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量適可而止,不然會出事的!」利卡德出聲提醒。

「我知道,爺爺,但是我可不相信九魔帝會這麼簡單就**焚身而死!」雷持看向利卡德,「不過爺爺,看這個情況,你是不是應該—!」

「切,臭小子,適可而止哦!」利卡德消失在黑暗中。

「哈哈——!」雷持狂笑道,「下面就是我們兩人的時間了!奧特拉斯族長!」

「啊—!恩—!」在雙重藥量的摧殘下,意識早已崩潰,奧特拉斯因為無法發泄自己的渴望,而不安的扭動著身軀,呻吟著!

「束—!」鎖鏈再次收緊,奧特拉斯身上的衣服不受擠壓,崩裂開來。

「啊—!」不知是愉快,還是痛楚,奧特拉斯呻吟出聲。

頂端外圍——「恩?!卡洛斯!」陸天羽停住了自己的腳步。

「雖然我猜到會有人來阻止,但沒想到來的居然是你,天羽!」卡洛斯淡淡的說道。

「你們到底想幹什麼?」陸天羽看向卡洛斯的背後,但因為結界的阻擋,看不到內部的情況。

「我不能說,因為我是矮人族皇子,不管如何?我也不管你究竟是誰?放我哥哥一條生路!作為同學,我求你的只有這件事!」卡洛斯搖了搖頭。


「你不阻止我?」陸天羽有些意外。

「因為我知道哥哥做的事不會成功!」卡洛斯答道。

「那好,我答應你!」身形交錯之間,陸天羽衝進了結界! 遠古之樹—頂端——雷持居高臨下的看著奧特拉斯,一代精靈女王,魔法聯盟元素最高掌控者之一的九魔帝,被**摧殘、折磨!以至於要讓她徹底淪陷、墮落!從精神上和**上都成為完全的奴隸!

「怎麼樣啊?奧特拉斯族長!難過嗎?」雷持笑著。

「我—我!」

奧特拉斯身上鎖鏈已經除去,衣服殘破,只能勉強遮體,意識也已模糊,只有從身體各處傳來的無盡**讓她越來越難以忍受,**早已泛濫,她產生了一種害怕甚至絕望的感覺,她的一生難道就要這樣毀了嗎?她真的不想,本以為自己早就不會在乎,自己說的那些話猶在耳旁!

反正我也活了這麼長時間,對於這些其實早就無所謂了,愛情這種東西,對我來說早已是望塵莫及!


真的是如此嗎?

奧特拉斯,你真的看開了嗎?

你真的一點委屈都沒有嗎?

你難道不想擁有自己的幸福嗎?

腦袋彷彿突然變得清醒,一切在一瞬間都有了答案!

不!

我不要!

我不要!!!

但是事實卻有似乎在和奧特拉斯開一個天大的玩笑,讓奧特拉斯明白的那一瞬間,卻又讓她再次陷入**的深淵,讓她即便此刻明白了,卻也再也無法做到!

「啊—!我不要!我不要!!」長久以來的委屈爆發出來,雖然身體在反抗著,但卻止不住奧特拉斯的情緒,哭得很厲害,女強人般的面具完全粉碎!

「哈哈哈——!沒想到九魔帝也會淪落到這種地步,還真是悲哀啊!哈哈哈—-!」雷持仰天大笑著。

「你說淪落到什麼地步?!」身後突然響起陌生卻又熟悉的聲音。

「什麼?!」雷持猛然回頭。

「來不及了!」一隻大手瞬間按上雷持的臉,往地上一壓,直接沒入枝幹之中!

連叫聲都發不出來,雷持直接暈了過去!

「天—天羽!」奧特拉斯的聲音帶著無比的欣喜。

「奧特拉斯,你怎麼了?沒事吧!」陸天羽不再管一旁的雷持,急忙走了過來。

「我—我!」奧特拉斯一時不知該如何說明?

「他們對你做了什麼?!」注意到奧特拉斯的裝扮,陸天羽怒不可遏。

「沒,沒做什麼!我還—沒有!」奧特拉斯突然感覺有點害怕,急忙解釋。

「那你—!恩!!」陸天羽還想說什麼,但是他瞬間睜大了眼睛。

「什麼都不要問,告訴我,你想要我嗎?」奧特拉斯離開陸天羽的嘴唇,開始解陸天羽的衣服,親吻各處,雙手也摸向陸天羽的下身。

「奧特拉斯,你—難道?!」陸天羽聯繫情況,突然明白了那個所謂的特別計劃是什麼?!無夢的話是什麼意思?!

「我給他們下了葯,我已經忍不住了!如果是你的話,我願意,要了我,你是我這輩子唯一一個男人!啊—!」剛才因為過度情緒化而被忽略的**被重新提及,變得更加猛烈。

「奧特拉斯—!」陸天羽的眼神變得很複雜,但情況已經容不得他遲疑下去了,一把將奧特拉斯報了起來,進入了身後的木屋,也就是精靈族的會議室!

三個小時后—會議室后廳——奧特拉斯臨時用木系魔法製造出來的床!

「天羽!天羽!—」早已意亂情迷的奧特拉斯依然承受著陸天羽的衝擊,嘴裡不住的喊著愛人的名字!

「恩—!」陸天羽一聲悶哼,釋放出了自己的精華!

「啊—!」奧特拉斯弓起背,腿瞬間伸直,顯然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僵直一分鐘左右,兩人放鬆了下來!

「哈!呼!—」似乎因為長時間的運動,讓陸天羽有些氣喘,而奧特拉斯卻已是如同爛泥一般,不能動彈!

反觀床上、地面上全是透明粘稠的液體,包含著奧特拉斯嘴角旁滴落的唾液,還有**慢慢湧出的白色液體參雜著幾滴紅色的血液,場面顯得十分**!

「奧特拉斯—!」良久,陸天羽打破沉默。

「不要說話好嗎?天羽!」奧特拉斯一根手指輕輕搭上了陸天羽的嘴,閉上了眼睛,「讓我享受一些這短暫的平靜和幸福!」

「額—!恩!」陸天羽拿開奧特拉斯的手,點了點頭,接著將奧特拉斯攬入懷中。

「真舒服,感覺一點負擔都沒有,終於可以好好睡一覺了—」如呢喃般的話語,越來越小,直到最後不可耳聞!

「奧特拉斯—!」陸天羽看著懷中惹人憐愛的人兒,嘴角挑起一絲笑容,「無夢你說的對,奧特拉斯的人生將會因我改變,精靈族的事情我管定了!」


第二天清早——「恩—!」溫暖刺眼的陽光投進屋內,陸天羽慢慢睜開眼,「這—!昨晚?!」

回憶起昨晚之事,接著感受到懷中軟玉溫香,陸天羽到不顯得慌張,反倒很坦然!

「這下不管也不行嘍!」自言自語的說著,陸天羽感覺懷中之人有醒來的跡象,只是溫柔的看著。

「額—!早上了嗎?」奧特拉斯不知是在問自己,還是在問天羽。

「恩!昨晚睡得好嗎?」陸天羽問道。

「恩!」奧特拉斯並不對現在的情形感到意外,順從的點了點頭。

「那就好,今天你準備怎麼辦?」陸天羽笑著說道。

「一切事物照常進行,我不想再拖下去,不然不知道又會發生什麼?」奧特拉斯的笑容像是苦笑,又像是嗔怪。

「我同意!」陸天羽點了點頭,笑問,「不過你能走嗎?現在!」

「用自然能量治癒就沒有問題了,沒想到你居然這麼厲害!」奧特拉斯和陸天羽的對話一比之下倒像是老夫老妻了!

「這是我的台詞,正常男人絕對受不了你的!」陸天羽笑答。

「放心,我們精靈族一生只能有一個伴侶,這既是規定,也是身體限制!所以我的男人只有你!」奧特拉斯走下床開始穿衣服,看向地上的液體時有些臉紅。

「哦~~!原來矮人族打的是這個目的,不過倒是便宜了我!」陸天羽笑道。

「知道就好,沒想到無夢說的話居然成了真,真不愧是他啊!」奧特拉斯轉過頭,看向天羽。

「畢竟人家也是星際第一預言師啊!」陸天羽說道。

「吶!天羽,你能答應我兩件事嗎?」奧特拉斯突然道。

「什麼?」陸天羽問道。

「第一,不要向外公布我們之間的關係!」奧特拉斯穿好衣服,回過頭,眼神變得淡然,「第二,你不準插手精靈族的事情!」 遠古之樹—頂端——會議室后廳——「哦~~!不准我插手精靈族的事情?」陸天羽笑著重複了一遍。

「沒錯,無論如何我不准你插手精靈族的事情,唯獨這件事我要自己解決!」奧特拉斯的語氣很堅決。

「你知道你現在是以什麼樣的身份在和我說話嗎?」陸天羽笑著下了床,抱住奧特拉斯,在她耳邊說道。

「我—當然是以精靈族族長的身份!」雖然知道自己可以非常輕易的推開面前的男人,但是奧特拉斯如何也做不到?甚至產生了一種無力感,同時臉上閃過一絲暈紅。


「在我的面前?」陸天羽看著奧特拉斯的眼睛。

「啊—!」鎮靜的眼睛變得有些慌亂,奧特拉斯逃避似的轉過頭。

「奧特拉斯,你明白嗎?你現在是我的女人,無論是在任何情況,任何地點,任何事件之中你都沒有資格用那種命令式的語氣跟我說話!」這話聽上去相當的令人討厭,相當大男子主義,但是陸天羽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對於奧特拉斯這種女強人型的的女人就要如此!

「我知道!」出乎意料的是奧特拉斯沒有反駁,反倒抱住了陸天羽,「你到底想說什麼我也明白?但是為了整個精靈族我不能就此放棄,我說過的我的男人只有你一個,你也有那個能力保護我,但是現在你有更大的事情要去做,不能為了我而延誤這一切,那樣只會讓你陷入更危險的境地,我辦不到!」

陸天羽沒有說話——「昨晚,你給予了我想要的一切!足夠了,真的足夠了!所以,所以—!」奧特拉斯把頭埋在陸天羽的胸前,淡淡濕潤感和不停顫抖著的身體讓人不難發生了什麼,突然間抬起頭,「我已經不會再怨恨什麼了!」

「你真的就這樣滿足了嗎?」陸天羽問道。

「恩!所以你們還是趕快回公正星球吧!你的力量到現在還沒有恢復,實在不宜捲入精靈族和矮人族之間的爭鬥!」奧特拉斯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向外走去,突然停下了腳步,又補充了一句,「放心,我能應付!」就直接走掉了。

「奧特拉斯,你逃不掉的,因為你是我陸天羽的女人!精靈族的事情我管定了!」陸天羽笑著聳了聳肩,開始穿衣服。

「恩—!」門外的奧特拉斯嘴角閃過一絲苦澀,離開了!

利卡德房間——「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利卡德看著鼻青臉腫的雷持。

「我也不知道,昨晚突然聽到背後有人出聲,才回頭,就被人打暈了!」雷持苦惱的搖了搖頭。

「那你怎麼到現在才來告訴我?!」利卡德明白計劃已經失敗。

「因為我一直暈到今天早上!」雷持有點臉紅。

「你—!算了,事到如今也沒什麼好說的,你今早有發現什麼異狀嗎?」利卡德問道。

「周圍早已空無一人,奧特拉斯也已不見蹤影,實在想不通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麼?那麼好的一個機會!!」雷持顯然很不甘心,的確,那麼一個大美人從自己手下溜走,還是還如此的不明不白,換了誰?誰都不會就此罷休!

「咚咚—!」

「誰?!」利卡德問道。

「奧特拉斯族長請矮人族代表利卡德族長前去商討兩族聯盟事宜!」門外傳來聲音,聽聲音不是沙拉曼德!

「好了,我們馬上去!」利卡德說道。


「那屬下告退!」

「爺爺,現在我們應該怎麼辦?」雷持的語氣有些焦急。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已有人插手此事,由精靈族長老院的消息來看,無夢脫不了干係,另外還有那兩個人族少年,也不是簡單人物,不過沒關係,即便計劃失敗,奧特拉斯依然不會和我們翻臉,畢竟現在精靈族只有依靠外援才能確保今後的生存!奧特拉斯是聰明人!她應該知道怎麼做對他們來說才是最有利的!」利卡德笑道。

「那我們—!」

「去,看看奧特拉斯到底想玩什麼花樣?現在計劃已經暴露,奧特拉斯肯定會起戒心,想要在算計她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況且原來這也只是為了確保計劃的順利進行罷了,既然失敗,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而且優勢仍然還是在我們這裡,我倒要看看在這雙重壓力下,奧特拉斯能頂多久!」利卡德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