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萱,我殺了他,你會介意嗎?」帝臨淵偏頭看向殷萱。

殷萱眸子沉了沉,嗓音中帶著一股冷意,「如果我說介意呢?」

「那便留著吧!」帝臨淵淺笑。

殷萱一句話讓帝臨淵改變了主意,千瀾心底的不舒服更是不斷的擴散,這兩貨到底是什麽關係!

「千瀾小姐到了翡翠城可不要亂跑。」帝臨淵意有所指,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闕錦,身形驟然躍起,紅影一閃而過,眨眼就消失在眾人視線中。

而梨花卻沒有隨著帝臨淵離去,他抽出一把長劍,三下五除二的解決了那些還來不及自裁的人,深深的看了一眼殷慶,這才追隨帝臨淵而去。

帝臨淵和梨花一走,狼群就開始暴動起。

帝臨淵這是隨便出現一下,又將他們扔在了狼群中?我去,這還不如不出現,你倒是先把這些狼趕跑啊!!!

不對,帝臨淵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而帝臨淵一走,殷慶就鬆口氣,現在他孤家寡人自然不敢對闕錦在有什麽非分之想,先活著出去才是,來日方長。

「狼群退了。」季明突然指著一處,那邊的狼群開始往後退,很快便有一個缺口。

「嗷嗚!嗷嗚!」

其他的狼群雖有些不甘,低吼幾聲,叼著地上死去的狼屍有序的離開,除了地上斑駁的血跡,誰也看不出來這裡曾經經過一場惡鬥。

狼群莫名其妙的離去,千瀾只想到是帝臨淵的手筆,畢竟從他一出現狼群就安靜了下來,而他一走狼群就退去。

「殷慶,今日之事我勸你最好別說出去,否則…」殷萱勾起一抹陰惻惻的笑,「本小姐不介意動用一下帝后的權威。」

殷萱指的自然是闕錦純陽之體的事,他又不是傻子,將這消息放出去讓大陸上的人來爭奪,給自己增加敵人。

「大小姐放心,殷慶知道什麽該說什麽不該說,大小姐保重。」殷慶一抱拳,轉身就進了旁邊的灌木叢,快速離去。

「你這樣放他離開,不怕他在殺你?」千瀾挑眉看向殷萱,這個女人剛才可是救了殷慶,她在想些什麽,誰也不知道。

殷萱淡淡的瞥了一眼她,頗有幾分無奈的道:「他是父親最信任的人,更何況,你以為他真的能殺我?」

她不想死,誰也奈何不她。

千瀾聳聳肩,大家族的感情她是真不懂,和季尉他們在林中又搜尋了一些時辰,找到幾個受驚嚇的學生,回到營地的時候,長孫浮正在大發雷霆。

看到殷萱,他紅著一雙眼奔過來,將殷萱緊緊的摟在懷中,眾人識趣的離開,千瀾也帶著闕錦回了藍家的營地。

沒錯,就是帶著闕錦,這孩子死活不肯離開,非要跟著千瀾,而想到這是在死亡森,他一個半大的孩子,又是純陽之體,若是在被像殷萱那樣的變態看出來他是死定了。

說到底還是千瀾心底於心不忍,這才帶著闕錦回來的。

季尉和季明和千瀾分開的時候,表示自己不會將今日發生的事說出去,千瀾只能是對他們表示口頭上的感謝。

之前那兩個藍家人已經回來了,正站在二長老跟前說著在林子里的事,見千瀾帶著一個闕錦走進,頓時噤聲,有些忌憚的看著闕錦。

「怎麼了?」千瀾看著那兩人,這麼戒備做什麼?

「千瀾小姐,你怎麼和他在一起。」其中一人趕緊將千瀾拉倒他們那邊,眼中滿是警惕之色。

「哦,在林子里遇上的,看他可憐又沒靈力,所以就將他帶回來了。」千瀾皺了皺眉,這兩人的反應好生奇怪。

另外一人趕緊接話,聲音壓低了幾分,「千瀾小姐你不知道,之前在林子里我們見過他,哪裡是沒有靈力,比我們都還厲害許多。」

千瀾眸中閃過一絲詫異,看向那人,「你確定,是他?」

「就是他,我們絕不會看錯的,千瀾小姐,這個人很危險。」

二長老也湊了上來,他剛才已經聽他們兩個說林子有個很厲害的少年,不是他們隊伍的,正奇怪,千瀾就將人帶回來了。

「我看他身上也沒有靈力波動,你們真的確定沒看錯?」

「長老,您怎麼也不相信我們?」

「咳咳,不是老夫不相信你們,是那少年身上真的沒有靈力,他看上去不過十三四歲,不可能已經是靈帝以上吧?」二長老也是實話實說,只有靈帝以上才能隱藏修為。

「唉,二長老,千瀾小姐,你們看著。」其中一人直接祭出靈力向闕錦衝去,千瀾完全來不及攔。

綠色的靈力在空氣中閃爍,靈皇的威壓席捲向闕錦所在的位置,闕錦矗立在原地,手足無措的看著不斷向自己逼近的光芒,烏黑靈動的眸子全是茫然之色。 即便是一開始沒攔住,以她的速度現在衝上去攔下也還來得及,可她硬生生的止住了這個念頭,她心底對他還是存在疑惑的。


闕錦見千瀾沒有要來救自己,積蓄在眼眶中的眼淚頓時啪啪往下掉,哭得我見猶憐,梨花帶雨,那人見闕錦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只一個勁的哭,難道真的是他看錯了?

可是,這身形和衣裳都沒錯啊!

他遲疑了下,掌心往旁邊一轉,凝聚的靈力打在旁邊的一棵大樹上,頓時漫天的綠葉翻飛,時間好似停止了一般,藍色錦袍的少年默然垂淚,單薄的身子微微發抖,臉色煞白,眸子全是驚懼之色。

千瀾心底生出一抹罪惡感,就好像欺負了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孩子,而闕錦確實也是手無縛雞之力。

「二長老,千瀾小姐,我…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好了,興許是你們看錯了,看你們把人家嚇的。」二長老瞪了那兩人一眼,揮手讓他們下去,他們瞅了好幾眼闕錦,才慢騰騰的回到隊伍中。

「嗚嗚…美人,你剛才是要殺我嗎?我很乖的,美人不要殺我!」闕錦見那兩人走了,才哽咽的開口。

千瀾尷尬的笑笑,上前替闕錦擦了擦眼淚,「我沒有要殺你,男子漢不能隨便哭,知道嗎?」

闕錦抽了抽鼻子,當真止住了哭聲,一雙烏黑的眸子緊緊的盯著千瀾,好似怕她從身邊逃走一般。

「二長老,我看他一人在這死亡森中行走很危險,不如就讓他跟著我們吧?」

二長老審視了闕錦一番,看他那可憐兮兮的樣子也只能是點點頭,只希望不要節外生枝才好。


闕錦立刻破涕而笑,抱著千瀾一個勁的嚷嚷,千瀾滿頭黑線,她這個決定是不是錯了?

由於這次的事件,隊伍的行程加快了不少,千瀾每天除了吃飯修鍊就是和闕錦探討他來自哪裡,闕錦一個勁的咬著說丘陵,其他的地方完全沒透露一個字。

而千瀾也問了其他人,都沒有聽過丘陵這個名字,這麼多人都不知道,千瀾就直接認定是一個小地方。

闕錦仗著他那張童叟無欺的臉,很快就在隊伍中混熟了,看到他都會笑著叫聲闕錦公子。

大部隊又走了十多天,總算是到了翡翠城臨近的一個大城池,天一城。

由於領隊是帝君和帝后,進城就免了排查,數千人的大隊伍進入天一城,所有的客棧立刻被擠滿,千瀾他們在最後面,所以,他們沒有搶到房間。

「千瀾小姐,現在怎麼辦?」藍韻撅著一張嘴看著旁邊的客棧。

千瀾雙手環胸,眉毛揚了揚,「死亡森中你們沒有客棧不也睡得挺好的嗎?」

所有人因為沒有客棧的不滿立刻就煙消雲散,死亡森中那樣的地方他們都能休息好,更別說在這樣的大城池了,環境好了不知多少倍。

「離翡翠城也不遠了,不如我們先啟程吧?」藍韻看著手上的地圖,翡翠城和天一城緊挨著,只有幾個時辰的路程,而此時不過正午,天黑之前應該能到翡翠城。

千瀾掃了一眼地圖,在看身後精神抖擻的人,笑著點頭,「也好。」

千瀾讓人去和殷萱說了一聲,帶著隊伍就出了城,沒了大部隊,他們這不足百人的隊伍就顯得不怎麼壯觀了,好在一路上都是趕路的人,也沒人打什麽歪主意。

到底翡翠城的時候,正是天黑之際,由於天極盛會,翡翠城日夜不閉城,不過進城的排查就嚴厲許多,不但需要天極盛會的邀請貼,還需要家族身份證明勳章,以及公會認證勳章。

翡翠城千瀾只能用兩個來形容,土豪!

沒有最土,只有更土,整座翡翠城的城牆都是由翡翠砌成的,據說那城牆上有陣法,只要一接觸城牆陣法都會啟動,這是防止那些偷翡翠的人。

翡翠城的人著裝不一,操著各種各樣的口音在翡翠城中行走,這些人都是來參加天極盛會的,千瀾他們進城后就直奔藍家的先發部隊所在的地方。

自從傳出天極盛會在翡翠城舉辦,無數的客棧就拔地而起,找了好一會兒才找到惠安客棧,此時天黑,正是人多用膳的時候,大堂中塞滿了人。

「哎喲,客官,不好意思,人已經滿了,你們等等如何?」眼尖的小二瞧見有人進門,立刻小臉迎了上來。

「我們是藍家的人,之前有人預定過房間。」

小二的臉色一變,神色慌張的看了看身後的大堂,拉著藍韻往旁邊走了幾步,「你們怎麼才來,之前的那幾位得罪了城主府的小姐,如今已經被抓走好幾日了,有位公子拿了金幣讓我給你們報信。」

二長老跨步上前抓著小二的手腕,沉聲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哎喲,閣下,小的只是個跑堂的,哪裡敢欺騙你們。」小二臉色痛苦,冷汗從額頭上不斷的滲出,二長老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壓讓他心驚膽顫。

「城主府不知道他們是藍家人嗎?」千瀾按住激動的二長老,用眼神示意他放開小二。

小二感激的沖千瀾笑笑,「怎麼不知道,可是那城主是慕家的旁系,現在…」

小二的話沒有說下去,可誰都知道,小二後面的話是什麽,藍家現在敗露,人家哪裡還會將他們放在眼裡,更何況他們身後還是慕家。

「謝謝,不知可還有房間?」千瀾拿出一些金幣,遞給小二,小二見錢眼開,趕緊接過。

「之前那幾位公子預定的房間都是交了錢的,所以房間還在。」

他們說話的聲音很小,所以其他人並沒有聽到,闕錦一臉疑惑的站在千瀾身邊,不知是沒聽懂還是什麽,千瀾讓小二先帶其他人去房間休息,留下二長老和藍韻。

「千瀾小姐,老夫去城主府救人。」二長老見人走完,在也忍不住怒氣,慕家不過是個新晉的超級世家,比底蘊,還比不過他們藍家,竟然敢公然抓他們藍家的人。

「二長老,你盲目行動只會造成更大的損失,你不知道他們被關在哪裡,也不知道城主府的實力,如何救?你先上去和他們細說一下,一定要穩住他們的情緒,不可讓他們衝動行事,然後在派人去街上打聽一下,我去城主府看看。」

「不可,要去也是我去。」二長老拽住千瀾,去城主府多危險,他怎麼能讓千瀾去。

「現在不是爭這個時候,我有把握成城主府全身而退,二長老就放心吧!」千瀾知道二長老是擔心自己,聲音不免放柔了幾分。

「美人,我也要去。」

「你就二長老待著,我很快就回來,知道了嗎?」帶闕錦去,她除非是想死了。

闕錦小嘴一撅,耍起了小性子,「不要,我就要和美人在一起,就要就要。」

千瀾面色一沉,「你不聽話是不是?」

闕錦頓時委屈的看著千瀾,明眸中全是對千瀾的控訴,緊抿雙唇卻也不敢出聲。

「千瀾小姐小心。」二長老知道他在說什麽都是沒用,千瀾小姐決定的事,從來都是不會改變的。


問了城主府的方向,千瀾直奔城主府而去,城主府的府邸奢華精緻,很是好認,不知是不是最近來翡翠的人太多,城主府外把守的人很多。

千瀾站在遠處觀察了許久,每隔五分鐘就有一對巡視的人從城主府門前路過,這些人應該是圍著城主府巡視的,而守著大門的就有十幾人。

「綠旖,能感受到裡面有多少高手嗎?」

綠旖身形逐漸顯露出來,金色的瞳孔在黑夜下更是熠熠生輝,一張略帶妖媚的臉上遍布冷冽,「有一個靈帝,靈皇很多,遍布了整個城主府。」

「大概。」

「不下三十。」

千瀾被這個數字給震驚到了,他們的數千人的隊伍,也才五十多個靈皇,這小小的城主府就有不下三十個,城主府裡面有什麽?需要這麼多靈皇來保護?

「你有把握進去不給發現嗎?」這麼多的靈皇,她進去百分百會被發現的。

「百分之百。」綠旖手中躥出一抹金芒,將她包裹在裡面,片刻金芒消失,千瀾就再也感覺不到綠旖的氣息。

「綠旖?」要不是腦中還有和綠旖的聯繫,她都以為綠旖不見了。

綠旖從千瀾左邊出現,剛才她明明是在右邊來著吧?隱藏身形和氣息這也是魅妖一族的天賦嗎?

「這並不是天賦,只是我能熟練超控體內的力量,將自己和天地同化而已,以後主人也可以的。」

千瀾眨巴了下眼,眼中有些詫異,原來還能這樣,和天地同化,好像很牛逼啊!

「你進去查探一下,不要驚動他們。」

綠旖點頭,消失在千瀾面前,千瀾嘖嘖乍舌,這麼牛逼的技能必須要學會。

漆黑的星空之上點綴著星星點點,涼風肆虐的襲來,千瀾後背猛的一涼,一股恐懼從心底升起,蔓延至全身,有人在她後面。 「你就是帝臨淵的女人?長得也不怎麼樣嘛!」

年輕男子的聲音,帶著一股玩味和不屑。

千瀾心底發寒,卻不敢轉過身去,她不知道自己轉過去還有沒有命,她從來沒覺得自己如此的渺小,那人的氣息將她籠罩著,她相信那人只需要動下念頭,她就會死得不能在死。

帝臨淵…

剛才他說到了帝臨淵,這個男人是和帝臨淵有仇嗎?

「你想知道城主府裡面有什麽是嗎?我帶你去怎麼樣?」一抹白影飄到千瀾前面,沒錯,他就是如同幽靈一般,飄的,全身都籠罩在白色的斗篷中,看不到他的臉。

可千瀾卻能感受到他投在自己身上不屑和玩味的視線,好似在打量一個好玩的玩具。

千瀾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和他硬碰硬絕對不是明智之舉,她能屈能伸,能屈能伸!

深呼吸一口氣,千瀾扯了扯臉上有些僵硬的肌肉,「公子能帶我進去當然是好的,只是城主府守衛森嚴,公子能神鬼不知的帶著我進去嗎?」

男子輕蔑的嗤笑一聲,「幾個螻蟻而已。」


螻蟻…靈皇的竟然是螻蟻,這男人的實力是何等的恐怖?

千瀾不敢想,她現在只想遠離這個可怕的男人,奈何身子不聽自己的使喚,僵硬在原地動不了,體內的靈力根本調動不了,我草,這是發生了什麽?

帝臨淵,都是你惹的債,為毛要報在他身上!千瀾在心底怒吼一聲,身軀突然一軟,禁錮著她的力量消失了。

再然後她就被人摟在了懷裡,熟悉的氣息從後面傳來。

「樓奚霂,你膽子越來越大了,敢嚇唬她,嗯?」帝臨淵滿含殺氣的聲音從千瀾耳旁響起,卻千瀾心中莫名的覺得心安。

「嚇唬嚇唬而已,你別這麼小氣啊!」男子聳聳肩,將斗篷取下來,一張略顯普通的臉出現在千瀾視線中,他挑眉一笑,「初次見面雲小姐,喜歡我給你的見面禮嗎?」

千瀾咬牙,喜歡,真是好喜歡。

「你朋友?」千瀾不理會樓奚霂,而是轉頭問帝臨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