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是分辨不出來的,要用這裡來分辨。」看著曾柔的模樣,慕風笑著說道,然後指了指自己的心臟部位。

「噢!」曾柔吐了吐香舌,極為可愛。

「呼!」

慕風輕輕呼出一口氣,微微閉上雙眼,靈魂之眼也是開啟,靈魂力散發而出,將周圍的宮殿、凌霜兒、曾柔都盡數屏蔽,魂眼之中,只有眼前的五條通道。

不過下一霎,慕風臉上湧出一抹驚駭之色,那五條通道,仿若化成五條猙獰惡龍,張牙舞爪,朝著自己籠罩而來,同時,一種極端冰冷的寒意,陡然從體內爆發開來。

「哼!」

很快,慕風便是鎮定下來,他知道這種怪異的現狀,一定是迷宮對自己的反擊,當即心神一動,雄渾的靈魂力暴涌而出,將那極端冰冷的寒意鎮壓而去。

與此同時,那五條猙獰惡龍已經是撲面而來,不過慕風並沒有理睬,任由其穿體而過。

幻陣,之所以威力不俗,就是因為人們處在幻陣當中,所看到的景象,都是應心而生,若是能夠做到靜心凝神,自然會不攻自破。

若是不能夠做到心靜如水,很容易因為心中的雜念,而使自己身受幻境之困,分不清真實世界和幻境,而被活活困死在其中。

自穿越以來,慕風經歷的幻陣也是不少,已經頗有經驗,並沒有受到困擾,反倒是凌霜兒和曾柔,兩人的俏臉之上,都是浮現出一抹嫣紅,顯然是受到了幻境的困擾。

若是藉助著清玉或者神秘符紋之力,慕風能夠輕鬆的知道哪一條通道是通往血剎洞府,可是清玉要自己先行探查,顯然是有著他的道理。

魂眼睜開,仔細打量著眼前這五條通道,每一條通道,都是有著極為隱晦的波動散發出來。

靈魂感知,細細的感受著五道不同的隱晦波動,察覺當中的不同……

時間緩緩流逝,半個時辰瞬間便是過去。

曾柔睜開雙眼,俏臉嫣紅,望著仍然緊閉雙眼的慕風和凌霜兒二人,無奈的搖了搖頭,在靈魂感知方面,自己和兩人還是有些差距,畢竟慕風和凌霜兒可是貨真價實的造魂師。

又是半個時辰過去,慕風和凌霜兒兩人幾乎同時睜開雙眼,相視一眼,均是微微一笑。

「慕風哥,霜兒姐姐,你們知道哪條通道是真的?」曾柔看著兩人的表情,連忙問道。

「要不你先說?」慕風和凌霜兒異口同聲的說道,話音剛落,又同時笑了起來。

「一起吧,看看我們選擇的是不是同一條?」慕風提議道。

凌霜兒點了點頭,然後兩人幾乎同時伸出手指,指向了同一條通道,讓得兩人又是會心一笑。

「既然是同一條,那我們走吧。」

慕風笑著道,然後朝著那條通道走去,凌霜兒和曾柔兩人也是跟了上去。

慕風體內的清玉,看到這一幕,也是微微點了點頭,雖然尋找通道需要耗費一段時間,但是對於其靈魂領悟,卻是有著不小的幫助,對於魂師修為的提升也是有著極大的好處。

這條通道不短,慕風和凌霜兒、曾柔的速度不慢,也足足掠行了半個時辰,方才到達了另一座宮殿。

來到這座宮殿,凌霜兒和曾柔便是想要朝著宮殿的入口處,不過慕風卻是停下了步伐,打量起周圍石壁之上的壁畫,並用靈魂力拓印成靈魂畫面,存放在腦海之中。

農家小福女 怎麼了,慕風哥?」曾柔見到慕風停下腳步,也是將視線投向了一旁的壁畫。

「這些壁畫,和之前那座宮殿的壁畫,似乎不一樣?」凌霜兒也打量了壁畫一番,說道。

慕風點了點頭,卻沒有說話,這座宮殿的壁畫,和上座宮殿的確不同,上座宮殿的壁畫,均是血腥的殺戮場面,令人不忍直視,而這座宮殿的壁畫,卻是溫馨了許多,畫的是一位老者帶著四位孩童在玩耍。

「你們說這個老者是不是血剎武尊呢?」曾柔看著壁畫,指著壁畫當中的老者說道。


「看這身形,有點像之前那道血色身影,或許真是,不過這四位孩童又是誰呢?」凌霜兒點了點頭,顯然贊同曾柔的看法。

「會不會是血剎武尊的弟子啊?」慕風問道。

「可是血剎武尊一直以來只有三個弟子啊?就是血剎宗、地煞宗及大魔宗的太上長老啊,那還有一個是誰呢?」曾柔反問道。

「或許有四個,但是其中一個早年夭折了呢?」慕風想了想,道。

「這倒也是。」曾柔點了點頭,道。

將這些壁畫細細看了一番,慕風、凌霜兒和曾柔也是來到了大殿的出口處,出口處有著六條通道。

「這次比上次還多了一條通道啊!」曾柔看著這六條通道,道。

「我們看看誰先找出那條真的通道?」慕風微微一笑,道。

「好!」凌霜兒也是點了點頭,同意了慕風的提議。

「你們這不是欺侮人嗎?」 大神引入懷:101個深吻

聽到曾柔的嘟囔聲,慕風和凌霜兒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

兩個時辰之後,三人便是找到了真的通道,不過此次凌霜兒卻是要勝出一籌,先一步分辨出來,慕風和曾柔只得甘拜下風。

又一處宮殿出口處,出現在慕風三人面前的,只有四條通道,不過還未待三人分辨,卻是見到十餘道身影,從一條通道當中趕了過來。

「真是冤家路窄啊!」

望著那十餘道身影當中的幾道熟悉身影時,慕風的臉上卻是露出了一抹笑意,因為那伙人馬,不是別人,正是焚雷閣的人馬,祁箭、陳荒、段越及彭淵等人,都在其中。(未完待續。。) 當慕風發現祁箭等人之時,後者也是察覺到慕風等人的存在,不過其眼中卻是閃過一抹畏懼之色,顯然他們也是聽聞過慕風一拳轟殺十餘名逍遙境巔峰期強者的光輝戰績,以如今他們的陣容,還不夠慕風一拳的。

「真的是好巧啊,祁少閣主。」

慕風淡淡笑道,眼中卻是有著一抹凌厲之色湧出,在天烏魔雷陣時,祁箭等人打傷凌霜兒一事,慕風還沒有和祁箭算帳。

聽著慕風說話的語氣,凌霜兒和曾柔都是忍不住笑了,說起來他們三人和祁箭等人倒是挺有緣的,這已經是在血剎秘境當中第三次相遇了。

見到慕風,焚雷閣的強者,都是警惕的望著慕風三人,提防其突然出手,陳荒、段越及彭淵等見識過慕風手段的人,眼中卻是有著一抹深深的忌憚之色。

祁箭臉上則有尷尬之色,在天烏魔雷陣,他離開的時候放了狠話,不過事後卻是聽聞慕風大展神威,一拳轟殺了三名逍遙境巔峰期大圓滿強者及十餘名逍遙境巔峰期小成強者。

這讓得祁箭也是慶幸不已,若是慕風施展全力的話,恐怕在天烏魔雷陣之時,自己便是要在慕風手中喪命。

只不過祁箭也沒有想到,自己會在血剎秘殿的通道當中與慕風相見,不過雖然此時他的身邊強者眾多,卻是沒有勇氣再去找慕風的麻煩。

就算是能夠斬殺慕風三人,恐怕他們也得付出極大的代價。而這種代價,直接將會導致他們與這次血剎洞府的傳承無緣。

因此這次見到慕風等人,祁箭絲毫沒有興奮之色。還有些擔心慕風會主動對他們出手。

當慕風和其打招呼時,祁箭便是裝作沒聽見,帶著焚雷閣的強者匆匆離去,陳荒、段越和彭淵等人甚至連頭都不敢抬。

見到祁箭等人匆匆離去,慕風也沒有阻攔,雖然祁箭等人打傷過凌霜兒,不過他畢竟是焚雷閣的少閣主。慕風可不相信其沒有什麼保命的底牌,因此在得到血剎洞府傳承之前,只要祁箭不找上門來。慕風也不會主動出手。

「慕風哥,他們好像很怕你。」曾柔望著祁箭等人匆匆離去的背影,笑著說道。

「等得到血剎洞府傳承之後,他們打傷你們的仇。我一定會給你們報的。」慕風眼神當中湧出一抹凌厲之意。

「不過他們似乎還不知道這個血剎秘殿是個幻陣。」凌霜兒淡淡說道。看得出,祁箭等人如同沒頭的蒼蠅一般在血剎秘殿當中亂闖。

「不管他們了,我們走吧。」慕風轉過頭,望向了眼前的四條通道,靈魂力散發而開。

……

在碰到祁箭之後,慕風等人先後又遇到了數撥人馬,可是這些人馬認出慕風的身份之後,幾乎沒有人敢對慕風三人動手。想必也是知道慕風等人的變態實力。

不過當然,也有一些不怕死的狠人。利欲熏心之下,朝慕風出手,結果被慕風盡數斬殺。

隨後,慕風等人碰見的武者便是越來越少了,而所進入的宮殿也是愈發的遼闊恢弘,慕風三人也是明白,他們已經從血剎秘殿的外圍宮殿,進入到了中心殿群。

在每一座宮殿之上,還是有著不同的壁畫,而慕風等人通過這些壁畫,也是大概的了解了血剎武尊的事迹,當然,前提是石壁之上屢屢出現的身影便是血剎武尊本人。

……

血剎武尊,和慕風一樣來自於一個低級王朝,不過比起慕風的出身還要差一些,慕氏宗族在大武王朝的名氣,還算可以,而血剎武尊所在的宗族,在其王朝卻是小到幾乎可以被人忽略。

血剎武尊年輕之際,在京都偶遇了皇氏王族的公主,兩人一見傾心,不過卻是遭到了皇氏王族的反對,兩人便是決定私奔。

正是因為這次私奔,讓得皇氏王族大為惱火,一氣之下,便是將血剎武尊所在的宗族,包括其父母全部斬首示眾。

當消息傳來之際,血剎武尊如遭雷擊,也是同公主毅然決裂,決定為父母及宗族復仇。

不過血剎武尊當時只不過是一個出神境武者,豈能和龐大的皇氏王族對抗,眼看要被皇氏王族的強者擊殺,卻是被公主出現救走,而公主為了救他,誤被皇氏王族的強者重創,香消玉殞。

血剎武尊心灰意冷,抱著公主的屍體跳下萬丈懸崖,沒有喪命,反而是獲得了奇遇,得到了一種極為厲害的功法,而這種功法,雖然厲害,但修鍊之後會讓人陷入殺戮當中而不能自拔。

不過看到復仇希望的血剎武尊,卻是根本不管修鍊功法的後果,短短的兩年時間,便由出神境提升至逍遙境,然後返回王朝,將皇氏王族上上下下,數十萬人屠戮得一乾二淨。

雖然為父母、宗族及公主報了仇,但是因為修鍊功法不能自控,所以血剎武尊經常大肆殺戮,引起了西荒洲各大超級宗派的注意,血剎武尊也是登上了宗派懸賞榜之列,並且以一種極快的速度登頂。

為了與西荒洲各大超級宗派對抗,血剎武尊便是建立起血剎宗,邀請宗派懸賞榜的各大狠人,並且收了四名弟子,便是血剎宗、地煞宗及大魔宗的太上長老,聽聞也是達到了八星武尊之列。

而第四名弟子,慕風三人卻是沒有從壁畫中得到消息,仿若其憑空消失了一般。

後來血剎武尊在七大超級宗派的聯手之下,被剿殺,但是七大超級宗派也是為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並沒有依勢平定血剎谷,反而給了血剎谷喘息的機會。

……

&n

bsp;得知血剎武尊的一生之後,慕風、凌霜兒和曾柔三人也是噓唏不已,若不是因為世俗的偏見,或許血剎武尊便和那位皇氏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而沒有了後面的血剎武尊和血腥殺戮了。

凌霜兒和曾柔兩女的美眸當中,更是有著一抹濕潤之色,顯然內心的柔軟也是有所觸動。

慕風不禁想起玄靈子,兩人的經歷倒是有些類似,不過玄靈子說起來要更加凄慘一些,畢竟玄靈子是出師未捷身先死,而血剎武尊至少手刃仇人了。

「沒有想到,一代梟雄也會有這麼悲涼的一生。」曾柔喃喃說道。

曾柔聽聞過血剎武尊的名聲,只知道此人實力強橫,殺人無數,卻沒有想到會有如此坎坷的人生經歷。在她看來,血剎武尊的一生殺戮,只不過是其和命運抗爭的寫照罷了。


「走吧。」慕風也是輕嘆了口氣,道。

凌霜兒和曾柔點了點頭,跟在慕風的身後,不過因為心情有些沉重,卻都沒有說話,只聽得輕輕的腳步聲,在大殿當中迴響。

「慕風,你從武道石碑當中領悟出的殺戮武道真意,會不會讓你變成血剎武尊那樣?」凌霜兒終於忍不住,打破了沉寂,說出心中的擔心。

慕風停下了腳步,微微沉吟一番,偏過頭,淡笑著說道:「要是我變成他那樣,你會怎麼辦?」

凌霜兒沒有回答,只是盯著慕風,不過看到後者黑色眼眸,無比清澈,也是稍稍鬆了一口氣。

「我相信你不會變成血剎武尊那樣,若是真的變成那樣,我會先殺了你,然後再自殺。」凌霜兒輕聲說道。

慕風渾身驀然一震,然後對著凌霜兒認真說道:「霜兒,放心好了,我絕對不會被殺戮主導我的身體的。」

即使沒有清玉和神秘符紋,慕風也有著這個自信!

「就是啊,霜兒姐姐,你就別杞人憂天了。」曾柔看到氣氛有些凝重,連忙說道。

慕風微微一笑,輕輕拍了拍曾柔的頭,說道:「走吧,我有種感覺,我們離血剎洞府似乎愈來愈近了。」

「嗯!」凌霜兒也點了點頭,她同樣有著這種感覺。

情鎖冰山總裁 ,朝著宮殿的出口處趕去。

算算時間,慕風三人在血剎秘殿當中呆了五六日,所路過的大殿,也是有著近百餘座,一路之上,沒有碰到任何麻煩,極為順利,當然,也沒有碰到其它進入血剎秘殿當中的武者。

妖獸袋當中的雷紋黑魔虎及狼王,身體的傷勢也是好得**不離十,這讓得慕風都是有些驚訝,換作他受了這麼重的傷勢,恐怕沒有十天半個月,也恢復不過來,就算是藉助著神秘符紋及羅漢無極果,最多和兩頭妖獸的恢復速度相當。

不過慕風也明白,除了自己的療傷丹藥發揮作用以外,那妖獸的變態體質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畢竟妖獸的肉身,不論是防禦能力還是恢復能力,比起人類武者來說,都要強悍不少。

「到了!」慕風輕聲說道。

在走到一條通道的盡頭,慕風驀然發現,通道的前方,並沒有像之前一樣出現一座宮殿,反而是一片略微有些扭曲的空間。

凌霜兒和曾柔兩人抬起頭,也是望向了慕風所指的方向,只見得遠處的空間,似乎變得有些扭曲,而隱約之間,有著一座無比龐大的洞府,出現在三人的面前。

血剎洞府!(未完待續。。) 慕風、凌霜兒及曾柔三人步伐加快,很快便是走到了通道的盡頭,來到了那處有些扭曲的空間面前。

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座龐大的洞府大門,而在洞府大門之外,空間略微扭曲,有著無形的波動散發而開,隱約間能夠看到一些奇異的紋路。

慕風眼神當中湧出一抹震撼之色,這座龐大的洞府,高達千餘丈,人站在洞府大門面前,如同螻蟻一般渺小。

「曾柔妹妹,這就是血剎洞府么?」凌霜兒眼睛當中也是有著驚訝之色,她顯然沒有想到,血剎洞府竟是如此的恢弘雄偉。

「應該就是了。」曾柔點了點頭,道。

慕風在一旁並沒有說話,而是目光凝重的望著那扭曲空間當中的奇異紋路,他能夠感覺得到,從奇異紋路當中,散發出的波動極為強悍。

「是封印!」凌霜兒說道。

「呼!」


慕風並沒有說話,深吸了口氣,一步踏出,全身力量凝聚在右拳之上,然後一拳轟出,狠狠的轟在了那扭曲空間之上。

不過下一霎,慕風的臉色卻是變得有些難看,他這一拳,即使是尋常逍遙境巔峰期大圓滿強者,都得暫避鋒芒,不料打在扭曲空間之上,竟只是泛起了一絲漣漪,更別說打破封印了。

「這道封印靠你們幾人是打不開的,而且現在也不是封印開啟的最佳時機。」清玉的聲音,從體內淡淡傳來。

「那怎麼辦?」慕風在心中問道。

「只能夠等待。等到封印弱化的時候,再和其他人一起出手,打破封印。方才能夠進入血剎洞府。」清玉淡淡說道。


聞言,慕風也是有些無奈,想要進入血剎洞府,只能夠先等待了。只是他們這些日子的功夫也是白費了,本以為能夠提前進入血剎洞府,得到傳承,想不到還得等到其它人的到來。

而且若是遇見血天流、榮丞、鄧獠等人的話。估計又免不了一番惡戰。

「慕風哥,我們現在怎麼辦?」看著慕風難看的臉色,曾柔小心翼翼的問道。

「先等著吧。」慕風勉強擠出一點笑容。說道。

凌霜兒和曾柔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她們也是看出血剎洞府的封印極強,憑藉他們幾人的合力。根本無法打破封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