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我也不知道,也許是湖底有火山口,也許是溫泉,也許是什麼別的原因。誰知道呢?」江宏說道。

「可是有那個東西當著,就算湖底有火山口或者溫泉,也不可能形成這樣的激流吧。」賀青青疑惑地說道。

「你是說……」江宏停下來看了看賀青青,「你是說那個東西還在向外噴著熱流?」

賀青青點點頭,又搖搖頭。

兩人心意相通,江宏道:「你是說有這種可能性,但是卻不確定,更不知道那個東西為什麼會噴出熱流。也是啊,這個湖已經形成上萬年了吧,什麼東西可以噴射上萬年的熱流?真是想不明白。」

兩人說著話,慢慢升到了水面上,回到岸上。兩人把湖底情況和兩位活佛說了一遍,然後江宏掏出了那個他們用風刃術砍下來的黑色渣滓。

兩位活佛傳遞著仔細看了看,發現這玩意非常堅硬,哪怕是最小的渣滓,以兩人的功力居然都捏不動。兩人都暗暗稱奇。這絕對不是他們認識的任何一種金屬。這種東西他們肯定沒有見過。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罓

… 兩位活佛最後把渣滓遞給江宏說道:「這些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估計得用特別的儀器才能分析出這是什麼東西。」

江宏也沒辦法,只得暫時收起這些殘渣。

江宏又把自己對湖底的分析說了一遍,兩位活佛聽得頻頻點頭。當江宏說到湖底能量石很多,很有可能就是湖底那個大型金屬能量源造成的。

次布活佛說道:「我們娑婆訶派居住地距離達西錯比較近,在古代流傳下來的書籍中,記載著達西錯地區在上百萬年前缺水,上天的神明知道了,就降下一個大火球,砸出了達西錯來的,這樣我們就不再缺水了。從今天來看,典籍中記載的應該就是隕石了。你們在湖底看到的金屬物很有可能是隕石主體。」

江宏道:「人類有文字記載的歷史很短,也只有幾千年而已,怎麼能記載上百萬年以前的事情?」

「嗯,這……」次布活佛有些語塞,然後他開始向江宏說法。

佛家的歷史觀和科學的歷史觀是不同的。

他們認為人類的歷史更長,是可以進行六道輪迴的,上百萬年對於佛家來說並不是一個非常長的時間。所以在娑婆訶派的典籍記載中出現上百萬年這樣的字樣就可以理解了。在這裡的上百萬年並不是真的是上百萬年,也許只有上萬年,也許只有幾千年。不過可以肯定這個時間是在人類有了文字記載之前發生的事情。否則這麼重大的事件,一定會被忠實地記錄下來的。而不是像這樣用一個非常長的數字來表示年代。這個事件肯定是被當時的部落口口相傳流傳下來的,經過長時間的流傳,必然會對當時的情況進行神話。

經過次布活佛的解釋,江宏和賀青青大體上搞清楚了,這個達西錯很可能是幾千年或者是上萬年前從天而降的打隕石砸出來的隕石湖。

至於為什麼湖底的隕石是金屬的,還是這麼堅硬的金屬,還有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能量波動,湖底那麼多能量石又是如何形成的,這些問題,他們就猜不出來了。

戈多活佛說道:「我們揭諦派的典籍中也有記載,不過我們的記載和娑婆訶派的記載略有不同。我們的記載也是一百萬年前,一團大火從天而降,不過卻並沒有寫大火球砸出達西錯,而是寫到大火落入了山中,把山都燒著了。我們揭諦派的能量石就是從我們揭諦派附近的山中找到的。我們都以為這些能量石就是從天而降的隕石的一部分。現在看來,這個大火球實際上主體部分是落入了達西錯,而有一部分掉落在我們揭諦派的山中了。」

賀青青眉頭一皺,問道:「戈多活佛,您是說你們揭諦派的能量石是隕石的一部分?」

戈多活佛點頭道:「從典籍上看,應該是這樣的。」

江宏道:「可是我們在湖底看到的主體是金屬,一種非常堅硬的金屬,但是揭諦派的能量石確實都是石頭啊。怎麼可能是隕石的一部分?」

次布活佛搖頭說道:「這個我們就不大清楚了,不過在達西錯中不是也有很多這樣的能量石嗎?如果說這些能量石和湖底你們看到的那個金屬主體沒有關係,肯定是說不過去的。」


江宏和賀青青點頭。江宏道:「這個年代太過久遠了,現在我們已經很難搞清楚事實真相。這個金屬以後我們再想辦法鑒定一下看是什麼東西。現在我們先把湖中那些大的能量石弄上來再說。」

兩位活佛都點頭稱是,這一次江宏說了湖中的能量石很多,要分給兩位活佛一部分。一開始兩位活佛極力推辭,無奈江宏一再要分給他們,兩位活佛聽到數量極大,最後也就同意了。最後大家商定,只要是從湖中能出的能量石,兩位活佛可以分得二成。一個派別一成。這樣他們兩個派別的法師要想升級也有了保障。

兩人吃了晚飯,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就下湖開始撈取邊緣地帶的能量石。主要是由橡皮舟灑下拖網,然後江宏和賀青青在水下,把能量石弄進網中,再由橡皮舟拖到岸上去。由於每網能夠網住大量的能量石,這樣的打撈速度比兩人從水中帶上來要快多了。

這樣兩人整整在湖中忙了一個星期,打撈了大量的能量石。而兩位活佛也電告家中,讓家中派出了大量的人員來運送能量石回去。由於湖中的能量石太多,以至於兩人幹了一個星期,依然沒能把湖中的能量石撿完,不過這麼多能量石已經足夠多了,所以兩人沒有再貪得無厭地繼續打撈。

這一個星期,兩人多次在水底遇到一些水生怪物,不過兩人已經非常有經驗了,也距離激流較遠,所以都是有驚無險地把怪物殺死,或者趕跑。


一個星期之後,大隊人馬開始返回娑婆訶派駐地。

回到駐地之後,娑婆訶派用一個巨大的山洞來儲存堆積如山的能量石。娑婆訶派千百年來只從湖中弄到了幾十塊很小的能量石,而現在一下子擁有了這麼多能量石。所有修鍊法術的人都知道這些能量石的價值。所有的喇嘛們都是喜氣洋洋的。

次布活佛對江宏說道:「這次多謝兩位教授送給我們這麼多能量石。我們娑婆訶派的能量石以前及其稀少,以後可再也不擔心能量石不足了。」

戈多活佛也高興地說道:「我們揭諦派也是一樣啊,能夠一下子擁有這麼多能量石,是我們以前都不敢想的。我們密宗修鍊法術的時候,如果在能量石很近的地方修鍊,速度可以明顯提升。即使很多喇嘛不能吸取能量石里的能量,有這麼多能量石,也可以讓所有的修鍊者都可以用能量石修鍊,讓他們迅速提升法力了。」

江宏一聽立刻瞪大了眼睛道:「戈多活佛,您是說你們密宗有一種方法只要靠近能量石修鍊,就可以快速提升修鍊速度?」

本文來自看書網小說

… 戈多活佛也很驚訝地抬起頭來說道:「是啊,難道兩位教授不知道這樣的方法?」

次布活佛也道:「我們密宗為了修鍊才會四處尋找能量石,因為可以提升修鍊速度。可惜我們的天獲法術失傳了,要不是兩位教授給我們,我們根本就不可能吸取能量石里的能量。根本沒辦法發揮能量石最大的作用啊。」

江宏激動地說道:「兩位活佛是否可以把靠近能量石修鍊,提高修鍊速度的方法教給我們?畢竟能夠吸取能量石能量的人很少,大部分還是要用這樣的方法來提升法力。」

戈多活佛說:「既然兩位教授需要,我們當然是願意教授的。兩位教授已經教給我們太多的法術了。」

次布活佛也道:「這個咒語叫法修,很簡單,只要在修鍊之前念一遍這個咒語,就可以在能量石邊上修鍊的時候提升修鍊速度的。」

兩位活佛各說了一遍咒語,咒語不算長,不過由於說的是藏語發音,所以江宏和賀青青不太習慣。他們只得要求兩位活佛再說一遍,這樣才算是記住了。

兩人立刻找了一塊比較大的能量石放在身邊,然後盤腿修鍊。馬上兩人就發現了自己不管是修鍊法術還是修鍊內功,速度都比單獨修鍊快多了。

兩人-大喜,在中原法師界,能夠像他們這樣法術聯合地使用「吸星大-法」的人實在太少了。其他人要想迅速提高法力,幾乎沒有什麼辦法。但是現在擁有了法修咒語,又有這麼多能量石,那麼他們迅速提升法力也成為可能。這樣迅速打造一支高等級的法師隊伍也將成為可能。

江宏和賀青青兩人已經有些迫不及待地要返回中原了。

當兩人向活佛婉轉地說出要返回中原,兩位活佛立刻站起來挽留他們。這段時間江宏和賀青青幾乎要變成他們密宗實質上的大-法師了,負責教授他們密宗法術,這要是讓他們走了,以後密宗的法術誰來教?兩位活佛神情非常激動,一定要江宏和賀青青留下來。甚至可以給兩人密宗中的最高職位大-法師。如果不是活佛是靈童轉世而來的,他們都願意讓出活佛的位子給兩人。

然而江宏和賀青青卻對這個什麼大-法師並沒有感覺,而是一定要返回中原。

兩位活佛實在沒辦法留下江宏和賀青青,戈多活佛說道:「要不這樣,我們揭諦派派出三十位大師以上級別的跟隨兩位教授,一來繼續向兩位教授學習法術,二來也給兩位教授跑跑腿什麼的。」

次布活佛也說道:「對對對,我們娑婆訶派也派出三十位大師級別的喇嘛跟隨兩位去中原。我們這些大師雖然法力不行,但是至少能跑跑腿什麼的。」

江宏和賀青青倒是不反對,畢竟他們將攜帶大量的能量石返回中原,誰知道會不會在路上遇到什麼事情。能夠有這麼多高手護持,肯定會安全得多。

等到他們要返回中原的消息傳到那些從別的派別趕來學習的喇嘛那裡,那些喇嘛大多數都要求跟隨他們去中原。

江宏他們也不好反對,只能把他們都帶著。這樣一來,跟隨他們去中原的高手數字達到了一百二十三人。這些高手在藏區都是至少是大師級別的,在中原大約相當於七八級的水平。江宏和賀青青等於一下子擁有了一支一百多名高手的部隊了。

這樣一支隊伍就算是進攻一個省的法師大會也差不多夠用了。畢竟法師從整個人類的數量中所佔的都是絕對少數。一個省的法師加起來也不過就幾千人了不得了。而大部分都是低層次的法師,真正高等級的法師絕不會超過一百人。

要知道在整個中國,在法師大會註冊的八級以上法師大約只有不到一百名。而這一百名在首都就有六七十名,再分佈到全國各地,每個省不超過一人。江宏和賀青青兩人率領的這一批密宗法師雖然不能用探測術探測出具體等級,但是也不會比八級法師差很多。

而且這批法師裡面還有好幾位上師,這上師的級別至少得有**級了。

兩人首先派遣幾位大師去s省,然後買來好幾輛卡車,再開進藏區來。然後才把大量的能量石用隱蔽術隱蔽之後,裝上卡車,這才開出藏區,前往s省。

兩人已經把隱蔽術教給了這批密宗法師,這樣大家就裝扮成普通商隊的摸樣,用蒙布將卡車車廂蒙緊。即使是路上碰上法師,如果不是很在意,也不容易露餡。

當江宏帶著車隊經過好幾天的跋涉趕到了s省d市的時候,他用思維溝通術和師父曹霄川聯繫。當曹霄川得知江宏和賀青青在藏區找到了大量的能量石,並且帶回來的時候,高興得要命。


他派出了尚樹平和妻子羅紅纓,還有他們的兒子尚天明和尚天明堂兄尚天昌出來迎接他們。

這兩對是尚家三對可以進行法術聯合中的兩對。這兩對法師中,尚樹平已經升到了六級,其他人都升到了五級。可以說是地下溶洞中除了曹霄川之外的最強大的力量了。

尚樹平和羅紅纓見到江宏和賀青青恭敬得要命,而尚天明見到兩人卻高興地直跳,大叫著:「姐姐,姐夫,你們終於回來了,我都想死你們了!」

尚樹平和羅紅纓則趕緊有些不好意思地江宏和賀青青表示歉意,說是自己的兒子不懂事,胡說八道,讓兩位不要見怪。尚家在賀家被屠之後,一直被打壓,所以腰杆子不直,到現在尚樹平還沒有恢復過來。而江宏和賀青青雖然是他們的侄女侄女婿,但是卻能夠決定他們整個家族的生死,再加上這兩個人出手狠辣,尤家慘狀還只是聽說,但是項家卻是尚樹平親眼所見,所以兩人對江宏賀青青在恭敬之餘還是透著一絲畏懼之意。

江宏大手一揮道:「你是青青的舅舅,也就是我的舅舅,大家都是自家人,不用這麼見外。」

賀青青也道:「天明兄弟性格陽光直爽,我和江宏都很喜歡他。不用這麼拘謹。這次回來我們帶了很多能量石,到時候所有的人都有好處。」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 江宏和賀青青與尚樹平尚天明等人見面之後,就把他們介紹給從藏區來的法師們。

現在尚樹平也已經六級了,連尚天明都已經五級,他們已經能夠光憑著能量波動來判別對方的法術水平,所以看到這麼多藏族高手,都大吃一驚。這些人雖然不能用探測術準確探測出等級,但是他們的能量波動非常強烈,法術水平肯定比自己高。

這些密宗的法師以四位上師為頭,他們分別叫德吉、索朗仁增、丹巴貢布和巴桑。分別是揭諦派和娑婆訶派的兩位上師。所以對江宏和賀青青言聽計從。

這四位上師分別帶著各自派別的法師,而其他派別的人數大多比較少,所以江宏和賀青青也就把他們歸於這兩派統轄,便於管理。這樣每一位上師大約統領三十位法師。

這樣江宏和賀青青只要統轄這四位上師就可以了。

這四位上師見到尚樹平和尚天明四人,因為他們是賀青青的舅舅一家人,他們都很恭敬。雙手合十行禮。

尚樹平他們也趕緊上手合十鞠躬為禮。這四位上師的法力明顯超過自己,又是密宗的上師,足以當得起這樣的禮節。

互相說了一些仰慕的客氣話,這才開始進入商量階段。

曹霄川的地下溶洞是從自然界的地下溶洞改建出來的,非常龐大,要容下他們這一百多人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不過要想把那麼多能量石悄悄運進溶洞卻不容易。畢竟那些石頭有些個頭很大,而溶洞的入口卻在懸崖峭壁上。這些石頭進山是要靠人工抬進去,不可能不引起人們的注意。

最後大家決定首先把小塊的能量石帶進山中,最後再用進山修建密宗寺廟為名,攜帶大塊石頭進山。

當然這種事情必須要當地佛教協會配合,給密宗一個修建喇嘛廟的名義。

當然這種事情對幾個密宗的上師來說不是問題,所以四位上師一起去了一趟s省的宗教協會。

密宗的上師在宗教中是比較神秘的,而且西藏的宗教界比較獨立,也不太服從宗教協會的管轄。現在密宗的四位上師居然親自來到s省的宗教協會來申請在青城山中建立喇嘛廟。

s省宗教協會主要領導是道家的,雖然內心對喇嘛們到青城山來搶生意感到不爽,但是卻對宗教界繁榮感興趣。畢竟神秘的密宗走下高原來到s省,還是一件大好事,說明s省宗教界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而且關鍵點是,密宗要建寺廟不用s省宗教協會出錢,以後建成之後卻歸宗教協會管理,這樣的好事當然要大力支持的。於是四位上師很容易就拿到了名義,允許密宗在青城山中建立密宗的寺廟。

這樣一來事情就簡單了,一百多位密宗的喇嘛出現在d市也就不顯得突兀了,用很多輛卡車運來的石料也不顯得多了。接著密宗的喇嘛們出馬雇傭了大量的民工,用人工抬著大石頭進山了。這些石頭都以密宗的宗教物品名義進山,還用布蒙好,然後才讓民工抬著進山。由於能量石全部用隱蔽術進行了遮蔽,所以這些石頭和普通的石頭沒什麼區別。更是沒有引起有心人的懷疑。

大隊人馬進入青城山,走到後山荒野之地,這裡距離溶洞入口已經不遠了,喇嘛們就讓民工們放下石頭,結算了費用讓他們下山去了。

既然密宗已經獲得了建造喇嘛廟的名義,四位上師與江宏商量之後,決定真的就在這裡建造一座喇嘛廟,以作為密宗在s省的基地。也好掩護這麼多喇嘛,還可以掩護以後可能會越來越多的中原法師的到來。他們發了電報給兩位活佛,兩位活佛對能夠在s省建造寺廟也很高興,這說明密宗的傳播已經進入了中原了。很快批准了寺廟的建造。

這樣一來一座喇嘛廟真的就在青城山的後山開始建造起來。

由於這是整個密宗的盛事,所以這個寺廟由整個密宗各派別共同修建,分擔寺廟建設費用。這樣每個派別的費用並不高,也都能承受得起。由於藏區各地政教合一的局面實行了上千年,所以藏區的百姓信仰力量很強大,各派別寺廟的收入是最高的。拿出這點錢來是沒有問題的。

在這樣的荒山建立寺廟確實很不容易,不過只要有錢,還是能辦到的。而且這些喇嘛中還有大約十分之一是土系法師,他們可以用法術參與建設。

安排好寺廟建設,江宏、賀青青帶著四位上師前往溶洞入口,進入了溶洞。

江宏和賀青青出去一個多月,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大-法師了,還帶回來這麼多幫手,以及大量的能量石。曹霄川激動不已,眼睛里甚至含著淚花,見到他們就喃喃自語:「小弟啊,小弟,你在天上可以瞑目了。你的兒子如此優秀,看來外面那像魔界一樣的法師界,真的有可能會被他們凈化。」

賀青青一見到曹霄川,就上前拉住他的胳膊說道:「師父,師父,我們帶回來很多能量石,我們還從密宗學到了靠近能量石就能藉助能量石提升修鍊速度的法修法術呢。」

「好,好,好……」曹霄川高興地說道,然後像是突然明白了什麼似的,瞪大眼睛問道,「你說什麼?不是『吸星大-法』?僅僅是靠近能量石就能提升修鍊速度?」

在一邊的尚明奇也張大嘴巴。

「是啊,是啊,外公,不能用『吸星大-法』的法師現在也可以依靠能量石提高修鍊速度了。」賀青青又對旁邊的尚明奇說道。尚明奇可不會用「吸星大-法」。

尚明奇激動不已,連連說道:「好,好,好,我的好外孫女,好外孫女婿!」

有了這些幫助,那麼尚家復興已經是可以預見的。作為家主尚明奇不激動就怪了。

而尚家的人聽到這個消息都炸了群,哪一個人不願意自己的法術水平提高,成為受人尊敬高高在上的大-法師?只不過以前這根本連想都不敢想,現在江宏和賀青青把這些美好前景擺在了眾人面前,每個人只要勤奮都有可能成為高高在上的高級法師,怎麼能不讓大家激動?

本文來自看書網小說


… 大家把江宏、賀青青還有四位上師迎進來,擺上酒宴歡迎他們。現在有尚家人輪流出去購買物資,所以擺出一個酒宴來還是可以的。

這次江宏和賀青青他們隨身攜帶了不少能量石進來,作為禮物,江宏和賀青青在酒宴上把這些能量石分給了尚家所有人。整個溶洞里歡聲雷動。

江宏和賀青青給師父曹霄川的是一塊有小孩大小的能量石,以供他老人家修鍊使用。

所有的人都興高采烈的,把江宏和賀青青看成了他們的救世主。

酒宴之後,江宏當眾教授大家依靠能量石提高修鍊速度的法修咒語,等所有人都學會了,都去修鍊,四位上師也告辭出去督建寺廟之後,才有機會和師父說一會話。

「師父,我們兩個都升到大-法師了啊。我們在藏區啊……」賀青青坐在曹霄川一邊,搖著師父的手臂,開始滔滔不絕地說著這次去藏區的經歷。

曹霄川也很是感興趣,一再地詢問達西錯的事情,以及那些能量石,還有湖底那個能量波動源。

最後江宏小心翼翼地把從那個東西上刮下來的渣滓掏出來,給曹霄川看。

曹霄川拿在手裡翻來覆去地看了半天,最後說道:「這個應該是金屬,但是我從來沒見過這種金屬。我估計你得拿到有科學儀器的地方去鑒定一下。還有這玩意的能量波動非常大,按照你們的說法,這玩意應該是那個巨大東西的氧化物。這麼點氧化物的能量波動都這樣大,可以想見那個東西的能量波動有多大。」

江宏道:「師父說得對,我們在湖底的時候,探測術顯示出來是一片紅色,完全沒有其他顏色。我們甚至連互相都探測不到。」

曹霄川道:「從密宗典籍記載倆看,我估計那玩意一定是從天而降的隕石。至於散布在周圍的能量石是怎麼形成的,還有為什麼這玩意有這麼大的能量波動,我也搞不清楚。只有鑒定之後才知道。」

「師父知道在什麼地方有鑒定這種東西的?」江宏問道。

曹霄川道:「特種金屬鑒定,我倒是知道一個地方,叫n省金屬材料廠。別看這個廠名很普通,其實那裡是軍工廠的研究所,恐怕你也不容易進去。畢竟你是要人家鑒定的,總不能用強吧。」

江宏立刻說道:「師父你把地址給我,我去看看再說。」


曹霄川道:「那裡有國家強力部門的人在,你建議你們還是從普通人的社會入手,請第三方出面花錢鑒定。畢竟像這樣的軍工廠訂單都不足,他們是需要外快的。這樣既不會暴露你們這種金屬的來源,又能搞清楚這玩意的到底是什麼。」

江宏一聽道:「還是師傅想得周到。好,我們馬上回h市,我的很多朋友都在那裡。我相信他們會幫助我們鑒定出這玩意到底是什麼的。」

這玩意能量波動這麼大,到底能否幫助他們修鍊法術,如果可以那麼他們只要去湖裡刮一些這種金屬就能解決大部分人的修鍊問題。也不需要再搬那麼多能量石了。但是在此之前,必須要搞清楚這到底是什東西,這玩意畢竟誰都沒見過,否則萬一有什麼後遺症就麻煩了。

接下來一個星期,江宏和賀青青帶著尚家的青壯還有密宗的喇嘛們,搬運了大量的能量石進入溶洞。而密宗的喇嘛們也大多在溶洞中居住了,他們白天在寺廟工地上幹活,晚上留下督促民工的喇嘛就回到溶洞休息。

由於要修建寺廟,大量的建築材料,以及各種物資源源不斷地運進來。溶洞內也借著這個機會大量囤積了糧食等物資。有了寺廟的掩護,下山購買任何物資都不會引起懷疑。

忙了一個星期,所有的能量石全部搬運進入溶洞,那些大型的能量石也採取用繩子從懸崖上吊下來的方法進入溶洞。

這些天江宏和賀青青依然在晚上給尚家人以及喇嘛們講課。這些喇嘛江宏也發了能量石給他們,讓他們進行修鍊。這樣一來這些喇嘛們都把江宏和賀青青當成了他們的導師。對江宏和賀青青恭敬得不得了,要不是江宏和賀青青禁止他們跪拜,估計他們每次見到他們都會跪拜了。

等到了能量石全部搬完,江宏和賀青青就向大家告辭,要去中原辦事。結果尚天明一再要求兩人帶他去,還有四位上師也要求隨身護持。江宏只得帶上了尚天明和尚天昌兩兄弟,然後選了德吉和巴桑兩人一起出發。而索朗仁增和丹巴貢布則留下來督促寺廟建設以及指導管理密宗喇嘛們修鍊。

而尚樹平和羅紅纓夫婦,還有尚雪雯和尚天芳則被派出去聯絡賀家的其他親家。包括賀青青大伯的親家袁氏家族,和二叔的親家朱氏家族。這兩個家族在賀家被屠之後,也受到了各個省的法師大會的打壓,處於快被滅族的邊緣。

尚樹平和羅紅纓已經一個六級一個五級,而尚雪雯和尚天芳也都達到了四級,他們只是去聯絡兩個家族,並不需要去交戰,所以他們的等級完全夠了。如果這兩個家族願意的話,江宏和賀青青將會親自出面,說服他們參與重建法師界的大業中來。

這段時間,尚天明和尚天昌兩兄弟已經消化了吸取的第一塊能量石的能量,在出發之前由江宏和賀青青護法,他們吸取了第二塊能量石的能量。這樣他們的法力等級達到了七級。雖然還比不上兩位上師的法術水平,但是卻算是高手了。就算是出去單獨遇上法術界的高手也能抵擋一陣了。

一路上,尚天明和尚天昌要消化剛剛吸取的能量,而江宏和賀青青則不斷教授德吉和巴桑兩人法術和功法,大家也走得不快,而是走走停停。尚樹平和尚雪雯兩對人已經分別前往j省的袁家和hn省的朱家去聯絡了,所以江宏這隊人也不著急,猶如旅遊一樣。

本書源自看書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