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不一定,剛剛不是說南域大比的比賽地點在一處靈力比外界濃郁幾十倍的小空間嗎?」天眼繼續道。

「只要你進入小空間后抓緊突破境界,成為破障修者后也不是一點希望沒有。」

姜羽暗自點頭,看向面前的司馬道和楊紫。

「姜兄考慮的怎麼樣?」楊紫道。

兩人都非常希望姜羽能夠參加,不然只是他們兩人估計連太靈宗大比都無法勝出,中途必定會被淘汰。

「我們三人聯手,只要小心避開十大弟子和另外幾名破障修者,堅持到大比最後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姜羽道。

司馬道聽到姜羽如此說,臉上露出喜色,知道姜羽已經答應。

三人約定好等宗門大比開始時,在各自房間門前匯聚。楊紫和司馬道回去調整自身,姜羽也進入修鍊狀態,嘗試衝刺破障境,不過沒能成功,連一點突破的跡象都沒有。

被姜羽搶走內丹和界兵的端木祖光回到太靈宗,當天就帶著坤一天,吳子牧等人查了太靈宗近日的出入情況。

「這三天一共有一千零八十名弟子先後離開后宗門,這一千零八十人都是懷疑對象。」端木祖光拿起名冊。

太靈宗的出入記錄上只會記載誰誰在什麼時候下山,不可能記載去了哪裡,幹了什麼。

一千零八十名弟子雖然都有下山,但其中有多少人去過萬妖疆域,端木祖光不知道,只能將所有人列為懷疑對象。

坤一天拿起名冊,翻看幾張后,目光很快停留在姜羽的名字上。

「大師兄,我發現一個很可疑的弟子。」坤一天把名冊送到端木祖光手上。

端木祖光看到姜羽的名字,心中總是有一個聲音在告訴他,就是這個人。

「在時間上很吻合。」端木祖光道。「而且,我總感覺就是這個弟子。」

直覺,這種東西很難說清,不過一些強大修者都擁有,端木祖光已經半隻腳邁進虛明境,自然多少也有著一些。


吳子牧和康明接過名冊,也都點頭,很懷疑姜羽。

「這個叫姜羽的弟子剛剛進門沒多久,實力應該還很低。」康明最後還是有些不相信。

端木祖光陰沉著臉,在萬妖疆域深處時,黑影可是壓著他們四個人打,那種等級的戰力就算沒有達到虛明境,也相差不多,絕不是一個新入門弟子能夠擁有的。

「在萬妖疆域出現的那個黑影實力最起碼也是破障境,這個叫姜羽的應該只是一個彼岸境弟子。」吳子牧道。

兩人的話絲毫沒有影響到坤一天,對於姜羽的恐怖,坤一天是領教過的,決不能用常理來推算。


「千萬不要小看這個彼岸境弟子,我曾經就栽在對方手中過,可以說論威脅一點不比破障境修者小。」

端木祖光開口。「把這個姜羽列為頭號懷疑對象,其他人也不要放過」

停頓了一會,端木祖光一笑。

「好像最後宗門要舉行大比,你們三人都去參加,逼迫一下這個叫姜羽的,只要發現他動用的手段和萬妖疆域那道黑影一樣,就立刻出手拿下。」

「這是個好辦法,以我們十大弟子的名頭,還能召集更多的弟子一起對付那個小子。」坤一天興奮道。

「就這麼辦,坤一天,吳子牧,康明你們三人去準備一下,十大弟子中的另外幾人也可以聯合一下。」端木祖光起身準備離開。

坤一天連忙道。「大師兄那你呢!」

「我就不參加了,雖說我還不是真正的虛明境修者,可是宗門也不會允許我參加的。」端木祖光說完離開。

以端木祖光的修為,半步虛明境,太靈宗高層自然不會允許參加,這樣的修為境界即使在參加南域大比的千萬宗門弟子中也屬少見。

坤一天,吳子牧,康明又接著談論幾句,然後分頭開始行動。

坤天去拉攏其他弟子,重點是太靈榜上榜弟子和一些傑出的內門弟子,總之是人數越多越好;吳子牧去找十大弟子中的其他幾位,增強頂端實力,康明則去搜集資料,其中特別注重的是姜羽。

太靈宗這幾日上上下下都已經快忙瘋,所有的一切都為大比做準備,太靈宗宗主太靈子更是親自出關督促,其他一些殿主,閣主,長老也有很多出關。

對於弟子們來說大比只是一場比賽,檢驗自身修為,實力,同時還有人際關係,畢竟沒有人就會和一個人緣差的弟子聯手。

而對太靈宗的高層,那些中三境修者來說,大比還有另外一個意義,就是收徒。

一些表現突出的弟子會被中三境修者收為徒弟,繼承他們的衣缽,這種情況對加強弟子實力,提高傳承力度有很大幫助,太靈宗歷任宗主也樂得看見。

太靈宗,核心之地,一座山峰上。太靈宗宗主太靈子環顧四周,看著在座的十幾名高層,中三境修者。

「這次不只是宗門大比,還有南域大比,我太靈宗雖然被尊稱為南域大門,可是誰都知道不過是二流勢力,這次我希望太靈弟子能夠在南域大比上嶄露頭角,為衝擊一流勢力做準備。」

… 南域有千萬宗門,而這些宗門間有著很清晰的等級劃分,太靈宗只是二流勢力。但不要小看二流勢力,整個南域千萬宗門中二流勢力也沒有多少,不然太靈宗怎麼可能被尊稱為南域大門。

而太靈宗的死對頭御天劍宗就是一流勢力,強大無比,宗門內高手如雲,中三境修者都有很多。

中三境在太靈宗能被封為護法,而在御天劍宗就不一定,說明御天劍宗的強大,中三境修者數量很龐大。

同時一流勢力與二流勢力間的差距還在巔峰強者身上,御天劍宗的最強者,隱世修者的修為最起碼比太靈宗背後的那些老不死高一個大境界。

坐在太靈子對面的十幾名太靈宗高層,中三境修者紛紛露出驚訝神色,既然是要衝擊一流勢力,也就說太靈宗已經有人達到那個境界。

眾人目光來回掃描,這才發現紫胤真人沒有出現,而紫胤真人的神秘之處,讓所有人不得不往這個方面去想。

「大家猜的沒錯,真人已經完成突破,也就是說我們太靈宗已經具有衝擊一流勢力的資格。」太靈子笑道。

十幾名太靈宗高層也都笑起來,宗門的強大對他們也有好處,太靈宗如果真的從二流勢力進入一流勢力,那得到的資源肯定不同於現在,宗門整體實力會有一個提升。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弟子這方面,所以南域大比上,我太靈宗弟子的名號必須打出去。」太靈子大聲道。

顯然內心很興奮,太靈宗能夠在他擔任宗門時間內,成為一流勢力,太靈子感到很驕傲。

很快一眾太靈宗高層達成共識,就是要傾盡資源讓其中一名弟子最終進入南域大比排名前一百名。

至於再往上就不是太靈宗能夠承受的了,因為上面還有一些一流勢力,更何況在二流勢力中太靈宗也不是最強的。

五天後,姜羽從修鍊狀態中退出,再次明白突破進入破障境的困難,連一點方向都沒有。

「到底怎麼讓才能進入破障境。」姜羽很苦惱。

如果是需要強大靈力或者丹藥,這些都好弄,最起碼有個方向,可是突破破障境需要的並不僅僅是這些,『堪破心中所想』這個難題,讓姜羽數次差點暴走。

「不要急,突破是遲早的事情,你現在要做的就是積累,只有積累足夠宏厚,自然能破開境界桎梏,到時一飛衝天,就不是簡簡單單進入破障初期那麼簡單。」天眼的聲音從虛空小界內傳出。

「恩!」姜羽點頭,離開房間同楊紫,司馬道匯合。

楊紫和司馬道早已經在外面等待多時,見姜羽一直沒出來,沒有敢貿然打擾。

「我們走吧!宗門大比的地點在核心範圍。」楊紫激動道。


一路上楊紫和司馬道輪流著給姜羽介紹了宗門大比的比賽地點,比賽規則和其他一些注意事項。

讓姜羽比較驚訝的是,宗門大比地點竟然是在一件界兵內,不過在說到這件界兵的具體情況時,楊紫和司馬道並沒有直說,只是說待會就明白。

至於比賽規則就很簡單,只要最後能夠活下來的弟子都算作勝出者,有資格去參加南域大比。

當然活下來的相反並不是真的就是死,而是被殺出界兵小空間,當參加大比的弟子感覺不是對手時,可以主動退出小空間,這就是代表著死亡,也就是失敗的意思。

其他並沒有注意的地方,沒有靈技,靈兵和丹藥等方面的限制,總之只要你能在界兵小空間中活下來,就算作勝利。

聽到這些的姜羽很明白,看似沒有什麼規定,其實最後能夠活下來的人絕對不多。

到時面對的不僅是其他參加大比的弟子,還有界兵小空間內的未知一切。

太靈宗的核心之地是宗門高層和中三境修者居住的地方,平時罕有人跡,今天不一樣,此刻這裡聚集著上萬名太靈弟子,連一些體穴境修者都來參見。

看著眼前人山人海的太靈弟子,姜羽有些被震撼住。

「為什麼還有體穴境修者來參加?」


太靈宗宗門大比的主角其實是十大弟子和少數的破障修者,連姜羽這種彼岸巔峰修者,太靈榜上榜弟子都很難自保。

體穴境修者來參加完全是找死行為,不要說體穴境,就是凡靈境,神橋境也是一樣,沒有一點希望。

「姜兄這你就不知道了。」楊紫道。

「宗門大比每隔十年才舉行一次,所以大多數弟子都會參加,他們雖然實力不行的,但只要及時認輸,也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同時還能更好的磨練自身,說不定就能突破成為凡靈修者,或者彼岸修者。」

經楊紫這麼一說,姜羽才發現大多數出現的體穴修者都已經達到體穴境巔峰,距離凡靈境只差一點,還有很多神橋修者也是這種情況,都是差一點就可以突破。

其實姜羽自身也是這種情況,彼岸境巔峰,下一步就是破障境,不過姜羽心中很清楚,短時間內不可能突破的。

「轟隆!」

高空中傳來轟鳴聲,一大片黑影籠罩在姜羽等近萬名太靈宗弟子頭頂。

「這就是宗門大比的地點,那件界兵?」姜羽完全被震撼住。

這件舟形界兵實在是太大了,比紫胤真人的宮殿界兵都要大上很多倍。

「這是鎮宗至寶,九等界兵滄海太靈舟。」楊紫道。

姜羽腦海中出現關於滄海太靈舟的記載,太靈宗建宗之時,有兩件強大界兵,都是九等層次,一者為滄海月明舟,另一個就是眼前的滄海太靈舟,可以說太靈宗能夠從南域千萬宗門中脫穎而出與滄海月明舟和滄海太靈舟有很大關係。

根據姜羽從太靈閣典籍中了解到的情況,滄海月明舟和滄海太靈舟並不是簡簡單單的九等界兵,兩者內部分別存在一股神奇力量。

而這兩股力量就是『時間』和『空間』,滄海月明舟內部存在時間之力,滄海太靈舟內有空間之力。

時間與空間都是非常神奇,但又很難被掌控的兩種高等級能量,滄海月明舟最終毀滅在時光中,也是因為時光之力不受控制導致。

滄海太靈舟相對穩定一點,空間力量雖然狂暴,有強大撕裂性,但有太靈宗歷代強者加持,並沒有出現直接損壞。

「怪不得大比地點是在滄海太靈舟內。」姜羽恍然大悟,也只有內含空間力量的滄海太靈舟的界兵小空間才能裝得下近萬名太靈弟子。

滄海太靈舟出現不久,太靈子和一眾太靈宗高層,中三境修者紛紛現身。

「這次的宗門大比重要性相信很多弟子已經知道。」太靈子的聲音進入每一個人的耳朵內。

「在這裡我還要說一句,此次大比比你們想得還要重要,勝出者會受到宗門資源培養,同時會有靈技,靈兵,丹藥作為獎勵。」

太靈子的話讓近萬名太靈子弟瞬間沸騰起來,對於修者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不就是這些嗎?

而現在只要在大比中活到最後,就能得到這些東西,突破境界還不是小事。

一些修為境界低的太靈弟子很苦惱,因為他們已經失去機會;至於那些實力強大的弟子已經準備進行界兵小空間斬殺『屠殺』。

「本宗主不想說那麼多廢話,大比現在開始,所有弟子按照順序進入滄海太靈舟內。」太靈子暴喝。


滄海太靈舟開始發光,先是有大量靈力波動,然後是不規則的空間力量,靠滄海太靈舟比較近的弟子已經開始陸續進入界兵小空間。

… 滄海太靈舟巨大無比,隨著海量靈力注入,顯化出小空間,界兵小空間入口看起來深邃無比,無比悠遠。

「進入滄海太靈舟內,我們會被隨機分開,所以一些必要措施還是要準備的。」司馬道走過來,分別給楊紫和姜羽一塊玉佩。

姜羽接過玉佩,發現玉佩並不是靈兵,也不是什麼強大秘器,但卻有一個用處,那就是在三人之間建立起聯繫。

三人將自身血液滴在玉佩上,只要三人都在滄海太靈舟內就肯定能藉助這種聯繫找到對方。

「我們也走吧!」楊紫出聲。

姜羽搖頭。「你們先走,等進入滄海太靈舟在匯合。」

楊紫和司馬道看出姜羽有事,並沒有停留,向著界兵小空間飛馳。

此時在場近萬太靈弟子已經紛紛進入滄海太靈舟內,留在原地的弟子已經很少。

坤一天帶著幾名太靈弟子走過來,虎視眈眈,吳子牧和康明站在不遠處,周圍同時還有幾道身影,各個氣息強大,應該是十大弟子的其他幾個。

十大弟子幾乎全部到齊,除了首席的端木祖光和玉凝倩,玉凝倩是因為要閉關,服用妖靈丹衝擊虛明境,而端木祖光估計也是因為這個。

「姜羽師弟好久不見。」坤一天笑眯眯道。

「見過坤師兄。」姜羽拱手。

坤一天裝得很驚訝。「呦!沒想到姜羽師弟眼中還有我這個師兄,真是難得。」

姜羽眉頭皺起,不認為坤一天有這麼無聊,肯定是萬妖疆域的事情已經懷疑到自己頭上,現在是來試探自己。

「坤師兄,如果沒什麼事情,還請讓開,師弟我還要進入滄海太靈舟參加宗門大比。」姜羽道。

「姜羽你別以為萬妖疆域的事情做的天衣無縫,我告訴你大師兄現在很生氣,如果你乖乖的把九頭蛇皇內丹和界兵交出來,說不定大師兄一高興,還能放過你。」坤一天在姜羽耳邊小聲說道。

姜羽心中冷笑不停,放過我?估計只要自己剛一點頭承認,你們就會迫不及待的衝上來控制住我,何談什麼放過。

端木祖光既然能夠成為十大弟子之首自然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姜羽的下場可想而知。

「坤師兄,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姜羽毫不猶豫道。

「好,很好!姜羽師弟你最好不要讓我發現是你乾的,不然你應該知道下場的。」坤一天在次威脅道。

姜羽沒有繼續理睬坤一天,向滄海太靈舟走去。

吳子牧,康明走過來。「這個小子承認沒有?」

「怎麼可能承認!」坤一天冷哼。「他很清楚承認就是死,誰會和自己的命過不去。」

康明臉上出現冷意。「經過我這幾天調查發現,在所有人中,就這個姜羽的嫌疑最大,有超過八成的可能就是他。」

「接下來怎麼辦?反正這個小子自己是不可能招的。」吳子牧道。

坤一天冷笑起來。「他既然不招,我們就打到他招,我就不信在生死存亡之際,他還能忍住不出手。」

以坤一天等人的手段自然有方法在姜羽退出界兵小空間前擊殺姜羽,只要姜羽不動用最強手段,那就會被秒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