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童木,這三大神爐都是燒火的,我現在想製作法袍,總不能也丟盡甲爐里去吧。」周生髮現這個很重要的問題,如果想要製作法袍或者是木製法杖,根本指望不上神爐。

「這個你可以找我啊,我本來就是個縫紉傀儡。只是他們從來把我當掃地的,也沒問過我這個問題。」阿童木有些委屈的說道:「其實就是沒人找我縫紉,我才打掃衛生來打發時間。」

「啊……還有這種事情?」周生也吃驚了,他自己也一直以為這個木頭傀儡就是個看大門的。平時做做衛生。

一掃描,周生大樂,真是撞到寶了。

姓名:阿童木

等級:?

親密度:1級

介紹:來歷不明的木頭傀儡。卻是個手藝大師,能製作許多三大神爐無法完成的東西,縫紉、木工都是拿手絕活。

等級竟然是個問號,這可是周生頭一遭遇見,這阿童木還真是深不可測。

親密度1級,周生一把就握住了阿童木的手,「木哥。咋倆是兄弟啊,以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阿童木高興道:「好啊,好啊……」

周生再一查看。親密度還是苦逼的1級,想投機取巧是不可能了,還需要一點一點來。

周生老大不客氣的伐了幾棵鑽天大樹,蟬絲也有五六十公斤。「木哥。這些就全交給你了。你也不要累著,我這裡有幾瓶藥劑你拿著喝吧。」

阿童木擺了擺手道:「不用不用,反正我是個木頭。我都不記得我啥時候動過手了,不知道手藝還在不在,做得不好,你可不許生氣。」

「不生氣不生氣,生氣是狗娃子。」周生伸出手跟阿童木拉鉤上吊,約好一百年都不許變。

阿童木還真是看不出來。竟然把8顆鑽天大樹和幾十公斤的蟬絲輕飄飄的就抱了起來,走到神爐房裡。

阿童木說了。他做東西的時候,不喜歡別人在身邊。

周生等阿童木進去了,跑到門邊上,往裡偷窺,神爐房被封的密密實實,連一點縫隙都沒有,根本看不到。

周生也只好作罷,不讓看就不讓看吧,反正有這麼一個勞力在,不用自己動手了。

金勞爾終於從塔塔家族回來了,而且還帶回來了一份收買合同,靈獸谷正式成為天使聯盟的產業,而且還以極低的價格。

周生給了金勞爾一個價碼,那就是達瓦兒不同意就拉倒,最後達瓦兒也是逼的沒法,以市場價一半賣了,附帶的就是靈獸谷的十幾萬武者和技術工人。

周生是求之不得,立刻給靈獸谷換了新領導,做了新的防線,讓馬歇爾、泰倫、還有二十多名召喚師,做了新的調整和布防。

為了穩定人心,周生給這些人都加了工資,對一些頑固分子,也給與補償離職,並未為難。

天使聯盟的名聲早就遠播,看到新老闆這麼好,一大半都死心塌地的留下來,反正在武者公會裡也是些沒地位的人,給誰干不是干,而且工資福利待遇又這麼好。

還有一些觀望著,反正先工作著,到時候不行了再換。到最後只有兩千多死忠離開。


周生一下子得了十幾萬的兵力,可以說又一次消弱了阿巴尼家族的勢力。

「金大叔,乾的不錯,這次你可立大功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周生高興的說道。


金勞爾道:「哪裡,還不都用的你的計謀。要是沒有你的妙計,達瓦兒怎麼會上當。我們召喚師也算是會做生意的了,但是跟你一比,那就自愧不如了。」

「靈獸谷那邊,可不能大意,一定要把一些潛伏下來的阿巴尼家族死忠分子,儘快的撈出來,免得留下後患。對它們進行重新登記,並且對他們家人進行慰問,讓他們最快的時間融入到我們的新集體。戈德雷斯,這可就要你來安排了。」周生說道。

「天使放心,我們天使聯盟在星雲城已經等級在冊的高級以上的武者和魔法師已經有二十萬了,已經在城外秘密駐紮了,隨時候命。」戈德雷斯說道,他早就做好了安排,現在他們的人數雖然無法跟武者公會抗衡,但是有一萬人已經更換了金融和波佛打造的新武器裝備,質量上絕對靠譜。

最近多佛朗明哥大學在舉辦聯賽,跟其他魔武大學的關係相處的極為融洽。赫魯曉夫耶說道:「天使放心,三十來所學校,高級以上的也有十萬師生,只要天使開口,隨時可以集結。」

周生聽了那是相當的滿意,笑道:「你們都乾的不錯,但是一定要注意隱藏實力,到時候來個猝手不及。」

戈德雷斯和赫魯曉夫耶都一致保證,他們做的都非常小心。菲利亞等人在聚靈氣陣里的修鍊,實力也都又上了一個台階,又都更換了新裝備,完全沒必要在學院里混了,都參與到天使聯盟里的工作里來了。

當然除了金蒂除外,金蒂一向都享有特權,大家都很喜歡她。

金蒂纏著周生道:「周生哥哥,你都好些天沒有陪我了。我不管,現在開始,你去哪我就去哪。」

周生一想也是,自從哈利路亞山回來,一直忙忙碌碌的出謀劃策,還真的很少抽時間出來,配幾個女孩子。

周生歉意的摸著金蒂的腦袋,微微的笑了笑。 當達瓦兒知道自己落入了周生的圈套之後,差點要吐血身亡。她已經和塔塔家族做了精密的調查,還是上了大當,阿巴尼家族唯一賴以生存的靈獸谷就這麼沒了。

達瓦兒是無論如何也咽不下這口氣,武者公會裡現在也是人心浮動,各種傳言不少,離開了不少人。

在這麼下去,阿巴尼家族解體都有可能。現在是除了塔塔家族,達瓦兒找不到任何盟友了。本來許多合作夥伴都被周生給收買了,加上這次失去了靈獸谷,阿巴尼家族更是沒人出手相助。

雖然達瓦兒手裡握著不少錢,可是卻沒法錢生錢,根本沒法進行新的產業。達瓦兒急的都上火了,還要堅持主持家務。

阿巴尼家族和塔塔家族又一次聚集到了一起,對於這次慘痛的代價,兩家都是鬱悶非常。

這次來了一個大聚會,稍微有點地位的人,都參與了會議。

「必須反攻,把靈獸谷搶回來。」達瓦兒拍著桌子道。


「對,我們去把靈獸谷搶回來。」阿巴尼家族的人都叫了起來。

「這個,不太好吧……」塔吉爾作為城主,可是知道這麼做意味著什麼。不管怎麼說,現在靈獸谷已經賣出去了,阿巴尼家族去搶,他這個城主要是縱容的話,後果會很嚴重的。

「塔吉爾家主,你不是一直想把城防部隊我們武者公會的人吃掉么,只要你答應我的條件。城防部隊里,我們撤出幾十名大小隊長后,剩下的就歸屬你們塔塔家族了。」達瓦兒咬牙道。拋出了這個巨大的誘.惑。

「師娘,這個要不得啊。」阿尚等人都動容的站了起來,這樣一來,他們武者公會將會被大大的削弱。

達瓦兒揮了揮了手,她已經心意已決,只要換回靈獸谷,阿巴尼的產業還在。總能想辦法出來的。至於人么,光明大陸上700多億的人口,就是不缺人。

「好……」不等塔吉爾回到。城防總防長塔庫爾是一口答應,武者公會的人城防部隊里佔了將近七成,這一回全部歸屬塔塔家族,那可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大哥。你還在猶豫什麼?」塔庫爾催促道。毫不顧忌阿尚等人的憤怒表情。

塔吉爾故作沉思,半響才道:「好吧,就按照夫人的意思吧,只是咱們可要白紙黑字,寫的清清楚楚。」

塔吉爾這是以防萬一,只要阿巴尼家族簽了字,塔塔家族就可以宣布是阿巴尼家族自願轉讓,城防部隊的武者們也就會失去對武者公會的好感。反正一直吃的都是公門飯。又沒有雙份工資。

「好……」達瓦兒很快就叫人擬好了協議,雙方簽字。正式生效,阿尚等人近百人,徹底退出城防部隊。達瓦兒的小兒子阿北德也可以回家來了。

這一回塔塔家族可是說是大賺,白白的賺了阿巴尼家族十幾萬人。而阿巴尼家族是被徹底的削弱,靈獸谷二十萬,這兩天走了好幾萬,現在武者公會也就只有50萬人了。

「塔吉爾,我們兩家已經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如果不徹底的和天使聯盟開戰,只怕我們遲早都要被吞滅,估計我們可沒有戈德雷傑家族和比拉家族那麼好運氣了。」達瓦兒語重深長的說道,身體感覺無比疲倦,還是要強打精神,準備最後一戰。

達瓦兒繼續道:「一個小時后,我們武者公會將會對靈獸谷發動攻擊,誓死搶回靈獸谷。你們塔塔家族,就派城防部隊橫掃查封天使聯盟的所有產業。就算是他們有魔法倒是又能怎麼樣,周生有神獸鳳凰又能怎麼樣,還能一下子消滅我們這麼多人么?」

「武者公會的,你們怕死么?」達瓦兒掃視當場,厲聲問道。

阿尚等人都站的筆挺,異口同聲道:「我們誓死捍衛武者公會尊嚴。」

「好,只要你們盡忠,阿巴尼家族也不會虧待你們的,只要搶回靈獸谷,論功行賞。阿尚你們這就去準備,把賞罰都說清楚。」

「是,師娘。」阿尚、阿忠、阿夏三人領著幾十位師兄弟立刻出去安排。

「娘,我也要去戰鬥,我已經磨練的可以了。」阿北德嚷嚷道。

「你哪裡也不許去,你已經是阿巴尼家族嫡系的最後一根獨苗了。阿魯,把小少爺看管起來。」大娃兒下令道。

「是,師娘。」阿魯知道這是關鍵時刻,也不客氣,把阿北德拖了出去。沒想到這個小少爺還是這麼的弱,不由得嘆了口氣。

塔吉爾拍了拍手,讚歎道:「夫人,真是巾幗不讓鬚眉,我實在是佩服佩服。夫人都有這樣的勇氣,我們塔塔家族也放手一回,不把天使聯盟趕出星雲城,我就不做這城主了。」

「大哥,你和夫人,繼續商量,我先回城防部隊準備,隨時等候你的命令。夫人再會。」塔庫爾起身失禮,跟一眾家族高官都退去。

塔吉爾和達瓦兒又在具體細節上商量了一番,再才分散,開始行動。

這一回,負責監聽消息的迪安娜、菲利亞、洛伊三個女孩,這三人實力最強。迪安娜本就是三系同修,能打能醫,年紀稍長,又在魔法公會長大,對魔法的領悟力不是其他人所能相比的。

菲利亞擁有魔海之珠,降低一半的傷害,還能增強自己的戰鬥力,絕對是牽制敵人的最佳人選。

洛伊擁有神秘之紗,修鍊石突飛猛進,而且能量無窮。這三個女孩一同聯手,基本上能保證萬無一失,就算被發現,也能呢個全身而退。

周生得到了第一手的消息,他是真沒料到達瓦兒竟然有這樣的魄力,比丈夫阿尼德還要厲害,真是小瞧了。

對於這樣的大陣仗,周生又求之不得,和金勞爾等人都商議起應對之策,反正武者公會和城防部隊別想得到一點好處。

而且這次正好可以作為證據,到時候把塔塔家族搞下台是萬無一失了,作為政府高層,竟然做這種強盜的事情,周生是正希望如此。

以他的高智商對付這些無腦的武者,還不是易如反掌,很快做出了部署,反應比塔塔家族和阿巴尼家族還要快上幾倍。

另外兩家還在家裡準備的時候,周生的部隊已經開始行動了。 武者公會五十萬人搶奪靈獸谷,太兇殘了。周生可是正愁彌勒界里人手不足,這真是上天賜予的禮物啊。

武者工會五十萬武者浩浩蕩蕩的出發了,那氣勢足以氣吞山河,能把靈獸谷給踩平了。

用周生的話來說,達瓦兒就是佘太君挂帥,親自上陣了。周生遠遠看到達瓦兒老太太親自領著大軍殺到。

「哼,周生這個黃口小兒,咱們這次肯定行動如此迅速,肯定要打他們一個猝手不及。阿忠、阿夏,到後面催促部隊快點進發。」達瓦兒是意氣奮發,這一路上倒是遇見了天使聯盟的幾個人,都被嚇得屁滾尿流,就算是回去打報告,也晚了。

達瓦兒心想,周生本事再大,也無法集結一支龐大的隊伍來和武者公會抗衡。

武者公會順順利利的就開進來靈獸谷,靈獸谷前的天使聯盟幾十個守衛,看到這黑壓壓一片,不計其數的敵人,嚇得腿都軟了。

「老夫人……饒命啊……我們以前可也是武者公會的人,我們也是生活所迫啊……」幾十個人把頭磕的跟搗蒜一樣,不停的求饒著。

阿尚道:「師娘,不如這次咱們做個乾淨,把這些全乾掉。」

阿尚的臉上閃過一絲狠意,這些吃軟怕硬的傢伙,明明知道阿巴尼家族被天使聯盟坑了,還在這裡幹活。明顯就是牆頭草,現在又裝可憐,一點氣結也沒有。

「哼。不用管他們了,等搶奪下靈獸谷,我們還是要繼續讓他們幹活呢。留著他們一條小命。」達瓦兒這回一出動,就收到了成效,這次行動已經開了一個好頭。

達瓦兒雖然年紀大了,可是眼睛一直不錯,她看到老遠外的一些武者到處亂竄,往靈獸谷里逃難一般的深處去了。

本來達瓦兒還擔心,在靈獸谷里會受到埋伏。看來完全沒有這個顧慮。

靈獸谷從入口到鹽井的地方,這中間有5公里的距離,是個寬百米的長谷。兩邊山上樹林密布,非常適合伏擊。

達瓦兒為了安全起見,還是派人到樹林里查探了一番,確定沒有任何埋伏。

阿尚對這個師娘的小心。真是佩服。要是自己的話。看到敵人鼠竄,是絕不會派人查探的,就是追上去直接干。

「阿尚,讓部隊全部放出契約獸,全力前進,如遇阻攔,格殺勿論。」達瓦兒下了命令。她雖然不是武者,也沒有契約獸。

達瓦兒早就準備好了。塔塔家族送給她一輛三馬戰車,此刻從阿尚的空間戒指里放出來。在行速上完全不亞於騎魔獸的武者們。而且目標非常明顯,讓武者們知道她在哪裡。

靈獸谷穿過5公里的通道,便到了鹽井的地方,哪裡便豁然開朗,就無防守可言了。

周生已經在最後的關口,等著武者公會的大軍了,那真是浩浩蕩蕩,塵土飛揚。周生心道,幸好老子已經不是從前的自己了,要不然還不把尿給嚇出來。

眨眼間,武者公會已經距離周生兩百米開外了。

周生便一個人傲然站立在關口,身後是一隻巨大無比的神鳥鳳凰。在龐大的武者公會面前,顯得孤零零的,就連神獸也並沒有讓人那麼忌憚了。

如若平日,武者工會這些低級魔獸,見了赤翎朱雀肯定是拜伏在地上,搖尾乞憐。現在卻一個個齜牙咧嘴,都想嘗嘗神獸的味道。

周生暗自好笑,果然是人多力量大,獸多膽氣壯。

「老夫人,別來無恙啊,這靈獸谷已經是我的了。恆團財團已經把所有股權轉讓與我,你們這樣貿然進入我的地盤,交門票了沒有啊?」

達瓦兒冷笑一聲道:「門票?小子,這一回就算你磕頭投降,也別想活命,就等著死吧。」

只有周生一人應戰,達瓦兒真是太開心了,沒想到這個天使聯盟的大領導也在靈獸谷,這次就可以瓮中捉鱉。只要收拾了這小子,天使聯盟也就散了。

這小子竟然是來不及召集人馬,真是有點太可憐了。

「唉吆,沒想到,你一個老太太,竟然這麼霸道。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動了胎氣多不好,你都生了四個蠢貨兒子,難道這一個也要變成智障腦殘么?」周生搖晃著小腦袋說道。

「師娘你……」阿尚一愣,沒想到自己這一把年紀的師娘就然懷孕了。

啪的,阿尚就挨了一巴掌。

「你個蠢貨,這小子的話,你也信。給我帶人殺了他。」達瓦兒氣的咬牙切齒,下達了總攻的命令。

頓時天地變色,獸吼連連,整個靈獸谷里殺氣騰騰,塵土飛揚,不可變日。

「我.操,好猛。」周生還是第一次見這麼大場面,頓時熱血沸騰,滿腔的熱情都被點燃。

「火鳥,給我狠狠的燒。」周生興奮道。周生在關口直接放出十幾米寬,四五米的無盡天火火牆。

最前面的武者已經剎車不住,撞進無盡天火上,那就是一個死,連一點渣渣燒的都不剩。

赤翎朱雀飛入武者公會的亂陣中,技能亂丟,雖然比不上純正的無盡天火,變異后的離火也無比強大,武者公會如同身處無盡的煉獄之中,被燒的皮開肉綻。

阿尚、阿忠、阿夏三兄弟死死護住達瓦兒。阿尚道:「師娘,這火太厲害了,我們根本無法突破到靈獸谷里,那火根本不是凡火,撲不滅。神鳥又在空中大殺四方,我們死傷太多了,還是撤吧。」

達瓦兒眼見大勢已去,士氣全無,也只好嘆了一口氣,沒想到被一人一鳥就給阻擊,把己方打的丟盔棄甲。

難怪這小子是有恃無恐,達瓦兒無力回天,只能下令撤退。武者公會是慘叫聲一片,被燒傷著無數,整個都變成了救火演習,哪有戰鬥的暇余。

還不容易,退了一般,後面的人潮又翻湧過來,有人高聲叫道:「快逃啊,是火龍,是火龍……」

達瓦兒、阿尚等人抬頭一看,果然天空中一直紅色巨龍,火焰狂吐,把武者公會的後路也給切斷了。

現在整個戰場上,前後路完全被封死,都是強大的火焰,根本無法突破。武者公會反而變成了瓮中之鱉,任人宰割了。

「周生哥哥,你的神獸太厲害了。」金蒂跟周生坐在小青的腦袋上,觀看者局勢,兩隻神獸就把武者公會給殺得片甲不留。

「呵呵,我這是龍鳳吉祥大針,這麼大排場,就算武者公會賺到了吧。」周生笑道。 「周生哥哥,你說他們還準備往哪裡逃呢?」金蒂歪著小腦袋問道。

「逃?他們現在是無處可逃。」周生笑道。

武者公會進退兩難,只能往兩邊的森林撤退了,這前腳剛進去,赤翎朱雀和斯摩格就噴火把樹林給點著了。

達瓦兒老淚縱橫,哭道:「這是天要亡我武者公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