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很難說,當然,我個人認為只是個不大不小的麻煩而已,根據情報顯示,南海海盜常年在外劫掠的戰艦不過四艘,就算他們全招了回去也可能數量不如我們,但要是算上不知道多少的海盜們新建的船隻……,不過算上我們的火炮優勢和大領主閣下最新的海戰戰術,差不多最多可能持平就是了,沒接到具體的情報前我也不能確定什麼,不過我還是有信心擊潰海盜艦隊的,金克大人完全不必擔憂您的安全問題,只是……只是……!」

「只是雙方艦隊交戰,運輸船可能照顧不及可能會有損失是吧?」李潔接上了麥倫少將沒說出來的話。

麥倫少將點了點頭不在說什麼了,金克倒是鬆了口氣,隨即就覺的自己的表情不對,頓時有些尷尬了起來。

李潔沒說什麼,拿起了桌子上的海圖看了起來,金克略微有些尷尬的忙把自己的名牌雪茄一人了一支,李潔道了謝,接了過來點燃了,眼睛卻還是盯著海圖,指揮室沉默了下來。

過了好一會,大半支雪茄都沒了李潔才打破了沉靜。

「少將閣下,剛才的海盜船舊的不說,那條新戰艦上沒裝備火炮吧?」

「這一點我很確定,領主閣下,但我也肯定這艘新的戰艦將在魔鬼島裝上火炮的,這有什麼問題嗎?」

「我們再有一天能抵達魔鬼島登6地點嗎?」

「如果風向能夠保持的話根本就不需要一天的時間我們就可以抵達了。」

「新戰艦裝上火炮最少需要多久?」

「這……我不清楚海盜們的效率,但我相信這用不了多久,極有可能我們登6剛要開始時海盜艦隊就武裝完畢和完整的開過來了!」

「也就是說海盜們最多只能來的急在我們登6魔鬼島時襲擊我們了?」

「可以這麼說,海盜們不會傻到有火炮不裝備而拿弓箭弩車和我們對抗的!」

「少將閣下有把握在雙方艦隊交戰時保證運輸船隊登6的安全嗎?」

「這……不能,我現在不清楚海盜艦隊是什麼實力,就算海盜艦隊實力不如我,但他們要是一心和運輸船隊為難的話,我也很難完全攔的住他們!」

「後果可能是海盜艦隊大敗,而運輸船隊也損失慘重,這次的行動因此而泡湯,少將閣下認為有此可能嗎?」

「……要是海盜們孤注一擲的話,我不否認有此可能!」

隨著麥倫少將的回答,指揮室再次沉默了下來,金克更是有些不知所措,此次行動要是再完蛋了戴克城主就要倒霉了,自己身為他的心腹鐵杆怕是也要跟著倒霉!

「這……這可怎麼辦!?這些該死的海盜!盡給人找麻煩!為什麼不老老實實的去死!現在怎麼辦!?行動不能失敗!不行我們暫緩待援吧!」

麥倫少將看著驚慌的金克有些看不起他,當然,麥倫少將什麼都沒說,他只有海軍的指揮權,得到的命令是配合李潔的作戰行動,現在出現了新情況,怎麼辦就是金克和李潔去決定了,麥倫少將倒是不怕和海盜們打海戰的。

「金克你也別急,其實我們可以完全避免這種情況的生。」

聞言金克頓時一喜,然後就是迷惑了,他想不出來怎麼才能避免這種危險,麥倫少將也很是疑惑,李潔沒說什麼,只是抽著雪茄隨手在海圖上點了點。

金克看著李潔點的位置還是有些不解,麥倫少將仔細的打量了下李潔點的位置后想了下后漸漸的就露出了笑容,什麼都沒說對著李潔豎起了大拇指,其實問題的解決方法很簡單,換個思路就完事了,地精的計劃是直接登6魔鬼島,海盜們也是這樣以為的,他們也只來得及在魔鬼島海域和地精決戰,甚至很可能下定了決心拼著艦隊大損也要把運輸士兵的船隊擊毀,這樣一來地精們的下一次進攻就不知道要等到什麼猴年馬月去了,海盜們也不是沒財力,完全可以再次重組艦隊接著和地精們較勁! 千迴百轉之戀 可我是進攻方,主動權在我手中,為什麼明知道登6魔鬼島有危險還非要去,換個鄰近的島嶼登6保證6軍的安全,麥倫少將也有信心擊潰海盜艦隊,6軍在鄰近的島嶼上看戲等地精熱砂艦隊拿到制海權再登6魔鬼島不就完事了嗎?並且在鄰近的島嶼登6,完全出乎海盜們的預料,就算他們察覺了想阻攔時間上可能也來不及了,就這麼簡單!

李潔一聽就急了!

「哥你也別急,媽現在身體已經好了,手術也很成功,已經出院了,這才給我打的電話,因為老媽手機壞了,沒記起來你的電話,這才先給我打的電話並讓我給你說一聲……。【全文字閱讀.】」

「等等!事情不對,老媽要是真的病好了怎麼會給你我打電話說起此事!?以老媽的脾氣不會說出來讓我們擔心的!這……這到底怎麼回事!?我不行還是回去一次看看吧!」

「哥,媽的病是真的好了,視頻通話了,媽都已經去上班了,她打電話來說起此事也是有緣故的,讓我告訴你一聲,就是怕你現在……現在不想聽!」

「到底什麼緣故?我有什麼不想聽了!?這都怎麼回事!?」李潔一頭的霧水!

「媽生病和手術期間都是楊嫂子照顧的,照顧了咱媽十幾天,咱媽對楊嫂子很滿意並且好像覺察出來了些什麼,叫你不要在外面胡來,春節回家就把楊嫂子娶了,你現在……現在這樣子就不知道你想聽不想聽了……。」

「……這……這……不是都吹了嗎!?怎麼她還這樣!?」

「楊嫂子人很好的,在家裡附近開了花店後幾乎天天都去看咱媽,別說咱媽看著楊嫂子好,我也認為楊嫂子人不錯的,哥你……我做弟弟的也不知道該說你什麼,哥你自己看著辦吧。」

「……這事先不說了,我回頭就解決,咱媽得了什麼病住院手術的?」

「腿上靜脈的毛病,老是腿麻,路都快走不好了,楊嫂子就帶著咱媽去醫院看了,然後醫生建議手術,事情就是這樣,手術不大但咱媽十幾天都難以走路,都是楊嫂子送飯擦身什麼的,替我們盡了孝道,我都有些慚愧了,不知道哥你怎麼想的,咱媽讓我交代你讓你老實聽話,不然要打斷你的腿,哥你自己考慮下吧,咱媽的這個情況可都是因為我們兩個給累出來的……!」

「……我知道了,我明天就給咱媽買部手機郵寄回去,這裡手機便宜,咱媽那部也不用修了,早就不成樣子了,到時候我給咱媽打電話說,順便寄回去點錢,你好好學習就可以了。」

「我會的,那就這樣。」

「嗯。」

李潔掛了電話嘆了口氣還有些不知所措時就看到了一邊的蓮花全是一臉冷笑的看著自己!李潔還不清楚後果,但頭都已經有些大了起來!好在和子雖然也聽出些味道了,但是卻最少臉上沒其他異常,不然李潔一個腦袋能有兩個大!

「嘖嘖!好個孝順的乖媳婦呀!母命難違再加上你就是條不折不扣的大色狼!那裡會嫌老婆多了!?這是又要負責了吧!?嗯!?」

「這……!」李潔到底還是沒這出來什麼,雖然可以解釋當初自己以為楊妞兒已經和自己吹了,但現在看起來楊妞兒似乎還是願意的,只是對自己有些不滿才不和自己說什麼了,並且楊妞兒這樣照顧了自己的母親,只要楊妞兒願意,自己肯定不能說不行的,否則被老娘打斷兩條腿事小,自己良心上過不去事大了就!

李潔的猶豫和尷尬到底讓蓮花變了臉色:「你要回去結婚我往那裡擺!?好呀!我什麼都給了你了你現在卻這樣對我!?」

「蓮花,你先別急,事情總有解決的辦法的……!」李潔很想解釋,卻又自己都覺的自己對蓮花怎麼都有些說不過去。

「解決!?好!我給你兩條路走,要不姓楊的,要不就是姓慕容的!你必須做出選擇!」

「……不選擇可以嗎?」李潔呆了半天才回答了蓮花的問題。

蓮花看了李潔一會,李潔有些無奈的現蓮花眼中正在浮現出來的訣別和遺忘的神色,心裡都是一疼,很想說讓蓮花留下的話,可是隨即心底就閃過對楊妞兒的承,既然事情不是自己以為的那樣,自己還能真拋下楊妞兒不管不成!?就算能夠坐擁美麗的蓮花一輩子,可是以後自己想起來自己讓一個善良的女孩子傷心了!自己又怎麼能安心的和蓮花在一起!?那樣的話恐怕以後都不會再好過一天了……!

李潔張了幾次嘴,到底還是什麼都沒說出來。

「李潔,和子老實聽話也就算了,我還能佔有你大半,四捨五入下還算是個完整的老公,可現在你以為你是誰?今天有姓楊的,明天還不知道有誰呢?你這樣下去……!我嫁的是老公,而不是一個支離破碎不成人樣的男孩子,我這樣對你、滿足你,你卻……!算了,我全當被狗咬了一口,找個好老公可真不容易呀,也是,男人那有什麼好東西了……。」

蓮花安靜的述說著,嘆息著,輕輕的站起身看了下外面的天色:「……明天我就回去杭州了,你也不用說再見了,最好永遠不再見。」

說完蓮花就去了卧室要拿自己的被單去另一個卧室,和子想勸下蓮花,但被蓮花盯了一眼就不敢說什麼了,此時李潔沉默的站了起來,攔住了拿著被單要往外走的蓮花。

「你和和子睡這屋,我睡外面。」

上海的夏天很是炎熱,租住的屋子裡除了那間卧室外沒有空調。

蓮花看了李潔一眼,李潔面色出奇的沉靜和寂然,伸手拿過了那條被單,走回到沙上坐下繼續沉默,和子開口想勸李潔兩句,但蓮花一手就把和子拉進了卧室,不讓和子陪著李潔,隨後關門。

當晚李潔吸了四包煙,一直沉默著和自嘲著,腦袋裡一片混亂,就連自嘲什麼他自己都說不清楚,同時還帶著蓮花就要離去的一些悲傷的思念,即使現在蓮花還沒走,李潔已經開始想念她了!

第二天很是憔悴的李潔看到蓮花收拾好了行李出了卧室后,趕緊上前幫著拿行李,並親自送蓮花走,和子也要去送,但蓮花沒讓和子送自己,對於李潔的殷勤蓮花冷笑了一聲也沒拒絕,到了火車站后李潔又跑前跑后的給蓮花買了車票和路上的零食,火車到了后也買了站台票把蓮花一直送到車上安頓好,蓮花依舊什麼都沒說,甚至不正眼看李潔一眼。

都安頓好了后,李潔沉默著看著蓮花什麼都沒說,拿出一張銀行卡推到了蓮花的面前,蓮花看到銀行卡頓時有些色變!

「你……你這什麼意思!?拿錢打我!?」

「蓮花,你別急,我絕不是那個意思,還記得我說過要養你的,儘管現在出了這樣的事……,但你還是讓我……讓我實現下言,心裡也……也能好過點,是我對不起你……!」

蓮花冷哼一聲,扭過頭不去看李潔,李潔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沉默了一會後轉身下了火車。

等李潔走了后,蓮花有些呆的看著那張銀行卡,密碼她很清楚,曾經不少次拿著李潔的這張卡和和子一塊歡快的去買衣服亂刷卡!李潔能在自己斷然要離開后還是把自己唯一的銀行卡給我自己,不說其他的意思,至少對自己還算是有些情意的吧!

火車開動后蓮花下意識的望向窗外,李潔正在強笑著站在站台上看著自己,只是看著,沒有揮手說再見,一直到蓮花眼角的餘光再也看不到李潔……。

回去后李潔臉上在也沒了得意和幸福的笑臉,全是沉靜,和子小心翼翼的伺候了也唯恐惹怒了李潔而什麼都不敢說,深恐李潔遷怒她,倒是李潔對和子笑笑,示意自己沒事,然後抽了幾根煙後上線,不過此後很久一段時間,李潔不在和和子做什麼了,都是自己一個人睡沙,不深刻的反省自己清楚前李潔都打算靜一靜了,這讓和子看在眼裡急在心裡,和子原本還認為蓮花的離去對自己而言是好事,但現在和子也不這麼想了!

再次上線時李潔僵直過後頓時一呆,艙房外全是隆隆的炮聲,這是怎麼回事!?這出海還不到兩天呢,熱砂港口到魔鬼島即使順風順水也要三天多,麥倫少將又早就告訴自己南海海盜聯盟的艦隊早已被熱砂艦隊壓制了,都不敢露頭了,那現在炮聲怎麼回事!?地精們在實彈演習嗎!?

李潔急忙出了艙房,到了甲板上打量。

「啊!領主大人,聽說您暈船了,那真是不幸,幸好我已經適應了些。」

金克也在甲板上,不過看起來有些虛弱,李潔隨便答應了一聲,立刻觀察情況,然後也鬆了口氣,遠處海面上飄揚著骷髏旗幟的只有兩艘戰艦,地精熱砂艦隊正在追著這兩艘海盜船開炮,海盜船正在想盡辦法的要逃離。

「什麼時候現海盜的?」李潔拿著單筒望遠鏡看著一邊問金克。

「在凌晨,天色微亮后瞭望哨這才現艦隊側翼有海盜船,麥倫少將立刻展開了攻擊,都追了幾小時了,不過很可惜,怕是追不上了!」

「為什麼?」

「啊!像大領主這樣的戰爭領主都看不出來嗎!?海盜船沒我們的戰艦攜帶的火炮多,重量輕一些,於是我們越追海盜船離我們越遠!」

李潔點點頭沒說什麼,此時果然熱砂艦隊看到沒可能追上海盜船了,並且可能也害怕這事調虎離山之計,麥倫少將傳出命令,出擊的戰艦6續放棄了追擊等待後續的運輸船上來后在一起航行,李潔向後看了看,沒多久麥倫少將就邀請金克和李潔到艦隊指揮室會談。

進了指揮室,麥倫少將一身鮮艷的海軍少將制服,帶著船長帽,正在對傳令兵下令,李潔和金克也沒打擾,一邊坐下了,李潔繼續出神,直到麥倫少將叫了他幾次李潔這才回過神來。

「大領主在想什麼這麼出神?」麥倫少將有些疑惑的問。

「沒什麼?少將閣下,怎麼,出了什麼問題嗎?」

「啊,確實是這樣的,是出了些新情況,不好的狀況?」

「是什麼?」金克也有些疑惑的問著。

「就是剛才那兩艘灰溜溜逃走的海盜船了,問題似乎在向不好的方向展,兩位大人!」

李潔揉了下鼻子集中了些注意力等著麥倫少將的解釋,金克也有些焦慮了起來。

「不就兩艘海盜船嗎?我們有九艘大型戰艦,一艘您的旗艦和二十七艘中型戰艦,敵人還逃走了,這裡面能有什麼問題!?」

「問題就出在這兩艘海盜船上,緣故是在以前的兩次大戰中海盜艦隊作戰序列里並沒有這兩艘船,而我們可能也忽略了一個小情報,第一次和海盜艦隊交戰海盜艦隊失利后就緊急召喚在外劫掠的同夥和一些其他地方有聯繫的海盜了,這些傢伙們總是蛇鼠一窩的,這個情報我們的間諜也通報了我們,只是沒想到他們動作倒是快,剛才的那兩艘戰艦一艘顯然是舊船了,應該就是在外被南海海盜召回的,而另一艘更糟糕,那是一艘新戰艦,顯然海盜們卑鄙無恥的也在補充他們艦隊的實力!」

聽了麥倫少將的介紹,李潔還沒什麼,金克卻有些慌張了,他可絕不想死在海上,要死在無盡之海里那麼多的妻妾可都要成寡婦了,他怎麼會忍心!

「這……麥倫少將,我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您的話,也就是說我們的艦隊現在對敵人不具備優勢了!?」

「這個很難說,當然,我個人認為只是個不大不小的麻煩而已,根據情報顯示,南海海盜常年在外劫掠的戰艦不過四艘,就算他們全招了回去也可能數量不如我們,但要是算上不知道多少的海盜們新建的船隻……,不過算上我們的火炮優勢和大領主閣下最新的海戰戰術,差不多最多可能持平就是了,沒接到具體的情報前我也不能確定什麼,不過我還是有信心擊潰海盜艦隊的,金克大人完全不必擔憂您的安全問題,只是……只是……!」

「只是雙方艦隊交戰,運輸船可能照顧不及可能會有損失是吧?」李潔接上了麥倫少將沒說出來的話。

麥倫少將點了點頭不在說什麼了,金克倒是鬆了口氣,隨即就覺的自己的表情不對,頓時有些尷尬了起來。

李潔沒說什麼,拿起了桌子上的海圖看了起來,金克略微有些尷尬的忙把自己的名牌雪茄一人了一支,李潔道了謝,接了過來點燃了,眼睛卻還是盯著海圖,指揮室沉默了下來。

過了好一會,大半支雪茄都沒了李潔才打破了沉靜。

「少將閣下,剛才的海盜船舊的不說,那條新戰艦上沒裝備火炮吧?」

「這一點我很確定,領主閣下,但我也肯定這艘新的戰艦將在魔鬼島裝上火炮的,這有什麼問題嗎?」

「我們再有一天能抵達魔鬼島登6地點嗎?」

「如果風向能夠保持的話根本就不需要一天的時間我們就可以抵達了。」

「新戰艦裝上火炮最少需要多久?」

「這……我不清楚海盜們的效率,但我相信這用不了多久,極有可能我們登6剛要開始時海盜艦隊就武裝完畢和完整的開過來了!」

「也就是說海盜們最多只能來的急在我們登6魔鬼島時襲擊我們了?」

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 「可以這麼說,海盜們不會傻到有火炮不裝備而拿弓箭弩車和我們對抗的!」

「少將閣下有把握在雙方艦隊交戰時保證運輸船隊登6的安全嗎?」

「這……不能,我現在不清楚海盜艦隊是什麼實力,就算海盜艦隊實力不如我,但他們要是一心和運輸船隊為難的話,我也很難完全攔的住他們!」

「後果可能是海盜艦隊大敗,而運輸船隊也損失慘重,這次的行動因此而泡湯,少將閣下認為有此可能嗎?」

「……要是海盜們孤注一擲的話,我不否認有此可能!」

隨著麥倫少將的回答,指揮室再次沉默了下來,金克更是有些不知所措,此次行動要是再完蛋了戴克城主就要倒霉了,自己身為他的心腹鐵杆怕是也要跟著倒霉!

「這……這可怎麼辦!?這些該死的海盜!盡給人找麻煩!為什麼不老老實實的去死!現在怎麼辦!?行動不能失敗!不行我們暫緩待援吧!」

麥倫少將看著驚慌的金克有些看不起他,當然,麥倫少將什麼都沒說,他只有海軍的指揮權,得到的命令是配合李潔的作戰行動,現在出現了新情況,怎麼辦就是金克和李潔去決定了,麥倫少將倒是不怕和海盜們打海戰的。

「金克你也別急,其實我們可以完全避免這種情況的生。」

聞言金克頓時一喜,然後就是迷惑了,他想不出來怎麼才能避免這種危險,麥倫少將也很是疑惑,李潔沒說什麼,只是抽著雪茄隨手在海圖上點了點。

金克看著李潔點的位置還是有些不解,麥倫少將仔細的打量了下李潔點的位置后想了下后漸漸的就露出了笑容,什麼都沒說對著李潔豎起了大拇指,其實問題的解決方法很簡單,換個思路就完事了,地精的計劃是直接登6魔鬼島,海盜們也是這樣以為的,他們也只來得及在魔鬼島海域和地精決戰,甚至很可能下定了決心拼著艦隊大損也要把運輸士兵的船隊擊毀,這樣一來地精們的下一次進攻就不知道要等到什麼猴年馬月去了,海盜們也不是沒財力,完全可以再次重組艦隊接著和地精們較勁!可我是進攻方,主動權在我手中,為什麼明知道登6魔鬼島有危險還非要去,換個鄰近的島嶼登6保證6軍的安全,麥倫少將也有信心擊潰海盜艦隊,6軍在鄰近的島嶼上看戲等地精熱砂艦隊拿到制海權再登6魔鬼島不就完事了嗎?並且在鄰近的島嶼登6,完全出乎海盜們的預料,就算他們察覺了想阻攔時間上可能也來不及了,就這麼簡單! ?麥倫少將看到金克還是迷糊就點撥了幾句,金克這才撥開雲霧見日月了,不由大是佩服李潔的計劃,不過隨即金克就有了疑問。【風雲閱讀網.】

「大領主閣下,您選擇了在珍珠五號島嶼登6,那可是個大島,上面可是有原住民部族,我們之前商議時您不是打算暫時不招惹這些人的嗎?可您現在直接在他們的島嶼上登6,這恐怕會和當地人產生摩擦吧,為什麼不選擇其他鄰近的無人荒島?」

「這也是為了萬全而考慮的,你們的間諜已經基本確定了珍珠五號島上的原住民就是和南海海盜們聯合的那一支了,我率軍登上這座島嶼,也正好驗證下到底是不是這夥人和海盜聯合了,我不會先去進攻他們,甚至願意先談判,表示只是在這裡短暫停留,也可以付給他們一些錢財全當是租金了,並且可以答應清剿了魔鬼島上的海盜后可以把被海盜佔據的島嶼還給他們,如果這樣當地人還是進攻我,那不用說,肯定他們和海盜都是一夥的,那我也不用客氣什麼了,先把南海海盜的這隻臂膀給清理掉,順便也扣留些人質,也給其他四個部族一個警告,然後看情況在決定行止,另外,希望麥倫少將不要介意我說的預測,儘管少將閣下很有信心取得海戰的勝利,但打仗的事情勝負沒有一定的,萬一麥倫少將失敗了,我肯定只能固守等待麥倫少將重振旗鼓了,這需要時間,而我們帶的物資雖然不少,但我也不知道要等多久,要是登6其他小荒島,島嶼上肯定物資匱乏,萬一要是等的天數多了,那麥倫少將也沒必要來救援了,軍隊都會被海盜艦隊困死餓死在荒島上,為了避免這個危險的萬一,讓軍隊能有充足的迴旋餘地和能獲得補給以便支持的更久,所以只能選擇大島,而不能選擇小荒島,為了這一點冒點和當地人結怨的風險是值得的。」

李潔平靜的解釋完了後繼續抽雪茄去了,剩下金克和麥倫少將仔細設想了李潔的話后眼中都只剩下欽佩了。

「大領主閣下!我很高興的看到,您是我們的盟友而不是我們的敵人!」麥倫少將滿是讚賞和慶幸的說了句。

「我忽然心平氣靜了,有大領主這樣的常勝統帥我居然還在擔心勝負和自身的安危,真是慚愧!勝利一定屬於我們!」金克舒服的窩進了椅子里緩緩吐出一口濃霧。

李潔笑了笑沒說什麼,然後就是繼續呆去了,心底浮現的全是蓮花的影子,麥倫少將則制定詳細的登6珍珠四號島嶼的計劃,為了萬無一失,該做的欺騙性的戰術動作還是要做出來迷惑下海盜們的,然後就是在那裡忽然轉向最合適,在珍珠四號島嶼上那裡登6最為快捷和方便的問題。

李潔呆了幾小時后看了看麥倫少將做出的計劃也無異議,戰艦上可以利用信鴿和鷹給加基森城傳遞消息,但是卻收不到加基森城的指令,三位代表和領做出的決定就是最終作戰方案了,計劃也隨之敲定!

現在是下午十四點,預計明天中午登6珍珠四號島嶼,李潔隨即傳令下去讓部隊全部休息,睡不著也要睡,上午吃飽喝足后預備登6作戰!

玄黃方真劫 下達了預備作戰的命令后李潔也回了自己的艙房繼續呆去了,一直到晚上和子叫他吃飯,吃了飯後李潔沒上線,繼續抽煙呆,和子也不敢說什麼,一直到李潔迷糊的軟到在沙上睡著,和子給李潔蓋了單子后趕緊躲到卧室里給蓮花打電話勸她回來,還把李潔的情況說的很嚴重,不過蓮花看起來決心已定,直接叫李潔去死了最好,然後就掛斷了電話,剩下和子拿著手機有些不知所措!

早晨李潔醒來后看起來好了一些,跟買來早點的和子打了招呼,匆匆的洗漱和吃了點東西后告訴和子今天可能很忙,不用叫他吃飯了后趕緊上線。

上線后李潔到了甲板就看到金克和麥倫少將都在甲板上舉著單筒望遠鏡遠望,李潔抬眼看去就現艦隊航行的前方有一個小黑點,應該是個不大的島礁。

「怎麼了?」李潔問了句。

「我們現在已經進入了珍珠列島的範圍內了,正向魔鬼島駛去,這個島礁就是已經到了魔鬼島的標誌了,按照計劃,艦隊將在越過島礁後繼續向魔鬼島前進迷惑敵人,後面的運輸隊也在越過島礁后立刻轉彎直插珍珠五號島嶼,等到海盜們現我們的艦隊後面沒有跟著運輸隊時他們再衝破我們的阻攔想去攔截運輸船隊時什麼都晚了!」

李潔點點頭沒說什麼,此時金克驚疑了一聲,然後立刻說:「看呀,島礁上有信號信號傳出,是我們地精的聯絡方式,這是個好消息,應該是我們的間諜前出給我們傳遞消息來了!」

李潔忙舉著單筒望遠鏡仔細觀察了下島礁,上面果然有微弱的亮光有規律的向艦隊方向閃爍著。

麥倫少將立刻命令前出的偵查快船接應本方的間諜,不過沒一會,偵查快船就立刻用旗號傳回了消息,很不好的消息!

地精間諜拚死跑到這個島礁上就是為了醒地精艦隊注意,南海海盜已經下定決心拼著自己的艦隊不要也要徹底的摧毀運輸船隊,沒了6軍地精的這次行動就徹底的完蛋了,為了更好的達到目的,南海海盜糾集了他們所有的力量,大型戰艦十艘,中型戰艦三十一艘,小型戰船都拼湊起一多條,上面裝滿了火藥和易燃物打算撞擊地精艦隊或者是運輸船以求同歸於盡,並且分出了艦隊的一半繞遠路企圖從後面包抄熱砂艦隊和運輸船,包括拼湊起來的一部分小戰船都冒險出海了!

聞信三人大驚,緊急的商量了一會後馬上下令艦隊和運輸船立刻並且同時轉彎,既然知道了後面可能隨時會出現敵人,近島作戰敵人的自爆船還多,那麼計劃也就隨之而改變,熱砂艦隊不必冒險去接近魔鬼島做什麼假象了,更沒必要也分成兩部前後預備防禦,乾脆護著運輸船隊立刻轉彎準備登6,現在就是搶時間了,最好能在海盜覺和追擊前完成登6,然後看雙方艦隊交戰的結果再做決定。

艦隊緊急轉彎后李潔本來要去運輸船隊和自己的士兵會合的現在也不去了,珍珠四號島嶼上原住民男女老少加起來根據預測也就一萬多人,並且珍珠五號島嶼沒有海岸防禦線,登6可以說沒有任何的障礙,李潔只是給馬克西姆和阿德拉分別下了命令,讓他們組織登6,上岸后先紮營,然後阿德拉看看能不能和當地原住民談判下也就可以了,打李潔也是不怕的,現在的關鍵是海軍是否能打敗海盜艦隊取得制海權了!並且得到了及時的情報艦隊早轉彎了一段時間運輸船隊應該是能來得及把軍隊送上岸的。

上午十一零七分,李潔在甲板上已經看到了魔鬼島和珍珠五號島嶼,兩個島嶼相距不遠,只有十幾公里,珍珠五號島嶼大一些,魔鬼島小一些,還都只是在海平面上露出了一點島嶼上的山峰峰頂,同時艦隊前鋒現了南海海盜的偵察船隻,麥倫少將頓時大急,下令不用理會逃走的敵偵察船,所有船隻全力加沖向珍珠五號島嶼!

此刻李潔就有些不明白了。

「少將閣下,我們距離珍珠五號島嶼和魔鬼島到達我們的登6地點距離都幾乎是相同的,甚至我們看起來更近一些,他們後面包抄的艦隊沒出現,港口的艦隊也還沒出來,就算海盜們現在知道了我們的意圖,我們登6也需要時間海盜們也應該也是來不及做些什麼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