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同樣修雷,但是他的雷顯然與我不同……一力破萬法么?有趣。」梁榆自言自語道。

「哇……!」

隨著幻境飛快變化,秦瑤一樣感覺自己的腦袋好像被無數力量灌注進去一樣,頭疼欲裂,在這一種痛苦之中,直接哇的一聲,吐出了大口鮮血,而後兩眼一黑,直勾勾地倒地不起,這一戰……塵埃落定。

這一切,描述起來話長,但是實際上,不過在頃刻之間發生,當眾人意識到秦瑤敗了的時候,雷震已經退到了一邊,安靜不動。

儘管體內法力一下子消耗了大半,但是秦瑤已經敗了,這樣孰高孰低,已經一目了然!

「這一戰,雷震勝。」虛空至尊朗聲宣佈道。

話聲傳開,風元至尊一脈的弟子連忙上前扶起秦瑤,到一旁治療,而主位上邊的風元至尊卻是古井無波,似乎沒有因為秦瑤落敗而動怒,反而若有所思地望著雷震,眼神與以往的時候大為不同。

一力破萬法……這一種手段,不是元技更不是肉身之力,應該說,是對自己修為的一種運用。

這一點, 與君謀 ,要做到自然不難。但是雷震卻不一樣……在三年前,還是慘敗在秦瑤的手裡,如今竟然搖身一變,以大成雷道一力破萬法死死地將秦瑤給克制了。

這個樣子,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了啊。

另外幾位至尊是個如何想法,重天至尊不知道,現在他看向雷震的眼神之中,唯有一陣愕然在縈繞,久久不散。

雷震乃是他百年之前找到的傳人,他的天賦談不上好,但又說不得差。

君無炎姑且不說,但是相較於方寒而言,雷震的天賦明顯不足,而說到全能,又遠不如秦瑤,處於一個極為尷尬的地位。

幸好雷震生性勤奮,不少不能明悟的地方,不斷地在一次次的苦修之中尋找自己的答案,所以重天至尊才會一直對他寄予厚望。

現在看來,雷震果真是大智若愚,如今一朝悟道,橫掃千軍!

「梁榆小友,接下來可是輪到你和雷震交手了……對於這一位強敵,不知道你有何看法?」望著沉寂的場中,知曉這是幾位至尊專門給時間雷震恢復后,夏長老又好奇問道。

雷震在幾位至尊傳人之中,固然是不夠出眾的,但是無論他怎麼樣不出眾都好,可以被祖印選上的元師,一個二個註定不凡,所以夏長老依舊不敢小看。

現在雷震更是擊潰秦瑤為自己正名,所以他與梁榆的一戰,倒是沒有先前想的那麼毫無懸念了。

「對方是一個喜歡直來直去的對手,要是真的動手,只怕我一樣頭疼啊。」梁榆無奈笑道。

直來直往的攻勢不可怕……可怕的是,這一種對手的實力強悍。

如同剛才雷震的一力破萬法,無論你有多少的心思都好,但是在對方這等無上的力量面前,根本難以招架太多,唯有正面應對而已。

這樣一來,梁榆的優勢無疑直接少了許多,你說這樣能不頭疼才是一樁怪事啊。

「梁榆小友這一戰可是會勝?」見此,夏長老遲疑地問道。

梁榆一旦贏了雷震,那麼玄仙一脈顯然就會隨之獲得海量的修鍊資源,她作為這一脈的長老,可以分到手上的只多不少,你說這個樣子能不關注就有鬼了。

「自然是要贏……不然這祖門,可是進不去了啊。」梁榆悠悠說道。


「下一戰,梁榆對雷震!」忽然,虛空至尊開口說道。

不過身邊的幾位至尊卻是明顯發現了,虛空至尊說著這話的時候,和之前不太一樣……梁榆異軍突起,雷震一朝頓悟,已經註定這一戰不凡。

說不定,這一種不凡,已經撼動了君無炎第一的地位!

雖不明說,但是虛空一脈一直作為六脈第一,如果有機會的話,誰都想要將他拉下神位……即使只是一時半刻都好,可是若然籍此證明虛空一脈並非不可動搖,那麼六元門接下來可能就要大亂了啊。

不管怎麼說,第一不僅僅是個名頭,最為重要的,還是更多的資源……六位至尊何人都想更進一步,這樣一來,一個固定的第一,就顯得極為沒必要了。

一步踏入到場中,梁榆看了一眼對方指間遊動的雷電,不由得無奈笑道:「還沒有開始……閣下無須這麼著急吧。」

「你我雖然同樣修雷,但是我們的雷不一樣……我想知道,到底哪裡不一樣,而且你我之間,究竟誰高誰低!」雷震直言說道。

說著,讓梁榆眼神微微一變的是,在雷震這般情緒的震動之下,自己體內的雷電之力竟然蠢蠢欲動,比起之前,多了一抹躍躍欲試的感覺。

這一種事情,過去從未有過,所以在詫異了一下之後, 我的刺客守則 ,道:「竟然有一絲大道真義在內……怪不得可以引動我體內的雷道之力。好,我就與你鬥上一斗,看看你我的雷,到底哪一方更勝一籌!」

語畢,在眾人的注視當中,一縷縷雷光便是從梁榆的四肢百骸之內狂涌而出,霎那之間,一道先前沒有的虛影,更是在他的身後徐徐顯現,直看得主位上的幾位至尊眼神頓時一變。 「這是大道真義?道之力量達到了極致的時候方才會顯現的東西,玄仙,你這個徒弟……不錯。」虛空至尊眸子凝了一下,緩緩說道。

此言一出,包括玄仙至尊在內,五位至尊都不禁微微一呆。

因為虛空至尊之所以是六位至尊之最,自然是與他的實力有關,而眾所周知,想要得到一句這一位至尊的誇獎,極為不易。

這一種事情,不要說尋常弟子了,就連被眾人視為妖孽的君無炎,都沒有享受到幾次這樣的待遇,現在虛空至尊竟然說梁榆不錯,你說不覺得驚人就是怪事了。

除此之外,梁榆竟然在雷之一道上邊修鍊到這個地步,又的確讓人驚訝,至少在玄仙至尊等人看來,比起雷震還要驚才驚艷,不遑多讓!

「你的雷……果然與我的不同。不過不是說我不如你,而是你的雷在起點方面遠在我之上!換言之,即是你的雷不如我的純粹!大道真義又如何,今後還是我雷震在雷之一道上邊走得更遠!」雷震目光炯炯地說道,聲勢驚人,讓不少弟子都不禁心頭一震,彷彿有無窮的雷霆之聲在心頭回蕩!

「比試……開始!」突然,虛空至尊宣佈道,讓場中二人忍不住眼神一動。

「咻!」

「咻!」

下一霎那,兩道破風之音隨即響起!

雖然如此,但是定睛一看,卻是發現場中空空如也,二人都消失不見了。

「這……兩位師兄呢?梁榆師兄還有雷震師兄,他們二人到底去哪裡了?」

「感應不到他們的氣息……難道不在場中,而是到了另外的地方交手了?」

「蠢貨!至尊在場,而且神色不變,顯然兩位師兄還在場中啊,你們仔細看多一次!」

……

眾說紛紛之間,不少弟子更是眯起雙眼看向場中,但是不看還好,這樣一看,倒是忍不住頓時一愣……因為在這樣聚精會神地凝望之下,果然發現了有一絲不妥。

只見在視野當中,隱約之間有著雷光激起,但是無論怎麼看,都只有雷光而已,根本沒有人影。

唯有夏長老這一級別的元師,方才在這一絲絲雷光之中,看見了身形模糊的二人,正你來我往,一舉一動都快得她的眼睛跟不上,臉上滿是愕然。

儘管在雷震一戰擊敗秦瑤為自己正名,但是夏長老卻沒有料到,現在的雷震竟然能夠與梁榆斗得不分上下,二人的交手怕是自己這一位六元門的長老都插不上手了啊。

「他們二人的修為真的只有人涅境么……為什麼不管我如何去看,都感覺至少在地涅境之上。現在的小輩,實在太過妖孽了,如果全部成長起來,怕是六元門會直接超過現在的天月宮啊。」夏長老喃喃自語道。

沒錯,天月宮的確妖孽眾多,但是在夏長老看來,多的不是,光是一個君無炎就要在他們的聖女之上。

現在除了君無炎之外,還有梁榆、雷震、秦瑤和方寒等幾位不輸現任至尊當年風采的年輕傳人,你說百年之後很可能依舊是天月宮第一而已,但是千年之後呢?

一統這個月靈之地的,就可能不是天月宮了啊……而到時候的六元門,更加不止佔據大地這麼簡單,整個月靈之地都是囊中之物!

「轟!」

「轟!」

「轟!」

……

現場之中,兩道身影依然在不斷交錯,梁榆猛然轟出的拳頭,雷震飛快踢出的一腳,都攜著滾滾而動的雷光接連碰撞在一起!

因為兩者之間的雷電之力相差不多,所以每一下的碰撞,幾乎都被完全抵消過去,唯有一絲絲雷光在周圍蔓延,被一位位實力不足的弟子捕捉到眼中。

「哦?看樣子,你平日倒是沒有怎麼將雷這一種力量當成武器來使用啊。」忽然,雷震略顯驚訝地開口說道。

雷……這一種屬性有些特殊,既可攻擊,又可以當作輔助,而從梁榆的出手當中,雷震不難發現,梁榆雖然雷道大成,但是決然不是將雷當成武器來使用,反倒是僅僅當作輔助一般,光是利用速度而已。

「這樣你都可以看得出?」梁榆錯愕地說道。

雖說知道真正的強者在一些細節上邊都可以看出許多東西,但是說雷震和自己相差不多的修為卻有著這等眼力,實在讓人覺得有幾分不可思議。

「呵呵,我之前說了,你的雷與我的雷不一樣……一個高的起點自然讓你進展更快,但是說到底,在這一條道上,你始終走得不如我遠!」雷震傲然說道,直說得梁榆一陣無語。

「我的手段從來不止雷之一道……我只是想要看看,同樣雷道大成,你與我究竟有多少差別而已。」說完,梁榆身後的虛影驀然一動,竟是無須跟隨梁榆的動作,徑直探手抓向雷震!

「轟!」

見狀,雷震慌忙一退,顯然沒有料到會有這樣的一幕,但是雷震剛剛退開,一道巨響便是在虛無之上炸響。

響聲過去,梁榆與雷震的身形重新出現在場中,而看到這裡,剛才的糾纏裡邊到底何人佔據上風,已經一目了然。

不過這樣的一幕落在君無炎的眼中,卻是讓他的雙目微微凝起,道:「勢均力敵嗎?」

因為在君無炎看來,既然梁榆的一擊不成,被雷震避開了,那麼下一次同樣的做法,結果還是相差不多……若然換了另外一人和他們之中的一個交手,君無炎或許還不敢這麼肯定,但是現在的二人都使用雷道之力交手,這樣一來,結果如何,就顯而易見了。

「話雖如此,但是接下來,梁榆大概會換一種手段來對付雷震吧。畢竟一如雷震所說,雷道雖然是梁榆擅長的手段之一,只是和雷震比較,這樣做了,多是給對方找出破綻的機會。如果換了是我,我會選一種雷震看不懂的手段來與之交手,反正他直來直往,很可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就要敗在我的手上了……咦?」說著說著,君無炎的話語不禁戛然而止……因為梁榆在頓了一頓之後,不止沒有和他想的一樣改變自己的做法,反而是不退反進,一身雷電之力全開,毫無顧忌地與雷震交手起來。

除此之外,不知道是不是君無炎的錯覺,好像在這樣之後,梁榆還刻意迎合了雷震的出手方式,變得直來直往起來。

「他這是要幹什麼?」君無炎皺眉說道。


他想不明白…… 八零軍嫂上位記 ,想要吃下雷震雖然不易,但是絕對稱不上有多難。

可是梁榆不止沒有這樣做,反倒是選擇了一種笨拙的方式來和對方交手,一招一式之間,本來的優勢逐漸沒了,反而陷入到雷震的主導當中。

雷震不如梁榆強大,但是比起梁榆,從零開始的他更為熟悉雷之一道到底要如何運用,所以即使梁榆的雷更勝一籌都好,在沒有將距離拉開之前,他還是可以四兩撥千斤地將優勢漸漸奪回,直到現在為止,更是直接壓了梁榆一頭!

「這小子究竟想要做什麼?他不可能看不出假如想要對付雷震,不應該這樣做才對……既然看出了,那麼為何還要故意給機會對手逆轉自己?」越想,玄仙至尊的眉頭忍不住愈發地緊鎖起來。

不管怎麼說,他實在想不到梁榆有什麼這樣做的理由。

場中。

「貌似差不多了。」端詳了一下雷震的出手,梁榆突然自言自語道。

語畢,梁榆在手臂猛地一抖之間,將雷震轟來的一拳恰到好處地震飛,隨即朝後一退,沒有和剛才一般與雷震糾纏。

見狀,雷震看了一眼自己的拳頭,發現剛才凝聚出來的雷光盡數在梁榆的一震之下四散而開,忍不住微微一呆。

「這一戰的時間花得有點多了……雷震,分出高下吧,結束這一戰。」梁榆咧嘴笑道。

「你莫不是在開玩笑吧?我可沒看出,你現在有這樣的能力。」雷震五指輕輕一動,在無數雷電又一次纏繞在上邊的同時,淡淡說道。

「以雷之一道與你相爭,我的確沒有什麼優勢,但是若然我不用雷,而是用了另外的力量,那麼你的優勢還在么?」梁榆笑吟吟地說道。

在梁榆說話的同時,不少弟子分明看見了,他體外的雷光正在逐漸內斂回去,連同身後的虛影一起,漸漸消失不見,變回到常人的狀態,叫人大吃一驚。

現在雷震的狀態大好而你卻率先收手,豈不是給了對方擊潰自己的機會么?

剛才怎麼沒看出梁榆是這麼一個自大的獃子,竟然敢在同級之人面前做出這樣的事情。

要知道強大如君無炎,都不會隨意在對方的面前露出自己的破綻啊……如此的話,那麼現在梁榆的做法,又是在圖些什麼?

緊盯著梁榆的一舉一動,又看了一眼雷震,君無炎猛地恍然道:「原來如此……梁榆他會這樣做,完全就是將雷震當成了自己的磨刀石啊!」 「這個傢伙哪裡是在和雷震消耗時間……完全是利用了雷震對於雷之一道的理解,幫他找出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紕漏。好小子,竟然敢在這一種場合之中做到這個地步,膽子不小啊。」君無炎冷笑說道,但是在他的眸子之中,明顯多了一絲戰意在內晃動。

要知道即使是他,都不敢在和雷震的交鋒之中,胡思亂想什麼。

不管怎麼說,雷震都是至尊傳人,實力和天賦都擺在這裡,一個不好,就是他君無炎敗了,都是有著那麼一絲可能的。

不過這個梁榆卻是不同……在知道了雷震擅長雷之一道之後,反而利用對方對於這一道上邊的理解,幫助自己尋出一個個弱點,光是這一份心智,都足以讓人感到駭然了。


不止君無炎想到了這一點,很快,在場的一位位至尊同樣意識到梁榆的做法究竟是為了什麼,霎時間,盡數臉色大變起來,似乎萬萬沒想到,這樣的一個小子居然心智如妖,將眾人玩弄在了股掌之間!

「不會吧……這小子一開始就瞄準了要將雷震作為他的磨刀石,幫他將自己的雷之一道磨得鋒銳嗎?這怎麼可能!」六指至尊不敢置信地說道。

從梁榆和方寒的交手裡面,一次平手一次完勝當中不難看出,這一個小子絕對不是什麼平常人物……可是說他可以做到這種程度,就有點難以想象了。

至少,六指至尊不認為自己在年輕的時候,可以和梁榆一般妖孽……萬一這小子真的是和眾人想的一樣,只怕君無炎這個第一的位置,會多少有點不穩啊。

「好厲害的小子……假如他在我們凌煙一脈,何愁不能崛起啊。」凌煙至尊感慨說道。

她的傳人一直遲遲沒有出現,所以這一脈一直沒有崛起……例如現在,連祖門之戰的資格都沒有,白白地被淘汰了,說不心疼就是騙人的了。

看見身旁這些至尊的愕然反應,玄仙至尊忍不住得意一笑……妹的,這小子好歹都被老祖考驗了一番,而且還被贈予時間本源,你說能弱么?

如果真的將他當成一般的至尊傳人來看待,只怕會被坑得不成樣子吧。

至於為什麼玄仙至尊會這麼說,看看虛空至尊的臉色就可以知道了。

只見現在的虛空至尊,臉上的錯愕顯而易見,在玄仙至尊看來,幾乎是將他這百年以來省下了的驚訝,一次過表現在了臉上一樣,讓這一位至尊感到極為得意。

畢竟……梁榆可是他玄仙一脈的傳人啊。

有他在,何愁將來不會一統六脈!

雖然如此,但是可以看穿這一點的,畢竟是在場的少數人物,而雷震習慣於直來直往,自然沒有這麼輕易看穿梁榆的想法。

「我的優勢自然還在……因為我的雷,還是我的雷啊!」說完,陣陣雷光便是在雷震的身上極致遊走,從最先的絲絲雷光驟然化作了一條條手指粗大的雷蛇,整個人看起來如同一尊雷電魔神,君臨在這月靈之地當中!

「好強的氣勢……你的雷日後圓滿,怕是無人可擋,但是今天註定我敗給我,這一個進入祖門的資格,我要了!」梁榆目光炯炯地說道。

下一刻,梁榆隨即暴喝道:「霸王金身!」

這等字眼落下,無數金光便是從梁榆的體內瘋狂湧出,像是潮水一樣,眨眼之間已經將梁榆的身體盡數充斥,陣陣奪目光芒朝外射出,讓不少弟子都難以直視這一道場中的身影。

唯有主位上邊的一位位至尊,在看見了這一陣金光之中,面容先是一僵,緊接著,又連忙轉頭看向了一臉笑意的玄仙至尊,張了張口,卻又不知道要問些什麼是好。

「玄仙……他可是闖過了你們玄仙一脈的造化之門?」風元至尊驚疑不定地說道。

對於六元六脈,當年六元至尊都留下了無法估量的秘寶,一如玄仙一脈的點化池,造化之門等,另外五脈都有這些東西。

可是多年過去,不要說弟子了,就是現任的至尊都沒有幾個可以從中獲益,始終不知道在這之中,六元至尊到底藏了什麼。

不過在看見霸王金身的剎那,幾位至尊卻是明白了,玄仙一脈多年之前留下的至寶,已經有人得到!

這霸王金身,絕對是玄仙一脈的至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