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蕭易回過神,接過石碗低頭快速觀看,就見石碗里有幾片小巧精緻的深褐色葉子漂浮在最上面,幾根青黑色的根莖沉在碗底。

清澈的湯水,聞之讓人精神一震。端著石碗,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一股奇特的香味。自碗中緩緩飄出,裊裊升騰在空氣中。

深吸了口氣,蕭易也不客氣,沒有半點猶豫的,將湯水一口喝盡。

剎那間,一股清涼且又溫暖的氣流灌入腹中,繼而流竄至四肢各處,神經通道。疲憊之意頓時清除一空,精神無比的旺盛。

舔了舔嘴角,那種甜絲絲的味覺殘留口中,清香的餘味,竟讓蕭易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觸。

「怎麼樣?」藍葉看向蕭易,美眸一眨不眨,有些期待的開口道。

「很不錯!謝謝,多謝藍姑娘!」

蕭易回道,說著的同時,將石碗還給藍葉。

後者接過,拿在手上打量片刻,俏臉上忽地一紅,隨即抱在懷裡,喜滋滋的笑道,「我可以……可以叫你蕭大哥嗎?」

「當然可以。」蕭易點了點頭。

「蕭大哥!」藍葉甜甜叫喚道,嘴角露出兩個可愛的酒窩。

可以看的出,這是一個善良賢淑可愛的女孩子,對人世交情接觸的並不是很深。多說防人之心不可無。藍葉對蕭易,卻沒有任何防備之意。

就像現在,如果蕭易是一個色狂之徒,可以在幾秒鐘內將她制伏。

「對了,蕭易,爹爹吩咐我,若是你醒了,還請你去見一見他。」藍葉笑著道。

「那有勞你帶路了。」蕭易略微欠身,盡顯君子風度。

藍葉看在眼裡,俏臉莫名一紅,旋即轉身走出石室。

蕭易站在後面,晃了晃腦袋,目光若有所思的看了眼藍葉,旋即,緩步跟上。

出了石室,漫步行走。蕭易下意識抬眼,打量四周。

兩人所行走在一條極其寬暢的長廊上,長廊兩邊都是石壁,上面雕刻有一些奇異的凶獸壁畫,張牙舞爪,凶行畢露,彷彿隨時撲下來一般。伴隨著的,還有神秘的符紋,密密麻麻,遍布整個長廊。

而在長廊的頂部,掛有之前石室里相當的發光石塊。不同於石室里的粉紅色光芒,長廊頂部的這些石塊,顏色各不相同,雖然不是特別明亮,卻也能清晰的照到地面。每隔十米,就有一顆發光石塊。照亮整個長廊。

「這是上古時期的壁畫。」

大腦里,吞天虎突兀地開口道。

行走中的蕭易聞言,微微一怔,忍住叫出聲來,在腦海中問道,「你認識這些壁畫?」

「認識一些,吞天虎一族也是上古遺族,在族譜里記載了上古時期萬族的模樣,虎爺就曾經看見過類似的壁畫。只不過真正的壁畫,都存在於上古時期,很難保存下來,沒想到在這裡也有。」吞天虎語氣里充滿了訝異,感慨道,「看來這長耳族,也是上古遺族無疑!」

蕭易點頭,不動聲色的回道,「**不離十。你也說了這個摩天秘境,曾經毀滅過。現在既然還存在,那就說明傳聞有誤。長耳族生活在這裡……」

「等等!」吞天虎突然一聲驚叫,「長耳族?這丫頭是長耳族?!」

「是啊,怎麼了?」蕭易抬頭看了眼走在前面的藍葉,在腦海中不解道,「她就是長耳族人,有什麼問題?」

「問題大了,在吞天虎族譜的歷史記錄中,長耳族在上古時期就已經絕種!」吞天虎駭然叫道,「據說,在上古時期,長耳族就遭受到另一個種族的屠戮,沒有一個逃掉,至此亡族絕種!現在居然出現在這裡,這……」

「亡族絕種?呵,我就說嗎,什麼傳聞、傳說,都是謠言!根本不可信!」蕭易嗤笑,面露不屑。

笑話,藍葉就在前面帶路,身上有長耳族明顯的特徵。而且聽她的意思,這座石王城中,還有其它的族人。


亡族絕種?完全是捏造的事情。

歷史都是有勝利者撰寫!

「也……也只能如此解釋了。」吞天虎感嘆一聲。

上古時期,萬族林立。

如今保留下來的種族,並不是很多。長耳族還活著,並傳承下來,多少比其它那些消逝於時間長河中的種族要好。

說走之間,兩人很快穿過這條長廊,藍葉帶著蕭易來到了一個很是寬敞的大殿里。

空曠的大殿呈圓形,穹頂上高掛一顆巨大的發光石塊,比之前蕭易看見過的任何一顆石塊都要大,就像怪物降臨之前,那些五星級大酒店大廳里懸挂的巨大壁燈一樣,綻放出耀眼的光芒,照亮整個大殿。

在大殿的角落裡,矗立著一根根粗大的圓形石柱,上面也雕刻了奇怪的凶獸,使得人剛走進大殿,就有一股凶煞氣息撲面而來。心神不堅定的人,指不定會嚇的當場尿出來。

此刻在大殿中,站立著十幾個棕綠色頭髮的長耳族人,他們有些裹著獸皮,露出精壯的上身,有些穿著宮裝,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除去長耳族人外,還有三個一頭火紅髮色的其它族族人,兩男一女。其中一個是中年男子,火紅色的怒眉直插兩邊,似刀削一般。

大殿正中,端坐著一名氣息悠遠綿長的棕綠色捲髮老者,眉目慈祥,面帶微笑,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錯覺。老者坐在大殿主位,客座上的是火紅色頭髮的中年男子。其他人則是站立兩旁。

而在老者的右手邊,站立著一個身穿宮裝套裙的靚麗少女。蕭易驚奇的是,她的面貌和藍葉一模一樣!只是氣質不同,藍葉是甜美柔和型,這個少女則是冷的像冰塊。

雙胞胎?

蕭易心中有所悟,面露思索。

「爹爹,我把蕭大哥帶來了。」藍葉小跑上前,搖晃著老者的手臂,甜甜笑道。

老者寵溺的拍了拍藍葉白皙的玉手,溫和道,「看見了,蕭小友是吧?」

說著的同時,褐色眼睛望向蕭易。

頓時間,蕭易明顯的感覺到了一股奇異的力量波動,在瞬間侵入自己的體內。迅速掃視一遍。這種感覺,就好像脫光衣服,赤裸裸的站在眾人面前一般。

蕭易不禁湧起怒氣,剛想施展《風捲殘雲》抵擋,吞天虎忽然在腦海中制止住道,「不要動!任他檢查,他沒有惡意,而且虎爺所料不差的話,這個老小子的實力已經一隻腳踏足武神境界!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一直壓制在武聖級別。」

「什麼?武聖?武神!」


蕭易駭然,產生的怒氣快速消散。

開什麼玩笑,這個老頭居然是武聖……不,按照吞天虎的說法,應該是半步武神!

這種級別的強者,如果想殺自己,簡直和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震驚中,老者收回目光,恢復之前的和煦神情,淡笑道,「老夫藍漠,暫任長耳族族長,不知蕭小友是否從外界而來?」

「見過藍族長,小子確實是從外界而來。」蕭易深呼吸,擺正姿態,恭敬回道。

「真的?」藍漠忽地激動起來,不止是他,大殿里的其他人也是一陣歡呼,唯獨那和藍葉有著同一張臉孔的少女,沒有反應,依舊冰冷如常。

「太好了!終於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幾萬年了!自先祖受困於此地,幾萬年了!如今,終於……終於可以離開了!」

「嗚嗚……我要去告訴父親母親。」

「不急、不急,幾萬年都等下來了,不差這一時半會。」


「對,對。既然外人能進來,那我們也能出去。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把各種物資給整理好,做好隨時離開的準備。」

「沒錯,不差這幾天。老天有眼,我們終於可以離開了!」

……

大殿里一時間熱鬧無比。

蕭易看在眼裡,心中略感奇怪,不過卻也沒細問,點頭道,「是的。」

「哈哈……好!太好了!」得到肯定,藍漠不由大笑出聲,高呼喊道,也不管那些激動興奮的人,扭頭看向火紅髮色的中年男子,振奮道,「老弟,聽到了嗎?我們可以離開這裡了!」

中年男子經過短暫的興奮過後,冷靜下來,紅寶石一樣的眼睛,凝視蕭易,皺眉沉聲道,「蕭小友,你可還記得進來時的通道?」

「啊?」

蕭易張大嘴,有些不知所措。

通道?

什麼通道???

… 「怎麼了?」

藍漠見狀,不由一陣緊張,心悸道,「這位是火瞳族的族長,赤眉!蕭小友,你遇到什麼問題了嗎?」

「火瞳族?!」

蕭易還未反應過來,神秘黑珠里的吞天虎卻是一驚,駭然叫道,「居然又是一個本應亡族的種族,這個摩天秘境上古時期,到底遭遇了什麼?」

「沒……沒事。」

被吞天虎這一驚叫,蕭易適時回過神,見所有人看向自己,微微尷尬,隨即快速回道,「讓兩位族長失望了,我並不知道什麼通道,只知曉離開這裡需要一件神器的相助。」

神器?

什麼神器?

藍漠頓時訝然,接不上話。

激動的心情也瞬即黯淡下來。身為族長,半步武神修為,藍漠可以感應到蕭易說出的話,是否真假。

蕭易沒有說謊,這讓他由興奮立即轉為頹廢。

「那你是怎麼進來的?」火紅色頭髮中年男子,赤眉沉聲道。顯然他不死心,試圖從隻言片語中找到一絲希望。

「我是藉助暗靈族的母神進來的。」蕭易也不隱瞞,如實回答道。

「暗靈族?」

「母神?!」

藍漠和赤眉立即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睛里看到了震驚。倒吸了口冷氣的同時,臉上難以置信。

「怎麼了,爹爹?母神是什麼?」藍葉脆聲好奇問道,邊上的少女也露出狐疑之色。包括兩個火紅色長發的年輕男女在內,都是一臉疑惑。

「哎,看來真是命中注定啊!」藍漠深深地嘆了口氣,「暗靈族?呵呵,只怕在外界,我們都已經滅族了吧?」

「什麼意思?爹爹,你就說明白一點嘛~!」藍葉搖晃著藍漠的手臂,撒起嬌來。

藍漠唉聲嘆氣道,「我知道蕭小友說的神器是什麼了。那是上古之前,遠古時期的幾位大能,在無盡虛空中找到的一塊神秘石碑。如果我沒猜錯,暗靈族讓你進來,找神器。說這神器能剋制一切魔物對吧?」

說最後一句話時,藍漠看向蕭易。後者點了點頭,暗靈族的族長,那個美婦確實這麼說。

「這就是了,我們所處的這個空間,事實上就是那塊神秘石碑!」

藍漠語出驚人。

把除開赤眉的其他所有人,都給嚇了大跳。蕭易更是瞪大眼,滿臉駭然。

「怎……怎麼可能?」

美婦族長讓自己找的神器,就是這個空間?所謂摩天秘境,本質上是一塊神秘石碑?

這……這他娘的也太匪夷所思了!


蕭易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藍漠卻沒停止,深吸一口氣,繼續往下說道,「上古時期,我們幾個種族遭到修羅一族的屠殺,眼看就要亡族,恰巧一位大能經過,這才幸免於難。為了防止修羅一族的追殺,大能將我們帶到了這個世界,也就是他為自己找到的神秘石碑所開闢出來的埋葬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