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師兄威武,林師兄威武。」

「錢老弟和林老弟為了馴獸峰嘔心瀝血我們都看著眼裡的,誰敢不服,我先把他打趴下。」嬰兒肥從人群裡面走出怒吼,看著地上跪伏著的刀疤,暗暗道了聲好險,好在自己沒有聽信趙齊的謠言,實在是葉落考核時候的威勢太重了。

「那大家都上來領取靈石吧!」葉落從自己的空間戒指裡面拿出一大堆的靈石出來。

這個獎勵標準也有葉落自己的考慮,畢竟馴獸峰不是適合所有人的,自己只能在這邊彌補一下大家。

眾人歡呼,一個一個自覺的走到葉落的身邊領取靈石。(未完待續。。) 與其說安軒和陳龍喝得醉醺醺的離開,還不如是負氣離去。謝染今天幾乎做了我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我一直想暴扁陳龍一頓。但礙於他是舊城拆遷項目中的一份子,不便與他翻臉。


但謝染今天的這着棋卻下的太險,現在合同已經簽訂,謝染想反悔也只能算違約了。

“謝染,你也太沖動了。你明明知道渣土運輸不是我一人能夠說了算,你現在已如此低的條件攬下了工程,你就不怕虧死嗎?”我說的是真心話、做買賣靠誠信賺錢,昧着良心賺錢不是光彩的事情。

“周然,爲了你衆誠集團。我虧了怕什麼?我寄人籬下這麼多年了,今天終於能夠揚眉吐氣了。你知道我心裏有多高興嗎?三年前,我懷揣目的,跟你走到了一起。可是你並沒有幫到我,你這個人什麼都好,就是太軟弱。一定成不了什麼大事,可是我卻偏偏被你這樣的人給迷住了。”

“當我從他人口裏得知我爸爸的死跟你爸爸有關的時候,我真想將你殺死。可是,後來我慢慢的知道了真相,我爸爸是死罪張黑虎的手裏。我想找他報仇,卻沒有資本跟他鬥。你倒是鬥敗了他,但是心慈手軟饒了他。無奈之下,我找安軒,找孫少。我哪裏知道,他們表面不和,卻經常暗中勾結。”

“周然,我終於借他人之手將張黑虎給解決了。我早就立下誓言,我一定要將我爸爸的產業發揚光大,在蓉城重展謝氏風采。”

謝染說的話有些兒多,甚至有些口齒不清。

“謝染,你喝多了,我去喊你的兄弟把你扶回去!”我站了起。

“周然,你聽我把話說完。你知道我最恨的人是誰嗎?”謝染看着我,大聲問道。

“安軒,孫少,或者張黑虎?”我試探着問。

“他們都不是,我最恨的人是你大爹。我把我最美的兩年光陰給了你。甚至每日裏爲你母親端屎端尿。而你給了我什麼?你大爹在從中百般刁難,最終才導致你我分道揚鑣。你大爹死的那一天,我突然放聲大哭。我不是難過他死了,而是因爲他死得太早了。周啓明,葬送了我一生的幸福。”謝染大聲罵着。

“謝染,你不要胡說,我大爹是最公正的人,他對誰都沒有私心。”我大聲說道。

“是嗎?那他爲什麼臨死了,還要將你和周璐捆在一起呢?你愛周璐嗎?充其量也只是兄妹之情,還不及你對顧琳的二分之一。”謝染的話戳到了我的痛處,我是在大爹臨死前答應了大爹。以至於現在跟艾麗在一起,也是無比的尷尬。

門咣噹一聲被誰踢開,我看見了氣得渾身發抖的周璐。什麼時候周璐來到了蓉城,我卻不知道。不過周璐一向神龍見首不見尾,她的行蹤又有幾個人能夠搞定。

“謝染,你再胡說,小心我撕爛了你的嘴!”周璐並不知道謝染有武功,即便真知道,周璐又真心看得起幾個人。

“周璐,你來得正好。周然有幾句話一直不敢跟你說。他壓根就不喜歡你,你想嫁給她,就是白日做夢。”謝染的話徹底激怒了周璐。周璐衝了過去,便伸手抽謝染的耳光。沒想到,謝染將她的手抓住了。

周璐的臉漲得通紅,她沒有想到,謝染居然有如此大的力氣。

“好了,你們別吵了。我早說過了,這輩子我不會娶女人的。周璐,我早想好了,等我將衆誠集團徹底發揚光大之後,大爹給我的一切,我會都還給你!”我大聲吼道。周璐從謝染的手中將手抽了出來。

謝染看了我和周璐幾眼,笑着說道。

“你們兄妹倆好好聊聊,恕我不奉陪了。趙剛……”隨着謝染的一聲喊聲,從外面走進一個男人。

“把我扶回去,明天還有許多事情要做。”

謝染走了,偌大的包間便剩下我和周璐二人。周璐看着我,眼裏含着淚水。

“周然,謝染說的是真的嗎?你是不是不愛我了?”周璐輕聲的問我。

“周璐,我既然已經答應大爹了。肯定會照顧你一輩子的。請你相信我好嗎?”我很是無奈,不知道如何跟周璐解釋。

“周然,我不想讓你難做人。那天你跟艾麗說的話,我全部都聽見了。艾麗說她以後當尼姑,你便說你也削了發做和尚去!你一句話說得倒是輕巧,你忘了你姓什麼了?我爸和你爸只有你這麼一個男丁。你難道想讓周家從此絕後嗎?即使是我同意,二媽也不會同意。”周璐在這個時候,搬出了我媽?他知道大爹和我爸都死了,死人的話有幾個人會聽。

“周璐,你誤會我的意思了。也千萬不要聽謝染胡說,我會按照大爹的遺願辦事的。”我苦苦勸慰着周璐。

我擡眼處,卻再一次看到了一雙憂傷的眼睛。不是別人,是艾麗。此刻我無論說什麼話,勢必會傷到他們其中的一個人。

艾麗愛我至深,每天爲衆誠集團的拆遷項目忙碌着。周璐大病初癒,更是受不得任何刺激。

我只感覺心堵如鐵,頭上的傷口慢慢的滲出了血跡。我捂住了心口,慢慢的的蹲了下去,一口血卻從口中吐了出來。周璐和艾麗同時撲了過來,我卻已經失去了知覺。

醒來的時候,我已經躺在了醫院裏。艾麗坐在我的牀前,周璐卻不知道去了哪裏。

“別看了,周璐回去了。你也真是的,頭上明明有傷,卻偏偏充作好人,你若在來晚一點,有可能就會感染破傷風了。”艾麗嘆氣着說道。

“我心裏着急。你和周璐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誰也不想傷害,那一刻,我甚至想到了死。”我輕聲的說道。

“魚和熊掌不可兼得,你也不要患得患失了。無論你做什麼選擇,大家都不會怪你的。愛你,是他人的自由。但是你是否要愛,就是你自己的權利了。”艾麗說得很明白,任何人也不會勉強我。我突然覺得謝染纔是最灑脫的人,她向來是想愛就愛,想放手就放手。

只是,我仍然爲她和我簽下合同擔憂着,我跟艾麗說出了我的顧慮。誰知艾麗苦笑了一下。

“周然,我們大家都小看謝染了,她這一次運輸下來,可以賺一個盆滿鉢滿……” 武士有二塊靈石,武師五塊,馴獸峰裡面有武士三十九人,武師也有六人,包括自己和林不凡錢百萬,這次發放的靈石不是一個小數目。

如果不是葉落從天鬼幫裡面發了一筆橫財的話葉落也不敢如此大方。

雖然沒有詳細的點天鬼給了自己多少靈石,不是葉落估摸了一下,一千塊靈石是不會少的。

而且其中還有百塊的中級靈石,六塊的高級靈石,這些都是天鬼幫一直以來的收穫,不過現在都是葉落的了。

這也是葉落能夠當一回暴發戶的原因。

一個個弟子走到葉落的身邊,自覺的從葉落旁邊的桌子上,拿走自己該拿的那份靈石。

不過就在一個弟子走到葉落身邊,打算拿起靈石的時候,葉落開口了。

「你不用拿了,走吧!我馴獸峰不需要你。」葉落對著那個身子微微顫抖的弟子開口。

而在葉落開口的瞬間,在台下有幾個人壓抑不住心中的顫抖,再次跪伏在了地上。

「葉首席我錯了,我不該拿那趙齊的靈石,聽他的唆使鼓動眾人反抗你,你留下我吧!」一聽到葉落的話,那弟子馬上如同吐豆子一般,把事情的經過都告訴了葉落。

原來趙齊被錢百萬救了以後,很快就把偽裝的傷口給去除掉了,走在馴獸峰裡面剛好就碰到了那五個被收買的弟子。

趙齊裝作馴獸峰的弟子,義憤填膺的把馴獸峰沒有能力支付靈石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後面還給了那五個弟子每人一個個靈石,說是他已經秘密的拜入了其他峰脈。只要等一下葉落把馴獸峰解散以後,大家都各自拉弟子入趙齊所說的那麼峰脈。到時候每拉一個弟子到那個峰脈,就有一塊靈石的分成。

那五人被趙齊說的心動不已,一塊靈石就需要一個月的時間積累,而自己只要把人拉到那個峰脈就有靈石獎勵,那是多好的事情。

不過對於趙齊所說等一下馴獸峰會解散的事情,大家還是不信,只是答應等會趙齊說什麼,大家就鼓動眾人呼應他。

葉落想想開始對趙齊的想法有點明白了,看來趙齊就是想要靠他的毒針先威脅自己解散馴獸峰。然後在把馴獸峰的弟子給拉走。

畢竟弟子才是各大峰脈最重要的資源,馴獸峰霸佔最多的弟子資源已經讓人眼紅了。

「趙齊讓你們加入的峰脈是哪個?」葉落開口詢問那弟子。

「是煉器峰脈。」那弟子顫顫巍巍的開口。

葉落瞭然的點點頭,果然如此。

看來那馴獸峰的劉爺和陸臨還是不死心了,不知道這次是誰主持就是了,竟然連靈石獵人都被請來對付自己。

「那你就去拜入煉器峰脈吧!還有你們幾個也是,我馴獸峰容不下你們。」葉落指著台下的幾人,其中一個躲在人群中,想要避開葉落的視線,不過還是被葉落給指了出來。

不過葉落找人根本靠的不是眼睛。而是他的命魂感知。

他的命魂感知能夠清晰的知道剛剛到底是哪幾個人,呼應趙齊的。

錢百萬臉上很糾結本來想勸勸葉落的,畢竟那是五個弟子,不過看了看葉落臉上的絕然。知道根本沒有商量的餘地,錢百萬還是痛心的死心了。

那五個背叛的弟子,嘆息的走出馴獸峰。為了一塊靈石,放棄了大好的前途。他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腦子進水了。

很快一個身影一個身影的走到葉落的身邊,拿走靈石。

「葉首席。」一聲輕輕的聲音傳到葉落的耳邊。

葉落抬起頭看著眼前的女子。那個女子欲言又止,臉色被逼的通紅。

那是他一開始找的馴獸峰主廚食香,眾人也是從食香的廚房裡面走出來的。

不過葉落知道那只是巧合而已,事情和食香應該無關,她不會是主持者,最多是一個被蠱惑的參與者。

「這十塊靈石你拿去,天色很晚了,大家也餓了,給大家煮點好吃的吧!」葉落輕輕的開口。

不過聽著食香的耳朵裡面如同天籟之音,食香的眼角有點水霧,認真的看著葉落:「我這就為大家煮大餐,一定讓大家吃飽來。」

食香抬腳就走,很快就走進了她的專用廚房。

葉落手裡面還拿著那十塊靈石,想了想,嘆了口氣,放回到了靈石堆裡面,這些靈石還是等到有空了自己親自交給食香吧!

食香做的貢獻不會比錢百萬和林不凡少,葉落也感覺有點離不開食香了,畢竟是一個大廚,走了葉落都不知道到哪裡去找如此的合適的了。

弟子都拿了靈石以後,興高采烈的回到台下,崇拜的眼神看著葉落。

而地下還有一個身影跪伏了許久。

葉落本來想當做沒看到的,畢竟此事刀疤是始作俑者,如果自己如此簡單就饒過了他,恐怕以後還會有風波。

刀疤低著頭,都不敢看葉落的眼睛。

眾人看著刀疤,心裏面也有點緊張,不知道葉落會如此處置刀疤。

難道又要把刀疤趕出馴獸峰,刀疤可不是一般弟子,是六個武師之一,少了一個對於馴獸峰都是莫大的損失。

「刀疤你怎麼不上來拿靈石。。。」葉落嘲諷的看著刀疤,語氣有點尖酸刻薄。

「刀疤不需要靈石。」刀疤低著頭不敢看著葉落的眼神。

「呵呵!」葉落嘲諷的笑笑「還有你刀疤不敢的,煽動眾人反抗我,如果在世俗國度,不僅僅是你要被滅殺,連大家都要被你連累滅殺,做事情前先要想清楚後果,你不信任我,我不怪你,只怪我自己實力不夠,不過你煽動眾人就是你最大的錯誤,我是不會原諒你的。」

「今天我把你貶為僕從,為馴獸峰的弟子服務,不知道你服不服,如果不服隨時可以離去,我葉落不勉強。」葉落一甩手,下了決定。

馴獸峰是唯一一個沒有僕從的峰脈,葉落知道自己如果去要還是能夠要到幾個的,可是葉落不想去要,他要的是自立自強的馴獸峰。


要什麼都自己去爭取,沒有僕從那麼自己去收,沒有資源,那麼就去奪,沒有功法那麼就去換,這樣的馴獸峰會讓眾人都感覺到心驚的。

「刀疤無異議。」刀疤不知道為何在心頭送了一口氣,連葉落把自己貶為僕從他都沒有感覺到委屈。

「好,我也不為難你,三年為期限,三年僕從,如果你作出了對馴獸峰有貢獻的事情,我也會適時減輕的。」葉落開口。


刀疤臉上一喜,能夠有個期限也是一個好事。

「謝謝葉首席,我一定好好的當一個僕從。」刀疤終於能夠抬起頭,就算是當一個僕從。

「葉首席,飯菜都煮好了,叫大家來吃吧!」食香的聲音從廚房裡面傳了出來。

「好吧!大家都累了,先吃飯,然後在好好的休息一下吧!」葉落疲憊的走下高台,走向廚房。

在廚房裡面眾人沉默不語,低著頭,吃著飯,這個事情還是如同一個陰霾在眾人的心裏面沉寂下來。

葉落輕輕的喝著碗裡面的湯,就算葉落身為首席弟子,吃的喝的倒是和眾人沒有什麼分別,都是一樣的。

而常一刀吃了第一口就眼前一亮,馬上瘋狂的「咔擦。咔擦」的吃了起來,嘴裡面還含糊不清的說著:「好吃,真是太好吃了,我從來沒有吃過如此好吃的。」

很快葉落就吃完了,不過葉落沒有回到房間休息。

站在馴獸峰的半山腰上,葉落吹著寒風,不知道在等什麼人!

而在葉落的身後只有一道提拔的身軀護著葉落的身後。(未完待續。。) 我被艾麗的話說愣住了,頭依舊劇烈的疼痛着。

“艾麗,你怎麼越說我越糊塗。謝染憑什麼可以賺錢?”我忍痛問道。

“周然,舊城拆遷之後,是不是要重新建造一座新城。你可考慮過需要多少建築材料,尤其是進來不把開採土地燒製紅磚。所以目前的建築用磚大爹都是礦渣經過冷壓技術生產出來的。謝染所運輸的這些渣土,正是這些冷壓磚塊的生產材料。這一來,她可以免去處理渣土的這一環節,二來能夠變廢爲寶。你說謝染還能虧錢嗎?”艾麗輕輕的說道。

我的頭疼似乎在這一刻輕了許多,謝染居然想在了我們大家的前面,搶佔了先機。但是謝染怎麼突然變得如此聰明,我卻着實想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