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您認為可能嗎?」龍魂苦笑。

用自己的**能量來轟碎這些看起來比精鋼還硬的石頭,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可能!」晉吾散人說了一句,就走到了一座巨石面前,一指彈出!

「轟!」晉吾散人的指尖剛剛碰到巨石,巨石就轟然炸裂!

「哇,好厲害!只是這證明不了什麼,您得再多打幾個!」龍魂拍掌。

晉吾散人一揮手,原地竟升起了一塊比原來石頭還要大的鋼鐵!

「現在你還想不想我幫你再多打幾塊啊?」

「不想了不想了!」龍魂趕忙擺手。

開玩笑,讓晉吾散人再多製造幾塊這樣的石頭,他的全身癱瘓是肯定的。

「現在龍魂你不能再使用任何除**力量外的任何力量,而夢兒可以。只是夢兒你幫他轟碎一塊石頭,那麼他就得用手指將那些碎石捏成虛無。你們不會幫忙的對嗎?」晉吾散人狡猾地說著。

「不會!」龍魂鬱悶地答來。

用手指將那些碎石捏成虛無,怎麼可能?

「那就好,現在開始!」話音剛落,晉吾散人的身影就消失了!

「真不知道這些石頭怎麼轟碎!」龍魂苦笑。

「瘋起來吧少年!」夢兒說。

「拼了!」冷哼一聲,龍魂一拳揮出。

「砰!」巨石發出輕微的聲響,龍魂的手瞬間通紅一片,但龍魂只是皺了皺眉,又踹出一腳!

「砰!」又是一聲響,龍魂險些站立不穩,也不去理會有些發紅的小腿,又一肘擊出!

他的右臂雖然吃了那什麼麻醉藥丸,沒有了痛覺,但是還是不能亂動。

否則到時永遠也恢復不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砰砰轟轟」地脆響不斷傳來,龍魂的左拳已經有些微腫了,但龍魂還是沒有停下,還是一拳接著一拳轟出,且都轟擊在同一處地方!

巨石隱隱出現了一道裂痕,不過也只是一道細微的痕絲而已!

「呆瓜,不如讓我來吧!我一個人包辦了,你這樣不可能打碎這些石頭的!」夢兒關心說來。

「不行!這是晉吾爺爺派給我的任務,我決不能這麼容易就放棄!」龍魂還是一拳拳地轟擊著巨石。

「可是你這樣根本打不碎這些巨石!可能你的手也會殘廢!」

「謝謝關心,但這是晉吾爺爺給我的訓練任務,我決不能未戰先退!更不能才走到一半就如一個懦夫孬種般放棄!你要是真的為我好的話,就等著巨石碎裂的那一刻及時轟出能量那時是碎石最弱的時刻!」龍魂大吼。

「好!」夢兒點頭。

雖然不知道龍魂為什麼這麼堅持,晉吾散人出得訓練怎麼會這麼稀奇古怪,但是,對龍魂,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龍魂成功的那一瞬間!

「喝!」汗水揮灑,冷風肆虐,龍魂再次一肘頂在巨石之上,裂縫終於擴大!

「我不會放棄的!」自己給自己打氣一聲,龍魂又用左肩膀靠在巨石之上!

可是,平時足以重傷敵人的貼山靠此時卻沒有多大的作用,只是撞擊在巨石之上發出「砰」地一聲而已。

「呆瓜!你的拳流血了。」夢兒提醒。

「沒事!不用怕!如果你怕的話到時我再叫你!」龍魂柔聲說著。

夢兒沒有回答,也沒有閉眼,只是看著眼前這個不懼痛,不懼血,不懼傷的少年,看著他一拳拳轟擊在巨石上,看著他揮灑汗水,看到裂縫擴大的那瞬間的笑容。


她很奇怪,為什麼這個少年要這麼拚命?他這麼拚命又為了什麼?

她又哪知道,龍魂有太多的人要去保護,太多的擔子壓在肩膀上,太多的謎題要去解開!

只有不斷變強,無止境地變強,才能保護好自己想要保護的人,才能消去肩膀上的沉重負擔,才能解開一個個自己渴望知道答案的神秘謎題!

夢兒不知道,龍魂心裡存了太多委屈,太多煩惱,太多傷心!

他不能說,不能哭,不能讓別人為他傷心,所以把所有都壓抑在內心深處,只有通過這樣,他才能完全地發泄出來!

「啊!」又是一拳撞在巨石上,裂縫又擴大了一些,深進了一些!


拳,在流著血;腿,在顫著抖;而心,卻在強著力!

「我不會輸!」龍魂冷哼一聲,又狠狠地砸出一拳!

這一拳蘊含了自己的所有力氣!

中指突起,對準裂縫的中央,龍魂砸了下去!

「轟!」巨石碎裂,大小不一的石粒崩散開來,時刻準備著的夢兒一把從手中握著的劍鞘里抽出一把通體紫色的劍,飛快揮出,幾十道能量破空而出,轟在了那些碎石之上,將它們全數轟成了虛無!

「能用劍將這些碎石轟成虛無,你的劍法比我厲害多了。」龍魂讚賞。

「那是!咦?你的拳頭!快點回去找清風爺爺治療!」夢兒說。

龍魂的整個左拳已經腫得像個饅頭了,特別是中指,甚至能看見森森指骨。

「小子,現在你知道你的**能量有多差了?」晉吾突然從一邊走了過來,手裡還拿著一盆水。

「晉吾爺爺,你看他的拳頭……」

「不用擔心!把拳頭放進來吧!」晉吾散人招呼道。

龍魂把拳放進盆里,血很快就染紅了盆里的水,奇迹的事,龍魂的拳頭竟然開始消腫!

半響,龍魂的左拳恢復如初。

「怎麼樣,是不是感覺拳頭硬朗了很多?」晉吾散人問道。

「嗯。」龍魂扭扭左拳,發出「噼里啪啦」的脆響。

「夢兒你用得能量肯定也消耗了一大堆吧?你的控制力不好,你要嘗試用最小的力,來轟滅那些被龍魂砸碎的碎石!不然精氣神消耗會很快的!」

「你們繼續吧!龍魂你每轟碎一塊巨石我就來一次,夢兒你精氣神快要消耗完時我也再給你帶來一些草藥,現在繼續。」晉吾散人說完,又再次消失。

「繼續吧。」夢兒說。

「嗯。」龍魂點頭,又來到了另一塊巨石面前,又是簡單地一拳轟出! 重心壓低,運力與拳,左拳提起,飛快襲出!

「砰!」巨石發出一聲脆響,龍魂收拳,右腿彈起,左膝頂起!

「鐙」地一聲,左膝頂在同一位置!

左膝傳來一片劇痛,龍魂只是皺了皺眉,就又借力打力,借著反彈之力倒身一踢,又踢在了同一位置!

「呲……」巨石發出一聲脆響,裂開了一道裂縫!


這一連竄的攻擊猶如電光火石般被龍魂飛快使出,僅用了幾個呼吸的時間,可龍魂,早已額頭布滿虛汗!

「喝!」僅停幾秒,龍魂又再次出擊!

一掌拍下,整隻左掌頓時一片麻痹,失去知覺,龍魂不俱,又轉身手肘擊出!

「鏗!」左肘傳來撕心裂肺的疼痛,龍魂雙通一顫,僅蹲伏半秒,又飛快踹出雙腿!

「可惡啊!」雙腿一彈,龍魂飛身而起,右腿如炮彈般射出,撞轟在巨石裂縫處!

巨石晃了幾晃,可裂縫卻沒有一絲擴大!

龍魂也不慌,一擊不成,龍魂又換一擊,雙腿飛速轟出,如狂風暴雨般襲擊在巨石之上!

待龍魂落地之時,已經踹出了數十之腳,一條裂縫由高而下!

「咳咳咳!」龍魂蹲在地上劇烈地咳嗽著。

「呆瓜,你沒事吧?」夢兒急忙跑到龍魂身邊。

「我沒事,不用擔心,只是耗費力氣過度而已。」龍魂擺擺手。

「尋其貫通之位,襲而力無虛發,而引其力聚於其一!只有這樣,才能取得最大的效果!」這時,晉吾散人又從一邊走來。

「哦。」龍魂重新站起。

尋其貫通之位。

雙眸飛速掃視著巨石的每個地方,不放過哪怕一絲細節。

龍魂圍著巨石慢慢走動,全神貫注,欲要尋出貫通全石之位!

「找到了!」驚呼一聲,龍魂壓低重心。

引起力聚於其一!

龍魂左臂運力,飛速轟擊於巨石之上,力量襲入巨石,整個巨石都顫了幾顫!

「你的力量不夠,出拳時勁力就已經全數散發了個乾淨,根本無從打出最大威力的一拳!」晉吾散人嘆氣一聲。

「勁力?」疑惑地嘀咕一聲,龍魂又飛速揮動左臂,轟擊在那個貫通巨石全身的點上!

只是,每次轟擊過後,巨石都僅僅只是搖了一搖,根本沒有一點碎裂的跡象,而且,龍魂還注意到,自己左臂揮動間一股淡淡的白氣從左臂的毛孔里散發了出來,消散於天地之間!

這股白氣很淡,淡到了於天地幾乎一樣的顏色。

「貫通全身的點,即是最脆弱的點,也是最堅固的點,就像雞蛋一樣,巨石同樣可以把力量分散到每一處去抵消或承受,如果你不能一擊而成,那麼所有的攻擊都是無用功!」晉吾散人說。

「那我該怎麼辦?」

「想辦法控制勁力,壓縮在一起,轟擊在一點之上,途中不要讓勁力泄散!」晉吾散人娓娓道來。

「好吧!」無奈地道了聲,龍魂又繼續揮拳。

將心比心,控制勁力不讓散發,這是很難的事情!

將力量聚於一個地方,說難不難,說易不易,可是,在攻擊時不讓勁力從毛孔間散發,這是件超難的事情。

或許有些煉體的人可以,但他們都是從小就開始煉體的,哪像龍魂,他才煉體不久,身體硬朗度也就比平常人高那麼一點而已。

「喝啊!!!」左拳衝擊在巨石那個點之上,每次揮動都總有一股淡淡的白氣從臂中毛孔處散發出來!

不知疲倦,龍魂繼續揮動著拳,一拳連著一拳,巨石的顫抖速度愈加之快!

散發的白氣漸漸減少,龍魂對勁力的控制力也在狂增,巨石上也多出了幾道裂縫!

「喝!」又是普普通通的一拳,只是,這一拳的威勢卻是前幾拳威勢的幾倍!

龍魂全身毛孔緊閉,左臂再無勁力散發,這以前我,實打實地擊在巨石之上,一道無形的力量散發,貫通了整塊巨石!

「轟!」不出預料,整塊巨石轟然炸裂,碎裂成粒粒小石頭飛上天空,龍魂閃開,夢兒抽劍!


「力聚於點,尋其一身轟然滅裂盡數!」晉吾散人這時大聲呼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