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只是一個猜測,不過。還是給前線的將領們發出函告吧——要提防來自天空的襲擊的可能性。」

===================

經過了仔細的探查和辨識后,花了不小的精力,希娜和莉露,總算是找到了通過幻境的方法。

「真是太感謝你了!幸虧有希娜你在啊!」

作為人類社會當前首屈一指的刺客,希娜的能力可不僅僅體現在砍人的上面,在破除機關、幻術等方面,也有著不錯的造詣。儘管「世界之喉」這邊區域的幻境已經變得很難纏了,但在有著敏銳感官的莉露的幫助下,總算是有驚無險地通過了。

不得不說,白茫茫的雪山的環境看久了。也是能讓人不由地心生恐懼呢。

「儘快找到愛莎她們吧,我都有些擔心,在這種環境下呆的時間就了。艾歐的身體會不會受到什麼不好的影響……」

在希娜看來,這完全就是莉露瞎操心——精靈聖典用的尚且不熟練的莉露,為了保護艾歐的身體的健康安全,可是不遺餘力地將溫和而磅礴的生命能量包裹著艾歐的。要不是因為這些純粹的生命能量具有著非同一般的靈性,根本不需要擔心什麼「虛不受補」的問題,希娜很懷疑艾歐現在的身體會不會進補過頭。

與其擔心艾歐,希娜覺得自己的處境都要比她更加危險一些——人類的環境適應力果然要比精靈弱上一些啊!希娜都穿好了皮毛大衣來禦寒了,可在這種環境下待了要兩天的時間,她也是感到身體產生了不適。

那種感覺。就像是骨頭裡被卡進了冰渣子一樣難受。

「已經走出那片要人命的扭曲幻境了,應該很快就能夠見到愛莎她們了吧?嗯。只要中途不要再出現什麼意外就好……了……」

希娜呆愣地看著從天上墜落而下的不明物體,很快便反應過來——那個東西好像是朝著自己這邊掉下來的樣子!?

「莉露?」

「啊……看到了……」

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隨後默契地向著兩側反撲出去。數秒之後,一聲沉悶的響聲在她們原本站立的地方,激起了無數的雪花碎屑。

「這是啥?落石嗎?」

希娜小心翼翼地向著不明物體墜落的地方,一步步移動過去。

「誒?人?」

展現在希娜面前的,出乎意料,竟然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大概聽上去會有些奇怪吧,但是事實就擺在她的面前,以那樣的速度砸下來,這個人竟然沒有變成一灘肉醬,反而還是肢體完好的模樣?

當然了,等希娜的視線捕捉到了這個還留著一口氣的男人身上的裝備后,便有些瞭然了。

「天界人啊。」

畢竟之前呢,也算是打過交道的不是嗎?這種辨識度極高的裝備,各種層面上鬥毆彰顯著對方天界人的身份。不過,這名天界人現在的情況看起來並不太樂觀——雖然沒有因為墜落被砸成肉餅,但是在這之前,他應該已經受了不小的傷了。天界技術的結晶能夠保護他免受墜地衝擊力的傷害,卻並不能為他隔絕一切的攻擊。

他的腹部上那個有著明顯的燒傷痕迹的貫通傷,顯得甚為猙獰。如果不是因為傷口已經被燒融了,導致血液不會繼續流失,內臟也不會從這個破洞里掉出來,恐怕這個男人已經死的徹徹底底了吧?

「希娜!這個人……」

「啊,還活著呢。」

儘管情況不妙就是了,以希娜「專業人士」的判斷來看。只要再過上一刻鐘左右的時間,這個男人,應該就差不多死翹翹了……所以說。要救他嗎?

希娜並不是一個冷血的人,但考慮到之前自己等人曾經收到過天界人的攻擊。希娜並不願意貿然地救治這個天界人。倒不是說她記仇,而是上次天界人的襲擊導致的危險,可是差點讓莉露和艾歐遇難,艾歐現在冒出的問題,很大程度上這也是一個誘因——希娜不忌憚防備著這些天界人才有鬼了。


「傷得好重!希娜,我們身上有攜帶著救護工具嗎?」

莉露倒是第一時間想著要救治這個奄奄一息的天界人。

「等等莉露!你真的要救治這個天界人?萬一他對我們其實抱有著敵意,是敵人可怎麼辦?」

希娜並不覺得莉露的這般行為是愚蠢的,在她看來。這樣一名善良的小精靈如果不去救治對方才顯得不科學,但是,農夫和蛇的故事,希娜還是知道的。如果救起來的是一條白眼狼可怎麼辦?

「沒關係的,只是救活他而已嘛,只要不讓他回復到健全的程度,在我們兩個人的手裡還不是隨便揉捏嗎?」

莉露對於自己加上希娜二人的戰鬥力,還是有點信心的。即使她現在帶著一個名叫做「艾歐」的小小累贅,莉露也不擔心會出什麼狀況。

「……」

希娜傻傻地看著已經開始給天界人進行救治的莉露,一時間也沒有從前後的巨大反差之中反應過來——雖然莉露說的一點都沒錯。但是請把她幻想之中的那隻純潔善良而天真的小精靈的形象還回來啊!

又忘記莉露其實是精靈族正規的哨兵部隊的哨兵了……她雖然善良,但是一點都不迂腐啊!

……

「陌生的天……天空……」

醒過來的瞬間,發現自己所處的地方似乎是室外后。剛從昏迷中蘇醒的天界人,下意識地把即將出口的「天花板」換成了「天空」……天界的天空,可是看不到這樣的景象的——與高聳入雲的山峰所搭配著,此處的天空,竟然意外的有一種蒼白的感覺。

「醒來了嗎?」

一個悅耳的女性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迷茫的天界人下意識地一轉頭……頓時,他就被眼前呈現的美麗的景色,給晃暈了大腦。

——好……好漂亮的女孩子……


「用這麼赤果果的目光,盯著女性的身體一個勁地看。原來這就是天界人的禮節嗎?」

平心而論,眼前這個天界人男性長得並不醜。相反相貌水準還非常不錯,如果不是因為眼下落難的緣故而滿是血污。相信洗乾淨打扮一下,也是個不可多得的美男子——可問題是,這對希娜完全沒有任何的印象分加分啊!

她可是男性!而且還是個妹控!怎麼可能會對男性感興趣嘛!

「不,不好意思!」

被希娜的媚眼一瞪,天界人男子當即表現出了相當的惶恐——在佳人面前失態,對於他這樣從小接受著貴族教育的王子而言,那可是相當嚴重的大事啊。為了挽回在佳人心目中自己的印象分,男人的本性,使得他下意識地做出了道歉的言行。

要放在平時,他可不會這麼低聲下氣呢……嗯,大概是因為遇到了極為難得的讓自己心動的美麗女子的緣故?不管怎麼說,眼下,全身都被傷痛折磨著的他,估計即使是擺出平時的那副高位者的姿態,估計也沒什麼說服力了吧?

至少,在這個女子面前……應該是沒什麼用的。

「你,知道我的身份?」

「除開你是天界人這一點之外,我並沒有了解到更多的東西——拜託,即使你咋天界是個有頭有臉的大人物,我又沒有去過天界,怎麼可能會知道你的具體身份?」

的確,這名少女完全是地上人的打扮,身上的氣息,也和自己的同胞不太一樣,應該不是天界人……想到這類,天界人男子總算是稍稍鬆了口氣。

雖然他往「世界之喉」的方向跑,未嘗沒有向凱麗這個敵國的女人求助的意思。但無論如何,在重傷且沒有反抗能力的情況下和對方遭遇,是他非常不能夠接受的一件事……好在。這種情況並沒有發生。

看著這個天界人臉上的神色不斷地發生著細微的變化,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的希娜。心中也是有了些小小的估計——看起來,這應該在天界,也不會是個「小人物」啊。希娜接觸過的「上位者」也不算少了,很清楚這一類人群,一大特點便是面部表情和實際心理往往是脫鉤的,簡而言之,就是口不對心。而經過了長足的鍛煉后,身為最優秀的刺客的希娜。也是掌握了一項察言觀色的技能。除非真的可以做到面癱,亦或者將心理活動與面部表情完全脫節的「強者」,希娜都可以在他們的臉上,找到代表著情感變化的特徵來。

顯然,眼前這個天界人,這項功夫練得還不算到家啊。

「這裡是哪裡?」

「世界之喉咯……你自己飛過來的,還不清楚嗎?」

「已經到這邊了啊……誒?」

這名天界人驚訝地看著四周,當他注意到自己所處的環境,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山區域的時候,他整個人都陷入了恍惚之中——敢情自己之前一直昏睡在這麼惡劣的自然環境之下?如此一想。他頓時感到一陣冰涼的寒意,順著自己的脖子一溜而下,只見他激地渾身發顫。

「別亂動。我可沒有莉露那麼便利的能力,你要是亂動的話,我辛辛苦苦將你遮蔽保護起來的魔力,就會完全潰散的……當然,你如果想要在沒有保護的情況下,在這白雪皚皚的環境里感受下凜冬的寒冷,我也不介意就是了。」

莉露和希娜,兩個人都不是精通於治療的人。

別看莉露現在作為精靈聖典的守護者,理論上可以調用和精靈神系出同源的生命能量。但是想想露娜的例子就明白了——沒有人說過,成為了守護者就一定要轉職成治療職業的啊!既然有露娜那種五力加點的奇葩存在。莉露不擅長治療的領域,也沒啥好害羞的。不是嗎?

莉露不擅長,希娜這個本職為刺客的傢伙就更不可能了——你讓她抹別人的脖子,估計到時會輕鬆的很。

結果,在缺乏急救物品的情況下,莉露也只能用青澀拙劣的操作手法,用生命能量簡單地救治了一下這名天界人而已——當然了,因為這可是用精靈神的神力進行的救治,必定是藥到病除的……只不過,在起效時間上,就稍稍有那麼一點延遲了。

所以說,經過一番討論,最終莉露在給這名天界人簡單救治了一下之後,就先帶著艾歐去找愛莎了。而傷勢嚴重,經不起過多折騰的這名天界人,便交由希娜看管,等到他蘇醒之後,再做打算……沒辦法,別說莉露了,即使是半吊子的女孩子的希娜,也通過了女性的第六感(希娜:什麼鬼!),察覺到了這名天界人的身上,應當攜帶著自己需要的信息的。

既然如此,就沒法放著不管了。反正脫離了那片幻境后,前方也沒有什麼麻煩,希娜並不擔心莉露會遭遇到什麼危險。

「現在,你身上被施加的生命能量正在修補著你的軀體……時間不會很久,大概只要一天的時間,你的傷勢就能好了吧?在此之前,希望你不要亂動,若是因為周圍環境的影響而減緩了治癒的速度,我會很困擾的。」

希娜已經受夠了這片白雪皚皚的雪山環境了。若不是看在這個天界人還有著利用的價值……哼哼。

果然,當自己躺下之後,天界人男子便發現,之前侵襲自己身體的寒冷,便消失地無影無蹤了。那就像是身體的表面,合上了一層厚實的棉被,隔絕了周遭的低溫。

「別再亂動了,我是個刺客,魔力的操控並不擅長的。」

重新用魔力將天界人男子的身體包裹起來,將其和外界的惡劣氣候隔絕開來后,希娜也感到身心有些的疲憊。刺客本身很少會接觸並學習魔法(在這個時代),希娜的這項能力,也僅僅只有在性轉為女性的情況下才能夠使用——男性的姿態下,控制力和精確程度下降地很多,雖然也能夠凝結出魔力。但是根本就談不上使用。

畢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而魔法又是最耗費心力的一個領域。

「唔,謝謝了……」

「不用急著謝我。我救你是有原因的。嗯,看上去你也是上層階級的人物。那我就用容易讓你安心的說法吧——我需要從你身上了解一些情報,作為交換,我救下了你的性命,就這麼簡單。」

「的確是相當令人安心的說法——然而,我忽然覺得這樣的相處日常,真是太討厭了。」

平常還不覺得,可是現在,面前的這位佳人以他所熟悉的交流方式和自己相處。無疑讓天界人男子產生了一種很是彆扭的感覺。這一點都不浪漫……感覺實在是太糟糕了。

難怪自己的母親,會那麼討厭這種「上流社會」。

——的確是很累……

「敢問閣下尊姓大名?救命之恩,沒齒難……」

「好啦,想要搭訕就直接說啦,還用這種文縐縐的說法~」希娜的心思多活絡,如何不懂現在這個天界人的小心思呢?設身處地地想,換成是她處在對方的位置,面對著心儀的少女,大概也是這麼一副德行吧?

順帶一提,要是希娜看不出對方對自己有意思。那她也不用去做刺客這個行當了。

被男人挂念在心裡的感覺,真是一點都不好!不過仔細想想,似乎對方更加悲哀一點?畢竟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傾心的對象,壓根就不會對他產生任何的好感,也不會對他的愛慕做出任何的回應啊。

希娜不由地用憐憫的目光瞥了一眼這名天界人男子。

「我的名字是希娜,你直接叫我希娜就好——當然了,不要在後面加上一些奇怪的稱呼就好。」

「那個……」

然而希娜完全沒有向天界人男子問起他的名字,這讓急欲「交換」雙方姓名的他頓時交集萬分——看上去,這個叫做「希娜」的女孩好像完全對自己不感興趣啊?

要是讓希娜聽到他的心聲,估計會直接上前踹他一腳吧?——感興趣是個什麼鬼啊?說得好像她就一定要對長得還過得去的男人報以不一樣的態度?少自作多情了啊!

「希娜小姐! 我腦袋進水了 ……我的名字是弗拉德!」

「哦,是小弗啊?」


希娜表現的很是冷淡。但是弗拉德的心中卻是被一群羊駝呼嘯著踐踏而過——「小弗」是怎麼一回事?明明自己說著不喜歡別人在自己的名字上加上奇怪的稱呼,為什麼她自己就反過來對別人是另外一種標準了?這個稱呼聽起來好羞恥的……

可是……莫名地好帶感!

儘管弗拉德也知道。面前的少女絕對不會是抱著親昵友好的態度說出這種話的,多半是因為她的性格使然……然而。這並不妨礙他用主觀的臆想來修飾美化!

據說某魔裝少年相川同學就經常使用這一招進行自我yy的……

【這個傢伙的面色突然變得好噁心!】


希娜不由地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總覺得自己好像是被什麼人投以了糟糕的妄想來著?雖然這個天界人的眼睛里流露出的不是什麼簡單的……但是也好噁心!

「希娜小姐,想要從我這裡知道些什麼嗎?」

「你倒是一點都不緊張啊……自己的小命可是被拿捏在異族的手裡哦?」

「啊哈哈,要不是希娜小姐這樣的『異族』,我就差點死在自己的『同族』的手裡了……」說起這個,弗拉德的臉上便浮現出了一絲苦笑,「要不是我平時鍛煉沒有落下,還算是一名過得去的戰士,我現在已經死了吧?」

這倒是看得出來。

同樣的傷勢,在不同的人身上,是會有著不同的影響的。就像是這個天界人身上的傷,如果他是個平時不進行鍛煉而且意志薄弱的傢伙,肚子上被開了一個直徑五公分的大洞,即使創口被燒焦了,估計也很難堅持到遇見希娜和莉露的時候。

如此看來,這個身份不低的天界人,也不是個草包呢。

希娜多多少少對他提升了一些的好感——不是在男女之情傷感(希娜:沒有那種東西啦!),而是作為男性對他的認同感。

「你是說,你遇到了……你的同胞的襲擊?同樣是天界人?」

「是啊,完全沒有想到,我竟然會在地上世界遇到這麼一群瘋狗——猝不及防之下遭遇了襲擊,我的人手,幾乎全都折損了。」

弗拉德甚至也都沒有再表露出什麼憤怒的情感來……在那些臭名昭著的惡棍的面前逃得一命,已經是在他猜測之外的情況了。要論性質惡劣,在弗拉德看來,自己剛才遇到的那些「同胞」,甚至還在第一通緝犯nono之上。

至少還是一個有著原則和底限的人,基於她的驕傲雖然很危險,但是還是可以交流的。

「真巧,我在之前一段時間,也很『幸運』地受到了你們天界人的攻擊呢。」

「怎麼可……能……」

下意識地反駁的弗拉德,忽然明白了希娜的意思:「對啊,除了我和凱麗,現在地上世界還有著一批天界人的存在……凱麗不太像是會做出這種命令的人,難道說,希娜小姐你遇到的敵人,和我這邊是一樣的嗎?」

「不知道,當時他們惹到了不該惹的人,被露娜小姐分分鐘教做人了。啊,對了,當時我是在精靈之森遭遇到的,而我遇到的那幾個天界人,似乎和人類達成了一個協議,幫助他們想要綁架走精靈族的公主呢。」

「這倒是挺像那伙人的作風……到哪裡,他們都進行著破壞和混亂的活動呢。」

「你看來知道這些人的底細嘛,那太好了。」希娜感覺自己和莉露救下了這個天界人,實在是好事一件,「請務必告訴我他們的實際情況。」(未完待續) 「所以,我還需要在這裡待上大約一天的時間嗎?」

「因為普通的治癒系的魔法對你的傷沒什麼效果,只能夠選用一些半吊子的治療方法了——現在你的身體正在由純粹的生命能量進行著修復,如果動作過大,很容易導致那些生命能量的流動被打亂的。」希娜向弗拉德解釋著,忽然想起了莉露當時所發現的一個奇怪的現象,「對了,有一點我們也不是很明白——在你的傷口附近,留存著一些能夠阻礙傷口癒合的物質,,那些是啥?」

本來以為是毒素的,但是經過希娜的檢測,那並不是毒素,除去阻礙了傷口的癒合,其本身並沒有什麼有害的成分。如果不是因為這種奇怪的物質干擾了治癒魔法的運作,現在希娜也不用繼續身處在這片雪域之中了。

「……」

「不想說嗎?」

看到對方那一副有著難言之隱的模樣,希娜也不做強迫:「要是什麼需要保守的秘密的話,那就不用告訴我了……只是稍稍有些好奇而已。」

弗拉德遲疑了再三,最終還是沒有開口說出自己身上的這個「秘密」來。

【地上世界的魔法……也可以起到阻礙的效果嗎?】

「我現在……有急事需要去找駐紮在這座山峰上的那些天界人……如果要在這邊等待上一天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