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那個小蝶,我總感覺她怪怪的。」慕容如音突然說。

「怎麼個怪法?」

「自從我來了之後,她好像一直在注意我,剛才咱們見面的時候,我感覺她分明吃醋了。」慕容如音說完,突然道:「要不,你乾脆收了她,反正她長得也挺漂亮的。」

「你就別試探我了,我真的跟小蝶沒有什麼關係,再說……」

「再說什麼?」

「算了,不說了,去買菜吧!」

葉雄也不知道怎麼跟她說,直到現在,他還是沒辦法完全相信小蝶。

兩人去到酒樓,還沒踏進酒樓,酒樓的老闆馬上就迎接了上來。

「喲,葉大師,吃飯嗎?」

「不是,過來買點菜。」葉雄回道。

「你想要什麼菜,直接說,我讓人給最好的給你。」酒樓老闆說。

「那麻煩老闆了。」

葉雄走進去,由於是晚飯時間,里很多人,見葉雄進來,這些人紛紛站起來打招呼。

「葉大師來了。」

「葉大師,一起吃個飯怎麼樣?」

「葉大師,你今天真是讓咱們大開眼界,越階破敵的神話,在咱們死亡之城出現了。」

「以前我一直覺得,境界是最重要的,現在才發現,實戰力才重要。」

周圍傳來各種各樣的聲音,聲音之中的巴結跟激動,就連站在葉雄身邊的慕容如音,都感覺到無比的光榮。

她看著自己的男人,越看越是喜歡。

用句話說,他就像黑暗之中的瑩火蟲,無論將他放到哪裡,他都能發光。

葉雄謙遜地回應著,一點架子都沒有了,讓周圍的酒客越是佩服。

實力強的人,一點都會有點架子,像他這麼低調的人,真是太少見了。

葉雄應付著那些七嘴八舌的問話,有條不紊,八面玲瓏,遊刃有餘。

看得慕容如音感嘆不已。

好不容易,菜備齊了,葉雄連忙拉著慕容如音逃掉。

「看著我幹什麼,天都沒黑,就開始想入非非了?」葉雄笑道。

慕容如音的臉,頓時就紅了,白了他一眼:「你以為人人的思想,都像你這麼無恥。」

「對了,十萬大山現在什麼情況?」葉雄問。

「你離開之後,裂組織聯合十萬大山,進攻南域,最後南帝愛羅莎帶著金丹修士,跟裂組織十萬大山的人,決戰東海,最後將他們打敗,據說那一戰,殞落了三名金丹修士。」慕容如音說道。

葉雄嘆了口氣:「所有人都以為裂組織挑起各種爭端,是為了發戰爭財,誰會知道,他們居然是魔界的勢力。」

「是啊,誰會想到,天罰居然是魔界七魔尊之一。」慕容如音也感嘆,問道:「你現在有什麼打算?」

「冰皇讓我來死亡之城,是想讓我在死亡之城打出一片天下。」葉雄回道。

「雖然我不知道冰皇是個什麼樣的人,單單他死守冰宮這一點,我就非常佩服他。可惜這樣的人,竟然殞落了,真是太可惜了。」慕容如音感嘆,然後問:「那你的意思呢,想怎麼樣了?」

「統不統治我不在乎,如果魔界的人過來,我是絕對不會就手旁觀的。」葉雄眼睛閃過一絲冷芒。「在冰宮,臨陣逃掉已經是我一生的恥辱,我不想這樣的事情發生第二遍。」

……

上城,喬府。

喬三在大廳裡面,踱來踱去,坐立不安。

「三爺,小心打探清楚了,那姓葉的銘文師,真正身份叫做江南王,曾經是南域聯盟的逃犯,後來他跑去十萬大山,結果引起十萬大山跟南域的大戰,然後,他又跑去冰宮,結果冰宮被魔界吞沒。這個傢伙就是瘟疫,去到哪裡,都會引發大亂。」管家譚宗明說。

「老譚,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喬三不解地問。

「三爺,你想想,這世界上哪有這麼巧的事情,他每到一個地方,就會引發大戰亂?」

「你的意思是?」

「以小人之見,他必定是魔界的姦細,據說他跟裂組織三大首腦的關係非常好,天罰還在冰宮放過他,你想想,以裂組織的殘酷,會給他這樣的機會?」

喬三想了下,搖了搖頭,道:「江南王在修真一道,名聲不錯,哪怕是南帝,也從來沒有猜測過他是內奸,還有冰皇,將最寶貝的兒子跟女兒託付給他。難道南域跟北域,兩大帝皇都會看錯人不成?」

「三爺,他是不是內奸,不是他說了錯,是咱們說了算,這裡可是死亡之城……讓江南王這樣下去,名聲再累積起來,這死亡之城,到時候別說你,哪怕是陰夫人,都蓋不過他的風頭。只要咱們將風頭放出去,我就不相信,會沒有懷疑。」譚宗明說。

喬三在原地轉著,一時之間,無法下定決心。

「三爺,別猶豫了,你看看這個月,咱們的收入減少多少,現在這死亡之城,還有點死亡之城的樣子嗎,不打架不殺人了,我們還怎麼做生意?」譚宗明說道。

喬三想了一下,咬咬牙:「好,這事情由你安排,做穩妥一點,別像馬斧那個傻X一樣,不怕丟了性命,連名聲都丟了。」

「三爺你放心,小的會辦得妥妥的。」

(本章完) 譚宗明正準備下去,突然一名手下跑了過來,急道:「報告三爺,大事不好了。」

「什麼事情,慌慌張張的,沒大沒小。」喬三爺怒道。

「三爺,五丈原出現魔族大軍,雙方已經撕殺起來。」

「什麼?」喬三爺霍地站了起來。

五丈原是域外勢力的另一個地方,距離死亡之城不是很遠,如果五丈原被魔界大軍攻破,不用多久,魔界大軍就會揮軍南下,朝死亡之城而來。

「魔族大軍來了多少人?」喬三爺急問。

「據說人數不是很多,大約千人左右,但是個個實力強勁,境界最差都在築期後期。」

「金丹修士呢?」

「沒有金丹修士,最強的只有半步金丹期。」

喬三爺鬆了口氣,說道:「千原丈有數萬修士,半步金丹修士不在少數,郭南風,更是被稱為修真界,金丹之下第一人,區區一千魔軍,也想吞掉千丈原,真是笑話。」

「行了,三爺都知道了,別大驚小怪,下去吧。」譚宗明不耐煩地揮著手。

等那屬下下去之後,譚宗明連忙說道:「三爺,真是天助你也,我就看看,這下還有誰再相信江南王。」

……

葉雄下廚房弄了一桌好菜,一行人慶祝起來。

酒桌上,大家都喝了點小酒,差不多就各自回房休息了。

葉雄回房間洗了個澡,馬上發信息給慕容如音,讓她下來。

不知道是害羞還是什麼的,慕容如音不肯下來,直接回了個不字。

葉雄沒辦法,只得自己上樓,輕敲她的房門,但是一連敲了幾下,她都沒開。

他只好回房,又發信息過去:別鬧了,寶貝。

不知道過了多久,慕容如音這才輕輕地下樓,來到他的房間門口。

葉雄開門,一把拉住她進去,開始做起不可描述的事情。

一夜之間,也不知道纏綿了多少次,兩人身心從來沒有過的舒暢。

第二天,慕容如音早早就醒了,離開房間,悄悄回到自己房間,好像怕人知道似的。

葉雄無語了,有必要這樣做嗎,根本就是多餘的。

這屋裡,誰不知道兩人的關係啊!

既然她要這樣做,葉雄也就由她了,女孩子就是臉皮薄。

接下來的日子,銘文店恢復正常運轉,葉雄一直在打聽馬斧的消息,哪知道得到的,卻是一個讓他奇怪的消息。

馬斧自從離開生死擂之後,沒有回家,馬府人的正在四處找他,全都沒有找到。

「葉大哥,你是不是在樹林的時候,把馬斧給幹掉了?」蒙冰問。

「如果真的是我殺了他,用得著收收斂斂的嗎,咱們是在生死大戰。」葉雄回道。

「奇怪,外面的人都傳瘋了,都說馬斧肯定死了,就連他最心疼的小老婆,他都沒有聯繫。」蒙冰兒想不明白。

「也許,真的死了也說不定,誰知道呢!」

葉雄想了一下,問道:「冰兒,我當時去追馬斧的時候,你們是不是全都跟上來看?」

「對啊,咱們不是擔心你出事嗎,所以一直跟著,誰知道小蝶居然拖了後腿,走著走著,就走失了。」蒙冰兒說道。

葉雄眉頭皺了起來。

小蝶這一離開,也太巧合了,如果當時她離開,完全有時間去殺馬斧。

當然,前提是她有那個實力。

葉雄很想找她談談,考慮到她上次的態度,無論自己再怎麼問,她肯定也不會承認的。

如果她跟冰靈真的有什麼關係的話,那兩人之間的關係,算是徹底完了。

不但是她,就是雪莉,也絕對不會原諒她。

雪莉的男人杜蒙,跟自己師傅馬昆,都是死在冰靈手裡的。

殺夫殺師之仇,不共戴天,永遠都不可能原諒。

第二天,葉雄開始研究禁制銘文。

他身上可以升級的神通,已經升級得差不多了。

武器跟陣旗上的銘文,已經刻上,真猿變第三變也修鍊而成,就差這禁制銘文了。

禁制銘文是銘文真正的核心精髓,一名銘文師,如果無法學會禁制銘文,根本不能算一名出色的銘文師,只能算是入門。

將禁制銘文的刻制方法記下之後,葉雄飛身而上,落到半空之中,看著自家房子的禁制。

遠遠看去,房子就像被一個藍色的泡泡罩住,非常好看。

禁制銘文的刻制難度非常大,因為它不是實物,而是一道能量體。

在實物上刻銘文跟在能量體上刻銘文,難度不可同日而語;在實物上刻銘文,只要熟悉銘文,懂得操作就行了,但是在能量體上刻制,需要非常大的技巧跟經驗,沒有長時間的練習,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馬昆留下來的銘文技巧之中提到,要想在能量體上刻銘文,沒有五年以上的經驗,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五年只是入門,想要達到精通,沒有十年八年,根本不可能做到,不然的話,修真界銘文師就不會如此稀缺了。

連這死亡之城的另外兩名銘文師胡不為跟仇向天,都無法刻禁制銘文。

葉雄施展梵聖功,身上發出一道金光,金元氣落到指尖之上,點到禁制上。

嗡的一聲!

禁制就像泡沫一樣移開,他一連嘗試幾下,根本就做不到。

「這禁制銘文,跟玩雜技有什麼不同,這完全就是用時間堆出來的。」

葉雄自詡聰明絕頂,但是此刻,卻是一籌莫展,再嘗試幾下,他自動放棄了。

「他有種感覺,短時間之內,是不可能學會這門銘文神通了。」

從半空落下來,進入房間,雪莉突然從裡面走了出來,崩著臉,眼睛發紅。

「怎麼了?」葉雄皺著眉頭問。

「魔界軍團出現在千丈原,現在正跟千丈原在大戰,咱們是不是過去支援一下?」

「魔界大軍怎麼會出現在五丈原,難道是了為冰王子跟公主?」葉雄震驚地問。

「我也是這麼猜測,魔界雖然佔據冰宮,但是雪嶺城的人並不臣服,他們要麼想抓王子跟公子,扶天子以令諸侯;要麼想殺死王子跟公主,讓雪嶺城的子民徹底失去希望。」雪莉分析完,急道:「五丈原一旦失守,咱們這裡也得完蛋,咱們快點過去支援吧!」

「雪莉,你別衝動,我知道你心裡恨不得殺光魔界所有人,但是現在要冷靜分析。」

雪莉深吸了一口氣,問道:「你現在想怎麼做?」

葉雄正準備說,突然外面傳來一片憤怒的叫喊聲。

「江南王,你出來。」

(本章完) 「江南王,你出來,別再躲著。」

「我們已經知道你的身份了,你快出來。」

「別以為你們能隱瞞得了我們。」

小蝶從外面走進來,急道:「主人,外面來了一大波的人,氣勢洶洶,不知道想要幹什麼。

「還能有什麼,有人不想咱們在死亡之城呆下去唄。」

葉雄走出門口,那裡已經站滿了人,全都目露凶光。

這些人全都比較面生,應該不是中城的人,不是下城就是上城。

「來者何人,所謂何事?」葉雄問。

一名五十多歲的老者從人群之中走出來,大聲說道:「我是下城修士杜大海,江南王,你這個瘟疫,快快滾出死亡之城,這裡不歡迎你。」

「怎麼說話的,找死是吧?」雪莉殺氣騰騰地站出來。

「雪莉……」葉雄伸手擋住她,這才望著那名老者:「你叫杜大海是吧,我跟你無怨無仇,你為什麼要陷害於我?」

「誰陷害你了,我只是實話實說。」杜大海一點都不畏懼,大聲喝道:「你的事迹在場的人誰不知道,你去南域,南域倒霉,摩洛城幾乎被毀了;去十萬大山,十萬大山發生大戰,死傷無數;冰宮更慘,自從你去了之後,冰宮就被魔界侵佔,你就是魔界的卧底,是裂組織的人。」

此言一出,周圍嘩聲一片,全都目光炯炯地望著葉雄。

江南王的名聲,在場很多人都聽說過,據說是修真界一個年輕的後起之秀,誰也沒有想到,葉大師就是江南王。

「江南王是冰皇最信任的人,還將公主跟王子託付給他照顧,你居然說他是裂組織的卧底,你眼睛瞎了不成?」雪莉大怒。

「冰皇又怎麼樣,就不會被騙,江南王根本就是大騙,是修真界的大騙子,冰皇是老糊塗了,才會相信他。」杜大海大聲道。

「敢污辱我父皇,我殺了你。」

一道人影從裡面飛出來,正是冰公主。

「冰公主,你這個糊塗的女人,殺父仇人就在你面前,你居然有眼無珠。」

「我殺了你。」

自從父親死之後,蒙冰兒一直壓著自己心,沒有發泄之處,此刻見有人出言羞辱父皇,想也不想就一劍刺出。

劍影化成一道流光,朝杜大海激.射過去。

噗!

劍身直接將杜大海穿胸而過。

杜大海難以相信地看著自己的胸口,身體軟軟地倒下,嘴裡想說什麼,但是什麼都說不出口,頭一歪,死翹翹。

場上的變化,讓所有人都始料不及。

誰也沒有想到,這杜大海的實力居然這麼弱。

實力弱,居然敢來叫罵,不是找死是什麼。

蒙冰兒蒙了,剛才她盛怒之下,控制不住出手,她原本以為,對方怎麼也能避過,根本就沒有想到,對方居然避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