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怎麼了?」吉祥覺得自己最近說的最多的就是這句話。

「從大個子現在身體的狀況看,意識空間里的戰鬥想必非常激烈,不過、不應該啊!不是說、手掌已經所剩無幾了嗎?」

「再說、以往大個子最多一炷香的時間,就已經無力再戰、退出來了,今兒這是怎麼了?難道是手掌有了意想不到的變故還是…我擔憂的情況出現了?到底是..」

沒容吉祥想太多,突然、一股無形的風暴以段方山為中心推向四周。

風暴來的太過突然且頗為狂暴,猝不及防的吉祥被風暴帯的稍稍晃了晃,但是隨即便穩住了身子,此後、一波接一波的風暴再也不能對吉祥產生影響,甚至連羽毛都沒能吹動一絲一毫。

正在熟睡的諸葛兄弟可倒了霉,二人還在夢中就被風暴推出七八丈遠,幸好二人及時清醒過來加之身手不俗,各自伸手攬住兄弟伸來的手臂,腳下使力、同時定下身來。

「呦呦呦、這是怎麼了?一會兒打雷、一會兒颳風的」諸葛大慧

「是啊是啊、這還叫人怎麼睡覺啊?」諸葛大智

對這兄弟倆來說,睡覺是除了吃飯之外最重要的事,打擾他們睡覺的人..就是壞人,壞人必須要懲罰。

兄弟倆環顧四周,尋找著罪魁禍首,但是他們的目光很快就被前方的景象吸引住了。

塵土、碎草、斷枝、枯葉,交織在一起、在他們前方十幾丈方圓的地方旋轉飛舞,看不清裡面有什麼,周圍樹林中的飛禽和野獸受到驚嚇、四散奔逃。

半柱香后、塵埃開始漸漸沉落,兄弟倆最先看清的是吉祥的身影。

「嘿、小鳥,這是怎麼了?」諸葛大慧和哥哥大步走到吉祥身邊問道

吉祥沒搭理他們,只是專註的看著前方,似乎是等著最後的塵埃落定,兄弟倆見狀沒再追問,也和吉祥一樣看著前方。

外圍的風暴已經平息,只有風暴中心、丈許大小的地方,還被不斷飛舞的雜物遮擋,彷彿一個巨大的圓通豎立在二人一鳥面前。

驀然、一桿黑槍自圓桶中心伸出,隨後向下一劃,將圓桶破壞,斷枝枯葉等雜物向四下飛濺,露出其中被遮擋的雄壯身影。

段方山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手持黑槍來到吉祥面前。

明明有些灰頭土臉、散亂的頭髮上還沾著些枯草、顯得頗為狼狽的段方山,給諸葛兄弟的感覺卻是…煥然一新。

「怎麼會這樣?…居然會這樣!」

面對看起來嶄新的、自信、神采飛揚的段方山、吉祥喃喃自語。

「哥、大個的病好了,而且變強了」諸葛大慧

「是啊、咱們以後的飯食怕是沒著落了」諸葛大智

兄弟倆看到段方山時,先是眼睛一亮,隨後又暗了下來,甚至是有些失落,在他們看來、大個的病…好的太快了。

段方山先是沖吉祥點點頭,隨後對諸葛兄弟說道

「這段時間給二位添麻煩了,和你們相處、我感到非常愉快,所以..」

諸葛兄弟對視一眼、心中暗道「來了、這是要分開的說辭啊!」

「我希望、以後的旅途中,能和你們繼續結伴而行,不知二位是否願意?」

「願意、當然願意」

喜出望外的諸葛兄弟異口同聲的回答道,同時各自伸出一隻手親昵的拍著段方山的肩膀

「哥、你看、大個真是咱們私下說的那樣啊」諸葛大慧

「對對、確實是個好人、實誠人,兄弟、走吧、咱們繼續睡覺去」

諸葛大智兄弟倆尋著一處乾淨的地方,背靠背坐了下去。

段方山看著很快陷入熟睡的諸葛兄弟心中歉然。

「今晚你汲取他們的精神力比往常多吧?」

吉祥沖著坐在自己身邊的段方山問道

段方山點點頭「多了大概三成左右」

「為什麼這麼做?之前我和你說過,這可能對他們造成傷害」

吉祥的眼中罕見的露出責備之色,而且很認真。

「抱歉、我…」

「我相信你這麼做一定有自己的理由,不過我認為、如果你只是為了一己之私,那麼不管你有多少個理由…都不應該去傷害別人」

吉祥的話很嚴厲,從未有過的嚴厲,它對人性有著很高的要求。

段方山殺過不少人,但是吉祥還是非常認可段方山的人品,認為他是非黑白分的很清楚,所以它才如此無私慷慨的幫助他,所以段方山以往對它諸多不周之處,它都不介意。

今天的事、它必須弄清楚,如果段方山在追逐力量的道路上想走捷徑、以傷害他人為代價得到利益。

那麼….吉祥寧願獨自返回山谷,再做囚徒,也不會去幫助一個自私甚至是卑鄙之人。

。 「伊羅先生,我們打個商量,明天我會飛一次天門山,到時候會讓他們幫我全程錄像,如果我能夠很好的完成這次飛行,那你就同意我成為這次世錦賽的表演嘉賓,挑戰飛越天門洞,可以嗎。」

「李方先生,你在讓我考慮一下吧,我和其他人商量一下,明天再給你回復,你看可以嗎?」

「好的,那我回去等伊羅先生的回復。」

次日,不知道是不是系統出面干擾了,伊羅先生那邊竟然同意了李方的提議。李方今天翼裝飛行的時候,會有人專門為他進行拍攝。到時候,伊羅先生會和組委會的其他人觀看視頻,再決定要不要讓李方成為這次的表演嘉賓。

李方的試飛很成功,視頻拍攝的也很清晰。組委會在觀看視頻以後,最終同意了李方做為世錦賽的表演嘉賓,在比賽日的前一天,李方將會進行翼裝飛越天門山的天門洞。

9月15日下午4點,第12屆翼裝飛行錦標賽精準穿靶首日的開幕式在張家界天門山舉行。此次一共有16名選手參賽。這16名選手都是具有國際翼裝飛行聯盟認可,擁有翼裝飛行運動員資格,並通過一系列賽事脫穎而出的優秀選手。

看著上面的伊羅先生在那裡講話,李方向高增書問道:「高哥,你知道那些國家的隊伍比較強嗎?」

高增書思索了片刻,然後說道:「最厲害的,就要數奧地利紅牛極限運跳傘隊,紅牛集團是世界上最早開始資助創辦極限運動俱樂部的公司之一,所以他們手下的人是最厲害的。今年跳傘界目前的巔峰之作就是他們在1月份在奧地利基茨比厄爾滑雪場進行了低空跳傘和翼裝飛行,當時最高時速高達200公里。這次他們一共就派了2個參賽選手過來,這兩名選手之前沒有參加過大賽,所以他們具體的實力就不是很清楚了。其次的話是擁有專業協會的美國隊,然後就是英國。」

「為什麼英國會排在美國後面,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英國是有英國皇家特種空勤團(SAS)的,也就是貝爺之前所在的特種部隊。而SAS的前身,正是英國皇家空勤特降隊,這個部隊專門擅長空中戰鬥與跳傘登陸戰。所以他們的跳傘技能,絕對是世界頂尖水平的啊。美國應該比不過英國吧。」

「這我就不清楚了,不過這些年獲得獎牌的比賽上,都是美國比英國的要多一些。」

「這樣啊,那我知道了。」

李方剛說完,就聽到了現場的音響傳來了他的名字。抬頭一看,台上的伊羅先生正看著他呢,其他在場的人也隨著他的目光看向了李方。

李方知道,他該出場了。朝著身邊的吉吉和諾諾點了點頭,李方起身往台上走去。

沒錯,這次的直播,吉吉被秦澤武給派了過來,專門來給李方經行直播拍攝。今天上午從蕭山出發,下午2點的時候在天門山找到了李方,直接開啟了今天的直播。

歸功於李方的名氣,抖音在知道李方今天的直播內容以後,給他做了推廣,現在直播間已經有3000多萬人正在觀看直播。

李方來到台上,接過工作人員遞過來的話筒,對著台下的人問好:「大家好,我是李方,很高興能夠做為本次世錦賽的表演嘉賓,來飛越天門洞。」

「好了,廢話不多說了,我們一起來觀看李方先生飛越天門洞的首飛吧。」伊羅先生見李方只是做了簡單的自我介紹后,直接開始了今天的表演飛。

李方在來之前就已經穿好飛行服了,所以現在只需要把所有的東西戴上去就可以了。

諾諾來到他的身邊,一邊幫他戴著東西,一邊叮囑道:「你自己要多注意點,不要逞強,一旦出現任何問題,保護自己是最重要的。就算失敗了,你也不要出事,知道嗎。」

「放心吧,我知道。如果事不可違,我一定先保護自己。」

高增書拿著一罐東西,來到李方身邊,對他說道:「這是你要的紅色煙霧,我已經幫你裝在拉煙筒上面了,等你上飛機了以後,直接綁到腿上就可以了。」

「好的,謝謝高哥。」李方接過拉煙筒,看了一下使用方法,然後擁抱了一下諾諾后,就往停在那裡的直升飛機走去。

下午16點30分,天門山的上空,李方乘坐的直升飛機已經達到預定的高度海拔2000米,再綁好拉煙筒以後,李方從直升飛機上「展翅」一躍而下。在躍下的同時,李方打開了小腿上的拉煙筒,一道紅色的煙霧隨著李方的飛行,劃出一道軌跡。

李方像鳥兒一樣的自由飛翔,快速的靠近天門洞,然後穿過了這個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天然穿山溶洞—天門洞后,右轉彎又持續飛行了大約40秒鐘,越過數座小山後,這才打開降落傘,徐徐落在了盤山公路上。

在李方飛過天門洞的一瞬間,在現場的所有人都激動的鼓起掌,所有的華國人甚至大聲的喊了起來。要知道,在李方穿越過天門洞的那一瞬間,他就已經是國內那些個能夠成功穿越天門洞的人中的一員了。

可以算的上是國內翼裝飛行金字塔頂端的那一小撮人中的一個,可以做為國內翼裝飛行的代表人之一了。

「真不敢相信,你真的成功了。方子,你實在是太棒了。」等李方脫下降落傘,在山下等待的高增書激動的上來一把抱住了他。

「我自己也沒想到,竟然一下子就成功了,我到現在還是懵的。」李方自己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還轉頭看了看遠處的天門洞。

這時,諾諾和吉吉也坐著車趕到了李方的身邊。諾諾一下車,也朝李方跑了過來,一把抱住了李方。

「你實在是太了不起了,真的成功了。」說完,親了李方的臉一口。

李方也緊緊的抱住了她,聽著腦海中系統傳來的聲音。

。。。。。。。 可以看到,在姜塵宏大的宏願聲下,一些神族的心神開始動搖,臉上漸漸露出虔誠的神情,不由自主的對姜塵產生了堅定的信仰。

被大願望術度化后,除非你的意志能夠超越眾生的意志,不然的話,這個過程便是不可逆的,此生都要淪為姜塵的信徒。

「我成聖時,一切苦難,終將消失……」

「我成聖時,一切眾生,皆得長生……」

姜塵的聲音更宏大了,好似與眾生取得了共鳴,天地之間,到處都充斥著他許下鴻蒙大願的聲音。

沒過多久,神族的神君,在姜塵的宏願聲下,也開始心神搖曳起來,不得不停下腳步,全力抗衡壓來的眾生願力。

四十八道鴻蒙大願,一道強過一道,全部疊加在一起,威力甚至可以威脅到先天道尊。

「我成聖時,一切時空,過去未來,一切種種星辰碎為微塵之數量眾生,心念我名,皆得自在。如若不然,我不得成聖。」

當姜塵許下最後一道宏願,整個神族,也就辛乙神君仗著先天靈寶之助,依舊在苦苦掙扎著。

至於其餘的神族,則全部被姜塵降服,成為他最虔誠的信徒。

「先天靈寶!」

「神族還是有著幾分底蘊的。」

看著辛乙神君眉心,那不斷搖動的金色鈴鐺,姜塵感慨道。

那金色鈴鐺之上,先天不滅靈光四溢,無盡的先天道韻流轉,顯然是件三界難尋的先天靈寶。

也是,神族起於太古時代,歷經遠古、上古兩個時代而不倒,手裡沒些好東西也說不過去。有一兩件先天靈寶,也是正常的事。

「放棄吧,你的掙扎,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毫無意義。」

看著仍在負隅頑抗的辛乙神君,姜塵屈指一彈,太初神劍化成一道劍光激射而出,將他頭上的金色鈴鐺擊飛。

沒了先天靈寶的護持,辛乙神君再無力抵擋噴涌而來的眾生願力,瞬間就被其淹沒,心神沉淪其中,逐漸失去自我。

過了一會兒,辛乙神君那茫然的雙眼,突然恢復了清醒,並綻放出前所未有的靈光。

只見他上前一步,恭敬的朝姜塵拜道:「今日辛得帝君之助,一掃心中迷霧,得見真我,辛乙心中不勝感激,願終生追隨帝君,以報大恩。」

又將一個迷途的羔羊帶離苦海,姜塵的眼中很是興奮,滿臉笑容的回應道:「恭喜辛乙道友脫離苦海,明悟真我,姜塵今日又多一名同道,真是喜不勝收。」

辛乙神君的臣服,標誌著神族正式成為了歷史。

瞬間,虛空深處的不可知之地,命運長河所在,那屬於神族的氣運,突然潰散,爆碎成無數元氣,滾滾向前,朝九霄天涌去。

神族為姜塵一人所滅,那神族的氣運自然要為姜塵一人所得。所以,神族的氣運,流向的是九霄天,而不是人族。

哪怕因為神尊的隕落,神族氣運流失了不少,但神族僅剩的氣運,依舊不容小覷。畢竟,這是傳承了三個時代而不倒的勢力啊。

轟隆隆!

神族氣運加身,那姜塵氣運所化的薪火,突然膨脹了一大圈,釋放出無盡的光與熱。

薪火的體積雖然變大了,但其質量並未因此下降,反而顯得更為凝實了,周身更是散發出五彩晶光,好似晶體化了一般。

五彩!

氣運呈現五彩之色,這是道運的標誌。

擁有五彩道運者,若氣運不失,此生必成先天道尊。若無五彩道運加身,就算成為先天道尊,也會霉運連連,連件趁手的法寶都找不到。

可以說,擁有五彩道運的人,就是天地的寵兒,無災無難,輕易的就能修成先天道尊。

像元始天尊的記名弟子,洪荒有名的福德真仙雲中子,就是天生五彩道運之人。

所以,涿鹿之戰當中,闡教十二金仙被蚩尤攆著打,雲中子卻屁事沒有。黃河陣中,闡教十二金仙都被削了頂上三花、胸中五氣,可雲中子依舊險之又險的逃過了一劫。

這就是擁有五彩道運的好處,連天地殺劫都能規避。

本來,姜塵想要凝聚五彩道運,須得凝聚出九道功德金輪才行。可如今,吞噬了神族氣運之後,倒是使得他提前凝聚出了五彩道運,也算是意外之喜。

五彩道運,也被稱之為小氣運,在他之上,還有大氣運,就是七彩道運。

洪荒之中,天生就具有七彩道運者,堪稱寥寥,只有三個,那就是三清。

他們三個,各自擁有一成開天功德,所以,是天生的聖人,天生的大氣運者,真正的得天獨厚!

擁有七彩道運者,成聖的概率極大。三清天生具有七彩道運,成功成聖。女媧娘娘造人之後,也有了七彩道運,西方二聖發下大宏願之後,也凝聚了七彩道運。

後土娘娘化身輪迴,亦是如此。

帝俊太一,匯聚了天庭氣運,一樣凝聚出了七彩道運,祖巫帝江,匯聚大地之氣運,亦是凝聚出了七彩道運。

這些,都是混元大羅金仙層次的無上強者。

羲皇曾斷言,修成混元大羅金仙的必要條件之一,就是凝聚出七彩道運。因為,縱觀洪荒的成道者,皆是凝聚出了七彩道運。

沒有凝聚出七彩道運的,始終距離成道差了一絲,如羲皇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