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線生機,老夫已經等待了太久太久,滅世降臨,這是我唯一能存活下來的的希望,我不允許在出現一絲差錯。」

說完,水月老祖的身體開始從原地消散,彷彿化作了春風拂過的萬千柳絮,如熒光點點般,開始向遠處的虛無中飄去。

而那個方向,正是南域所在。

…………

接下來在沙中世界的日子裡。

楚雲難得度過了一段悠哉充滿歡喜的日子。

歲月中,他除了陪伴在戈秋等人身邊,便是隨黃道子和李若兒,以及幽明谷的諸位,一同遊歷沙中世界,偶爾還會去索古部落停留一陣子。

在楚雲的竭力撮合下,李若兒和索月二人,也終於不再像以前那樣,一見面就如見了仇人般,雖然還是互不說話,可至少,仇視心理已經有了緩解。這也讓原本頗為無奈的黃道子微微鬆了口氣,因為他們跟索古部落交涉的時間還很漫長,如果李若兒一直跟索月那般,他也會很頭疼。

這一日。

就在楚雲孤身一日,準備去看看他早年安放在沙中世界一處山林中的凡塵中人時,他的目光卻是忽然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凝聚和惶恐。

「這個感覺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的心中會有一股不好的感覺,難道說…浩劫已經降臨了?可不是應該還有十餘年的歲月么?」

楚雲面露震撼,而這時,他已經置身來到那處被接引到沙中世界的凡塵中人領土上方。

不得不說。

那些被楚雲引進到沙中世界的可憐人,還是十分有智慧的!

他們在這片沙中世界生活了一段時間,便開始建立房屋,加上楚雲之前也沒有把這些人分割太遠,甚至有些人已經相遇,開始建立起了村落,呈現出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雖然人口還是原來那些數百人,但楚雲相信,只要給這些人時間,或許要不了幾百年,這片山林,就會變成一個巨大的部落!

「可惜…並沒有太多的時間,留給這些可憐人了。」

無奈的一笑,楚雲身體消失在了原地。

他要去外面看看,先前那股不好的感覺,究竟因為什麼!

嘩~~

身體如鬼魅般消失。


當楚雲剛一來到南域的古老浩土時,就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懾住。

在他面前,原本荒蕪的古老大荒,已經開始呈現裂縫!

雖然這些縫隙渺小且微不足道,可放在這個時間段,卻讓楚雲不得不凝重起來。

或許…

離真正的劫難降臨,已經沒有多久了!

「可惡!還是沒有任何辦法么!難道我真的就要在這裡等待著劫難審判?」

楚雲面露苦澀,他不想就這樣無作為的等待浩劫,他需要給自己的好友,朋友們,尋求出一條最安穩的道路!

「對了!還有一個辦法!」

楚雲眼睛豁然一亮,隨即面露一抹明悟之色!

「浩劫降臨,乃是帝元君為了崩滅大荒的手段,而那一位守護者,為了守護這一天方世界,他就一定得出現!到時候,只要我趕在大荒徹底破碎前,找到他,就有辦法離開這裡!!」

楚雲也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自信,那名守護者就一定會同意將自己送離天方世界。

可這是他目前為止,唯一的手段!

他不想放棄,所以必須要嘗試!

「去東域!」

心中有了主意,楚雲徒手撕裂虛空,直接向東域的方向前往。

當初他見到那名守護者,就在東域的攬月宗遺址,眼下也只有在那裡,才有機會見到對方。

楚雲走後的一年。

南域無數最隱匿的地方,一名接著一名從太古滅世一災存活下來的生靈,陸續出現在這片古老的浩土上。

這些人,有實力通天的天玄境聖主;也有參悟千朝道法的地玄境聖主;更有隻手湮滅一方地域的人玄境王者!

但此刻。

這些大荒下,真正巔峰的生靈臉上,卻是相繼露出了一抹無奈和畏懼的神色。

因為他們明白,在過不久,將會有一場劫難,降臨於世!

那是真正的災難!

災難下,註定無人可以倖免!!

… 兩年後,東域臨海。

剛一來到這片被浩瀚汪洋藍色所渲染的海域上空,楚雲臉上,就不禁的凝重起來。

在深海中遊盪的歲月里,他對古老大荒的感應,還不強烈。

可當置身在東域臨海,那來自東域大荒的古樸氣息,卻如晚風襲來,撲面揮灑在楚雲面頰。

「這股氣息…是大荒的氣息。可是,在這股氣息中,我卻感受到了一股炎炎荒涼,死氣沉沉。」

楚雲當然知道,這一切,是因為浩劫快要降臨了。

在那足矣湮滅一切的災難下,土田皸裂,生靈塗炭,山河倒流,一切皆盡不復存在!

沒有人可以高枕無憂,縱然是這片屹立萬古歲月的大荒,也會最終迎來他的末世!

靈識覆蓋四周,楚雲發現了在海島生活的攬月宗諸位。

想比早年降臨這裡時的景象,眼下的攬月宗,人數近乎多了一半,宗門內的化靈境弟子,也遠非當日可比,呈現一幅欣欣向榮之意。

可楚雲卻知道,這樣的日子,沒有多久了。

「當初秋水月的選擇,亦是如此,我也不好在干涉了。」

微微搖了搖頭,楚雲向東域遁去。

每個人,都有自己抉擇的權利。

既然楚雲已經詢問過秋水月,那他就不會再度干涉攬月宗的一切,縱然劫難來臨,整個攬月宗不復存在,可這也是秋水月的抉擇!

沒有去尋找海神和虛王,因為楚雲知道,眼下還沒有到那個時間。

海神既然能在曾經破裂的世界,存活於世,那麼他的手段,就絕不會是表面看上去的那麼簡單。


「海神,守護者,帝元君,伯羅宇!」

楚雲一連念出了四個來自不同世界生靈的名諱!

因為他明白,浩劫來臨,真正審判的,應該就是這幾人的命運!

至於水月老祖還有法木聖主那些天玄境聖主,卻是絲毫不入楚雲的眼帘。

他們眼界實在太低了!

真男人不搞假gay[星際] ,真正能存活下去,也不可能是他們。


「還有誰呢?會不會還有其他的蒼茫之人,隱匿在我們這處天方世界?」楚雲擺出一副困惑的神色。

如果有,那這些人在哪裡?躲藏在什麼地方?

如果沒有,那劫難來臨,大荒的歸屬,又是什麼?真的是毀滅么?

「等吧…早晚都是要面對的。」

自嘲一笑,楚雲身體慢慢融入到了虛無。

一年…

兩年…

五年…

時間如流水般逝去,可這時間,卻註定無法流進歲月的長河中!

楚雲身體隱匿在東域攬月宗的遺址上,靜靜感受著這股漫長的時間流逝。

剛開始的時候,他偶爾還會遁入到沙中世界,可隨著離真正劫難降臨的日子越來越近,他連進入到沙中世界的時間,也變得很少。

對此,戈秋等人雖然好奇,可卻沒有詢問,因為他們也知道,就算詢問,楚雲也不可能告訴他們絲毫!

這一天!

東域大陸的浩土上,原本那細微的裂縫,突然變得寬廣起來!宛如一道鴻溝,幽暗的縫隙,更是彷彿連通地底深淵,看不到盡頭。

「土田…皸裂了!」

隱匿在虛無深處的楚雲,見到如此一幕,淡漠的神情,徒然變得緊繃起來,目光頃刻間打量起四周,似是在尋找什麼!

同一時間。

在這古老大荒浩土上的任何一個地方。

所有的生靈,此刻無不在注視著腳下破裂的浩土,或是面露好奇,或是面露凝重,更或是,面露絕望!

南域地底深處,一名沐浴在無數岩漿火焰中的金色骷髏生靈,猛然從岩漿池水中竄起,跟著露出一抹駭人的神色,「怎麼可能!浩劫,竟然降臨了?」

不光是他。

大荒之下,各個地方。

所有實力達到破玄之境的存在,在看到腳下越來越大的縫隙后,都面露惶恐,呈現絕望的神色。

儘管這些人中,很多人早已知道,劫難,註定會要降臨!

可真正到了這個節骨眼,就算他們提前知道了,那又如何?

浩劫,無人可以倖免!

東域凈土內。

荒幽聖主孤身一人看著腳下裂開的山石,露出一抹駭然的神色

當初楚雲可是給他說過,劫難來臨,只有這裡,或許能夠活得性命。

可眼下出現如此變故,他豈有不緊張的道理?

「外面究竟發生了什麼?難道劫難已經開始了?可是…」

躊躇半晌,荒幽聖主還是放棄了離開凈土的打算,他現在唯一能夠做到,就只有相信楚雲!相信自己的這一線生機!

「開始了!」

東域一處幽暗空間內,當天地間這股無形的顫動開始浮現,豁然,一名半個手臂斷裂,渾身四溢著朦朦青光的男子,從一處巨大的人形石雕內,緩緩走出!

他的身體彷彿虛幻一般,越過石雕的同時,石雕並沒有任何的變化!

「巴巴達,你出來了!」

就在這名男子出現的瞬間,在這巨大的人形石雕對面,帝元君驀的睜開眼眸,渾身上下四溢著滾滾紫色幽雷!

「你想離開這裡?」

帝元君淡漠的看著面前男子。

「帝元君,如果你不想死,就不要阻攔老夫!我是守護者,這一天方世界,我必須守護!」

「哼,冥頑不化的老東西!你守護?你拿什麼守護?憑你如今的實力?別忘了,現在的你,可無法再度封印那個傢伙!怕是這一戰的後果,就是你肉身湮滅的唯一原因!」帝元君冷哼道。

「我做事,不需要你管,滾去蒼茫吧!你我同為造化大帝,你又是我的孩子,我不想對你出手!」

那人無奈的看了一眼帝元君,跟著從原地消失不見。

「老匹夫!」帝元君心中冷笑,想要出手阻攔,可卻晚了,對方消失的速度實在太快了,甚至此刻,原地都還有那中年人的影子在虛空中飄蕩。

「哼哼?不想對我出手?真是白痴!」

守護者,就是太仁慈了…

他們孕育一方世界,世界內所有的生靈,都是他們的孩子,他們不忍出手,也不會出手,哪怕帝元君罪大惡極,那名守護者,也只會選擇包容。

呲呲~~

東域大荒的蒼穹!

天際,徒然浮現出了一道裂痕。

這不是空間縫隙,而是真正意義上的世界裂痕!

甚至在那裂縫中,楚雲還感受到了一股無盡的吞噬之力。

「世界的屏障,竟然碎了?」楚雲喃喃自語道,同時神情也已經焦急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