫瑰老實回道:「有點。」

「玫瑰,其實你有這想法,那只是因為那位卿幸主這數十年來一直定居在娉頁城。是你已經習慣了婞頁境的存在。事實上,如果沒有卿幸主定居,娉頁城的城主,頂多就是一位妘頁境頁底級。」

龍玫瑰有些感慨道:「是,的確是那位卿幸主給娉頁城帶來了巨大的變化,她一走,所有平和景象就都瞬間翻覆了。」

「玫瑰,其實,這位卿幸主她並不是婞頁境。」政玫忽然一轉。

龍玫瑰呆住了,什麼?不是婞頁境?

「具體到底是什麼頁境,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當初她在嫿頁城停留時,我完全完全不是她對手!而我呢?當時已是婞頁境頁眉級。」

龍玫瑰沉浸起來。這卿幸主到底為什麼會來一個小小的娉頁城定居?

「現在我能達到婞頁境頁底級,也多虧這位卿幸主當初的提點,否則我的頁底級就是一場猴年馬月了!要知道,頁境越往上,晉陞越難!甚至,就是頁地的晉陞也會舉步維艱。對了,數月前,她和她女兒還來看過我一次,那時,我就發現她女兒都已經是婞頁境頁底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