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準備好了。」葉雄點了點頭。

「羅布跟馬長河估計被你氣得吐血了。」陸青鋒忍不住笑了起來。

葉雄大搖大擺進入書館借口,書館不得已關閉裝修的事情,他打聽到了。

「他們吐血關我屁事,開始吧!」

陸青鋒點了點頭,從身上將時空之珠拿出來。

時空之珠那小小的體表,突然出現一副星際圖。

「這是?」

「這是聖界的星際圖,我用時空之珠記錄下來,啟動之前,必須要知道這片宇宙的歷史長河。」

陸青鋒一邊說,一邊操作起來,上面的星際圖不斷地變幻,移位。

在星河圖,頂頭上面有一個數字,不停地跳動著。

「前始祖歷10000年。」

「前始祖歷9850年。」

「前始祖歷9000年。」

數字的跳動變慢了起來,時間的跳動,間距也小了。

「8999年。」

「8979年。」

「,,8957。」

數字定格了下來。

「就是現在。」陸青鋒急道。

葉雄目光落到陸青鋒身上,見他額頭上冒出豆大的汗珠,顯然啟動這時空之珠,他壓力非常大。

「話說,你這時間穿越靠不靠譜啊,會不會出故障。」葉雄還是有點擔心。

「一般不會。」

「也就是說,有可能會了。」

「這是穿越過去,沒故障可能嗎,快點。」陸青鋒急道。

「陸青鋒,你不會坑我吧?」

「我要坑是你,還不會等到現在了,你到底走了走啊?」陸青鋒差點氣得吐血。

「這絕對是老子,這輩子最荒唐的歷程。」

葉雄咬了咬牙,化成一道流光,從時空之珠遁了進去。

見他過去,陸青鋒鬆了口氣。

就在他一口氣還沒緩過來的時候,時空之珠上面的數字,突然快速變幻。

「前始祖歷,9850年。」

「前始祖歷,10000年。」

「前始祖歷,12580年。」

數字飛速變化,任憑陸青鋒怎麼阻攔,都阻攔不住了。

「這是怎麼回事,時空之珠怎麼不受控制了?」

陸青鋒擁有時空之珠數萬年,也曾讓過穿越者回到過去,從來都沒有試過這樣的情況。

「前始祖歷,13951年。」

「前始祖歷,13952年。」

「前始祖歷,13953年。」

……

「前始祖歷,13957年。」

終於,時空之珠上面的時間在這一時間節點之上,停了下來。

陸青鋒盯著這個數字,百思不得其解。

他明明讓葉雄穿越到前始祖歷8957年,為什麼會比這個時間提前了五千年呢?

在這以前,是從來沒有試過的事情。

「難道命運法則啟動了?」陸青鋒喃喃道。

宇宙法則之中,排行第一的是命運法則。

任憑何種法則,遭遇命運法則的時候,都會失控。

除此之外,他實在想不出來還有什麼別的原因,讓時空之珠失控。

葉雄感覺自己就像變成了一粒等厘子,面前光怪陸離,無數景像在面前以千萬倍的速度,快速穿梭。

這一刻,他感覺自己是一顆塵埃,在無盡宇宙漂浮。

他又感覺,自己像是一道光,照遍宇宙每個角落。

他說不清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此刻他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等待。

不知道過了多久,面前景像突然慢了下來,最後徹底停止。

葉雄發現自己出現在一顆星球上空。

下面山川之巔,四名修士正在大戰。

三男一女。

三名男修士都是煉虛中期,那名女修士,只有煉虛初期境界。

「伊夢,識相的乖乖將星辰石交出來,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其中一名男修士喝道。

「星辰石沒有,要命有一條。」女子豪氣蓋天,無所畏懼。

葉雄目光落到那女子臉上,頓時臉色大變。

這分明就是畫上的伊夢。

青澀,調皮,無畏,一雙眼睛清澈靈動,像山泉水一樣純凈。

境界,煉虛初期。

葉雄腦子轟的一下。。

他閃電般想起書籍上關於神影的記載。

始祖歷13957年,伊夢遇險,神影第一次出現,兩人初見。

:。: 葉雄怔在原地,無法相信。

雖然他沒有日曆,但是從他看過資料上來看,現在就是前始祖歷13957年。

這一年伊莎好像剛突破到煉虛初期。

「伊夢,別再抵抗了,只要你乖乖將星辰石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一死。」

三名男修士之中,為首的男修士道。

「星辰石沒有,命有一條,你們有種殺了我,我看看我師傅,怎麼處罰你們。」 暴力丹尊 伊夢怒道。

「我們殺了你,莫蒼天怎麼可能知道。」

「你們既然知道我師傅是莫蒼天,那應該知道他是始祖大帝,你們還有可能讓我活嗎?」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們就不客氣了,全力出手。

剩下兩人得到命令之後,合力出手。

三人都是煉虛中期,還是三打一,伊莎實戰力雖然很強,但是怎麼可能打得過。

片刻之間,她就連連遇險,身上多處受傷。

砰!

為首男子狠狠一掌拍在伊夢的身上,她頓時如同流星一般,狠狠地撞落到星球上,在地上撞出一個大洞。

「該死的神影,還不出手。」

葉雄靈識掃過周圍,希望能發現那個所謂的伊莎的守護神,但是周圍數萬公里之內,根本就沒有強者。

現在是五萬年前,神影實力應該不可能比自己還強,既然現在他都發現不了,那麼只有一種可能。

這裡根本就沒有神影。

他就是神影。

「去死吧!」為首的男子一聲大吼。

元氣化成一把光芒四射的光箭,朝伊夢射去。

伊夢身受重傷,怎麼可能擋得住。

啾!

光箭從她身上穿過,在她肩膀穿過一個大洞,血液四濺。

如果不是伊夢躲得快,這一箭就能讓她身死。

「老娘跟你們拼了。」

伊夢咬了咬牙,帶著受傷的身體,迎了上去。

這副血性,讓葉雄不由得感慨。

別女人,哪怕是男人,都沒有這般血性。

「不知死活,那就送你去死。」

為首修士身上光芒大盛,凝聚全身的元氣於胸前,化成一支光箭。

這一箭,哪怕是大羅神仙,也救不了伊夢。

葉雄獃獃地看著,心裡湧起一陣悲哀。

陸青鋒讓他穿越之後要小心行事,盡量什麼都別干,一旦出手改變了歷史,兩人都得完蛋。

現在問題是,他什麼不幹都不行。

如果伊夢死在這裡,歷史車輪就改變,他跟陸青鋒都可能會死。

雖然,他無法確定。

但是,他不敢賭。

眼見光箭就將伊夢射死,葉雄不得已之下,只能出手。

輕輕一揮,光箭瞬間瓦解。

連同為首修士的身體,也被震飛出去。

一邊是合體巔峰,一邊是煉虛中期,這就是蟻螞跟大象之間的區別,根本就沒有可戰之力。

「你是誰?」

看著突然出現,全身裹在黑袍之上的男子,為首的男子臉色大變。

「神影。」葉雄嘴角抽搐著,出這兩個操蛋的字眼。

「神影是誰?」

「是你祖宗。」

葉雄一掌拍出,道光四射,一隻白色大手印轟出。

為首的男修士,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就被一掌打爆。

剩下兩名修士見狀,臉色大變,一左一右,快速逃離。

葉雄左右箭凝聚一把光箭,雙手甩出。

兩道光箭如同流月趕月,那兩名修士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箭穿心。

「始祖歷13957年,伊夢遇險,神影第一次出現,殺三人,救伊夢。」

葉雄莫名其妙神成了神影,自然不能放走三人,如果放走三人,就等於改變歷史,自己就得出事。

「伊夢,多謝前輩相救……」

撲通!

話還沒完,伊夢就倒在地上,暈迷不醒。

葉雄上前察看了一眼她的傷勢,她傷得非常重。

本來她身上已經受了很重的傷,最要命是肩膀那一處箭傷,破穿一個大洞,如果她再躲慢一點,必死無疑。

「命運,你是逗老子玩嗎?」葉雄有種崩潰的感覺。

他回到過去,是為了找到辦法對付伊莎,結果反而變成了救她的人。

而且,他根本就沒有選擇的機會。

如果他不救伊夢,她死了,就沒有了後來的伊莎,歷史就會改變。

那麼,他也得死。

「你不是很牛嗎?」

「你不是聖母,目空一切,霸道之極嗎?」

「反抗你的人不是都得死嗎,怎麼現在要老子救了?」

葉雄腳睬在她臉上,恨不得將她踩在入泥里。

這個女人,殺了幽冥,殺了路瑤,還差點殺了火炎。

支配他的命運,想征服他,讓她跟陸青鋒,葉問天之間,自相殘殺。

他真恨不得殺了她。

但是,他根本就不能殺。

而且,還得救。

葉雄抓住她一隻腳,就像拖一頭打死的野獸一樣,拖到旁邊的山邊。

開闢了一個洞府,他朝她按放到裡面,將她胸前衣服撕開,處理她上面的傷。

黑色錢途 難免會看到她的上身秘密之處,但整個過程,葉雄沒一絲旖旎之心,更別提有什麼慾望。

對於一個恨之入骨的女人,沒有任何一個男人會有想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