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冠蛇王?」

「你,你哪弄來的?」

震驚。

連舌頭都打結了。

銀冠蛇王還是很好辨認的,只看頭頂銀色肉冠就能認出來。

可她完全想不出為何林昊手上會有一條銀冠蛇王的屍體。

而且看樣子這還不是一般的銀冠蛇王,這銀冠蛇王已經在朝著金冠蛇王轉化了。

這樣的存在,捫心自問,她萬萬不是對手。

林昊也沒細說,只道:「在萬蛇嶺遇上,順手就殺了。」

好一個順手就殺了……

赤練狂翻白眼,魚丟一邊,過來就捉住他的耳朵,笑罵道:「小壞蛋,你當師姐是傻子么?

就你這點修為,還去萬蛇嶺,還順手就殺了銀冠蛇王,你當師姐三歲小女孩呢?」

林昊一手拍掉她的爪子,道:「別亂抓,不然我摸你。」

赤練趕忙放手跑遠,等意識到是嚇唬她,頓時又忍不住氣道:「就知道嚇唬我。」

心下也暗怪自己不爭氣。

摸就摸嘛,也就摸摸小腰,有什麼大不了?

偏偏自己特沒出息,被他一摸就情難自禁,宛然就不像金丹修士,濕得一塌糊塗,丟死人了!

林昊也懶得理她。

看他認真處理屍體,很快還是好奇心佔了上風,來到旁邊蹲下,赤練讚歎道:「好完美的屍體呢!

林昊,老實說,你是不是在路上撿到的?」

「路上撿到的?」林昊愕然。

這也能撿到嗎,要不你去撿一條來看?

看他一臉震驚,赤練便以為自己猜對了,沮喪道:「太過分了,憑什麼你靈根品級高,運氣還那麼好?

買只燒雞能換來一盒悟道茶,走路能撿到銀冠蛇王屍體,為什麼這種好事師姐我從來就遇不上呢?」

這……

好吧,的確是個很有深度的問題,想了好久,林昊愣是不知該怎麼回答。

赤練很快又高興起來,笑嘻嘻道:「不過沒關係,師弟你的就是師姐我的,沒區別。」

林昊嘴角一扯:「這話怎麼說的,怎麼我的就成你的呢?」

「當然啊,我們關係那麼好,還分彼此嗎?」赤練一本正經說道,那眼神,似乎在說你好奇怪。

林昊懶得掰扯,只道:「邊上去,別打擾我做事。」

赤練也不走,趁勢從後面摟住他的脖子,笑眯眯道:「別那麼絕情嘛,怎麼說師姐第一次也是交給你了。

霸隋 這樣,師姐也不多要,蛇鱗,你就把這些蛇鱗給師姐來處理如何?

反正你也不會煉器,不如就交給師姐我,師姐我保證給你弄一件上好的護身寶衣,怎麼樣?」

眼饞這些好材料了。

銀冠蛇王乃族群之王,這樣的存在極為罕見,身上的材料也遠非普通金丹妖獸可比。

話說,經受過的煉器材料其實也不少了,但她還從沒接觸過這麼高端的東西。

結果林昊卻不為所動:「邊上去,別搗亂。」

赤練就笑,索性整個身子都壓了上來:「就不,你答應師姐,師姐就不跟你搗亂……」 到底還是被磨走了不少東西。

準確的說,但凡煉器能用上的,連鱗片帶牙齒筋骨,沒一樣放過。

等磨走這些東西,立刻就翻臉不認人了。

說好烤東西吃的,她也不動手弄,林昊都烤好了,她還沒功夫吃。

一連三天,她就一本正經擺弄著她的煉器爐,好專註程度,不知道的,還以為裡面是絕世神器。

林昊慢慢也懶得管了。

可能整個靈劍宗層面來說,她的煉器水準不錯,可在他看來,太糟糕了。

果然他不打算交出材料是對的,因為完全就是在糟蹋東西。

不過反正就被順走了,加上他也並不如何在意,所以也不做它想。

三日之後的清晨,赤練終於結束煉製。

大約是消耗了太多精力,她看上去有些萎靡,眉宇間分明帶著疲倦。

不過她開始笑眯眯拿著一把綠色小匕首獻寶道:「看,師姐煉製的小匕首怎麼樣?

跟你說,上面打了九層禁制,可以從築基期一直用到金丹期。

第一寵妃 這是用蛇牙為主料煉製而成,特點就是鋒利,然後就是劇毒無比。

關鍵是小巧輕便,特別隱蔽,帶在身上防身最好了……」

聽她這麼一說,貌似還真是個不錯的物件,出其不意捅冷刀子再合適不過。

不過林昊還是奇道:「你用了三天時間就弄出這麼個玩意?」

分明就是鄙視。

偏偏赤練還當成稱讚了,得意洋洋道:「其實還好啦,這是超水平發揮了。」

說著抓起林昊的手,匕首放在他手上,笑道:「滴血認主會的吧?」

林昊愕然:「給我的?」

赤練點頭:「當然。」

又道:「先拿著用,等回頭回到宗門,師姐再幫你煉製一把好劍,一件護身寶衣,到時候出來歷練就安全多了。」

感情還有這想法。

林昊哭笑不得:「你拿著用就好,不用管我的。」

其實是不需要。

赤練卻瞪眼道:「說什麼傻話?什麼叫我拿著用就好,你還真以為我要你的東西啊?」

聽這語氣,似乎還真的生氣了。

林昊聳聳肩,「那你看著辦吧,你喜歡就好。」

「這樣才對嘛,真乖!」

頓時又笑了,摸了摸林昊的頭,而後就地坐下,吞服丹藥開始恢復。

這一坐就從晨起坐到了黃昏。

再次睜眼起身,也沒再說這些事,二人返回古河山莊門口。

今日是古河集會最後一天,二人剛到不久,集會便宣告結束。

古河真人等人親自相送,慕青從山莊出來。

整個人都暈暈乎乎的!

回想這幾天的經歷,那種超乎想象的禮遇,那種不遺餘力的照顧,還有那特意贈送的儲物戒,裡面三層樓的空間堆滿了靈藥,放滿了各種丹藥……

等等等等,感覺如同做夢一般,完全不敢相信是真的。

林昊隔空與古河真人等人點了點頭,靈識交流下,得知慕青身上有十株千年烏光藤,便斷了再往山莊一行的想法。

這時赤練已經迎上,拉著慕青的手興奮道:「小青,怎麼樣,是不是收穫良多?」

慕青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勉強笑了笑,道:「是呢,收穫好大。」

沒有更多的言語。

只當她是剛剛參加完集會,太累了需要休息,赤練卻也沒有多想,招呼林昊一起回去。

林昊也沒多言,直接轉身。

便在轉身一刻,山莊門口,古河真人一行齊齊稽首,一拜到底。

終究沒人看到這一幕,也終究沒人知道這一拜究竟何意。

回到下榻的酒樓,簡單與幾位同門打了招呼,三人便在房間坐了下來。

這個時候喝杯悟道茶最好了,清心凝神,消除疲勞。

赤練提醒之下,慕青倒是想起來了,結果卻是迷迷糊糊茶葉放多了,茶水也溢了好多。

感覺不太對勁,一邊接管了這事,赤練一邊問道:「小青,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慕青點頭,又搖頭,就是不說話。

赤練都急死了,起身道:「到底出了什麼事,你倒是說啊!

是不是裡面受欺負了,說出來,師姐為你做主,就算師姐不行,還有宗門呢!」

顯然是誤會了。

慕青這時也反應過來,哭笑不得道:「師姐你胡說些什麼呢?

沒人欺負我,我就是覺得……就是覺得太不可思議了,感覺跟做夢一樣!」

什麼意思?

赤練一臉懵,完全不明白。

慕青也不知該怎麼解釋,索性便從手指上褪下一枚儲物戒,苦笑道:「師姐你自己看吧!」

儲物戒戴在手上,除非主人願意讓它顯形,否則外人是看不見的。

而靈劍宗的情況,一般只有金丹弟子才有儲物戒,而且往往空間不會很大。

是以赤練顯得極為震驚。

「儲物戒?」

「古河山莊送的?」

慕青苦笑:「儲物戒不是關鍵,關鍵是儲物戒裡面的東西。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師姐自己看吧!」

越是這樣,赤練越是不懂。

看看慕青,又看看一臉淡然喝茶的林昊,想想,她還是拿起儲物戒。

緊跟著就跳了起來!

「嚇我?」

「為什麼裡面那麼多靈藥?」

連戒指都丟了。

慕青苦笑道:「古河真人聯合極為丹道大師一起送的。」

又道:「其實裡面不止靈藥,還有好多大師們煉製的成品丹藥。

還有大師們多年積累下來的煉丹心得。

不光如此,集會這幾天晚上,古河大師他們還專門抽空指導我煉丹……」

說著說著也不知該怎麼說了,便道:「別問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我就知道這幾天下來感覺跟做夢一樣,要說這認錯人對人好也該有個限度吧?

可是,我到現在不知道他們把我認成誰了啊!」

好苦惱。

赤練也是一臉困惑,百思不得其解。

好一陣過去,她問林昊道:「林昊,你最激靈了,你說說,這到底怎麼一回事?」

林昊靜靜喝著茶:「不知道。」

毫無破綻,彷彿完全與他無關。

說罷又道:「不過這是好事,以他們的身份地位,就算弄錯了,也拉不下臉來把東西要回去。

所以,慕青師姐你發達了!」

這話好。

原本還一腦子漿糊,聞言頓時赤練就清醒了,興奮了。

「的確是發達了呢!」

「那麼多丹藥,那麼多靈藥,還有煉丹心得,小青,以後你可要罩著師姐……」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儘管還是不明白這到底怎麼一回事,可在一翻勸說之後,慕青還是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其實還是蠻高興的!

雖說這機緣來得有些莫名其妙,可一想林昊遇個乞丐還能得來一盒悟道茶,走路都能撿到銀冠蛇王屍體,似乎這也算不得什麼。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那就是許陽田峰二人被關起來了。

心善歸心善,可這並不代表她不想那二人受到教訓。

恰恰相反,一直被這麼兩個人監視著,連自由交朋友都不敢,她早就收購了。

而今這二人坐牢去了,也沒人盯著她,她就徹底自由了啊!

是以接下來的幾天,慕青一直很開心,走路眉梢都帶著笑。

而她這幾日呆得最多的地方,並不是自己房間,而是林昊房間。

一則原本她就喜歡跟人交流探討煉丹心得,二則她覺得若不是林昊,她也不可能誤打誤撞得到這些好處。

是以她理所當然的覺得得到的東西應該一起分享,尤其那些珍貴的煉丹心得,一定不能藏私。

便也因此,林昊順利將需要的千年烏光藤拿到手。

而後一爐可以提升靈根品級的妖靈丹順利出爐。

數量很多,足足八顆。

儘管在他眼裡不算什麼好東西,可對於六品以下的修士來說還是很珍貴的。

簡而言之,只要不是特別點背,基本上都能提升一個品級。

當然,這也就是他,要換了其它人來,哪怕是古河真人,能煉製成功就不錯了,不論數量還是品質都無法苛求。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的過,當慕青醒悟過來,三年一度的煉丹大會已經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