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了。」黑衣男子嘴角流露出一絲狡猾的微笑。

眾人聽此紛紛向前一個人輸送元氣,一個接著一個。最後都傳入黑衣男子的體內。黑衣男子將眾人集成的元氣向滅天雷注入。只見黑衣男子手上懸浮的白色圓珠光芒大放。逐漸變的透明了一般。白色圓珠周圍流落出一絲絲雷電之力。

「噼噼啪啪」的作響。黑衣男子的笑容隨著白色圓珠的光芒越來越盛。

黑衣男子身後的眾人逐漸感到吃力。每個人都像是被前一個人強行吸收元力一樣。而且自己無法終止這種狀況。

黑衣男子雙手十指相對。手上懸浮著一團亮白色的「白光」。只見黑衣男子不斷對滅天雷加以控制。一團的白光逐漸變成了絲狀。這才是滅天雷最根本的力量—天雷之力。那一絲絲的雷電之力向眾人前方不遠處的山峰遊走而去。

「刺啦」一聲。山峰的寒氣被強大的外力觸發。周圍的寒氣被那一絲精純的天雷消失的無影無蹤。遠處各大勢力的人看見此狀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他們都能感覺都那一絲天雷之力蘊含的破壞力居然只是將寒氣少許泯滅而已。同時也是更驚奇天外天的鎮派之寶的強大。

又是一絲天雷之力。不過這一絲要比上次粗大不少。在這絲天雷之力剛要接觸山體,山體就散發出一道淡藍色的冰牆將整座山峰圍了一圈。

這時在場的所有人都才知曉這寒氣所包裹的範圍。像是一個圓桶一般將錐形的山峰圍了起來。

「哦,原來如此。怪不得他們不藉助飛行類的法寶呢。這寒氣夠強夠多。哈哈。」樂天盤坐在雪松樹冠頂上悠閑地說道。

「不是陰魂。大餐沒了。」劍魂垂頭喪氣的說道。


「怎麼?」

「寒氣影響了我的感知。陰魂的陰寒之氣可以影響魂。可是寒氣強烈到一定程度也可以凍結魂。我沒想到這裡的寒氣會這麼強。你要小心了」劍魂說道。

樂天拿著龍吟劍,想著劍魂。越來越發現劍魂有點不靠譜。

一會一樣,不知道信還是不信。

……..

「還差一點了。」黑衣男子說道。

身後的眾人現在是退不能退,只能硬著頭皮上了。好在只是吸取元氣而已。大不了回去多吃點好的。大多數人其實都在這麼想。只是他們忘記了最前方的那個主導者—黑手毒心雷聖。

那一絲絲的天雷之力與寒氣相對持。天雷之力逐漸被消耗卻沒見寒氣的變少。依然是無窮無盡

雷聖心中也是焦急。他沒有想到這寒氣會這麼強。匯聚四十天啟境中期的武者元氣來催發滅天雷都沒特別顯著的效果。若是平常就自己催發滅天雷也能將這片大小的山峰轟平一半。沒想到今天卻。。。

雷聖焦急,被他強行吸取元力的眾人也在焦急。各大勢力的人也在焦急。可是滅天雷一旦催發就必須釋放全部的天雷之力。否則會引起反噬。

雷聖子狠了狠心。將剩餘的天雷之力聚為一點一股腦的催發出來。雷聖臉色蒼白,控制威力強橫爆裂的天雷可不是如此簡單的事。如果自己在多煉化一絲神雷感悟恐怕就不會如此艱辛了。

雷聖將剩餘的天雷聚成錐形向陰寒之氣化成的冰牆破去。天雷爆破的聲音不絕入耳。

寒氣冰牆在錐形的天雷攻擊下逐漸出現了一絲不易察覺的裂紋。雷聖大喜,加大了攻擊力度。冰牆在這強大的衝擊下微微破裂,出現了一個半人大的口子。雷聖微笑一把抓住毫無光芒的白色圓珠。然後縱身一躍鑽進了光強的裂洞中。

隨後一陣寒氣流轉,冰牆破開的裂痕瞬間被修復。隨後藍光消失。一切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雷聖看著在自己飛出那一刻向後倒下的眾人不禁笑的更開心了。遠處觀望的勢力都急忙上前將自己一方的人扶起來詢問。

隨後眾人又變得渭徑分明,但目光同樣都望向那站在山體斜坡上的黑衣男子。雷聖向眾微微一笑。將白色圓珠塞回懷中然後向山頂爬去。

「怎麼會這樣。」眾人七嘴八舌的議論著。

誰也沒想到這寒氣凝結成的冰牆會如此霸道。還有自主修復的能力。看來只要不將寒氣源頭找到,這冰牆就會不停的修復。

眾人一陣咬牙切齒。隨後都將目光集中在與雷聖一同前來的黑衣人身上。但也都沒說什麼。

畢竟這是大家都意料之外的。本想雷聖一方出動寶物。其他人出動人員。彼此「合作」破開冰牆,然後一同上山尋寶。不料….

大家心知肚明,現在各方勢力都懊悔不已。要是自己當初拿出破陣寶物,現在進去的就是自己人了吧。怎麼會便宜雷聖那小子。

雷聖腳步輕盈的向山上走去。雷聖自己也沒有想到會這樣。本想自己留取最後一絲天雷之力將反噬嫁給他人。眾人想要承受這一絲天雷之力也必當耗盡己身。這樣間接的削弱了其他人的實力。若是大家因利而戰的話自己會多幾分勝算。從而保全自己。沒想到意外發生自己的這一切都多慮了。

「真是吉人自有天相。」雷聖自誇道。

………….

「有人上來了,而且在冰牆破開的那一瞬間有股強大的神識閃過。」劍魂傳音道。

樂天睜開小憩的雙眼。

「看來不是個善茬啊。」樂天自語到。其實不用樂天自己說。只要能到這裡來的哪個沒有些手段呢。

雷聖不急不慢的向山頂走去。臉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前幾日,山下的這些人已經分散聚集在青峰山脈的不同區域。但眾人此次的目標—人形靈參,像是感知到了危險一樣沒有在出現過。

眾人也是紛紛無奈,後來有幾方實力秘密合作商量對策,尋求聯盟,不過都沒什麼進展。

直到前一日有人不惜血本布下了聚靈陣,在聚靈陣中放下數株靈草靈藥。更在聚靈陣外布下陣法抓取靈參。因為眾人都知曉,靈參的成長會吸取海量靈氣靈物。

但現在這株靈參已經成形,少量的靈草對靈參根本毫無誘惑可言。所以布下的聚靈陣真是看著讓人眼饞,用著讓人心疼啊。

沒想到真有效果。人形靈參的速度相當快,陣法完成後不就就有人發現陣法內的靈氣和靈草全部枯竭。布陣之人相當惱怒,到了陣法內查詢數次都沒有找到靈參的蹤跡。


就在他垂頭喪氣時,意外出現了。布陣之人無力的坐在一棵樹下,突然眼前一亮。

「我好像看到個參字。」布陣之人向前方沖了上去。

布陣之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個白白胖胖巴掌大的小娃娃,渾身潔白無瑕圍繞著濃厚的靈氣。穿著一個紅色的小肚兜。肚兜上面寫著一個「參」字。

「謝謝了。真好吃。」靈參說完后就鑽到地里沒影了。

布陣之人當時驚呆了。愣了一下發了個信號聚集自己人然後就追了上去。

人形靈參乃是在此地生長萬年的靈物,要是沒有點手段早就被人抓去煉了。

此人也屬於財大氣粗那一範疇的,各種法寶手段層出不窮。布陣之人更是聰明且強勢,透過地表將一縷印記打在了靈參上。

布陣之人憑藉這縷印記和法寶勉強沒有被靈參甩掉。不過印記散發出來的氣息越來越弱,直至消失。布陣之人追到這座山峰后觸發了寒氣就再也沒出現過。不過卻將眾人引導此處。不知道這布陣之人是手段將盡還是另有心思就無從得知了。

正是這樣才有了後來各股勢力齊聚一方的事。

好在各方勢力封鎖了這座山峰。將這護山寒氣說成是寶物散發的氣息,想要藉此來掩蓋消息。

因為寶物對一些宗門來說已經沒有多大用途了。只要不是上古流傳下來的無缺至寶他們是不會動心的。可這萬年靈參就不同了。

這可是青峰山脈的靈根啊。青峰山脈數不清的天材地寶鬼才知道被它消滅多少呢。這活死人的寶葯足以讓青龍,神凰兩大帝國和隱世的宗門出人搶奪。要是這些人來了,那在此的四大家族和各大門派就連喝湯的份都沒有了。


可是這消息真的掩蓋得住么?

……

雷聖自語道:那個布陣之人會是誰呢?楚笑天?不可能。那幾個人,也沒看見他們家族的人啊。不會是。。。」

雷聖越想臉色越凝重。那個布陣之人觸發寒氣后便匆忙離去,尾隨布陣之人其後的眾人中就有雷聖一方。雷聖只看到一青色消瘦的身影快速向眾人前來相反的方向離去。其他人的心思都在這靈參之上。誰也沒有心思管他是誰。就都沒有在意。

雷聖這才反應過來。也就只有他會如此的不在意這些靈草靈藥拿來布陣吧。也就只有會這麼心高氣傲的會單獨出手吧。也就只有他有那實力追靈參而不被甩吧。

同輩一代的翹楚,無與爭鋒的第一人——墨羽寒。

一個充滿詩意的名字,一張帥氣的臉龐。卻是同輩中人拼了命都無法逾越的高山。

此人心比天高。一向不喜歡藉助外力修鍊。多年前他就有了雷聖現在的實力,天啟境中期。不知道現在他到達巔峰了沒有。還是已經走出那一步了。


雷聖甩了甩腦袋,一空擔憂的神色。

目前為止是找到靈參要緊。剩下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雷聖飛速的穿過稀疏的叢林。遙遠觀望,只見前方遠處一道白衣似雪的身影在一顆巨樹上盤坐。

雷聖心中疑惑,加快了腳步沖了上去。

「到了。」樂天睜開雙眼看著樹下的雷聖。

雷聖亦在此處觀察樂天「境界不高,但又不得不防啊。」

「小兄弟,可是為靈參而來。不如下來我們暢談一番可好」雷聖拱手道來。其中意思非常明顯,想要與樂天聯手收取靈參。

樂天心中想到:「呵,暢談。想要聯手也是把我當做擋箭牌吧。」樂天藉助劍魂的力量對剛才山下發生的一切可是一清二楚。

雷聖說完話緊接著向前走去。走了兩步就感到不對,不過也無顏於色。仍然笑著向樂天的方向走去。漸漸雷聖感到有點力不從心了。身上的壓力壓的骨骼吱吱作響。樂天怎會聽不到。


「在身體上比你弱了好多。」劍魂傳音道。

樂天笑而不語。 「兄弟這是什麼意思。想要獨吞么。」雷聖看這樂天身下的雪松樹想到了一些。

參,本就屬性偏寒。而且在成長初期不易存活,因為成長初期吸收靈氣的能力比不過周圍一些靈草靈藥。極有可能會被其他靈草吸收導致靈氣枯竭死去。

這就需要一個載體在其成長初期為其保駕護航,等到靈參成長到一定地步后,再由靈參反補載體。這也就造就一個雙贏的局面。

雷聖看著眼前這棵出奇大的雪松樹第一感覺就聯想到:這顆雪松樹是靈參的載體。也就只有萬年靈參那浩瀚的靈氣才能在山上滋養出這麼巨大的雪松來吧。

雷聖對於自己的猜想深信不疑。看著自己眼前這個人畜無害的「小孩」。心中有事一陣盤思。

「看來他沒有與我合作的心思。那也就怪不得我了。」雷聖雙手化拳,暗自蓄力。隨即雙拳就被一股淡藍色的雷光覆蓋。

樂天在其出手前就察覺到雷聖不懷好意。樂天依然盤坐在雪松樹上,面色和善稍顯笑容。

「嘭」一陣輕聲過後。比樂天更直接更乾脆的…..飛了出去。

「啊啊啊。」雷聖大叫。倒掛在遠處一顆樹上。

雷聲心中大驚:「好厲害的陣法,」又無奈的摸了摸懷中的白色圓珠。

「天雷消耗殆盡,只能靠我自己了。」雷聖站起身來一臉怒火的看著樂天。

「別這麼大火氣,我和你一樣也是無可奈何。」樂天笑著說道,說完撩起了遮住雙腿的長袍。

雷聖這才看明白。樂天看似是雙腿盤坐在雪松樹冠上。實際卻與樹冠有一指之寬的間隔。整個人就是懸浮在樹冠上的。

雷聖轉身笑道:「不知小兄弟是如何來到這的,到這多久了。」

樂天回道:「在你之前來到這的。時間也不久。」

雷聖聽了也沒多問。因為他知道就算是問多了樂天也是不會說的。

雷聖心中想到:「倆大帝國和隱世宗門的人不知道來了沒有。他們可是不見兔子不撒鷹。只要靈參沒有現身他們是不會出現的。」

就在雷聖滿腦思緒的時候,整座山一下巨震。轟隆隆的碎石向山底滑落。

樂天雷聖同是心頭一驚看著四周顯現的藍色冰牆。

「好強。」雷聖驚奇道。剛才雷聖耗費數十人聯合之力催動滅天雷數次攻擊才觸發冰牆。來著也定是手持密寶,可依舊是實力非凡,讓人著實震驚啊。

「看來是倆大帝國的人出手了。」雷聖自語道。

樹上的樂天也是翻身跳下,樂天遲遲不願意下來也是有原因的。

雪松樹的陣法內應該是有聚集靈氣的東西,而樹冠就是靈氣流動的入口。就像當初樂天在雪山洞口堵住的那顆巨樹一樣,因此受到了福澤。可這裡的靈氣要比雪山的靈氣密集的多。樂天正好藉此療傷,恢復體力。直到體內傷患好的差不多了才從樹上下來。樂天雖說傷的不重,可也不輕,可見這裡的靈氣多麼濃郁了。

樂天正對著雷聖,背後的青龍漸漸淡去。

「兩大帝國都想著相互蠶食吞併,統一大陸,這樣的機會他們是不會放棄的。」樂天對雷聖說道。

「不光是他們,隱世宗門的人是也是一樣。又是一場惡戰啊。我們都沒戲了。」雷聖稍有點喪氣的說道。

一株萬年靈參足以為一個神魔大陸上的巔峰高手續命百年,這就等同於在這百年內家族無憂。繁榮昌盛發展新興勢力。隨著消息的逐漸蔓延,不知道還有怎樣的風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