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青水直接向著對方說道。

男人也不說話,然後揮著手中的一對尖刺向著青水殺過去。

太極拳!

青水的雙手緩緩揮出,帶出一縷金氣,有種神聖寶相的味道,就在對方的尖刺刺到他身上的時候被震開了。

男人一愣,然後再次沖了上去,但一連數次都是被青水震開,連青水的衣角都沒有摸到,只好停下來:「我認輸,多謝手下留情。」

「不好意思,承讓了。」青水笑著點點頭。

男人下去了,聽了幾個呼吸的時間,有一個男人上來,從開始到現在也才過了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一共四個時辰的時間呢。

青水那個鬱悶啊,之前只想不拖泥帶水了,其實該最後上場的,反正已經上來了,打吧,慢慢的打吧。

這一次上來的青水也沒有客氣,直接衝過去,一拳打了出去,這些人在青水看來不堪一擊,既然如此也就沒有客氣的必要了。

他不想打傷人,但卻是可以將人打飛,這已經算是手下留情,這也是最有效的。

不知不覺青水已經打飛了數十人,都是一回合,現在已經沒有人上去了,誰都看得出來台上站著的這個年輕人很強大,畢竟有資本上去的人都是很強的,算是年青一代的翹楚了,但這些人在這個年輕人手裡撐不過一招。

……

雪諾看到尹通和令妃,之前她看到青水是和他們一起的,所以直接走了過去:「你們好,你們是青水的朋友吧!」

「是的,你認識青水?」令妃笑著迎了上去笑道,有點驚訝。

兩個大美女一見面,其實在心裡先感嘆對方長得漂亮,然後比了一下,一時間自己都感覺不知道是自己漂亮一點,還是對方更漂亮一點。

「不認識,不過現在認識了,我認識他的妻子。」女人微笑著說道。

「他的妻子?」

「嗯,是的,比我漂亮千百倍的女子,你們不知道嗎?」雪諾看著兩人說道,她沒有說太詳細,只是簡單的說了一下。

「你是不是讓青水幫你打贏,並不是真的要想嫁人吧!」令妃笑了。

「我才不會把自己的婚姻讓別人操縱,更不會以這樣的方式選夫君,如果不是這一次家裡不讓我一直站在擂台,我自己一個個的將他們都打下去。」雪諾不屑的看看台上正和青水戰鬥的人。

雖然現在上去的人要很久才一個,但還是有的,只是都是被青水一招輕輕鬆鬆的打下來。

隨意的聊了一些,兩女就像多年的朋友一樣,說說笑笑,很輕鬆,尹通則是在幾步之外看著台上青水的戰鬥。

……

青水現在都沒有什麼感覺,來了就打下去,為了一葉劍歌的消息,忍了,不就是在這上面站上四個時辰嗎。

「我叫夏東來,還請多多指教。」

這個時候一個男人上來向著青水彬彬有禮的打了個招呼。

夏姓好像是大夏王朝的國姓,看這個男人氣度不凡,身上一股雍容貴氣,所以青水敢肯定這個人是皇室中人。

「青水,請!」青水直接進入正題,他不想和這個人有太多的接觸,畢竟一會是要將他擊敗的。

「兄弟等等,打個商量如何我?」男人連忙說道。


青水不用想也知道男人打得什麼主意,但還是點點頭:「說吧,我不一定答應你。」

「如果你贏了,希望你能好好對雪諾。」男人認真的說道。

青水明顯一愣,想了很多答案也沒有想到他會說這個,本來還以為對方會讓自己給他個機會呢,看來自己錯怪他了。


青水這個時候仔細的看著這個男人,濃眉大眼,很有英氣,濃密的眉毛、方正的鼻子,堅毅的眼神,這是一個執著認真的男人。

「這個好像和你沒喲關係,有本事的話打敗所有人自己寵她,一個男人站在這裡說這些那是無能、懦夫,自我安慰。」青水毫不留情的說道。

青水對這個男人有好感,甚至希望他能抱得美人歸,但今天肯定不行,不過自己不打算娶雪家大小姐,所以這個男人還是有機會,主要是實力不行。

男人臉色不是很好看,換成那個男人聽到這樣的話也不會很開心,再說現在不一定就打不多青水,只是感覺打贏的希望不大。

但他知道青水說的是真的,眼中有一絲感激,還有一絲痛苦,不能喝心愛的女人在一起,那種痛苦讓人抓狂。

「請!」

這一次男人不再拖泥帶水,抽出一把碧玉長劍向著青水衝去,他的步伐很奇怪,是三虛步,他每一步踏出在周圍散步之內任意落腳。

這是一個想當強大的戰技,要知道武者的一步並不是普通人的一步,周圍散步的距離至少在二十米甚至更多一點,也就是說他可以在二十多米甚至更多的距離中任意跳躍。

青水眼睛一亮,皇室中果然有著好東西,這等戰技可不是一般的戰技,至少也是傳說級別的,但在他面前玩步法那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青水身影一動如影隨形的跟著夏東來,不管他如何的逃都沒有用,想反過來追青水卻又摸不著在哪裡。

砰砰!

青水的拳頭打在了夏東來的身上,將他打出去數十米,沒有等他身影站穩,青水再次一閃而至,腳下的步法和夏東來之前的三虛步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三才步!

青水的三才步其實就是三虛步,只是同樣的步法在青水用起來有著截然不同的感覺,那種行雲流水,那種剛猛柔和,那是一種說不出的和諧,出神入化的境界。

青水打在他身上的力度並不是很大,但每次都能將他擊退,一連半刻鐘的時間,一開始夏東來很沮喪,沒有還手之力,後來漸漸的隨著青水的步法進退。

他眼睛越來越亮,一直到最後主動認輸,更是真誠的向著青水躬身道謝。

「喜歡的要堅持,有些事情只是表面上的,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實的。」青水輕輕的說完擺擺手。

『「多謝……」

夏東來再三道謝之後才離開的,青水感覺這個人是個正直的人,所以在能力範圍內不介意教他一些東西,說他爛好人也好,裝也罷,他理解在修為上的增進的喜悅,他得到過被人的幫助,也不介意幫助一下別人。

夏東來的名聲還是很響亮的,這次之後陷入到了沉默,一時間沒有人再上去了,下面只有議論聲。

「這個青年真強大, 首席校草:高冷男神撩上癮 ?」

「已經有人在調查了,只是沒有任何結果。」

丹帝歸來 。」一個老人搖頭不解的說道。

「會不會是別的王朝的人,誰知道這年輕人到底是什麼實力?」

「應該有武帝巔峰了吧!」一個男人大膽的猜測。

之前的那個老人只是笑而不語。

……


青水也是鬱悶,自己一個人站在上面被這麼多人看著,他看向雪家大小姐的方向,發現她和令妃有說有笑特別的開心,甚至還向著青水眨眨眼。

時間再次過了兩刻鐘,在這兩刻鐘中,又上來數個年輕人,都是各大家族的強者,可惜都不是青水對手,實力相差實在太懸殊了。

雪諾現在知道為什麼這個男人可以成為大姐姐的男人了,實在是太強大了,大夏王朝的年青一代和他的差距不是一星半點。

一個老人落在了斗台上。

「不是吧,這老人多大年紀了,也來。」

下面立刻有人說道。

「傻了吧你,這是雪家的人。」

「哦哦,看來這擂台要結束了。」

……

「我現在做主,擂台取消了,你站在這裡應該是準備娶諾兒的吧!」老人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青水現在只想讓雪諾來,看著老人:「您老?」

「我是雪諾的爺爺,如果你喜歡她,想娶她我可以做主,但我們可以先了解一下,不會讓你們馬上成婚的。」老人看著青水很開心。

「老爺子的話正和我意,那這裡可以結束了。」


「可以結束了,雪家的宴席已經準備好了。」老人笑著招呼青水。

「我的兩個朋友和雪大小姐都在哪,我和他們一起過去吧!」 首席的祕密軍師:愛妻成病

老人本來要去請青水朋友的,青水沒有讓他去,老人的輩分在哪,只是客氣而已。

青水到哪裡后看到雪諾玩味的眼神忍不住說道:「你就不怕我給你搞砸了。」

「我大姐姐看中的男人怎麼可能這點事都辦不到。」

青水看著雪諾理所當然的樣子,微微搖搖頭:「我只能給你拖,一會你要告訴我劍歌在哪裡。」 1489【前往冰域王朝,冰封世界】

雪諾嘟嘟嘴:「你放心,我才不會賴著你的,一會我就告訴你,你的幫我度過這一關。」

「夏東來這個人怎麼樣?」

一起去雪家的時候,青水漫不經心的說道。

「哼,不會是他要你來和說什麼的吧!」雪諾看著青水臉色不悅的說道。

「沒有,他說讓我好好對你。」

青水的話讓她一愣,不過臉上接著笑著說道:「好了,我們不說他了,先說說我們的事情。」

「說吧,我要怎麼幫你。」青水畢竟對於雪家什麼也不是很了解,還真不知道用什麼辦法應付,或者說是用什麼辦法應付最後。

「不管用什麼辦法,只要能應付過去就行,反正你又不和雪家深交,到時候就說帶我離開就可以了。」雪諾滿不在乎的說道。

青水本來還打算在這裡開個醫館的,現在似乎得到一個信息,醫館估計開不成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會離開大夏王朝。

雪家很大氣,莊園成林,這一片巨大的莊園是雪家的,雪家家大業大,這裡是雪家的大本營,基本上本家人都住在這裡了。

雪諾帶著青水幾人走進遠處比較偏僻,但位置特別好的莊園,這裡是真正的莊園,不是那種小莊院。

依山傍水,樹木成因,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如果仔細看的的話,這裡的建築要比周圍的高上一些,站在這裡的樓頂可以將周圍一覽無遺。

看到雪諾的人都會恭敬的喊聲大小姐,雪諾點點頭直接帶青水向著最近的一處大殿走去。

這裡的建築宏偉霸氣,說起樓閣感覺殿宇更加的準確,還沒有走到,雪諾的爺爺還有一行人走了出來,看到清水后開心的走了過來。

「你們來了,走走,裡面請,就等你們了。」老人切切的拉著青水。

青水心裡嘆口氣,能讓老人這般殷勤,大概應該能感受到自己的實力,至少感覺自己的實力很強大,看來對自己很滿意了,這樣看來事情要簡單不少了。

青水也客氣的回應,然後和雪家一一打過招呼,這些人都是雪諾最親近的人,青水心裡明白,老人弄得很正式……

雖然這樣的事情是該正式,這樣顯得很誠意,可關鍵青水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如果自己真想娶這個女人的話,那眼前的景象實在是太好了。

尹通和令妃開心的笑著,不時的看著青水,令妃更是會調笑兩句,讓青水哭笑不得,青水寧願去找條龍殺上一番,也不願意在這裡面對這樣的事情。

可為了一葉劍歌的行蹤,沒有辦法,忍了,想到這些就有點無語的看看雪家大小姐。

這宴席可真夠豐盛的,直接弄了十多桌,青水幾人和老人坐在了主桌上,雖然青水再三推辭。可實在是拗不過老人。

青水是心虛啊,覺得有愧老人,不過想想世家大族都是如此,這是自己的實力強大,如果換成實力弱小的,估計和自己說話都是問題。

如果不是自己,是另一個強大的年輕人,依然會是這個待遇,青水使勁的想這些,想到這些,心裡換稍微平衡一點。

「青水,不介意我這樣叫你吧!」老人開心的說道。

「應該的,老爺子不用客氣。」青水不會緊張,這樣的場面不算什麼,甚至雪家比起自己還要緊張。

「青水是哪裡人?」

「青水你娶妻了嗎?」

……

青水倒也流暢的回答,只是在最後問道有沒有娶妻的時候,青水想了想還是點點頭:「老爺子,我已經有了幾個妻子了。」

青水知道欺騙也沒有用,乾脆索性大膽的承認好了。

「哈哈,我就喜歡坦誠的人,青水我沒有看錯你,男人,一個強大的男人有幾個女人是正常的事情,只要愛她們能讓她們開心,不一定只有一個女人才會讓女人幸福,那些無能的人就是娶一個女人也是不幸福。」老人開懷的說道。

青水怎麼也沒想到老人會馬上這麼說,這讓雪諾還有在場的一些女性有點彆扭,不過畏於老人的威壓都不說話,再說老人說的也沒有錯,有成就的男人那個不是三妻四妾。

這個世界和前世不同的是,這裡強大的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但提倡的是男女平等,前世其實三妻四妾的也不少,有錢人那個不是,只是是偷偷的,不公開的。

「青水,你有什麼打算嗎?」老人說了一番看向青水,現在該青水說了。

青水想了想,老人其實是在為家族發展考慮,看著老人認真的說道:「我是個比較重情義的人,老人家的意思我明白,也許我現在不能馬上娶她,您老應該了解您的孫女,我們先多接觸接觸,你放心,不管如何,我是不會讓您老失望。」

青水說的很隱晦,但意思已經很明確了,雪家有什麼事情他不會袖手旁觀,是雪諾刁蠻,不是他不想成親。

聽到青水的話,老人滿意的笑了,開心的說道:「好好,你們說怎麼就怎麼吧,我老了這個世界是你們年輕人的。」

青水知道這老人是只老狐狸,目的達到了,自然什麼也不在乎了,一個強者很注重自己的言行和信義,他老眼不花,還是可以感受出來青水不是那種出爾反爾的小人。

雪諾笑著坐在青水身邊,雙方已經達成,自然接下來十一番親熱的宴席,不少人都來和青水碰酒。

差不多后青水「不勝酒力」先離場,雪家已經給青水安排好了莊院,雪諾和青水還有尹通、令妃先離開。

一進莊院青水就急不可耐的問道:「現在是不是該說劍歌在哪了吧!」

「當然,她在冰域王朝。」雪諾很乾脆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