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

忽的,徐珊指著空中那五種顏色的光幕,不由自主的紅唇微張驚呼道,「吳天快看,這是怎麼回事?」

「哦?這應該就是此處陣法最強大的存在了!不過不要緊,放心吧,沒事的!」吳天微笑著柔聲說道,他對浮屠塔有著足夠的信心。

「五行么?既然如此,那小爺就來一個逆五行給你看看!」

葉提囂張的聲音響起,隨即那包裹著其本體浮屠塔的七彩光芒陡然大盛,瞬間形成了幾乎同樣的一個五色光幕,只不過五種顏色的位置有所不同……

「逆轉五行,五行相剋,相剋相生,給小爺破!破!!」

嘭嘭嘭……

兩種類似於五彩轉輪般的光幕轟然撞擊在了一起,伴隨著恐怖的聲響炸裂,整個空間好似都為之劇烈一顫似的,無數能量盡數蔓延,五種五行屬性的能量尤為濃密,甚至於彷彿連天地間都被這五彩能量所完全覆蓋一般……

「好強的能量震蕩!」

徐珊瞪大了雙眼,不過在葉提的關照下,七彩光芒將他們完全籠罩,這些蔓延的能量根本靠近不了他們的身邊,更別說給他們帶去什麼傷害了……


「哈哈,破了!小和尚,小爺我怎麼樣?夠強吧?」

葉提得意洋洋的聲音在心底響起,吳天立時沒好氣的道,「小葉子,你每次是不是非得等我遇到危機才會現身?我現在有些懷疑,你是不是在故意玩兒我了?」

「小和尚,你胡說什麼呢?小爺我怎麼就故意玩兒你了?」

葉提很不滿的道,「你小子還好意思說,你看看你現在才四階大武師巔峰,連武王都沒有,不覺得丟臉么?你啊,最好快點提升,不然的話,我本體第六層你都無法打開,有你這種主人簡直是小爺我的悲哀,哎……」

「呃……」

吳天立時無語,在外面他這個年齡能夠擁有這等實力,已經是無比天才的存在了,可謂是萬中無一,然而卻被葉提打擊的體無完膚,這算怎麼個事兒?

「好了好了,小爺我也懶得和你廢話!」

葉提沒好氣的道,「這次幫你之後我又要沉睡了!你的實力沒到武尊,根本無法給出控制我本體的能量!所以,我只能每次沉睡后積攢能量幫你!小和尚,快點努力提升吧!等你到了武尊之後,小爺我會有一個很大的驚喜給你!」

「這算不算是誘惑呢?」

吳天問道,可葉提卻再也沒有回答,任憑吳天在心中如何呼喊,都再沒有任何回應……


磁磁磁……

就在此刻,突兀的周圍空間陡然發出一陣陣怪異的聲音,在徐珊那嬌呼不斷的清脆聲音中,周圍環境陡然大變,狂風呼嘯,雪花飄飛,剎那間竟是好似來到了一片冰天雪地的世界……

「這裡……?」

吳天和徐珊都被這突兀的環境變化嚇了一跳,但隨即往身後看去,透過那層層流動的雲霧,有種一覽眾山小之感,瞬間恍然道,「原來,我們竟是已經來到了山巔!」 山巔處,一片冰雪之地,空氣中除了寒意之外則多出了幾分世外仙境般的感覺,冷風呼嘯吹動著衣衫,讓吳天和徐珊二人頗有一種遺世獨立之感……

「冷么?」

輕輕地將徐珊的小手握住,吳天柔聲問道,待得得到徐珊笑著搖頭后,他這才繼續說道,「那麼我們往前走吧,小心些,此處肯定不簡單!」

「嗯……」

徐珊甜甜笑著點頭,猶如小媳婦兒一般輕輕抓著吳天的手,俏臉上的笑容是那麼幸福……

「前面有座房子……」

忽的,在那冰天雪地,風雪亂舞之中,兩人可以清晰地看到前面有一座類似於小院般的存在,從遠處看去這小院很是普通,估計連許多城池的尋常人之家都比之不過,然而能夠在這種地方看到小院,無疑是增加了吳天和徐珊他們的探尋之心……

「走,我們過去看看!」

拉著徐珊加快了步伐,一連串的腳步在身後雪地顯現,但隨著那雪花的飛舞,這些腳印又很快消失,猶如從未出現過似的……

「萬、法、居!」

來到小院正門口,看著那門上牌匾書寫的三個大字,吳天的面色陡然變得有些古怪……

徐珊輕輕晃了晃手腕,疑惑道,「怎麼了?這萬法居有什麼好奇怪的么?」

「呃……」

吳天苦笑著摸了摸鼻子,訕訕道,「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三個字是我爺爺的字跡!」

「什麼?」

徐珊聞言頓時美眸大睜,驚道,「難道這兒是老公爵的地方?」

「不,不是!」

吳天無語的搖著頭道,「估計是我爺爺來過這裡,然後給此處留了一個牌匾罷了!」

「走吧,我們進去看看!」

說著,吳天便拉著徐珊朝裡面邁步,哪知剛剛抵達這關閉的門口之時,那萬法居的院門竟是主動打開,一股濃郁的春天氣息蔓延而來,瞬間再次讓兩人的神色為之獃滯……

如果說外面是冰雪天地的話,那麼這院落之中便有一種春風拂面的感覺,不見一絲一毫的冰雪,入眼之處竟是春日裡的百花燦爛,甚至還可以看到幾隻蜜蜂和蝴蝶正在綻放的花朵上翩翩起舞,空氣中濃郁的各種花香,簡直讓吳天和徐珊有種心曠神怡之感……

「好神奇啊……」

徐珊美目漣漣,泛著無盡的光芒,竟是雀躍著奔向那各色花朵,宛如精靈般露出無比迷人的笑容……

「吳天,快過來看看,這裡好多鮮花好漂亮哦……」

興奮地朝吳天招著手,此刻的徐珊宛如小女人一般,開心到了極點。

而吳天緩步走過去,伸手攬住徐珊的細腰,看著她那俏臉上興奮的神色,他的心中竟是有幾分寧靜之感,好似恨不得這一輩子就在這與面前的佳人兒廝守相伴……

「吳天……吳天……」

輕聲的呼喚,帶著一絲嬌嗔在耳邊響起,吳天愣了愣神后道,「怎麼了?」

「在想什麼呢?哼哼,是不是在想你的其他幾個紅顏知己啊?」徐珊不無吃醋的撇嘴問道。

「呵……怎麼可能?」

笑了笑,咸豬手輕輕地在徐珊腰間划動,吳天壞笑道,「我在想,要是能夠和某人在這種環境下『好好的生活』一段時間,那該是件多麼美妙的事情!」

好好的生活,這五個字著重加大了點音量,再看到吳天那壞笑的神色,心思本就聰穎的徐珊如何不知道他話語中的涵義?

當即俏臉一紅,嬌嗔道,「壞傢伙,想什麼呢?誰要和你『好好的生活』啊?」

「你說呢?我的小珊珊……」

右手稍微用勁兒, 萬界最強融合系統 ,徐珊俏臉通紅,但又想到此處是陌生之地,不由得強忍著心中的那一股悸動,勉力掙脫吳天的懷抱,小腳跺了跺的嗔道,「壞傢伙,別鬧了!」

「哈哈,好,不鬧了不鬧了!」

吳天朗聲一笑,隨即沉聲繼續道,「這裡肯定也有一種陣法,否則不可能保持的四季如春!但是我們進來之時並未有任何被阻之感,這也就說明這種陣法只是改善周圍環境,並不能起到阻礙的作用!」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呢?」

徐珊歪著頭繼續問道,說實話,她很迷戀吳天說到正事之時那種肅然的神態,很迷人,很帥氣,很有風範。

環視周圍,除了院落之中的春意盎然之外,四周是猶如一個四合院般的存在,但唯一不同的是後面還有一個更大的院落,也有單獨的房間,這種怪異的布置讓吳天微微覺得有些疑惑……

猶豫了一會兒,當即揮手道,「走,咱們進去看看,這裡應該沒有人,而且……我想有可能酒鬼前輩讓我一路向北,或許就是為了來到這萬法居!」

「嘻嘻……反正我跟著你走!以後你不準丟下我不管,聽到沒?」徐珊緊緊地抓著吳天的手,彷彿怕他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似的。

言語中那種深深的依戀,讓吳天很是感動,反手握住那雙小手,兩人一同朝前面這四合院的正屋走去……

剛剛走入正屋,兩人便感覺到一種凌厲的氣勢撲面而來,而後目光盡數落在了正前方那一道對聯之上……

一道悟萬法,萬法皆空!

萬般唯一尊,一尊凌世!

橫批:萬法散人!

「萬法散人?」

兩人對視一眼,俱是看出對方眼中的深深震駭之色,而隨即還沒等他們多說什麼,一道淺灰色的光芒瞬間瀰漫開來,只在剎那間便已然將這整個房間完全布滿,好似有一種極其強大的威壓從四面八方襲來,讓吳天和徐珊二人的表情都在瞬間一變……

咔嚓……咔嚓……

彷彿能夠聽到自身骨頭即將錯位的聲音,那種恐怖的威壓越來越強,幾乎不可匹敵的力量更是讓他們兩人有一種跪拜倒地的趨勢……

「怎麼回事?」

徐珊緊緊咬著嘴唇,面露出不甘之色,俏臉被壓迫的通紅,額頭與眉梢間那滴滴冷汗不斷滴落,整個人顯得痛苦不堪……

「堅持!」

死死地說出兩個字,吳天勉力伸手將徐珊的小手握住,雖然有些自顧不暇之感,但依舊還是傳輸了一些自身的能量過去,讓徐珊稍微輕鬆了一些。

「九星破霄劍,給我出來!」

猛然一聲輕喝,伴隨著一道響亮的劍鳴,九星破霄劍瞬間浮現而出,在湛藍色劍光的籠罩下,吳天和徐山都感覺好了許多……

稍微站直了一下身體,用能量將剛才身上的汗水祛除,徐珊這才緊緊地抓著吳天的手臂,顫聲道,「吳天,這到底是什麼地方?怎麼會那麼怪異?」

「不清楚!」

吳天表情肅然的搖了搖頭,環視周圍,這整個房間中除了那一副對聯之外別無他物,空蕩蕩的讓人頗有幾分寂寥之感……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徐珊又問道。

「試試看能不能退出去!」


說話間,兩人便緩緩朝後退去,可即便有九星破霄劍的劍光保護以及開路,竟然連退出房間都不行,每次走到那一直開著的房門口之時,便利是有一股巨力反彈而出,將他們直接封鎖在了這小小的正屋之中,讓他們兩人都顯得無比無奈……

「這……這是怎麼回事?」

兩人瞪大了雙眼,除了自己本身身體之外,就連九星破霄劍都可以自由進出,那正屋門口看不到的那道阻礙,偏偏就只是封鎖住了他們二人的退路……

「哈哈,既然來了,又何必著急走?難道老夫的這間房子就真的這麼嚇人嗎?」

突兀的,一個聲音回蕩開來,瞬間讓吳天和徐珊面色微變,吳天直接上前一步,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冷聲道,「什麼人再次裝神弄鬼?還不給小爺我現身出來?」

「哈哈,小兔崽子夠囂張,老夫喜歡,哈哈……」

聲音再次傳出,彷彿帶著不斷增幅的能量,那簡單的話語竟是直接讓吳天和徐珊體內能量翻滾,內腑都彷彿被弄得一顫一顫的,就差沒有直接吐血了……

深吸一口氣,吳天勉強將那種不適之感祛除,這才雙眼微眯的沉聲繼續道,「前輩乃是高人,又何必與晚輩計較?既然前輩在此,那晚輩二人就不打擾了!告辭!」

說完,就要拉著徐珊離開,可誰曾想,在他們剛剛轉身之時,周圍環境突然一變,竟是來到了五彩斑斕的天際之上……

金木水火土五行所代表的五種屬性顏色布滿身體周圍,端的是無比瑰麗與漂亮,然而在吳天和徐珊看來,這種漂亮的背後卻隱含著不可預知的危險……

「什麼人?還不速速現身?」

吳天將徐珊保護在身後,雙眼微沉的冷聲喝道,同時更是將九星破霄劍拿在手中,時刻準備著面對那未知的危險。

「小兔崽子,這麼囂張?你以為老夫不敢出來么?」

啪……

話音剛落,吳天只覺得一股巨力襲身,根本來不及有所反應的剎那,整個人便猶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朝後倒飛……

而在他剛剛穩住身形之時,一個身穿淺灰色長袍,鬚髮皆白的老者憑空而現,只是有所不同的,這老者身體有些透明,那一雙精芒熠熠的眼眸,彷彿射出兩道閃電似的,直直的落在吳天身上…… 「吳天……吳天,你怎麼樣了?」

徐珊完全不在乎那忽然出現的老者,急速跑到吳天身邊扶著他的手臂,俏臉顯得無比著急。

盛寵婚不晚 放心,我沒事!」

搖了搖頭,吳天輕輕拍了一下徐珊的小手,而後感覺到這灰衣老者的凌厲目光,不由得面色再次肅然起來,「前輩到底是何人?為什麼要戲弄晚輩?」

「小子,你剛才不是一直讓老夫現身么?」

灰衣老者的嘴角浮現出一抹戲謔,那凌厲的目光之後快速的閃過詫異之光,淡淡的道,「小子,你今年多大了?」

「十二……」

「十二?」

灰衣老者面露驚色,「十二歲的大武師,還擁有如此奇特的靈劍,唔……修鍊的功法竟然連老夫都看不穿,你小子到底是什麼人?難道是某些老傢伙的轉世之身?」

話音至此已然顯得無比震驚,甚至連那一雙老眼都死死地盯在吳天身上,可還沒等吳天回答,這老者便隨之又自顧自的擺頭道,「可也不對啊,那些老傢伙即便轉世也不可能這麼年輕便激活本源,唔……小子,你到底是什麼人?」

最後一句已然夾雜著一些能量,竟是讓猝不及防的吳天和徐珊二人接連後退,甚至胸口已然傳出陣陣憋悶之感……

「前輩,小子吳天,乃是從外面進入這九天劍池之內,一路向北尋到前輩的萬法居!」吳天微微躬身,但卻是不卑不吭。

「唔……是啊,老夫這裡是在劍池之內……哎……」

原本威嚴的神色黯淡了不少,悲涼的氣氛完全代替了方才那種威壓,嘆聲道,「時間過得真快,快的連老夫差點忘了自己已經死了,哎……」

「死了?」

聞言,吳天和徐珊立時雙瞳一縮,死了的人還能出現?不過也怪不得這老者的身體有些透明呢……

「敢問前輩尊姓大名?」吳天躬身道。

「時間太久了,久得連老夫都忘記自己叫什麼了,不過老夫還記得,老夫號萬法,人稱萬法散人!」

「萬法散人?萬法居?」

吳天頓時表情一凜,徐珊也顯得有些詫異,但卻與吳天一同躬身行禮,「晚輩見過萬法前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