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下其餘長老施展秘術,一定要把那小子揪出來。一現那小子的足跡,不用等我們。直接纏住他,然後信號給我和尊者大人。記住,是不計人命的纏住他。」領頭男子有些猙獰的說道。

「是!」其中一個長老迎了一聲,身影閃動,向著一個方向疾馳而去下著命令了。

「大長老!他應該就在正前方的區域內。不過,度好像極快,已經離我們這裡有一段很長的距離。」其中一個長老解釋道。

「哼,追!我倒要看看么,他怎麼逃!」領頭男子怒了一聲,度也到了極致,繼續向著前面追逐過去。

……

「草……」

在宮殿之中穿插的羿鋒,ren不住罵了一聲,此時他已經現了,這座宮殿居然全部是他們的人,到處有人搜索著他,羿鋒原本想留出這座宮殿的,卻現四周已經布滿的守衛,羿鋒想不知不覺的出去,根本是不太現實的問題。

羿鋒驚駭的現,他居然封鎖在這個宮殿之中了。

而且,讓羿鋒驚訝的是,好像對方能捕捉他的大概區域。羿鋒只要一到一個地方停留,對方必定以極快的度趕過來。要不是他的感知力遠平常王階三階,他怕是已經被對方找到了。如此情況,讓羿鋒不由皺了皺眉頭。

「ma的,他們到底是如何定位我的所在的?」羿鋒大罵了一聲,自然不信他們有千里眼。


對方的不斷定位,讓羿鋒也不敢再宮殿之中有任何停留,任何時刻都在施展魅影身法逃跑,這才讓對方定位不到他的位置。

可是,就算羿鋒如此,也現他的處境越來越危險,在宮殿之中搜索他的人越來越多,雖然大多都是將階之下的人。可是這些人只要微微糾纏一下他,怕是追逐他的人就能趕到。

羿鋒雖然自負,但是還沒有信心對抗如此之多的強者。 「草……」

這連續不斷的施展魅影身法,即使xiu煉凌神決的羿鋒,都有些受不了了。要不是他有著大半的丹藥支持,怕是度已經慢下來了。

可是對方卻不同,人數多的恐怖。在不斷的jiao班之中,卻能一直保持著頂峰。

「不能再這麼下去了!要不然遲早被他們追上!總不能一直施展魅影身法躲著他們。」羿鋒顯然也有些受不了,目光轉向封鎖著宮殿的守衛。主意終於放到他們身上了!

「本少的毒藥還有大把用不完的。正好用你們幫忙消耗一點!」

羿鋒眼中閃過了一聲狠辣之色,從懷中取出了一個玉瓶,玉瓶之中的粉末拋撒在在虛空之上。藥粉在被風一吹,徹底的散了開來。飄向的四周。

羿鋒見狀,想了想還是從納靈戒之中再次取出一個玉瓶,其中的藥粉也全部拋灑在虛空之中,隨風飄向遠處。


「這些藥粉,對付幾個師階應該不成問題。」羿鋒做完這一切的時候,不敢再有所停留,身影猛的閃動。

……

在虛空之中,一左一右兩個方向,領頭男子和一個老者都向羿鋒剛剛停留的地方疾馳而來,只不過當他們趕到這裡的時候,羿鋒的身影再次消失在這裡。

領頭男子望著對方的老者,他趕緊走向前行了一禮,恭敬的說道:「尊者大人,你施展秘術也察覺不到那小子的具體位置么?」

老者看了領頭男子一眼道:「jing氣太少,雖然我施展秘術範圍縮小了大半。可是他似乎知道我們能定位他的位置,一直沒做過停留,位置漂浮不定。即使是我,一時間也奈何不了他。」

領頭男子聽到對方的話,眼中滿是不敢相信之色,面前的老者的實力他很清楚。在谷中除了宗主,實力在無人能比擬。可是對方居然也追不上那小子?那小子屬怪物的?

「你也不用擔心,對方度雖然不錯。可是一直以這種度逃避我們的定位,對他的消耗也極大。用不了多久,他總要停留略做恢復。只要他敢停留一刻鐘以上,那他再無逃跑的可能。」老者眼中滿是傲然之色。

領頭男子聽到老者的話,也微微點了點頭。在這個被他們全部封鎖的宮殿之中,他不信對方能翻天。

「主殿被對方搬空了?」老者突然問道。

領頭男子苦笑了一聲點了點頭道:「除去一些金幣和寶石,其餘的什麼也沒有現。金幣和寶石,對於我們來說,根本就無用!」

老者聽到對方的話,也微微皺了皺眉頭:「你們是怎麼做事的,耗費了谷中三分之二以上的力量,居然還被別人不能捷足先登了。」

領頭男子聽到老者的責怪,他的臉色微微紅了紅。這要是傳出去,他們文靈谷的臉就丟大了。

「可能是對方運氣好,不小心撞到了!」領頭男子自我安慰道。

老者聽到領頭男子的話,不可否置的點了點頭。隨即他忽然皺了皺眉頭!

「尊者大人,怎麼了?」領頭男子見老者這般,皺著眉頭問道。

「你有沒有現,這片天空空氣好像不同?你有沒有不適之感?」老者說道。

領頭男子深吸了一口氣,隨即搖搖頭道:「並無生異狀。」

老者微微皺了皺眉頭,查探了一xia體內的狀況。隨即臉色大變道:「不好!這片區域被下毒了。」

「下毒?我並沒有生有異狀啊?」領頭男子也臉色一變。

「哼!等你現就已經晚了。這毒居然無色無味,對於我們的實力來說自然沒有一定害處,可是對於那些還沒有達到王階的武者來說,卻有著致命的作用。哼,這小子看來是想突破封鎖逃出宮殿之外了。」老者沉聲說道。

「追,絕對不能讓他逃出去,要不然追捕起來更加麻煩。」老者沉聲說道。

「尊者大人放心,我這就吩咐所有王階停止追殺,前來封鎖這個宮殿。追殺的事情,我們兩個足以。」領頭男子馬上就想到了對策。

老者點了點頭,對於能取走主殿寶物的羿鋒也好奇了起來。不僅可以提前找到主殿,還能憑藉著五階的實力,逃出幾個強者的封鎖,更是在自己的追捕下,捕捉不到他的身影。

不論今後他如何,單單這些經歷,就足以讓他成名了。

……

羿鋒原本四處放毒之後,必定能打開一顆缺口出去,可是羿鋒驚訝的現,封鎖比起剛剛更加堅固了,其中更是加入了不少王階。

如此情況,即使羿鋒是傻子也明白對方現他放毒了。想到這點,羿鋒眼中流露出難以相信,那些毒粉他很清楚,無色無味,就算一般的王階也絕對不能現。畢竟對王階沒有一絲影響。可是能被現,除非對方之中有著毒師,還有就是實力絕強者。比如達到尊階!

尊階?!

羿鋒想到這種等級的人也在追捕他,他就ren不住一陣心寒。

「我草……這他ma到底是那股勢力,居然連尊階都出動了!」

「ma的,尊階有如何,惹huo了本少,本少在死之前都剝你一塊皮。」羿鋒怒罵了一聲,無奈之下的羿鋒,只能強行突破了。

要不然,一直被封鎖在這谷中,時間一久,絕對沒有活路。

想通了這點的羿鋒,深吸了一口氣,身影閃動,向著宮殿外圍的方向疾馳而去,化作一道道殘影。

封鎖宮殿的眾人,望著不斷變大的人影,一個個頓時大喜。

「是那小子,追,纏上他!」

就在眾人準備前來纏住羿鋒的時候,他們驚訝的現,對方居然不想著逃避,居然生生的向著他們迎了上來。

羿鋒這種舉動,讓這些人不由為之一愣。

隨即,也終於有人反映過來,不敢相信的望著羿鋒驚呼道:「對方是想從我們這裡突破。」

想到這種可能,一個個心中震撼不已。他們這封鎖雖然不是最強的,但是擋住對方數分鐘就可以。數分鐘而已,他們的大長老和尊者大人都能趕到,對方插翅難飛。

「這小子,還真是大膽!」 「找死!」羿鋒見對方居然組成一個陣法前來阻擋他的突破,他怒罵了一聲,體內的鬥氣轟涌而出。

羿鋒沒有保留,一出手就是他的最強攻擊。星爆天下瞬間把他體內依靠凌神決和鬥氣恢復過來的鬥氣,抽取的乾乾淨淨。

如此之下,效果也很明顯,羿鋒的拳頭劃破虛空,整個虛空在這股力量之下,呈現出極大的扭曲之感。拳頭之上,所有的能量凝聚成一個巨大的光團,帶著破空一切的氣勢,狠狠的轟炸對方十餘人組成陣法的防禦之上。


這股力量,有著摧毀一切般的氣勢。拳頭直直的轟在防禦陣法之上。只聽見咔嚓一聲,他們組陳的防禦徹底被轟碎。

於此同時,那組成防禦的十餘人一人一口血液噴吐出來,狠狠的被砸的拋飛出去,隨即狠狠的砸在宮殿之上的牆壁之上,牆壁應聲倒下。這些人再次狂湧出大片血液。

圍攻而來的第二撥人,見由王階組成的陣法,在對方手中居然如此不堪一擊。一個個驚駭的望著羿鋒,眼神之中流露出驚懼之感。

剛剛的霸道和破空一切的力量,給予他們極大的心靈震撼。

「哼!」羿鋒冷哼了一聲,體內空空如也的感覺,讓羿鋒從戒指之中倒出一枚丹藥,散著清香和光芒的丹藥,羿鋒想也不想就吞食了進去。

「六階丹藥!」有些識貨的人望著羿鋒吞食進去的丹藥,ren不住驚呼了一聲,即使是他們谷中,擁有六階丹藥的人也寥寥無幾。

羿鋒對於眾人的驚呼之聲充耳不聞。六階丹藥儘管對於他來說也算珍貴,可是此時的情況卻容不得他節省。任何捨不得,都可能留下他的命。

吞食了六階丹藥之後,羿鋒鬥氣雖然沒有全部恢復,可是也恢復了半數以上,這讓羿鋒微微心安。

望著剛剛沒有組成陣法,第二撥圍攻來的人,羿鋒手中的纖虎劍也猛的揮動了起來,向著對方的陣營之中疾馳而去。手中的利劍劃過一道道凌厲的弧度。

第二撥原本想組成陣法,可是在羿鋒凌厲的攻擊之下,原本的打算也落空了。只能一個個拚命的抵擋著羿鋒的利劍。

只不過,羿鋒儘管邪帝傳承,經驗是如何的老道,幾乎劍劍都是以最狠辣,最刁鑽的方式對方他們。一句句的慘叫之聲不斷響起。

不過,儘管如此,羿鋒並沒有開心之色,他現四周圍過來的武者越來越多,大有整個封鎖宮殿的人都向這裡湧來的趨勢。

如此情況,讓羿鋒也不由有些急。這些人還好對付一點,可是對方的尊階,那才是催命符。

「找死!」

羿鋒也顧不得一切,從戒指之中取出數個玉瓶,鬥氣猛的向著玉瓶轟了過去。

數個玉瓶頓時都碎裂開來,其中的藥粉和液體拋灑下來。藥粉和液體把整篇區域籠罩在其中。

「啊!有毒……」

一個武者臉上掉了一滴液體,他捂著臉大駭道,此時他的臉如同潑了硫酸似地,開始腐爛,一塊塊腐肉極為噁心和怵目驚心。

眾人見到這一幕,一個個心頭大駭,各自身影閃動,逃避出這個空間,不敢讓粉末和液體接觸到他們。那些沒有逃避開的,卻一個個倒在地上打轉,呻.吟哀叫。

一時之間,羿鋒的那篇區域居然空曠了起來。

羿鋒冷哼了一聲,身影猛的閃動,向著遠處激射出去。

可是他並沒有走多久,一個人影就擋在他的面前。

「滾開!」

查探到對方有著王階的實力,羿鋒大怒,碎破瞬間凝聚而成,噬珠能量和邪帝之力也不要命的轟涌而出,狠狠的甩動手臂砸向對方。

「噗嗤……」

一個普通王階,如何是羿鋒暴怒之中極強一擊的對手,瞬間就把他轟的吐血倒飛出去。

羿鋒見擋路之人逼開,身影化作一道殘影再次向著前面疾馳而去,手中的玉瓶拋向虛空,在鬥氣的一轟之下,化作雨滴撲空而下,擋住追逐的人群。

可是,羿鋒能擋住那些將階師階,卻擋不住王階。一個王階從一個方向疾馳而來,重劍狠狠的向著羿鋒劈了過來。

對方的阻擋,讓羿鋒心頭大怒,體內的鬥氣轟涌而出,全部匯聚到利劍之上,噬珠能量也同樣匯聚其,在劍尖出凝聚成一個點,狠狠的向著對方刺了過去,羿鋒一出手就是奪命的狠辣招式。

「哼!」

對方哼了一聲,手中重劍絲毫不做閃躲,和羿鋒直直的轟在了一起。

「碰……」

一聲碰撞之聲,無數勁氣迸出來,肆nue著虛空。

「五階!」

羿鋒察覺到微微有些麻的手臂,心中也微微有些驚懼。一個五階王階他還不放在心上,可是此時的環境卻容不得他拖時間了。

羿鋒轉頭看了一眼,果然見兩個黑點從虛空的方向疾馳而來。尊階的度如何之快?怕是短短之間就能感到這裡!

想到這裡,羿鋒望著面前的王階的眼神更是凌厲,一個王階五階,擋住他片刻絲毫不難。

「難道就真的束手就擒了?」

羿鋒眼中閃過了一絲狠辣和瘋狂,體內的鬥氣轟涌到纖虎劍之上,散著寒氣的纖虎劍,直直的向著對方的xiong口狠狠的刺了過去。

對方眼中閃過了一絲譏諷,重劍狠狠的向著羿鋒劈了過來。

對方原以為羿鋒會和他的重劍對碰,可是他驚駭的現,羿鋒的利劍劃過了一道詭異的弧度,居然直直的向著他的腦袋刺了過去。

而同樣的,他的重劍羿鋒沒有做任何防禦,他的重劍劈向的方向就是羿鋒的腦袋。

望著眨眼就至的利劍,儘管他的重劍能劈碎羿鋒的腦袋,可是他的腦袋也要刺穿,這完全是以命搏命的打法。

利劍馬上就要刺入他的腦海,對方趕緊收回重劍,身影一側,躲避了出去。

羿鋒見對方如此,嘴角閃現了一絲詭異的笑容,片刻之間就從他躲閃的方向疾馳而去,逃出了眾人的包圍之中。

「嘩……」

羿鋒一逃出他們的封鎖,一片嘩然。沒有想到對方居然如此狠辣,不只是對敵人狠,對自己更狠,用著這種以命搏命逃出去。

羿鋒的度,即使他們想追也追不到。很快就逃出了極遠距離。

而此時,老者也出現在這裡,望著已經快要化作一個黑點的羿鋒,他甚至沒有看這些一眼,身影猛的閃動,化作一道殘影向著羿鋒追逐了過去。

領頭男子見老者追了出去,他也微微鬆了一口氣,對方還沒有消失在實現之中,以尊老的實力,想要擺tuo他幾乎不可能。即使他的度確實很強。 領頭男子見老者已經化作一個黑點了,他這才把目光轉向場中,人微微有些獃滯。只見場中已經凌亂不堪,谷中大多弟zi已經沒有生息,不是被對方震死,就是身上有著觸目驚心的利劍攻擊。而且那些沾染到毒藥的武者,更是在地上翻滾不定,一塊塊腐肉極為噁心。

領頭男子見谷中弟zi死的死,傷的傷。眼中除去暴怒,還有一點點驚駭。

以他的實力做到這一點並不難,可是對方僅僅是一個五階強者啊。在這麼多人的圍攻之下,居然還能在他們趕來之前,殺了如此之多的人強行逃出宮殿封鎖。

這樣的實力,真的只是文燦說的五階強者么?領頭男子ren不住懷疑了起來。

而就在領頭男子立於虛空的時候,各個封鎖之地的五階強者,也向著這個方向急涌過來。望著這裡的一幕,一個個也ren不住深吸了一口涼氣,他們自認做不到這點。

「大長老,那小子呢?」其中一個五階強者,見自己這方傷了這麼多人,而那小子卻不見,一個個面面相窺,終於有一個人出來問道。

「逃了!」領頭男子哼了一聲說道。

「逃了?」所有人驚呼出口,「這怎麼可能,在如此之多的人圍攻之下,而且每一片大區域都有一個五階王階坐鎮,他怎麼在你們趕來之前逃了?」

「那你就要問他了。」領頭男子同樣一肚子怨氣,目光轉向剛剛和羿鋒打鬥的五階強者。

這個五階強者見眾人都把目光轉向他,苦笑了一聲說道:「那小子比起我們想象中的都要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