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貴客遠道而來,怠慢了,還請見諒。」陸錦依端著茶進去,一邊笑著說,一邊過去把茶擺上中間的圓桌。

圓桌有八個座位,這會倒剛好。

其他人見陸錦依穿著樸素,還以為是伍家的丫鬟,只是想著伍家這丫鬟倒還挺標緻的。

結果下一刻秦川就道:「是我等冒然登門,叨擾夏姑娘了。」

伍家姓夏的姑娘就那麼一位,眾人不由驚訝起來,雖然知道這位充滿傳奇色彩的夏錦年歲不高,但看見的時候還是有些驚訝。

畢竟年紀輕輕就有那麼一門好廚藝,真是太難以置信了。

老人總愛說,嘴上沒毛,辦事不牢,大家向來都把資歷、經驗、技藝等和年齡對等上,所以像陸錦依這種,如果不是確定對方的廚藝的確不簡單,說什麼都不信,著實太年輕了。

誰會想到一個十六七歲的女子會有這麼一手幾十年經驗的御廚都趕不上的廚藝,說出去少有會信的。

這也是當初他們不相信秦川的原因,若說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他們信,可你說那個人只是個十六七歲的女子,那就很難讓人信服了。

秦川說完,大概的確覺得有些過意不去,而且他們來這裡的目的還是為了蹭飯,便趕緊著把其他人也給她介紹了一遍。

陸錦依也一一打招呼,然後給眾人倒了茶,還拿了幾小碟子果脯和炒青豆玉米粒等。

這些還是從陸箐兩個小孩那借來的。

平時她都會給幾個小孩準備一些零食,不過也給他們限定了每日的攝取量,幾個小孩也很聽話,所以都存著不少,這會只能先讓他們拿出來一些應急。

幾個人本還想和她拉下關係嗑叨下,爭取能把要蹭飯的目的委婉的表述出來,當然,如果能賴到飯點讓人家主動留飯更好了。

不過很快他們就被茶水給吸引去了。

「咦,這是什麼茶?怎麼還有枸杞子?」陸亦書驚詫又好奇的看著杯子里的茶水,問道。

茶杯是大口瓷碗,只是做得比較小巧迷你,這會茶杯里還有一小顆枸杞沉浮。

「這是八寶茶,是由枸杞、茶葉、紅棗、核桃仁、芝麻、葡萄乾、菊花泡製的,清熱潤肺,秋天天氣雖涼卻也比較乾燥,所以想著煮點八寶茶,也不知道合不合諸位的口味,若是不適,我再去準備些茶水。」

她還沒說完,已經很好奇的陸亦書早拿起茶杯就喝了一口,然後砸吧砸吧嘴巴,說:「不用,不用,這八寶茶就很好,非常好,挺好喝的,你們也試試。」

眾人聞言,半信半疑的也品一口,畢竟聽著她剛剛念的材料,看著就跟燉甜湯似的,總感覺很奇怪。

畢竟甜湯食材里加上苦茶葉,這搭配真的能入口嗎。

不過等他們喝了一口,就確定陸大公子這次沒故意坑人了,這茶雖沒多少茶味,還有點甜,但確實味道不錯,也挺香的。

「誒,來,夏姑娘你也別老站著,坐坐坐,我們聊聊。」陸亦書笑嘻嘻的招呼陸錦依坐下,看著有些弔兒郎當花花公子的派頭,若是一般素來謹慎閨閣之禮的女子大概會被嚇跑。 陸錦依看向秦川,畢竟這人是他帶來的,看著不太像正經人的樣子,還是得看對方的態度是怎麼樣的才好。

這氣氛著實有點尷尬,其餘幾人也看向秦川,對陸亦書的表現也有些慘不忍睹。

秦川尷尬的扯了下嘴角,他向來高傲習慣了,何況陸錦依在她看來就是個鄉野女子,雖然廚藝的確讓人驚艷,但要讓他把她當平等地位來對待,一時間還真有些不習慣。

陸亦書也自覺自己這舉止似乎有些輕佻了,未免嚇到人,只能尷尬訕笑一聲,道:「夏姑娘莫怪,其實我們只是對你這廚藝比較好奇,如果不方便聊兩句的話,那也沒什麼。」

「咳!」秦川大概有些忍不住了,咳嗽一聲打斷他。

其餘人也是一臉無語。

他這話聽著怎麼有股覬覦別人做菜方子的感覺,容易引人誤會。

陸錦依微蹙起眉來,感覺這幾個人很是奇怪。

秦川為了不給陸亦書開口的機會,便道:「過三日便是魚陽樓開業之日,你們可會去?」

他是知道魚陽樓算是牧良和這兩人合開的。

只不過不是陸錦依親自掌廚,他的期待感沒那麼高,畢竟他也去了榆陽縣的魚陽樓那裡吃過一頓,雖然味道的確也不錯,但和味滿齋的菜比起來還是有一定的差距。

沒有吃過味滿齋飯菜的人或許不會察覺出什麼來,但吃過的人卻能品出這種差距。

不過魚陽樓這兩天已經關了,李明夫婦提前去府城那邊一起幫著準備開業的事情。

他提起,陸錦依也才想到過幾天魚陽樓便要開業了,他們之前答應過牧良會過去,差點給忘記了。

「會的,可是牧大哥那邊發生了何事?」這些人上門得莫名其妙,她唯一能想到的也就是與牧良有干係,畢竟他們之間唯一的關聯人就是牧良了。

若是為了牧良的事情來,那麼也就合情合理。

「沒有,一切都很順利,只是,你為何不把味滿齋也搬到府城去,畢竟榆陽縣還是太小了。」秦川道。

這不是第一個人問她這問題了,陸錦依便笑道:「現在其實也只是試營,或許以後等時機成熟了,大概也會往府城那邊發展。」

「什麼時候才算時機成熟,還差什麼?放心,在府城我也是有些地位的,缺什麼儘管和我說。」陸亦書道。

陸錦依話語頓住,有些莫名的看向他,又看看秦川,心裡已經把陸亦書給打成了紈絝公子,無事獻殷勤,顯然是非奸即盜。

秦川尷尬,輕咳了一聲,解釋道:「別誤會,他只是覺得你的廚藝很好,希望味滿齋能往府城發展。」

「對對。」陸亦書點頭道:「榆陽縣這小地方估計也沒多少人能一直吃著,與其在這地方埋沒了,還不如到更大的地方,讓更多人知道。」

「呃……」陸錦依不知道該怎麼說。

其實她目前還不太想往府城那邊走,一來是已經熟悉這邊,二來搬家太麻煩,而且伍母他們都在這裡住了很久,許多認識的人也都在這邊,冒然到新的地方還要適應。

再者她的身份現在也不完全安全,才和牧輕丘見過一次身份就被扒出來了,去西南山莊同樣也被迫暴出身份,誰知道去府城又會如何。

她總不會一直運氣好遇上貴人,若遇上的是壞人怎麼辦。

雖說有沁夫人這張牌,但也不能全壓她身上,況且遠水救不了近火,所以還是先在榆陽縣打出名頭站穩了腳跟再說吧。

她正尋思著要怎麼說,外邊已經有了響動,聽談話的聲音是伍元回來了。

她心中一松,立刻轉身走到外邊瞧瞧,果然是伍元回來了,正往這邊走。

伍元也見到她,加快速度走過來。

「你回來了,正好,秦公子他們來了,你招待一下客人,我去做一些茶點過來。」說著和眾人頷首一禮,便轉身離開。

陸亦書等人過來一是蹭飯,二也是找陸錦依聊的,這會正主卻要走,便想要叫住她,不過一聽到她要去做什麼茶點,頓時出口的話就吞了回去,想到中午那頓美味佳肴,不由咽口水。

離開的陸錦依鬆了口氣,趕緊快步往廚房走,見著喜兒已經在廚房裡指揮眾人準備明天的食材,便讓喜兒先挑一些製作茶點的食材出來。

不消片刻就做出了六小碟糕點,主要是不知道他們的口味,所以各種口味都來一遍,有雪媚娘蛋黃酥、桂花涼糕、櫻桃馬卡龍、炸奶方子、茶葉酥、山藥糕。

做好便讓喜兒帶人送過去,隨後就開始專心處理起明天的明天的食材,熬制佛跳牆的湯底。

喜兒帶著糕點過去,不消片刻便回來,卻的神色怪異。

她走到正在給肉剔除筋絡的陸錦依旁邊,道:「大娘子,大少爺說那幾位客人晚上要留下用飯……」

「晚上用飯?」陸錦依詫異,抬頭往外瞧著,這會雖是午後,但距離傍晚也有很長一段時間,他們有那麼多話要聊到飯點嗎?

而且看那幾個貴公子,怎麼看都不像隨便在普通人家中留飯的。

不過既然伍元都這麼說了,那就是肯定的了。

「有沒有說要準備什麼菜?」陸錦依問。

喜兒搖搖頭,說:「大少爺說您這邊看著做。」

「那行。」她點點頭,尋思了會兒,便讓喜兒和黑子去取食材。

她今天有些累了,也懶得去想什麼別出心裁的菜肴,就挑過往幾樣比較受大眾喜歡又沒那麼繁瑣的做。

五個人加上伍元六個,想到都是男人,便做個六菜一湯一主食。

醉雞、山藥排骨、紅燒蹄筋、酥炸椒鹽魚片、東坡肘子、鮮炒三菌、海鮮湯、蛋炒米粉。

當然,這個蛋炒米粉並不是常規那種炒法,而是炒成的米粉加入厚厚的蛋液黏合,煎成塊狀,再切成棱形。

她簡單和黑子、梁媽說了下食材的處理方法,便先不理會,繼續去處理明天需要的食材。

不過沒一會就有人過來傳話,說大少爺問茶點還有沒有。

陸錦依聞言就是一愣,隨後嘴角抽搐,問道:「都吃光了?」 那人點點頭,說都快吃光了。

腹黑老公太危險 陸錦依有些無語。

雖然都用的小碟子,但其實份量也不少。

為了精緻,她的點心都做得比較小巧,每個碟子都有八份,但就算每個碟子吃一個糕點,六個碟子的都吃也很墊肚子的。

何況他們不久前才在味滿齋吃過,那些份量多少她是一清二楚的,除非他們每道菜都只吃一點點。

她蹙眉想了想,做了一點消食的果茶,又做了一些山藥糕過去,還囑咐那人讓大少爺看著點,別讓客人吃太多,不然到晚飯就吃不下了。

不過好在到晚上把那幾位順利送走都沒出什麼岔子,算是賓主盡歡了,讓陸錦依提了半天的心算是放了下來。

而且大概餐桌上真的能增進感情,沒想到伍元和他們似乎倒是相處得不錯,臨走時,陸亦書還攬著伍元的肩膀,哥倆好的拍了拍,說明天晚上再來蹭飯,然後後天一起啟程回府城,到時候做東,請他們在府城玩幾天。

送走這幾位爺,陸錦依便直接去洗漱,然後回房睡覺去。

第二天秦川幾人果然又去了味滿齋,吃完就去伍家村溜達。

伍元安排了個人帶著他們過去,然後差不多快到傍晚的時候馬車ju停到了伍家門口。

陸錦依已經淡定不少了,知道他們純粹就想要吃飯,也沒那麼多顧忌。

今天西院那邊也很安靜,伍來福已經好了許多,聽伍大夫說的,已經可以下床走幾步,不過還是被強制在床上躺著靜養。

一開始伍來福聽到這裡是伍元家還鬧騰過,不過被兩個長輩壓下來,加上沒那麼多精力,大部分時間都在睡覺,所以這一天還是算平靜。

伍茵茵他們得知伍來福在家裡,雖然有些不高興,但還是沒去招惹。

因為這次去府城也要帶上兩個小孩一起去玩,所以兩人都和學堂請了兩天假。

第二天陸錦依依然去味滿齋,昨晚午飯後簡單洗漱一下便隨著馬車啟程前往府城。

伍元看她這麼類,有心想要分擔,卻也沒有辦法,畢竟他不懂廚,而且味滿齋的出品不是懂就可以了。

秦川幾個都是騎著馬走著,因為陸錦依怕暈車,所以馬車也走得慢,他們自然也只能慢悠悠的走著,一路閑聊。

陸亦書覺得有些無聊,就從懷裡掏出一包瓜子磕起來,這裡風景也不好看,只能嗑瓜子打發時間。

秦川見他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藏了一包瓜子,頓時面露詫異,道:「你什麼時候藏的?什麼時候有瓜子,我怎麼沒見到?」

這些瓜子都是陸錦依炒的,味道和市面上的也不同,陸亦書還別出心裁的讓陸錦依給他炒了幾種味道嘗,後邊喜歡上辣椒味的瓜子,也算是比較重口味的。

陸亦書非常豪氣的抓了一小把遞給他,道:「去廚房拿的。」

秦川頓時一臉『你真不要臉』的表情,但還是拿著瓜子磕起來。

只是瓜子才入口,他就擰起了眉,把瓜子拿出來仔細看。

陸亦書見此,就哈哈笑起來,跟惡作劇成功的小孩似的。

秦川擰眉,拿著瓜子咂他。

陸亦書趕緊接過瓜子,道:「嘿,你可別浪費啊,不多了,怎麼不喜歡這味道啊,我覺得不錯啊。」說著還連磕了兩顆,吃得津津有味。

其餘三人也有樣學樣,都開始從身上掏東西。

王爺,妃子很囂張 看著對方手中的油紙包,都心照不宣的笑起來。

有的打開是一些滷味,有的是糕點,有的是炸物。

秦川看著這幾個人,嘴角狠狠抽了抽,撇了眼後邊的馬車,只覺得這趟出來臉都丟光了。

「七公子,要不要吃點。」有人把放著滷味的油紙包遞過去。

秦川挑了下眉,毫不客氣的直接把油紙包整個佔為己有,還讓其他三人把東西都上交。

陸亦書一聽,也要幾個人上交東西,還說他們藏東西竟然也不先告知一聲。

萌寶通緝令:天價俏逃妻 他藏包瓜子還是厚著臉皮和陸錦依打好關係,順便賄賂了兩個小鬼才得到的,沒想到這幾個傢伙更絕,也不知道是怎麼能偷藏到這些,明明每一餐都是光碟行動。

面對美食,三人也不想慫,可不慫不行,只能鬱悶的上交。

當然,他們都交給了秦川,然後陸亦書就開始在馬上就和秦川搶了起來。

馬車裡,伍子鳴和伍茵茵好奇的看著前邊打鬧,還喊了距離最近是一位公子詢問情況。

雖然只是兩天,不過兩個小傢伙也和這幾位混熟了。

當然,那麼快混熟的原因是他們總是當中間人給他們偷渡吃食。

那人被搶了食物,還挺鬱悶的,不過一見伍子鳴,頓時眼睛一亮,就問他有沒有吃的。

伍子鳴幾個小孩在陸錦依的寵溺下,可都跟著倉鼠似的,屋子裡藏了不少好吃的東西。

「有啊。」 我兜里有張卡 伍子鳴說著,就鑽回馬車,掏出個小盒子出來,打開道:「有糖糕和糖果。」

「咦,這個給我。」男子見裡邊的東西還是自己沒吃過的,頓時來了興趣,伸手就要拿過盒子。

不過伍子鳴眼疾手快收回,道:「不行,我只帶了這麼多,只能各拿一顆。」

「那我們呢?」另外兩人聽到動靜也湊過來想要。

陸錦依笑著,讓伍子鳴把糖盒給他們,又拿了自備的一包點心給他們。

她這幾天倒是見識到了這幾人的秉性,然後發現這些看似高高在上非常高傲的貴公子似乎其實也沒那麼難以親近。

不過這時候搶完分好食物的兩位領頭人也見到這邊的動靜,便策馬過來。

其中一個拿著糖盒的人來不及收起來,立刻就被秦川也叫住了,問拿的什麼東西,要上交。

那人還沒動作呢,伍子鳴就道:「那是夏姐姐給我們做的糖盒,裡面是糖糕和果糖,不多了,一人一顆哦。」

秦川見伍子鳴探出腦袋來,又順著窗戶看到裡邊的陸錦依他們,便也不好再失態去搶東西,便不出聲了。

陸亦書向來臉皮厚,可沒什麼顧忌,立刻就讓那人把盒子給他。

那人眼珠子一轉,立刻就打開糖盒拿出一顆精巧的果糖丟進嘴裡,然後把盒子給陸亦書跑過去。

他身邊兩人頓時一臉懊惱和譴責。 一行人到達府城的時候正好的傍晚城門將閉之時,其中一個男子家就在本地,秦川和陸亦書都住在對方家中,他也邀請伍元他們一起到家中暫住,不過被婉拒了。

兩人也婉拒了他們說送他們去牧良家的提議,說暫住客棧就可以,反正也只住這一晚。

眾人便先送他們去一家靠譜的客棧。

這幾位在府城顯然還是很有辨識度的,才到門口,客棧外站著的兩個迎來送往的夥計一見,立刻就迎了上來,道:「嘿,幾位爺……」

只是他話沒說完,其中一個便直接打斷,馬鞭指了指後邊的馬車,道:「給他們安排幾間上房,照料好了,所有費用記本少爺賬上。」

這會陸錦依幾個人也先後從馬車上下來,聞言也沒打斷,只是笑著頷首,算是致謝。

夥計這才注意到他們。

剛剛這輛馬車雖然跟著幾匹馬的後邊,但黑燈瞎火的,這馬車又普通又破舊,完全沒有被納入客人範圍內,只當是個正好墜在後邊的過客,根本沒多給眼神。

這會聞言,詫異的看去,再仔細打量一下。

這幾個人雖然身上的穿著算不得寒酸,但也只是普通而已,看著都還不如這幾位爺素日跟在身邊的下人光鮮呢。

不過看著這幾位爺似乎與他們關係不錯的樣子,夥計也機靈,眼珠一轉,立刻就掛著笑容招呼上去。

「你們今天好好休息,牧良那邊會讓人去說聲,明早讓人來接你們過去。」秦川道。

這位一開口,夥計心中更是詫異了。

這幾位爺可是府城上層名人,主要還是據說這秦、陸兩位爺似乎從上邊過來的,身份不凡,所以上層的人早就通過氣兒,不太敢輕易去招惹,而這兩位似乎也不太喜歡結交人,基本就和這三位公子一起。

如今進入主動開口關照人了,這倒讓他真正對這幾個人的態度更加慎重起來。

「多謝諸位。」伍元拱手。

「好的,明天見。」陸錦依也笑著應道。

兩個小孩也擺擺手,跟著陸錦依道:「明天見。」

幾人同樣擺手,然後繼續驅馬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