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你的食物來源怎麼辦?還是說你身上其實帶著相當份量的食物,只是我們看不見?….」同樣為衛宮士郎的說話吃了一驚,恩奇都輕輕的踏前了一步提出自己的疑問。

既然衛宮士郎不是神的話那還是要進食對吧?

但是,看他的身上好像也不是帶了許多食物的樣子…..那麼他的食物又從那來?

和恩奇都抱有同樣的疑問,娘閃閃也以詢問的目光看向衛宮士郎,一副想要聽他回答的樣子。然後…..

「這種東西從來都沒有呢,食物也好,來源也好。倒不如說我已經差不多三天沒有進食了。因為一直在迷路的緣故~」在兩個女孩的注視下,衛宮士郎一派輕鬆的微笑著攤了攤手,就好像三天不吃飯不是什麼大事似的。

嘛…..不過說實話,對於曾經穿越眾多戰場的衛宮士郎來說,食物短缺也不是第一次遇上了…只要不是連續七天也不吃飯便不會餓死,久而久之的,他早就習慣了抵抗飢餓。

而且…更重要的是,就算是萬一,真的到達了餓死的臨界點,掌握著時之法的衛宮士郎也可以輕輕鬆鬆的將他的身體狀況倒流那麼三﹑四天。

吃飯雖有助魔力回復,但是縱使脫離了前者,魔力也可以自然地回復。

換句話說,雖然研究時之法的初衷並不包含這在內,而本人也不打算要這樣運用時之法,但是只要衛宮士郎想的話,確實是可以做到一輩子不吃飯也死不掉的境界的!

由此觀之,衛宮士郎他將三天不吃飯視作浮雲也就變成可以理解的事情了。

只是….價值觀這玩意不能相提並論,尤其是衛宮士郎這種奇葩的價值觀就更不能放到大眾身上了。 她被偏執大佬寵在心尖 ,可不代表別人也會將這視作等閑啊….

「恩奇都,趕快去吩咐下人以最高的速度準備食物!一定要快!」

「我明白了!現在立即便去辦!」

就在看到衛宮士郎微笑著說出自己已經三天沒吃飯的事實之後…先是呆住了一秒,仔細的理解和分析衛宮士郎的話,然後下一瞬間..娘閃閃和恩奇都兩人都暴走了。

為什麼迷路了但最終還是能找到自己兩人的問題先放到一旁…

畢竟不是神明…三天不吃飯什麼的,就是鐵人也捱不了吧?況且之後還要經歷了一場這麼激烈的戰鬥….現在就是跟她們說衛宮士郎下一瞬間會在她們面前突然倒下,兩個女孩子都不會有一點半點的懷疑。

「那個…其實在下…」看到娘閃閃和恩奇都因著這微不足道(繼續是價值觀問題)的小事而激動到這個地步,雖說分散注意力的目的是相當成功,但是衛宮士郎也不好意思看到兩個女孩子為自己這麼操心。

下意識的,衛宮士郎便要想伸出手來阻止兩人。

只可惜….

「給本王閉嘴!我可不想剛獲得一個能幹的手下便立即要出席他的葬禮!」

「鍛造師先生請安靜的站到一旁!很快便能吃飯了!」

由於威嚴的長期不足,僅是被恩奇都和娘閃閃齊聲一喝,衛宮士郎便立即退卻了。

「…我可不管了喔?…..」

嘛…怎麼說都好,能夠打消娘閃閃的疑慮就可以了。

接下來…找個時間跟恩奇都單獨的談一下吧…. 「那個….王,請問我們現在…」

「啰嗦!閉上嘴巴跟著本王就可以了!」


飯宴過後,二話不說的便強行從椅子上拉起了衛宮士郎並無視了前者的疑問,娘閃閃興沖沖走在前方。在她的身後,恩奇都一邊微笑的看著前方的友人,一邊緊緊的跟著前方的兩人。

走過一條又一條的走廊,轉過了一個又一個的轉角處….良久,娘閃閃停了在一道華麗的大門前,自滿地將雙手交叉放在胸前,挺了挺發育良好的胸部。

「哼哼~本來,這裡應該是不允許別人進入的,但是因為種種的原因,這次就破例給你住在這宮殿的客房了,我和恩奇都則住在那邊的主人房..要好好感恩喔?半人。」語氣中洋溢著顯而易見的自豪,明顯地,娘閃閃是對自己的宮殿是相當滿意的。

不過,其實這份的自滿也不是不可理解的。

僅是用看的也能明白門身用的是極好的木質….門的旁邊鑲滿了五光十色的寶石,卻又鋪排有序不會給人俗氣的感覺….門的上方刻著精緻的雕刻,彷佛在訴說著遙遠的故事….這一切一切,在華貴之外也突出了主人的品味之高!若果把這大門整道搬回現代的話,恐怕立即就會變成博物館中價值連城的古物吧?

連大門也漂亮至這個地步,室內的布置想來自是更勝一籌…..但是…

「嘛…其實在下不介意睡外面就是了。反正都露宿這麼久了….」打量著大門的眼角抽了抽,衛宮士郎苦笑著轉過頭來看著娘閃閃。

雖說對於他這嘗過露宿街頭,又住過高級套房的人來說,理論上是住在那兒都沒什麼所謂的….

但是….一下子就名副其實的坐到王宮裡,而且還要是這麼高級的房間!就算是衛宮士郎這見慣風浪的人一時之間也難以習慣啊….

「啰嗦!啰嗦!啰嗦!本王都說給你住在宮殿了!你就別給本王抱怨這抱怨那了!」

「不可以喔?鍛造師先生。這個宮殿看上去雖大,但實際上僕人們都是住得遠遠的。 啟稟王爺:王妃又忘吃藥了! ,要是鍛造師先生你住出去的話要找你會變得不方便的。」

只可惜,一聽到衛宮士郎又說要搬出去,兩個女孩子立即就予以強烈的反對。分別在於前者娘閃閃是氣鼓鼓的瞪著衛宮士郎,一副你這傢伙到底有什麼想抱怨的樣子;而恩奇都則更是話中有話的,背著娘閃閃悄悄給了衛宮士郎一個眼色。

「….在下明白了,那就感謝王的特許吧。」

看到了恩奇都的眼色,衛宮士郎會意對方也是想悄悄的找個機會跟自己談談。

既然對方都願意跟自己談談了,那麼他自然也沒有再繼續堅持己見搬出去住讓自己住宿得舒適一點,然而卻要麻煩人家的道理….


真的睡不了的話,那就瞞著娘閃閃她們自己睡到屋頂去吧…

心中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衛宮士郎輕輕的向娘閃閃鞠了鞠身..

………..

入夜..

躡手躡腳的從娘閃閃旁邊的床起來,再三凝視著娘閃閃以確認她是不是真的睡著了。在得到安心的答案后,恩奇都輕輕的從床上下來走到門前輕輕的將其打開然後走了出去。


或許是已經駕輕就熟的緣故,在常人眼中九曲十八彎的走廊對於恩奇都來說就好像自家的庭園一樣毫無難度…..好吧,這的確是她的家就是了。

最終,走過了兩﹑三條的走廊,越過了兩﹑三個的轉角處之後,恩奇都又回到了傍晚時娘閃閃指配給衛宮士郎的房間。

「鍛造師先生﹑鍛造師先生!你睡著了嗎?」縱使已經和娘閃閃的房間隔了好一段的距離,但是依舊保持著相當的謹慎。壓低聲音,恩奇都小心翼翼的推開了客房的大門,並探頭進去。

只是,當她借著月色看進房間時,才驚覺本來用以給衛宮士郎睡覺的床上此刻竟是空蕩蕩的,失去了衛宮士郎的蹤影!

然後就在恩奇都驚疑之際,一隻手突然從她的背後無聲無色的伸出來掩住了恩奇都的小嘴!

「唔唔唔!」

「冷靜一點,是我啊。」

小嘴突然被掩,恩奇都很自然的就用力掙紮起來。而事情的作俑者-衛宮士郎看到恩奇都開始用力的掙扎后也慌忙在恩奇都的耳邊輕輕的道出了自己的身份以澄清自己不是可疑人物。

畢竟,這裡和娘閃閃的房間雖有一段距離,但是若果恩奇都真的用盡全力掙扎的話,以她那僅遜娘閃閃半籌的實力,驚動到遠處的娘閃閃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到時他在娘閃閃眼中豈不就會變成了強嗶少女未果的惡徒了嗎?

要是真的這樣就冤大了!

「唔?」借著聲音辨認出來者。認出了身後的是衛宮士郎之後,恩奇都也就停止了掙扎,取而代之的是轉過頭來用疑惑的眼神看著衛宮士郎。

就如衛宮士郎沒有打算做強嗶犯,在恩奇都的想法中,被娘閃閃認同的人也不可能是會強嗶女孩子的惡人。故此,說要放棄掙扎就真的完全放棄了掙扎,恩奇都就這樣靜靜的任由衛宮士郎掩著她的小嘴,疑惑地等待後者的回答。

「…..不妙,總感覺現在的我好像變成了壞蛋似的….」看著懷中已停止了掙扎的恩奇都,衛宮士郎不自覺地嘴角便抽搐了一下。

俏臉上儘是對自己的信任…..就算可能和未來的娘閃閃有關聯,自己可是只和恩奇都相識一天不到啊!這樣的沒防備…甚至純真得連衛宮士郎也想問,要是自己真的是惡徒的話怎麼辦?…..雖然他真的沒有這想法…

因為最終真的睡不慣王宮的床的緣故而披上了羅賓漢的披風,睡到了屋頂之上….

雖說掩著恩奇都小嘴的原意,就是為免恩奇都看到房間空無一人時驚呼出聲,但是…..

發香輕輕的飄進自己的鼻子里,看著懷中零抵抗的的女孩,再仔細的回想一下自己剛剛的步驟……就連衛宮士郎也不好意思再掩著人家的小嘴。

話說…這個動作怎麼看都是他要做出一些對不起恩奇都的事情吧….

「…..再怎麼說,這裡距離吉爾的房間有點太近了….以防萬一起見,我們走遠一點再開始說話吧?」因著良心的強烈責備,緩緩的放開了掩著恩奇都小嘴的手。就連看對方的臉也不好意思,衛宮士郎臉紅紅的別開了臉向著庭園的深處指了指…

p.s.1:先說聲抱歉了,昨天因著各種原因更新不了,所以便乘著上學前的空檔碼字了…這是補星期日的更。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因著各種因素(年齡)的緣故,在下暫時還不能喝酒。無奈之下只能以剛泡好的茶代替招待閣下了,請見諒…..」

就如同變魔術一樣….運用了時之法,昔日要花上頗多的耐性和時間才能完成的沏茶步驟,此刻在恩奇都的眼前僅是一瞬便已完成。

[紅樓]公子林硯 …率先的跪坐在榻榻米上,衛宮士郎緩緩的將剛泡好的綠茶倒進一隻雖不是相當名貴,但是卻也頗為精緻的茶杯,然後輕輕的將茶杯稍稍推向恩奇都的方向。

「有勞了,鍛造師先生。」示意如此的明顯,自然不可能領略不了。當下也不推辭,恩奇都學著衛宮士郎的動作,緩緩的跪坐到榻榻米上,接著舉起茶杯輕輕的啜了一口。

然而,不喝還好,一喝之下恩奇都登時就吃了一驚。

甘甜柔和..卻又略帶澀味,甫一喝下便已感到身心舒暢,更彷佛精神了十倍以上….那是和酒截然不同,而恩奇都昔日從來沒有品嘗過的東西。

「嘛…本來,在倉促之間,在下應該是來不及準備上好茶葉的。但是,還好上一次到友人的家裡時,承蒙她長輩的厚愛,送了在下為數不少的玉露茶葉,現在正好就借花獻佛了…..還合你的口味嗎?恩奇都小姐。」靜靜的看著恩奇都將茶喝下,與此同時衛宮士郎也淺嘗了一口。臉上的表情毫無變化,心中卻是暗叫僥倖。

說實話,雖然衛宮士郎一直都有著喝茶的習慣,但是要麼就是直接喝家中的存貨,要麼就是直接到當地採購,卻鮮會隨身攜帶茶葉……現在之所以能拿出茶葉款待恩奇都,全靠當日兩儀式的爺爺軟磨硬泡的硬是把茶葉塞給他。

雖說,就算衛宮士郎什麼也不拿出來,就這樣的直奔主題,以恩奇都那溫柔的性格大概也不會在意。但是作為主動邀請別人的一方,還要是半夜三更的約女孩子出來,若果二話不說的就直接告訴對方自己想她怎樣做然後打發她回去的話,那又顯得太沒禮貌了。

雖非必要,但是終究不是親友或者發小這種關係親密的人,禮數這種東西還是越多越好。

「是叫茶…對吧?」頓了一頓,輕輕的放下了手中茶杯,看到衛宮士郎頷首之後,恩奇都才接著說下去「不像酒一樣釀好了便隨時可以喝那麼方便,而是比較像料理一樣,需考究使用者的功夫….上好的材料,泡茶的好手!縱使只是第一次接觸,但還是可以由衷的感覺到以上這兩點…這茶很好喝呢,鍛造師先生。」

「貴客滿意,那就再好不過了…」微微的報以笑容,以謝恩奇都的讚賞。但是,就在放下手中茶的同時,臉上的笑容已經盡數收斂,取而代之的是認真的神情。衛宮士郎伸出手來向恩奇都作了一個請的手勢「那麼,接下來恩奇都小姐妳儘管發問吧,在下知無不言。」

「誒?這樣可以嗎?感覺上鍛造師先生你好像也有事情要跟我說,要不由你先..」

「不,這樣便可以了。」輕輕的搖了搖頭拒絕了恩奇都的好意。然而,眼見對方俏臉上儘是一副不解和鍥而不捨的表情,為了方便對話,衛宮士郎終究還是嘆了一口氣,接上了自己的說話「無論,誠如恩奇都小姐妳所說一樣,我是有點事情要找妳。然而,在性質上我這邊的事情卻有點不同….恩奇都小姐妳僅是想要問我問題而已,在下卻是有點事情要找恩奇都小姐妳幫忙。由於事關重大,若不先解開恩奇都小姐妳的疑惑,想必恩奇都小姐妳也難以給我一個準確的答覆。故此,還請妳不必在意,儘管發問吧!」

「….那麼我就冒昧了..」或許,是因為長久以來待在娘閃閃這極有主見的人身旁,導致養成了凡事跟在人後的習慣,此刻被衛宮士郎讓出了先行說話的權利,一時三刻竟是適應不過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恩奇都才緩緩的開口「實際上,有點事情我是想向鍛造師先生確認一下的…..鍛造師先生是來自未來的嗎?」

「然。此身來自未來。」隱去了不必要的東西比方說五千年等字眼以避免造成不必要的驚嚇效果,用最簡潔的方式回答對方,衛宮士郎微微的頷首。

「果然….這樣的話,為什麼世上理應只有一把的鑰匙會同時出現兩把這個問題便能解答了。老實說,如果不是吉爾她說鍛造師先生你掌握著時間的話我差點就以為是眾神瞞著我們悄悄多做了一個英雄了….」

「以神之所賜解答唯一性的問題嗎?畢竟,我對這時代的眾神沒有深入的認識,妄下判斷略為不妥….但,就沒有想到是我從吉爾手中偷過來的可能性嗎?」出於好奇,衛宮士郎嘗試反問恩奇都。

雖說眾神所賜或許也會是一個象樣的解答….但是比較起這一點,他從娘閃閃手中把這後備鑰匙偷過來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吧?

同時掌握著時間與空間…先不論衛宮士郎會不會這樣做。單從可行性來說,要是他真的要去偷東西的話,想來也沒有比這兩個魔法再方便的能力了吧?


「鍛造師先生不像是這樣的人。」只是,臉上洋溢著信任的微笑,恩奇都想也不想便回答了衛宮士郎的問題。

「…..」看著眼前無條件相信自己的恩奇都,饒是定力已經出神入化的衛宮士郎也不禁眼角抽了抽,淡定不能。

這….真的是理由來的嗎?

倒不如說,要是有心要騙她的話,這妮子也太好騙了吧?!連最低限度的疑心都沒有…單純的程度甚至堪比貞德和呆毛王還厲害,若果把這妮子放到現代那不乏爾虞我詐的社會中的話,恐怕三天不到就會被拐走了吧?! 「直覺啊…..」

「直覺~」

「….好厲害的直覺…各種意義上都是呢…」對於恩奇都竟然可以因著這理由而相信自己到如此的地步,就算是衛宮士郎也無話可說了。

好吧….人家終究是神話中的人物,說不定人家真的有著什麼看相之類的能力可以看穿別人的性格,又或者像呆毛蘿莉一樣,甚至可以直接看穿別人的心底話….對於將恩奇都帶回現代后,會不會被壞蛋拐走這一點還是交給日後的娘閃閃來處理好了….

最多….自己悄悄的給恩奇都一個有著定位和防禦功能的護身符,就當作是幫娘閃閃多上一道保險吧…

「那麼…..請繼續吧,恩奇都小姐。」雖說得到了一個相當令人無奈的答案,但是不管怎麼樣,反問也是結束了。衛宮士郎伸出手來向恩奇都作了一個請繼續的手勢。

「那,那我就不客氣了…..第二個問題,請問鍛造師先生你為什麼要回來這個時代?」語氣中雖仍舊略嫌信心不足,但是這次的問題卻是直搗核心。

為什麼你要回來這個時代?

不管是誰也好,若然真的看到有人從未來穿越回來,以知曉對方是用什麼方法回來為前提,想必最想問的便是對方回來的目的吧?

畢竟,時空穿越非但半點也不普及,而且就算是古往今來,也只有衛宮士郎一個人掌握….那是連眾神也未能觸及的領域!既然如此,恩奇都會抱有和常人一樣的疑問,,也就變成一件理所當然的事了。

「…..雖說本來是以為妳會向我確認一下鑰匙是否吉爾親手交給我的….但是說穿了性質還是和前面那條差不多,我想回答八成也是一樣所以就不問了….」頓了一頓,衛宮士郎伸出了一隻手指指向恩奇都「回來的原因…就是出在妳身上啊!恩奇都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