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龍魂攤手。

試探不需要多強,過了反而不好,龍魂已經試探完畢了,也不需要再氣急軒轅弒了。 「鰲!」一聲嘹亮的鳴聲響徹天際,一隻龐然大物自天空閃過。

龐然大物身軀極大,可速度卻又疾快輕盈。

漫漫白雲漂浮在黑影之下,緩慢飄動,與黑影的速度形成了極大的反差大。

龍魂閉上了眼,不再注視下方的片片薄雲,往後退了幾步,盤坐在地。

這隻帕斯學院速度最快的螯鷹上只有著十個人左右,除了他們六名參賽者和陳老以外,還有著一男兩女。

男人是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子,女的卻是兩名青春動人的美艷女子。

這三人是他們在路上遇到的,螯鷹行駛到一般就發現他們的前方竟然還有著三個人影,當時可著實把龍魂嚇了一跳,這裡可是差不多三萬米的高空啊!

可三人在空中卻是如履平地,就好像沒什麼壓力一樣。

之後稍加打聽,知道他們也是去參加「魂元顫」,於是就讓他們搭了一回順風車了。

按照陳老的介紹,此次「魂元顫」的舉辦地點是在三大帝國的交界處,那一處被人稱為「惡魔的寢室」。

這不是浪得虛名的,只有去過那裡的人才能夠知道,那裡究竟是怎樣的一個恐怖地方。

那處的「地獄之路」更是顯著有名,但凡踏上了那一條路的人就極少能夠再回來了。

不過那處也被一方人譽為「仙侶天堂」,其中最令人嚮往又最神秘的是那一處的「神泉潭」,此潭在每一年中只有固定的那一天會產出神水,但凡在其中浸泡過的人,無不超仙。

而且聽說三大帝國的三個帝王也都是在裡邊浸泡過才晉陞至那恐怖的境界的,這也是他們親口承認的。

於是,那一處就成了眾多人渴望去但又不敢去的地方,因為每一個擅自闖入了裡面的人第二天就被送回了自己的房間,當人們發現他時那人已經死了,而且死狀可怖!

久而久之,那裡也就沒人敢去了。

龍魂在腦海中回憶完這些自己了解到的點點資料,將它們整序了起來。

按他所想,那裡一定有著某個不為人知且強大非凡的暗中勢力,不然也不會讓三大帝國的三大帝王不敢霸佔那一處了。

既然裡面有著那一泉神潭,三大帝國會捨得那處?有了那一座潭也就等於有了長久不息的「強者培養營」,等得神潭誕成之日就派人下去,豈不能夠成就更多的強者?哪怕只有百分之零點零零一的幾率,霸佔方也會不惜一切地派人下去!這麼一座神地,他們不拼了命地派兵去佔領那裡才怪哩!

但他們沒有,還明令禁止人們不得靠近那處,一旦靠近了,後果概不負責。

這就很明顯地說明了那裡的不凡。

龍魂伸出兩手揉了揉太陽穴,腦部有種發脹的疼痛感。

這感覺真的不怎麼樣,至少對於龍魂來說這很不好。

總之一切到了那裡也就知道了,現在想太多了沒什麼用。龍魂在心裡道了一句。

「謝謝!」龍魂接過一女遞過的一顆丹藥,咕嚕地吞了下去。

高空的空氣一向薄弱且極其寒涼,哪怕他們實力高深,也抗不過大自然,如今他們都是靠著這些抒發暖意的丹藥才能夠在高空里沒有異狀。

「劍雨,你也把丹藥分給其他的一些人吧。」陳老把一個玉瓶遞給軒轅劍雨。

「哦。」軒轅劍雨應了一聲,轉過了一直羨慕嫉妒恨地看著龍魂的眼。

他軒轅劍雨得要送葯,而人家就等著他的送葯,不像龍魂的待遇這麼好,有美女親自給他送葯。

與此同時,軒轅弒也是恨得咬牙切齒,同時對自己的魅力也是深感懷疑,自己明明比那一個臭小子帥氣多了啊?可為什麼剛來的一個美女寧願去他那邊也不來自己這一邊?

「不用謝。」來人笑了一下。

「嗯。」龍魂站起身,俯瞰下方,看來距離目的地還有一定的距離。

「你叫什麼名字?」來人細聲問道。


「龍魂。」龍魂淡淡地道。

「龍……龍魂?聽起來有點傻。」

「呵呵,世間的一切在不同的人眼裡會反映出不同的姿態。就好像一塊金子……對於在沙漠里瀕臨死亡的人來說,這隻不過是一塊閃閃發光的破石頭,還遠遠不及一杯水的重要。」龍魂淡淡地道。

「對不起!我沒有嘲笑你的意思。」女子趕忙道歉。

「我知道,我沒什麼。」龍魂微笑道。

「你快點回去吧!不然我想我會被那個人的目光殺死的。」龍魂說著,眼往軒轅劍雨那處瞄了瞄。

「嗯!」美麗女子點點頭,就走了回去。

龍魂看向軒轅劍雨,臉上完完全全就是一副「哥哥我就是人見人愛的超級帥氣美男子」的欠揍模樣。


軒轅劍雨別過頭,他不想再看這一個傢伙半眼。

「一個地階八級的小子而已,別太放肆,沒什麼用。」軒轅弒忍不住開口道。

「有沒有用不是你說了算的。」龍魂淡淡回應。

「那你的意思就是要讓我來證明一下我說的算不算了?」軒轅弒冷笑道。

「隨便你。」龍魂一副滿不在意的神情。

眾人的目光抖望向了這一邊,就連一直緊閉雙眸那一名老者也是睜開了眼,看向了兩人,兩人之間,彷彿有著一個無形的場域,重重能量在裡面相互撞擊相互轟鳴。

電花似乎在閃耀,能量似乎在沸騰,兩人的殺氣域場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咳咳!」陳老咳嗽了幾聲。

無形的領域驟然消失,正漸漸擴散的兩股能量氣場也是嘩然消失。

「現在以最快的速度也需要起碼三天的時間,你們就先歇息會吧,養好氣神,或者睡一覺,這樣時間過得或許沒有那麼無聊。」陳老建議。

剛說完,這這老傢伙就自顧自的躺在螯鷹的背上睡了過去,也不顧還有「客人」在此。

「真是個臭老頭。」龍魂無奈地搖搖頭,轉過身子,盤坐了起來,閉上雙眼修理了起來。

還有那麼長的時間才能夠到達「魂元」的舉辦地點,不修鍊還能夠幹嘛?難道像那個臭老頭一樣睡覺?開什麼玩笑,他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比金子還要珍貴的,或者說根本不能夠拿金子來衡量他的時間。

他現在多修鍊一秒,實力也就更進一分,能夠在賽事中存活下去的幾率也是更高。

……


「毅龍!毅龍!」一個少年大聲地呼叫著。

「你該叫我伯父!怎麼說我好歹也是龍魂的兄弟!」一個懶洋洋的聲音自黑暗裡傳出。

「葉伯父!我們該走了!」少年無奈地搖搖頭。

「這就對了嘛!走吧!玉兒!」葉毅龍拉著紫玉兒從黑暗裡走出。

「唉!你們真是郎才女貌啊!」龍心讚歎。

「那是!」葉毅龍得意地笑笑,紫玉兒也是抿嘴偷笑。

「要不是我年齡不夠,你的女朋友就是我的了,其實我還是挺帥的,想必我和玉兒姐搭配在一起的分數會比玉兒姐與你在一起高很多。」龍心道。

「小弟弟別亂說話。」紫玉兒無奈搖頭。

「就是!」葉毅龍大吼一聲。

「臭小子!年紀輕輕就如此口無遮攔!你要說也別在我面前說嘛!私下裡和她說不就得咯?」葉毅龍那正經的神色又被嬉皮笑臉所代替了。

「毅龍你說什麼?」紫玉兒看向葉毅龍。

「沒什麼沒什麼!我們快點走吧!」葉毅龍嚷著,躲過了紫玉兒襲來的「粉拳」,跑出了小院。

……

「雪兒!千瀟!雨兒!」一個中年美婦站在一間房外,對著房間內大聲喊道。

「來啦!催什麼催?」一個悅耳的聲音自裡邊傳出,門開了,三名女子自里走出。

三女任何一個拿出去都是傾國傾城的女神級別的人物,此時三人一齊出現,可說萬花綻麗也沒有這麼驚艷絕詫!

「師尊!你不需要喊這麼大聲的,我們又不是聾子。」拓跋千瀟說道。

「走吧!該啟程了。」中年美婦揮揮手。

「哦。」三人表現的出奇的平淡。

「你們過段時間或許就能夠見到你們三人朝思暮想的那個帥哥啦,為什麼還這麼不開心?」美婦疑惑地問道。

「我們不是不開心,而是……」南宮雪說到一半就沒說下去了,可美婦卻從南宮雪和劉雨兒兩大傾城美女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淡淡的殺氣。

「臭小子,讓你這麼不懂事?整天沾花惹草,這下可好了吧?你兩個女人和一個差不多是你女人的美女碰面了,看起來他們都不知道你一直有著另一個女人啊!這小子我看你怎麼死!」美婦在心裡默默地想著,就差沒笑出來了。

若是龍魂知道此景,一定不會再期待著與南宮雪和劉雨兒兩女的見面,在他心中「去與不去」的天枰上,「不去」那方的重量會拉垮天枰。

只不過他不知道,於是他還心存期待地憧憬著與自己兩個女人見面的場景。

「那就走吧!我們啟程。」美婦道。

……

在一處小院內,並沒有出現師尊喊徒弟的一幕,反而是出現了徒弟喊師傅的一幕。


「臭老頭!快點出來啦!我都等不急要去和老大見面啦!」銀雷沖著房間里大吼著。

此時的銀雷是一個俊逸青年的模樣,黑色勁衣,酷帥臉龐,飄逸氣質,活生生的一個酷帥美男子。

「吵什麼吵!不知道老子正在睡覺嗎?」門被推開,一老頭嘟嚷著走了出了。

「你睡什麼覺?你只不過是一頭修鍊了幾萬年的蛟龍而已,又不是人。」銀雷說道。

「蛟龍也得睡覺的嘛!」老頭說著,拄著拐杖往著前面慢吞吞地走著。

「嘿!臭老頭你故意找打的是吧?」銀雷無奈。

「老頭子我就喜歡這麼走你不爽啊?不服來戰啊!」

「好好好,隨便你爬,我不打擾你,我就站在你後面靜靜地跟著你得了吧?」銀雷道。

他可打不過這個臭老頭,每次對打不出一招他就被轟翻在地了。

皇帝不急太監急,自己真是……呸呸呸!是太監不急皇帝急才對!自己才不是太監呢!

「只不過臭老頭,你認為你的這種『神速』能夠在幾天之內走到舉辦地點?」銀雷問道,還特別咬重了「神速」二字。

「不確定。」

「那你還這麼有恃無恐?」

「淡定些……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細節還不注意……我也是被師尊你打敗了。」銀雷終於沒喊「臭老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