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那另外兩個呢?」上官玉兒有些不死心,而她口中所指的另外兩個自然是冷甜甜和冰雪。

「她們兩個都是我的女朋友」,天奇笑道。

上官玉兒聞言,兩隻眼睛驚訝的瞪得老大,雖然她之前就曾聽過關於天奇和冰雪以及冷甜甜是男女朋友的傳聞,但是她一直不是很相信,因為她覺得冷甜甜和冰雪都是聖地之主的女兒,地位超群,受到無數俊男的追捧,怎麼選擇伊天奇這個壞傢伙呢,更何況這麼兩個高貴的女人怎麼會答應共事一夫呢!然而今天卻親耳聽到天奇當著冰雪和冷甜甜的面承認了此事,而冰雪和冷甜甜的神色似乎沒有一點變化啊,她們兩個明顯是默認了天奇說的話!

上官玉兒崩潰到了極點。

「我的天啊,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啦?竟然讓一個如此混蛋的傢伙擁有這麼好的桃花運!簡直就是天靈大陸里的兩朵最為嬌貴的花朵插在了同一坨牛糞上啊!」


而藍靈聽到天奇的話之後,內心的震撼絲毫不下於上官玉兒,而且還更甚之,她已經呆若木雞了。

「我……我們還是朋友呢」,驚詫了好一會兒,上官玉兒方才回過神來,思索了半天,方才有些言不由衷的道。

「我們不是死對頭嗎?怎麼變成朋友啦?難道是我耳朵出問題,聽錯了?」天奇故意調侃著,不過想要從上官玉兒口裡聽到朋友二字,實在是難得。

「哼,暫時的戰略朋友!」上官玉兒想到了『戰略朋友』這個詞,樂哼哼的道。

「不管怎樣,戰略朋友也是朋友啊」,天奇呵呵的點了點頭,笑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們這個小團隊就暫時歡迎你們兩位加入,以後你們兩個就要聽從我的安排了」。

「我們為什麼要聽從你的安排,我們只不過是相互合作而已」,上官玉兒不想受制於人,對天奇開出的條件有所不滿。

「既然我們成了一個團隊,自然要少數服從多數,所以你仔細想想就知道該聽誰的了」,天奇擦了擦鼻子,嘿嘿笑道。

伊天奇那邊有四個人,這四個人都以伊天奇為中心,而上官玉兒這邊只有兩個人,所以無論如何,都是伊天奇來做領隊。

上官玉兒嘴角微微嚅動了幾下,但是最終還是沒有反駁。

不過倒是劉颯兒,十分的不滿,一直嘟著嘴,「幹嘛非得讓她們兩個拖後腿的人加入進來,看著都反胃」。

上官玉兒本就是一肚子火,聽到劉颯兒的話之後,心中更是極為惱火,不由得將氣撒在劉颯兒身上,怒視著劉颯兒道:「這裡面誰的實力最低誰清楚,誰真正扯後腿大家的心裡也清楚!」

劉颯兒聞言,張了張嘴,但最後還是緘口不言了,因為這裡幾個人里,確實是她的實力最低,而一直以來,確實是她在拖伊天奇等人的後退! 你跑不過我吧 ,便遇到了幾隻喪屍傀儡,而在樓閣門口,早已布滿了許多喪屍傀儡,至少有幾百來只。

天奇等人不敢貿然行動,在一處比較隱蔽的地方躲了起來,暗中觀察。

「看來這樓閣裡面確實是什麼比較重要的寶物,不然這些本應早該化為黃土的喪屍傀儡也不會專門守護在這處樓閣門口」,天奇抬頭張望了兩眼,眉頭輕挑,輕聲道。

「難道我會騙你不成?」上官玉兒白了天奇一眼,道:「這樓閣里散發出陣陣威壓呢,說不準裡面還有活人」。

「也不知道這些傀儡是怎麼形成的?難道真有人操控了?」天奇一臉疑惑,很是不解。

「煉製傀儡的方法有很多種,但是這種比較特殊」,冰雪對煉製傀儡之事略知一二,她見大家對此事都十分有興趣,便為眾人解釋道:「這些是喪屍本是死去多年,但是由於這些屍骸的主人生前極為強大,死去之後肉身里依舊殘存著一絲意念,這絲意念久而久之便容易成為一道怨魂,而後來應該是有人將一縷魂念打入到了怨魂體內,通過控制怨魂來以此控制著喪屍的肉身,成為喪屍傀儡」。

「這是一種極為少見的煉製方法,因為這種煉製之法真正所煉化的只是死者殘存的一縷意念所化的怨魂,實力會大減,這樣煉製的喪屍傀儡可能連死者生前千分之一的實力都發揮不出來,而且還需要用一縷魂念來操控,對控制之人也是極為傷神的,所以這種煉製之法的效益極低」,冰雪淡然道。

「這麼說來,這樓閣里真的有活人了?」天奇對怎麼煉製這些喪屍傀儡的並不是十分感興趣,只是冰雪說這些要操控這些傀儡,必須得有活人分離出一絲魂念來控制這些喪屍傀儡,而能夠從自己神海里分離出一絲魂念的人,他的魂魄境界必然極高!如此一分析,這樓閣里十有**是有高手坐鎮了!

「我也十分疑惑,要是誰真能這般煉製傀儡,想必應該是位高手,可是從樓閣中散發出來的威壓來看,並不是很強,而且這絲威壓還若有若無,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冰雪眉頭微皺,也是十分不解。

「那我們該怎麼辦?」劉颯兒問道。

「之前我們斬殺的那些銀白色珠子你都收好了吧,全部給我」,天奇側身對劉颯兒問道。

劉颯兒點了點頭,那些都是一些魂珠,是好東西,劉颯兒自然收著了。

將之前她收集到的所有銀白色的珠子全都拿了出來,兩手拖著,足足有二十六顆,交給了伊天奇。

天奇示意大家先散去,別引起那些喪屍傀儡的注意,而後自己便拿出當年王丹送給他的聚靈鼎,稍稍將這些銀白色的珠子煉化了一下,去除了一些雜質,只留下精純的魂力,雖然這些珠子變小了很多,但都變成了真正無雜的魂珠。

「給大傢伙分了」,天奇將煉化好的銀白色珠子交給劉颯兒,吩咐道。

「好」,劉颯兒點了點頭,接過煉化好的魂珠,一邊數著,一邊道:「我們共四個人,每人六顆,剩下多餘兩顆給冰雪,畢竟冰雪出力最大」。

劉颯兒壓根沒有將上官玉兒和藍靈算進去。

「加上她們兩個,每人四顆,冰雪六顆」,天奇面無表情的糾正道。

「幹嘛要算上她們?」劉颯兒有些不滿的道。

「叫你怎麼分就怎麼分,你是領隊還是我是領隊?」天奇白了劉颯兒一眼,而後自己又取出五枚丹藥。

劉颯兒見狀,只好嘟著嘴,十分不情願的按照天奇說的分了下去。

「這是五枚幫你們恢復體力的丹藥,而劉颯兒分給各位的是幾顆可以恢復並增強你的魂魄的魂珠,你們用今天一天的時間服下這些,明天一早,我要大家都能保證處於最佳狀態」,天奇認真的道。

「我們明天到底要幹什麼?」上官玉兒接過天奇給的一枚恢復體力的丹藥,不解的問道。

天奇指了指那處保存的比較完好的樓閣,淡然道:「闖進去」。

「伊天奇,你有病吧?你沒看到樓閣外有這麼多喪屍傀儡?」上官玉兒差點尖叫了起來,怒視著伊天奇,低吼道。

「天奇,你不會是開玩笑的吧?」劉颯兒被嚇懵了,還以為伊天奇是開玩笑的。

「天奇大哥,要不我們在考慮一下吧,那樣做的話,實在是太……太危險了」,藍靈也張大了嘴巴,連忙勸伊天奇別意氣用事。


在場的唯獨冰雪和冷甜甜沒有說一句話,冰雪對伊天奇十分了解,她知道伊天奇自有分寸,雖然有時可能會有些衝動,但是伊天奇絕對不會亂來。

「劉颯兒留下就行了,其他人明天跟著我衝進去」,天奇已經十分肯定的道,這些喪屍傀儡的實力差不多都在黃靈一階或者以上,劉颯兒根本不是任何一隻喪屍傀儡的對手,所以還不如乾脆留下來。

「你雖然是我們的領隊,但是我們也有否決權,我們可以投票反對你的提議」,上官玉兒堅決反對的道。

「好啊,少數服從多數,聽從我安排的就舉手吧」,天奇嘿嘿一笑,倒是並沒有反對上官玉兒的提議。

天奇話音一落,冰雪和冷甜甜便舉起了手,加上天奇自己,正好三票。


「贊成與反對各佔一半,所以你的提議不奏效」,上官玉兒見狀,雖然有些驚奇於冰雪和冷甜甜都會同意天奇『完全不理智』的提議,但是她還是堅定的提出抗議。

「先別急」,天奇詭異一笑,道:「劉颯兒根本不用參加明天的行動,所以她的投票無用,你們最多時兩票反對,所以你們依舊得聽我的」。

「伊天奇,你這是胡攪蠻纏!」上官玉兒有些惱怒了,忍不住指著伊天奇吼道。

「就算劉颯兒的投票算數,但是投反對票的最多也只是三人而已,說不準有人放棄投票權呢」,天奇不慌不忙的道。

「哼,我跟藍靈都投反對票」,上官玉兒惡狠狠的望了一眼天奇,而後又望向劉颯兒,道:「劉颯兒,你表個態吧」。

「我還沒想好」,劉颯兒卻突然道。

經過伊天奇這麼一提醒,劉颯兒才發現自己可以棄權的,反正不管結果如何,自己都不用上場,何不好好利用一下自己的選擇權呢。

「你什麼意思?」上官玉兒盯著劉颯兒,十分不解,之前劉颯兒還極力反對伊天奇的提議,怎麼突然就變卦了。

「沒什麼意思啊,我還沒表態呢」,劉颯兒瞥了一眼上官玉兒,而後笑吟吟的道:「反正不管怎麼樣,明天我都不用上場,我憑什麼不能投支持票,而一定要投反對票呢,甚至我還可以棄權呢」。

「你……」,上官玉兒突然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立馬對著伊天奇道:「伊天奇,憑什麼劉颯兒明天就可以不用上場?」

「既然你覺得我這個決定不好,可以提出異議」,天奇笑道:「既然我們的上官小美人對我做的覺得有異議,那麼大家就投票決定劉颯兒明天是否要上場吧?要的舉手」。


天奇話音一落,場上唯獨藍靈和上官玉兒舉了手,其他四人都反對,也就是說劉颯兒明天不用上場。

「哈哈,少數服從多數,看來劉颯兒明天是不用上場了」,天奇哈哈一笑,他早已猜到結果。

「你們……你們欺人太甚!」上官玉兒這才發現她被伊天奇耍了,氣的咬牙切齒。

「哪有欺負你們啊,對於明天要不要闖那個樓閣,我依舊有投票權的」,劉颯兒得意的一笑,直勾勾的望著上官玉兒和藍靈手裡的四顆魂珠和一枚恢復體力的丹藥,嘿嘿笑道:「只要你們兩個人把你們手裡的魂珠和丹藥給我,我就投反對票,到時候就三對三平了,那麼伊天奇的那個提議就要重新商議了」。

「哼,你想得美!」上官玉兒氣的快要哭了,她還從未受過這麼窩囊惱火的氣,狠狠的一跺腳,拉著藍靈,兇狠的瞪著伊天奇,擺出一副恨不得吃掉伊天奇的樣子,視死如歸的道:「伊天奇,你有什麼花招使出來便是,老娘我絕不皺一下眉頭」!


上官玉兒說完,拉著藍靈便要走到一邊去,不過依舊不忘回頭直接當著眾人的面,踹了伊天奇一腳!

天奇尷尬的拍了拍褲腳上留下的那個腳印,哭笑不已,「看來這上官玉兒還真將明天當做末日了」。

「我看也是末日」,劉颯兒也一陣嗔惱,其實她也不願伊天奇他們這麼冒險的,但是她跟伊天奇相處了這麼久,知道一旦伊天奇做了決定,她根本改變不了,除非是冰雪和冷甜甜提出反對,可惜她們這兩人是根本不會反對伊天奇的。 第四百三十二章大戰喪屍傀儡

藍靈跟在上官玉兒後面,心裡卻十分擔憂,試探的問道:「門主,明天我們真的要硬闖那層樓閣嗎?今天我們只是不小心稍稍驚動了十幾隻喪屍傀儡,我們就差點殞命了,明天要是真闖入進去,根本沒有一絲逃生的希望的」。

藍靈是一個沒有受過多少苦的貴族女孩,心性雖然善良,可也十分柔弱,所以很害怕伊天奇的安排是真的。

「這個混蛋,他這是擺明了要我們去送死」,上官玉兒氣惱的用腳踹著腳下的石頭,惱怒不已。

「要不我們逃吧?」藍靈小聲的提議道。

「逃?」上官玉兒聽到這個提議,眼神中突然閃過一絲亮光,暗想:「對啊,自己完全可以逃走啊!」

不過上官玉兒突然又搖了搖頭,否定了藍靈的這個提議,堅決的道:「不能逃,明天那個混蛋也要跟我們一起闖進去,要是我們逃了,豈不是被別人看扁了,我上官玉兒寧死也不願被那個混蛋看扁!大不了明天給那個混蛋做棺材墊,不!應該是那個混蛋給本姑奶奶做棺材墊!」

藍靈聽了上官玉兒的話,眼神中也閃過一絲絕望,望著手裡拿著的四顆魂珠和一枚恢復體力的丹藥,不由得輕嘆道:「天奇大哥這是讓我們做一個飽死鬼嗎?」

「你這丫頭,他想死也就算了,還想要拉我們做墊背,如此噁心腸,你還一個勁的叫他天奇大哥,以後給我記著了,碰到那個混蛋就叫他混蛋,就算到了陰曹地府也給我這麼叫,讓他死後都不得安穩」,上官玉兒惡狠狠的告誡道。

「哦,對了,好好服用這四顆魂珠和這枚恢復體力的丹藥,還有就是想吃什麼就吃點什麼,到時候別留下什麼遺憾!」上官玉兒像是在囑咐後事一樣,一臉心酸的道,要是被伊天奇看到,恐怕會當場笑崩。

翌日,六人齊聚,各個都因為服用了魂珠和丹藥而顯得格外有精神,上官玉兒和藍靈更是擺出一副大義凜然,視死如歸的樣子。

「真的要闖入那個樓閣嗎?」大家都十分沉默,唯獨劉颯兒,心裡有些難受,有些不忍。

「你留在這裡就行了」,天奇眉頭輕挑,而後又瞪了一眼一直怒視著他的上官玉兒,有些不耐煩的道:「行了,你也別瞪眼了,又沒有叫你們兩個去送死,別擺出一副死人相」。

「這跟送死有區別嗎?」上官玉兒冷哼一聲,帶有一絲巾幗不讓鬚眉的范兒道:「別以為老娘我會臨陣脫逃,今天老娘拼一回讓你瞧瞧」。

「你們兩個到時候跟在我我們三個後面就行了,不用你們打頭陣」,天奇有些無語了,這上官玉兒還真以為今天是必死無疑嗎?

天奇也難得理會上官玉兒了,直接走到了最前面,上官玉兒本想跟天奇杠上幾句,但是見伊天奇居然絲毫不理會她,她也只好氣的跺腳。

「冰雪,冷丫頭,我們三人分別從三個方向行動」,天奇示意了一下,讓冷甜甜和冰雪從兩側向那棟樓閣靠近,而自己則從中間直接衝過去。

「那我們呢?」上官玉兒見天奇沒有安排自己和藍靈的怎麼做,有些氣惱道。

「想幹嘛就幹嘛」,天奇甩了一句之後,便沖了過去,似乎絲毫沒有替他們布置任務。

「門主,天奇大哥……哦,不,那個混蛋大哥到底是什麼意思啊?」藍靈不解的望著上官玉兒,問道。

「氣死我了,他的意思就是讓我們打醬油!哼,他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嗎?」上官玉兒狠狠的跺了兩腳,兩手叉腰,要是眼光能夠殺死人,恐怕天奇已經被上官玉兒殺死千百回了。

「這麼說我們不用冒著生命沖在前面了?真是太好了,本來還以為天奇大哥看我們兩個不順眼,故意為難我們呢,沒想到是我小心眼想多了,嘻嘻,其實……其實天奇大哥這人看起來還真是勇猛的,也挺關心人的,門主,你說是嗎?」藍靈聽后,反而一臉興奮,望著伊天奇那堅挺的背影,眼神中反倒閃現出一絲崇拜。

「是你個大頭鬼啊!」上官玉兒敲了一記藍靈的腦袋,大叫道:「你的門主居然被人看扁了,你還高興?」

藍靈可愛的縮了縮頭,訕訕的笑了笑,聲音空靈的如同悅耳的鳥鳴一般,道:「當然是門主最厲害了」。

「好了,我們也上,不然真的要被人看扁了」,上官玉兒聞言又好氣又好笑,完全對這個小丫頭折服了。

場上,天奇、冰雪和冷甜甜三人雖然被許多喪屍傀儡包圍了,但是並未出現上官玉兒所認為的畫面,天奇這三人並未處於下風,喪屍傀儡雖然多,可是根本奈何不了天奇這三人。

冷甜甜手中的長鞭所向披靡,灰黑色的黑暗吞噬之力讓喪屍傀儡完全沒有反抗的餘地;冰雪在三靈劍陣中,操控著三靈劍陣,流光溢彩,劍影橫飛,神聖光明之力磅礴浩大,讓這些喪屍根本接近不了她的身體;伊天奇渾身上下閃現著道道雷霆電弧,喪屍傀儡碰觸到伊天奇身上的雷霆之後,完全失去了戰鬥能力,讓天奇近戰幾乎無敵。

「怪不得冰雪和冷甜甜對伊天奇的提議沒有一絲異議,原來這三人都有克制喪屍傀儡的手段」,上官玉兒一邊戰鬥一邊掃了眾人一眼,心中若有所思,「這個該死的伊天奇,不早點說出來,害得本姑娘還一陣擔心!」

天奇在喪屍傀儡中不停的穿梭,頭頂紫金龍鼎,肉身又有雷體護體,雙重防禦,在加上《雷神訣》第二訣雷囚天地,可以完全控制住靠近自身的喪屍傀儡,天奇越打越帶勁,焚天拳也打得虎虎生威,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體力在急劇消耗,反應不過來,導致偶爾出現一兩次失誤,被某隻喪屍傀儡攻擊到,身上也出現一些傷痕。

不過天奇也好久沒有這麼痛痛快快的打一場了,所以根本沒有在意這些小傷。

還好天奇修鍊的《雷神訣》對喪屍傀儡有著極大的剋制作用,凡是被天奇用雷霆之力攻擊到的喪屍傀儡,不死都要實力大減,所以伊天奇才會絲毫不懼。不然的話,被這麼多跟自己實力差不多的喪屍傀儡圍住,天奇也只有逃跑的份。

約莫,半個時辰過去了,地上躺滿了喪屍傀儡的屍體,差不多都清理完了,偶爾有幾隻落單的喪屍傀儡也被藍靈和上官玉兒聯手解決掉了。而整塊遺迹就只有這塊區域有這些喪屍傀儡,所以說整塊遺迹應該沒有什麼喪屍傀儡了。

三生三世之灼灼十里挑花 ,張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實在是不敢想象這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