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光閣內的寶貝是不是都有統計?」絡青衣這話說得有點膽戰心驚,她沒叫上無妙就是怕他等看見寶貝后兩眼冒光,他能管住那雙賊手還好說,可如果管不住……多丟人。

「有。」明月寒點頭,雖然不明白絡青衣這話的含義,卻依舊如實相告,「華光閣內最貴重的都有設置機關,所以一般人連拿都拿不起來。」

那還好些!絡青衣長吐出一口氣,拿起筷子不緊不慢的夾著菜,「勞煩明月公子派人把我的同伴都叫進來。」

「好說。」明月寒點頭,對站在門口的小廝招手,「青姑娘的朋友都在沉香榭外,去將他們請進來。」

「是。」那小廝還沒等轉身,便聽絡青衣又加了一句,「還有個在一樓擲骰子的人,他叫無妙,你直接喊他名字便可。」

小廝點頭,並沒多話,放輕了步子走出。須臾,有三人一獸先進了小院,無妙走在後面,而他身後還有一名銀色長袍的妖魅男子,銀華閑庭信步的走進房間,直接往絡青衣身邊一坐,將無妙擠走,對絡青衣笑道:「小青青。」

明月寒看著突然出現在絡青衣身旁的男子,眉頭漸漸蹙緊,這男人是誰,絡青衣為什麼沒有拒絕他的接近?

「坐吧。」絡青衣沒搭理銀華,反而對楚雲花汣揚臉一笑,「吃了飯我們好辦正經事。」

無妙甩了銀華一個白眼,哼唧一聲坐在明月寒身邊,眸光落在滿桌的菜色上,雙眼一亮,心裡的不快瞬間消散,抓緊時間大快朵頤。

「主人。」沐羽從楚雲懷中跳下來,跑到絡青衣身邊,伸出兩隻小胳膊,軟軟的求抱抱。

絡青衣將他抱在自己腿上,從旁邊拿過一把勺子一個小瓷盤放在沐羽面前,柔聲道:「這一路可別想著有糖葫蘆吃,怕餓就多吃些飯。」

沐羽撅了撅小嘴,沒有糖葫蘆了啊…好可憐。

「小青青。」銀華髮現絡青衣就是不理他,於是很受傷的看著她,難道他長得還不夠魅惑嗎?怎麼小青青都不看他?

明月寒被這道明麗如金屬般的聲音吸引,他不由得看向銀華,方才銀華進來的太快,所以只來得及看到銀華那襲銀色的長袍,至於那張顛倒眾生的容顏卻是被絡青衣擋在了身後。

明月寒發現銀華的美當真無法用筆墨形容,足以讓女人嫉妒,也可令男人瘋狂,若他為女必禍國,可他是男人…。

這讓不禁讓明月寒有些擔心起來,銀華與墨彧軒完全就是兩種風格,但如果絡青衣移情別戀了怎麼辦?他總不能看著墨彧軒丟了媳婦!

明月寒對絡青衣笑笑,「還不知這位是?」

絡青衣夾著菜,三個詞囊括了所有,清淡道:「銀華,魔界的魔尊,地玄之境。」

每一個詞都彷彿一次雷擊,明月寒錯愕萬分,「他可知道?」

「不知道,我不想他分心。」絡青衣不希望明月寒私自傳信給墨彧軒,故而將分心二字咬的極重。

明月寒自然明白絡青衣的意思,愕然過後便是輕笑,他兀自搖頭,嘆道:「不愧是魔界的魔尊,就連長相也這般妖孽!」

怎麼聽著…有別樣的意思。


絡青衣歪頭笑看了明月寒一眼,手中的筷子一頓,「該不會…你也喜歡男人?」

明月寒麵皮抽搐,他只是感慨一句,卻換來絡青衣的懷疑,真是…不如將話憋在心裡。

「除了長相,你就沒發現他身上其他的優點嗎?」

「嗯?」除了長相,銀華還有其他的優點嗎?


絡青衣扶額,「他是地玄之境,合我們幾人之力都夠不著他一根手指頭!」

「那又如何?」明月寒和煦一笑,相較於天玄,地玄很牛掰嗎?

絡青衣嘴角一抽,好吧,敢情人家明月寒本來就沒銀華放在心上,只因為他長得過於妖孽才多看了那麼一眼,看來以後銀華可以容貌平天下。

「墨彧軒乃是天玄,若他二人對上,銀華會敗得很慘。」明月寒平淡的說出一個事實,反正他說了銀華又不會將他如何,能逞一時口舌之快的機會又怎能放過。

那倒是。絡青衣點頭,所以說她嫁了個值得託付終聲的男人!有錢!有權!最主要還有顏!

明月寒見絡青衣不再動筷,挑眉問道:「吃完了?」還是說她迫不及待想要去華光閣瞧瞧?

「飽了。」絡青衣放下筷子,發現水無痕一早撂了筷子,勾唇一笑,「你也去?」

「嗯。」水無痕點頭,緩緩站起身,立於桌旁,周身氣息清淡如霧,仿若一朵高於雲端的悠悠浮雲。

「你們要去哪裡?」無妙見幾人往門外走,胡亂的擦了把嘴邊的油漬,身影一閃竄到他們身前。

「去哪裡你都跟著?」絡青衣本義是不太想帶著無妙,萬一他賊性難改,頭疼的可就是自己了。

「看這樣你是不打算帶著小爺了?」無妙掃了眼絡青衣身後的水無痕和百里夢櫻,又瞥著她手邊的沐羽,哼道:「帶著他們都不帶我,小爺還是你親弟弟么?」

絡青衣挑眉,「我們去的地方有無數機關,你確定要跟去?水無痕和夢櫻哪個不比你的玄技高?我怕你是去送死的,所以作為你的親姐姐,自然要為了你的安危著想。」

「你有那麼好心?」無妙狐疑的睨著她,這女人說的話她向來不信,越是危機四伏的地就越是吸引他。

「不信你就跟著,不過先說好了,我們可騰不出多餘的手來救你,如果你被什麼陣困住,可別說我沒有提醒你。」絡青衣為了不帶他也是蠻拼,這不,編了一堆瞎話來騙自己的弟弟。

無妙開始猶豫,這女人說的跟真的一樣,他要不要信?

楚雲笑著走上來,一手放在無妙的肩膀上,手下用力將他拽了過來,道:「青姑娘要做的事情必然很重要,你就別去跟著瞎參合了,萬一毀了他們的計劃,看青姑娘收不收拾你。」

無妙哼了哼,揮開楚雲的手,轉身走回飯桌坐下,「小爺還不稀罕去,你們要滾就快點!別打擾小爺吃飯的心情!」

絡青衣對楚雲報以一笑,幾人離開這座小院,在明月寒的帶領下來到了華光閣。

「這裡很適合修行。」百里夢櫻張開雙臂,深吸了一大口濃郁的靈氣,展顏笑道:「看來裡面的寶貝不少哦!」

絡青衣緩緩蹲下身,指尖挑起身旁種植穗狀花序的花草,俯身輕嗅,手指拂過合起的黃色花瓣,笑道:「許久沒有見到它了。」

「這是什麼?」百里夢櫻好奇的蹲下身,看起來好像枯萎了一樣,可在這種靈氣充沛的地方又怎麼會凋謝?

「月見草。」絡青衣手背一推,攔住百里夢櫻想要摘下的念頭,在她驚訝的目光下緩緩說道:「又名待宵草,俗稱夜來香。」

「這東西還活著?」百里夢櫻見這些月見草形同蔫敗的垂頭,一時忍不住便問了出來。

「活著。」絡青衣站起身,「月見草之所以俗稱夜來香,是因為它和曇花一樣都在夜間開放,所以白日里花朵閉合,遙遠只看得見綠色的根莖枝葉。」

「夜間開放。」百里夢櫻面帶失落,努了努嘴,「可惜我們下午離開,見不到它們夜間開放的模樣了。」

「找個小點的花盆連同花根挖下帶走。」

「對哦!」百里夢櫻笑著點頭,轉身問著明月寒,「順便帶走你一朵花沒關係吧?」就算有關係她也準備撬走。

明月寒看向始作俑者絡青衣,想著到底要不要讓她進華光閣,雖說裡面的寶貝都設有機關,可若絡青衣同他開口,他可能會不給嗎?

「嗯。」明月寒對百里夢櫻淡淡應聲,她是凌聖初的人,也不能不給。

「走吧!我們看看華光閣內到底有沒有七絕琴的存在。」明月寒率先走了進去,一推開華光閣的大門,一股馥郁的木質清香隨風飄來。

百里夢櫻不由得站住腳步,問道:「這是什麼木?」竟有令人頭腦清明的功能。

明月寒走進華光閣,走到門口擺放著寶劍的木架旁停下,笑道:「這是白松。」

「白松?濯天好像並不盛產白松。」百里夢櫻訝異的揚眉,她在濯天大陸生活了這麼久,都沒見過哪裡有種植白松。

明月寒將寶劍從木架上拿下,摸著白松建造的木架,笑道:「又稱華山松,木紋平直,文理均勻。這是從琅涯大陸求來的,白松在琅涯也不多,一寸可抵千兩。」

「一寸,千兩?」百里夢櫻走過去看著散發出清雅香氣的白松木架,睜大了美眸,「這麼值錢的東西你拿來做了擺劍的木架?」

「那是因為這把劍比它更值錢。」明月寒半舉著寶劍,另一隻手握住劍柄緩緩將寶劍從劍鞘內抽出,寶劍出鞘,百里夢櫻只覺一道冷風撲面而來,凍得她縮了下身子。

「這是…」

「此劍名曰湛盧。」

絡青衣微楞,湛盧,有天下第一劍之美譽的湛盧劍?那把曾賜予過千古名將岳飛的湛盧劍?

據傳湛盧的神奇在於它可以滴血認主,唯有仁道之君,方可使用此劍。更有傳說一劍揮落巨石分,這足以說明了湛盧的鋒利無比削鐵如泥。如今這把劍竟然在明月寒的手中!這不禁要好奇了,明月寒是如何得到湛盧劍的?

「出之有神,服之有威,好一把湛盧!」水無痕眸底的雲霧漸漸消散,情不自禁的誇讚,看向明月寒,笑道:「可否讓我一觀?」

「請。」明月寒笑著將湛盧劍雙手遞給水無痕,十分放心,十分坦然。

水無痕小心的接過劍,手指摸在通體黑色的劍身上,眸底聚起層層亮光,不愧是天下第一劍,握劍在手,讓人最先感受到的並非是它的鋒利,反而能感覺出它的寬厚和慈祥,據說這把鋒芒蓋世的寶劍在煉成后便流傳著這樣一句話,劍之成也,精光貫天,日月爭耀,星斗避彩,鬼神悲號。

「乾坤開勝地,紫氣抱盧山!」絡青衣感嘆,古往今來,描繪湛盧的詩詞數不勝數,可她記得最清楚的便是這句話,想不到竟今日有幸得見湛盧,或許,一時的捨近求遠反而能夠柳暗花明又一村。

「你是如何得來這把劍的?」水無痕道出疑問,雙手一遞,將湛盧劍歸還。

明月寒將湛盧歸鞘,又放回木架上,淡聲道:「這把劍是墨彧軒在三年前送我的,具體是怎麼來的我也不知,也許你去問他還比較合適。」

果然是生死之交…絡青衣心底湧起一絲醋意,墨小賤能毫不心疼將天下第一劍拱手讓人,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他根本就沒把這柄劍放在眼裡!不然拿到江湖上誰不是爭個頭破血流你死我活?可偏偏…偏偏墨彧軒他不在乎,他怎麼就沒多留個幾年自己也好開口要啊!

「咦?這塊玉石好漂亮!」就在幾人讚美湛盧劍的時候,百里夢櫻已經將目光放在了一排排玉石上,她知道這些東西四周必定設有陣法,所以並不敢隨意亂動,只能用手指著,由衷的發出一聲讚歎。

「那是芙蓉石。」明月寒緩步走過去,看著那塊桃紅色的石英塊,微微一笑,「芙蓉石可用來雕琢項鏈,產地在瀾岫大陸。」

「這個呢?」百里夢櫻又指著一塊白色的石塊,那石塊細膩柔潤,光澤透明,色澤斑駁陸離,令人忍不住想要用手去觸摸。

絡青衣快步走去及時抓住了她的手指,便聽明月寒說道:「這是獨山玉,是玉雕的一等原料,顏色可分為綠,白,黃等六種顏色,獨山玉還算常見,卻也不易得,可你若是喜歡,稍後我可以贈你一塊。」

「真的嗎?」百里夢櫻滿臉興奮,又問,「這塊又叫什麼?」

「這是白雲玉,最上品的白雲玉在灰綠色的內里會有絢麗的金線或金星閃現,這裡擺放的並不是最上品的白雲玉,因它可用來製作硯台,所以華光閣內沒有採集最好的白雲玉。」一般上品白雲玉直接打磨做成了硯台,所以他們現在反而見不到。

「明月…寒。」百里夢櫻想了半天終於想起他的名字,歪著頭笑道:「我發現你這裡可謂是富可敵國了!皇帝就沒找過你的麻煩?」

「皇帝?」明月寒搖頭,「他只知道我沉香榭是一座賭坊,這華光閣除了你們,我還未讓他人進來過。」

「那可真是莫大的榮幸啊!」百里夢櫻眼睛一亮,大步走向裡面,看著滿牆壁張掛的字畫以及整理擺放的古玩,冷不丁來了句,「這裡有贗品嗎?」

明月寒只感到好笑,又搖頭,「都是真跡,絕無贗品。」

沒有啊……百里夢櫻咋舌,要是有贗品的話她還想開口要一副走人,畢竟這些東西不管是真跡還是贗品都非常的有價值,明月寒真是太深藏不露了!想必整個濯天最有錢的應該是他!



沉香榭內的一塊破石頭都能要價五百兩,的確,他很有錢。

不過,幾人掃遍了這座並不大的華光閣都沒發現哪個地方適宜七絕琴出世,難道她們找錯地方了?

「你確定七絕琴就在沉香榭內?」明月寒也有些懷疑,首先七絕琴不可能從地下蹦出來,當初這一處地方是他勘測過的,地下絕對沒有東西,不然他也不會將華光閣建在此處。其次這裡的東西擺放十分整齊,況且他並沒有收藏與琴相關的寶貝,那七絕琴又能從哪裡出世?

「應該是沒錯。」百里夢櫻與絡青衣異口同聲的回答,如果七絕琴不在沉香榭,那他們就猜不到能在哪裡了。

沐羽悄悄鬆開了絡青衣的手,訝異的獨自走向華光閣一處閃著光的角落,他撿起落在地上的玉石,軟軟的聲音陡然響起,「這塊石頭掉在了地上。」

「沐羽。」絡青衣聽見聲音后立即回頭,便見沐羽舉起一塊散發著五彩光芒的玉石,稚嫩的小臉上揚起一抹可愛的笑容。

「主人。」沐羽拿著那塊玉石走近,雙手捧在絡青衣身前,「你看,這塊掉在了地上,小沐沐給撿起來了。」

絡青衣看著他手中的玉石沒動,反而問著明月寒,「你不是說這周圍設有陣法,為何有塊玉石掉落反而沒啟動?」

明月寒支著下巴,略微沉吟,「我也在想這件事,這塊玉石我沒有印象,想必應該不是這華光閣內的,否則就算是掉落也會啟動陣法,將我們困在其中。」

「那真是怪了!」絡青衣拿起玉石,對明月寒道:「不管是不是,這塊玉石總歸是在你的地盤上出現,不如先留著,想知道是何品種改日再查也無妨,現下當務之急是找出七絕琴的所在。」

「嗯。」明月寒點頭,接過那塊五彩斑斕的玉石放進袖中,對另外幾人說道:「華光閣除了門口的那把湛盧,其他地方都設有陣法,只有你們不觸碰便不會啟動,現在我們大家一起找找看,若是發現異常也不要隨便動任何一樣東西,只需叫我過來,大家在共同商討。」

「好。」幾人應下,四下散開,極其仔細的尋找一切可能藏匿七絕琴的地方。


而此時倚寒苑內,銀華坐在窗台上,看向院內滿地冬青,笑道:「這種極品冬青應該只是皇家才有,你們家主子倒是什麼都襯啊!嗯?」

話落,銀華轉眸看向立在門旁的小廝,那小廝垂首,裝作沒聽見,不發一言。

銀華也沒放在心上,又看著還在吃飯的無妙,聲音一軟,「喂!你就不想知道他們去幹嘛了?」

楚雲看向銀華,藏在袖中的大手不自覺的握了握,唇瓣一抿,轉頭看向別處。

無妙哼了一聲,「別想著挑撥離間,小爺我不吃這套!你也是,好好的魔尊不當,跑來人界湊什麼熱鬧?」

銀華緩緩勾起嘴角,「魔尊只是個稱謂,你若有興趣我便讓與你,你將忘贇皇子的身份讓我,怎樣?」

無妙放下筷子,星眸內滿含戒備,緊張道:「你想做什麼?」

「也沒什麼!」銀華長笑,「就是想著這樣能離小青青更近些。」

無妙白了他一眼,哼了聲,「別白費心機,那女人早就有人收了,她才不會看上你。」

「那也說不準。」銀華意味深長的勾了勾嘴角,「她喜歡的男人有我漂亮嗎?」

「在你之上。」這話是楚雲說的,因為在他心裡誰都不如一個墨彧軒,就算沒了那份痴戀,可多年愛慕讓他依舊不能完全放下這段情。

「哦?」銀華挑眉,「那他的身份有我尊貴么?」

「雪月的九皇子,你說尊貴不尊貴?」無妙哼唧著,他雖然不喜歡墨彧軒,可卻不容別人看不起他,誰讓那是絡青衣的男人。

「區區皇子啊…」銀華不以為然的哂笑,在他眼裡就算是一國之君都算不得什麼,更不論皇帝的兒子了!

「爺的玄技也在你之上。」楚雲毫無畏懼的看向銀華,在這種強者為尊的世界,玄技便能說明一切,身份有時反倒是一種多餘。

「天玄之境?」銀華訝異,竟然有人能達到天玄之境的么?霧聲好像忘記了告訴他這一點,很致命的一點!

「哼哼,怕了吧!」語氣中滿是奚落,無妙站起身,想著再去沉香榭里溜達一圈,方才賭了幾場賺了不少銀子,現在人多了,掙得應該會更多。

「慢。」銀華魅惑輕笑,抬手攔住無妙的去路,「你當真不想知道他們去幹什麼了?我告訴你哦!小青青說的話都是騙你的,其實在馬車裡我就知道他們這一趟的目的是為了神器。」

無妙揮開銀華的手,向後退了兩步,「你拿我當三歲孩子哄?這年頭會有神器?這你都相信,怪不得你只能是個魔尊!」

銀華挑起肩膀上垂落的一縷銀華,銀眸內泛著點點銀光,嘴角緩緩揚起,繼續說道:「神器本就存在,莫非我會騙你不成?若想去看就跟我來,若不想就在這裡待著。」

「等等。」無妙走了兩步,可銀華身影一閃,瞬間消失在他眼前,他懊惱的罵了一聲,轉頭看向楚雲,「不管存不存在,小爺該去湊這份熱鬧。」

「無妙。」楚雲立馬站起身,「銀華的話能信么?不如老實待在這裡,青姑娘他們稍後便回來了。」

無妙滿腹狐疑的盯著他,「你當真沒與他們合謀共同來騙我?他們真的是去找神器了?」

「你不能去給青姑娘添亂。」楚雲眸光忽閃,極力避開無妙試探的目光,唇瓣抿的更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