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啊……」劉煜沉吟了一會兒,問白蓮珏道:「你應該很喜歡唱歌吧?在西蒙夏宮時,我有好幾次都聽見你在打掃屋的時候輕聲哼唱……」

白蓮珏不知道劉煜打算幹什麼,有些忐忑不安的點了點頭。

「海倫旗下有一家娛樂公司,你明天就去報道吧……」

當劉煜說完,鍾小滿立刻就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

蘭玲看了楞住的徒弟一眼,戰戰兢兢的問道:「汗王,不知道那娛樂公司是做什麼的?」

鍾小滿微微一笑,代為解答道:「那是一家演出經濟公司,也有幾個錄音棚和攝製組……」

話說到這兒,白蓮珏自然就明白過來,一臉的難以置信:「汗王,您……您是說,要讓我當歌手?」

「不錯。怎麼樣,你願意嗎?」

白蓮珏的眼神興奮,但她的話語卻遲疑:「可是,汗王,我是您的侍女……」

劉煜淡然一笑,插話道:「怎麼,你當了歌手就不是我的侍女了嗎?」 劉煜的話嚇得白蓮珏俏臉微白,趕緊伏跪道:「白蓮珏永遠都是汗王的人,不論發生什麼,這一點都絕對不會改變!」

「既然如此,那你還猶豫什麼?」笑了笑,劉煜道:「說句實在話,我其實很享受那種受萬人追捧的明星在我面前卻是侍女的樣……」

「可是,我師兄紅日法王那兒……」

「你是我的人,自然由我來安排,理你師兄做什麼?」劉煜微微有些不悅的說道:「我只問你一句,你願不願意當歌手?」

聽出劉煜話語的不耐,白蓮珏慌忙叩首道:「奴願意!」

劉煜這才滿意的點點頭,轉頭對蘭玲道:「你就和你徒弟做搭擋吧,相信你們這個組合一出世,就能轟動全國!」

「汗王,您真的要讓奴進入娛樂圈嗎?」

已經從白蓮珏那雀躍的神色看出了她並不是在疑惑,只是想藉此表達興奮之情而已,當下也沒有不耐煩,淡然道:「當然是真的,你還要讓我強調幾次啊?」

白蓮珏很是不好意思的揉了揉小鼻,不敢再多話,強忍歡喜拜了劉煜一次。

用過午飯後,劉煜就帶著鍾小滿她們前往海倫娛樂,劉煜準備到那兒去給蘭玲和白蓮珏試音。雖然他和鍾小滿都覺得那師徒倆的音色很好,但還是想向專家求證一下,看看她們到底有沒有發展的前途!

在得知劉煜要帶自己去試音時,白蓮珏方才明白自家的汗王沒有跟自己開玩笑。自從上車起,就一直坐立不安。興奮地有些失常!好在劉煜能夠體諒她的心情,沒有怪罪她的「無禮」。

讓劉煜微微疑惑的是,蘭玲的表現卻一直很正常,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他只能將這個歸為個人心理素質的不同了!

雖然海倫娛樂才進駐尚海不久,但得益於劉海倫在香江港打下的基礎,又有劉煜旗下的東森企業的全力支持,故而它的硬體設施可謂是極好。不但在市區黃金地段擁有三層寫字樓近萬平方米的駐地,更有號稱尚海第一的攝影棚和錄音棚。


因為海倫娛樂駐紮在這裡,而且常常有外來的明星來此借用錄音棚和攝影棚,所以大廈的工作人員都對俊男美女有些免疫了,劉煜他們的到來並沒有引起轟動,只激起了一小片的議論。

「這些人是誰啊?沒見過……」

「那一男一女我倒有些眼熟,只是一時之間想不起來了!可能是某個剛出道的新人吧……」

「那他們旁邊那兩個蒙著面紗女人你能看出是誰么?在這種地方會把臉遮掩起來的。一定不是普普通通的腕兒……」

「……認不出來!嘿,現在的明星已經厭煩了墨鏡圍巾棒球帽了么,居然會用面紗?有新意……」

……

到了海倫娛樂所屬的樓層,電梯門一開,就有人躬身行禮道:「歡迎總裁來視察……」劉海倫早就將海倫娛樂併入東森企業了,所以這些個公司高層才會尊稱劉煜一聲「總裁」。

劉煜揮揮手。神情淡然的對七八個衣冠楚楚的年人說道:「我只是帶人來試音的,不是來視察工作的,不相關的都散了吧……」

一陣零亂的腳步聲過後,劉煜對留在現場的劉總經理道:「錄音棚準備好了嗎?」

「已經空出來了!」

「帶路。」

在行路之,鍾小滿注意到了劉總經理那欲言又止的神情。不由得問道:「劉總經理,你想說什麼?」

本來是偷窺劉煜的劉總經理嚇了一跳。恭聲道:「總裁,我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劉煜眉頭微微一皺:「講。」

「今天負責審音的是我們公司的音樂總監嚴厲,他在我們這個圈裡向來以嚴格著稱,很多著名的歌手都被他罵過……」

看到劉總經理斜瞥向蘭玲她們的眼神,劉煜明白了,笑笑道:「嚴格是好事,不必擔心!」

劉總經理像是丟掉了什麼包袱一般,臉上出現鬆了一口氣似的神情,腳下的步伐似乎也變得輕快起來。

打開錄音棚,一個氣質儒雅但神情嚴肅的年男正端坐其,一介紹,果然,此人正是知名音樂製作人嚴厲。

沒有過多的客套,彼此認識后,嚴厲就直接道:「需要試音的人輕進入試音間!」

他這種乾脆的做法很得劉煜的欣賞,對白蓮珏點了點頭。

看到劉煜的動作,白蓮珏的表情明顯的緊張起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堅定的走進了試音間。

進去后的白蓮珏並沒有立刻開唱,嚴厲也沒有催她,大家都知道,她需要一點時間來調整自己的呼吸和心態。大約過了五分鐘之後,白蓮珏方才對著試音室觀察鏡後面的眾人道,「我演唱的歌曲是小滿姐『武陵春』。」

「……風住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聞說雙溪春尚好,也擬泛輕舟。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

一曲歌罷,劉煜和鍾小滿、劉總經理都拍起了手掌,因為白蓮珏的確唱得非常動聽,幾乎不亞於原唱。

「蒙面的姑娘,你表現的非常不錯,音色很好,音域也很寬……」聽到嚴厲的讚揚,原本有些緊張的白蓮珏頓時高興起來,興奮的不得了。

「不過,這位姑娘,如果你的嗓僅限於此的話,那非常抱歉,我想我是不會同意和你簽約的。因為你這樣的嗓,鍾小滿也有一副,而且她在技巧上更是遠遠勝過你。對於你這樣空有天賦而又沒有經過系統訓練過的人來說,即使有人出資金支持你。也是拼不過鍾小滿,紅不了多久的!所以。如果要我來決定是否簽下你的話,我會說『不』。」


嚴厲這急轉直下的話鋒一轉,可以說是直指白蓮珏的硬傷。是的,從本質上講,白蓮珏不過只是一個玩票性質的音樂愛好者,哪兒有機會接受系統的聲樂訓練啊!

看著白蓮珏有些消沉的神情,劉煜的心真是有點於心不忍,於是將她單獨拉出去。

「汗王。對不起,奴讓您失望了……」

劉煜確切地拍了拍幾乎垂淚的白蓮珏的腦袋,笑道:「待會兒進去后,你運起『無相奼女秘法』再唱一首。」

白蓮珏微微一愣,雖然不明白汗王為什麼要讓她那樣做,但還是乖巧的點了點頭。

當劉煜說讓白蓮珏再唱一首時,嚴厲眼有些不屑。但也沒有表示反對。

白蓮珏透過試音室的觀察鏡看了劉煜一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一開口,那清冷幽怨而富有穿透力的嗓音頓時充滿了整個錄音棚。

這是一首傳唱千古的苦情歌。

那如泣如訴的聲音,把一個失愛女人的痛苦、絕望以及無助的心情描繪得淋漓盡致,幾乎所有人都沉迷在她的歌聲而不能自拔。

直到她唱完后很久。大家猜回過神來,人人的臉上都刻滿了感動,劉總經理更是淚流滿面,似乎是被觸及了心靈深處的某個情懷。

「簡直太美妙了!真是天籟之音啊!」嚴厲擦擦眼淚搖頭讚歎道:「總裁,您到底給予了這位姑娘怎樣的指點。竟然讓她前後差別如此之大!雖然在技巧上還有一些欠缺,但就憑著這份感染力。我敢保證,她將會成為國第一……不,是國第二的歌唱家!」

劉煜沒有回答,他總不能解釋說,那份突然爆增的感染力是來自於《無相奼女秘法》的媚惑之力吧?

見劉煜不作解答,嚴厲很是遺憾的樣,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問道:「這位蒙面的姑娘,你除了唱歌以外,還會什麼?

跳舞能拿得出手么?」

聽到嚴厲的問話,劉煜他們不由得相視一笑。跳舞?那可真正是白蓮珏的強項了!因為紅衣喇嘛教的佛女不但是汗王的侍妾,同時也是汗王的舞姬。也就是說,她們不但是汗王練功時的鼎爐護法,也是汗王休閑時的娛樂工具!

在劉總經理的建議下,一行人來到了鋪著木地板的形體室。

沒有要求伴奏,白蓮珏脫下鞋,就那麼動了起來。輕提腿、柔揮臂,纖纖十指作著各種奇異而曼妙的美姿,手腕腳踝處的飾環隨著動作不住撞擊,發出一種清脆的金屬撞擊的聲音。

金屬輕響聲由慢而急,由緩而驟。

白蓮珏健美的身體熱情有勁地抖動旋舞,那種充滿了熱和力的舞姿,使人連眼睛也捨不得眨上一眨。

伴隨著強烈的金屬和足板節奏,白蓮珏的肢體不斷的變幻著一個個充滿美的誘惑的舞姿。美麗,但是卻不妖冶。每一個動作,都將女性的柔美曲線展露無疑!每一個姿態,都體現了女性的至美姿態!

如此美妙的舞蹈,是紅衣喇嘛教千年來收集到的最經典的動作集合,每一個動作,都經過了時間的考驗!

如果說,在劉煜和鍾小滿、蘭玲的眼裡,白蓮珏還只是一個美麗的侍女和貼心的徒弟的話,那麼在劉總經理和嚴厲的眼裡,這個站在地板上,應和著自己的節拍,柔美的舞動著自己的身體和四肢的蒙面女,就是神!她就是讓所有人鼎禮膜拜的舞蹈之神……

結束了這段更具媚惑之力的舞蹈后,劉總經理和嚴厲失神的時間更久,若非劉煜將他們拍醒,他們很可能會獃獃的站到自己體力不支為止!

在兩個大男人狂熱的眼神,白蓮珏有些怕怕的往劉煜的身後縮了縮。這個動作立刻久引起了劉總經理和嚴厲的不忿,空氣瀰漫起一股濃濃的火藥和醋味。

好在這兩人也都是久經美色鍛煉的心志堅毅之人,再加上白蓮珏也沒有運足功力,所以兩個人都「沉淪」的不深,總算沒有當場對頂頭上司發飆。

嚴厲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語意惆悵的感慨道:「我剛才說錯了!這位蒙面的姑娘,你不是國第二的歌唱家。而是世界第一的歌舞家……」搖頭晃腦了一會兒,嚴厲又道:「這位姑娘,你比較擅長什麼樂器啊?」看他那神態,似乎還想將白蓮珏的綽號改成——世界第一歌舞演奏家!

「我對樂器沒什麼研究,我師父才厲害呢!」白蓮珏抱著蘭玲的胳膊,語氣飽含了得意。

雖然白蓮珏的回答讓嚴厲有些失望,但她驕傲的腔調卻引起了他的好奇,忍不住對蘭玲說道:「這位也蒙著面的姑娘。能否請你展示一番……」

見劉煜沒有反對,蘭玲輕輕地從白袍囊抽出了一根只有二十厘米的白色短笛,擱在唇前,吹響起來。

那笛音奇妙之極,頓挫無常,若現若隱,音符與音符問的呼吸。樂句與樂句間的轉折,透過笛音水乳交融的交待出來,縱有間斷,但聽音亦只會有延錦不休、死而後已的纏綿感覺。

聽得出來,蘭玲在這短笛上的火侯造諳,已經是達到了登烽造極的笛道化境。

笛音由若斷欲續化為糾纏不休。但卻轉柔轉細,雖充盈於靜得不聞呼吸的形體室每一寸的空間,偏又帶著點來自無限遠方的縹緲難測。而使人心迷神醉的樂曲,勾起了每個人深藏的痛苦與歡樂,讓他們湧起不堪回首的傷情。

笛音再轉。一種經極度內斂的熱情透過明亮勺稱的音符綻放開來,彷彿輕柔地細訴著每一個人心內的故事。笛音倏歇。形體室內沒有人能說出話來。

「啪啪啪」掌聲響起,是劉煜,「很好,我喜歡。」

短短的五個字,讓情緒一直很平靜的蘭玲沸騰起來,她正想說話,卻被一陣「震天」的掌聲驚擾,卻原來是其他人適時醒來,正在拚命的鼓掌!

在掌聲,嚴厲驚動的說道:「你們會讓全世界都為你們而瘋狂的!」

蘭玲沒有在意嚴厲的說辭,她只是一臉興奮的看著劉煜道:「汗王,您真的很喜歡奴的吹奏么?」

劉煜從來不在意外人的看法,所以並不禁止蘭玲和白蓮珏對自己的稱呼,而劉總經理和嚴厲都是有閱歷的年人,就算覺得奇怪,卻也能剋制好奇心,不會去窮根究底!

「是真的!」在樂曲的影響下,劉煜露出難得的溫情:「怪不得小滿說你的笛吹的很好,以前沒聽真是我的損失!你以後可要多給我吹奏幾次……」

「只要汗王您想聽,奴隨時都會為您演奏的!」見受到肯定,蘭玲的神情非常興奮。頓了頓,她又出人意料的說道:「汗王,奴不想為其他人演奏!」

劉煜微微一愣,而嚴厲更是反應激烈:「為什麼?難道你想讓全世界的人都聽到你演奏的樂曲嗎?難道你不想得到所有人的崇拜和喜愛么?」

蘭玲搖搖頭,語氣淡淡的說道:「我為什麼要去想那些?別人的崇拜關我什麼事?我只需要有汗王的喜愛就足夠了!」

「你,你……」嚴厲有些激動的一時失聲,狠狠的吞了兩口唾沫道:「你這是在浪費上天賜予你的才華……」

「我高興這麼做!」蘭玲的聲音變冷了:「我學習技藝的目的,就是為了娛樂汗王,何來『浪費』一說?你要注意你的言辭……」

以嚴厲再娛樂圈的身份地位和影響力,何時被一個未出道的「新人」這麼頂撞過,一時之間氣得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劉煜搖搖頭,對劉總經理和嚴厲揮揮手道:「好了,你們兩個先出去等一等……」

淡然到有些不客氣的話並沒有讓驚愕的劉總經理和氣憤的嚴厲產生什麼不滿的情緒,雙雙開門而去,給劉煜這「一家人」留下了一個私密的空間。

「你不想進入娛樂圈?」見蘭玲點頭,劉煜緊接著又問道:「為什麼?」

「奴是紅衣喇嘛教的佛女,是汗王的私人物品,怎麼能拋頭露面呢?」用「堅定不移」也沒法形容蘭玲此時的語氣。

「你是怕紅日法王找你的麻煩?」

蘭玲搖搖頭,說道:「奴是屬於汗王的,奴的身體和技藝也只能向您展示!」

劉煜並不想強迫蘭玲做她不願意做的事情,所以也就沒有進行規勸,甚至於還在心裡產生了一絲感悟:這才是真正的傳統的紅衣喇嘛教的佛女!白蓮珏那丫頭已經被網路污染了心靈,不再具有純潔的奉獻精神……

當劉煜隨著念想將目光移向白蓮珏時,卻發現她此時的臉色有些發白,神情也有莫名的緊張和失落。稍微一想,劉煜就明白了她現在的心思,淡淡一笑道:「白蓮珏,不必胡思亂想,我不會禁止你進入娛樂圈的!」

「汗王……」白蓮珏咬了咬嘴唇道:「奴也是您的私人物品,奴也不會把技藝展示給別人看的,奴不要進入娛樂圈……」

「怎麼,你怕我會因為你和你師父截然不同的表現而對你有什麼意見么?」劉煜失笑的輕聲問道。

白蓮珏沒有說話,只是飛快的看了蘭玲一眼。

「呵呵,不用在意你師父的想法!」劉煜微笑著說道:「既然你喜歡,而我又不反對,那為什麼不去做呢?何況,你成為明星人物后,對我也是很有好處的!」

「真的嗎,汗王?我進入娛樂圈后,真的能夠幫到您嗎?」白蓮珏的神情有些忐忑。

「當然啦!一旦你成為極具影響力的大明星,不但可以幫我掙很多錢,而且還可以幫我吸納信仰之力!這樣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情,你有什麼理由要拒絕?」 劉煜的這句話並不是信口胡說,他是真的能夠利用信仰法則的能力,讓人幫自己「賺取」信仰之力,就如同神話傳說的主神和屬神那樣。當屬神吸納了信仰之力后,必然會上交一部分給自己的主神。

當然,這個「人選」的篩選可是很嚴格的,當「屬神」沒有全心的奉獻精神,她說吸納的信仰之力就沒有辦法轉注給「主神」。目前為止,通過信仰法則的提示,劉煜也只確定了蘭玲和白蓮珏能夠出任自己的「屬神」。

雖然鍾小滿對劉煜也是全心全意的,但她卻不巧是「世界之」,她可是受到了整個源星意識集結體的看顧和保護,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將她吸納的信仰之力轉注給劉煜的。如果強制施行的話,說不定劉煜會成為整個源星的意識集結體的打擊對象!

白蓮珏仔細的打量了劉煜一會兒,又再度看了看她師父的神態,終於輕輕地點點頭,低著頭,小聲的說道:「那奴就聽從汗王的吩咐了!」

劉煜啞然失笑,沒有計較她這推卸責任的言辭。

安撫下這個小妮之後,劉煜又開始考慮蘭玲的問題。他倒是很想讓蘭玲也成為自己的「屬神」,可關鍵是人家蘭玲自己不願意,這事又不能強迫,劉煜只好打消念頭。一會兒后,乾脆直接問道:「蘭玲,你有沒有想要做的事?」

蘭玲幽幽的看了劉煜一眼,一點兒也不隱諱的說道:「奴最想做的就是好好的服侍汗王……」


在鍾小滿似笑非笑的眼神。劉煜微咳一聲,再次問道:「除了這個之外。你最想做什麼?」

蘭玲很是哀怨的看了劉煜一眼后說道:「汗王想讓奴做的,就是奴最想做的!」

劉煜是在有些無語,乾脆替她下了決定:「既然如此,那你就當白蓮珏的經紀人吧!」

「汗王請放心,奴一定會好好的看著這妮,不會讓她作出有辱您的事情來的!」說罷,蘭玲更是惡狠狠的瞪了白蓮珏一眼。

這時的白蓮珏似乎不怕她師父了,輕輕地搖晃蘭玲的手臂。膩聲道:「師父你怎麼可以這麼說人家?人家對汗王一心一意,才不會做出對不起汗王的事情來呢……」

蘭玲愛憐的拍了白蓮珏一下,寵溺的說道:「你這妮,自從學會上網之後,就變得浮燥起來,師父怕你會經不起誘惑而犯下不可挽回的大錯,所以必須親自守在你身旁為你把關……」

「把關就把關。人家本來就不想離開師父……」白蓮珏靠在蘭玲的肩膀上,語調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