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江雪影是一方神秘勢力的聖女,關於這個神秘勢力,你了解多少?」

江寂塵這時候,不由得關注起了江靈兒身後的勢力。

也許,這一切都與江靈兒身後的勢力有關。

說明,她的身後的勢力很強大,值得紫蘊族與之聯姻。

並且,紫蘊家族如此重視,這說明,聯姻之後,可以帶給他們驚人的好處。

聽到江寂塵的話,瑤嫣低頭想了一下,然後才道:「了解非常少!」

「江雪影身後的勢力太神秘,據說是一個隱門勢力!」

隱門勢力!

江寂塵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稱呼。

瑤嫣解釋道:「所謂隱門勢力,就是無論任何一個時代,都藏身幕後,不顯現世人前。」

「但是,他們的實力,甚至不會比十大仙族弱。」

「很多歷史上的大事件,改朝換代,其實背後推手,就是隱門。」

「不過,隱門神秘,實力通天,便是我們醉風樓也無法了解他們更多。」

「江雪影極有可能是一個隱門勢力的聖女,若不然,紫蘊族不會這般鄭重其事的對待。」

「若我猜測不錯,江雪影身後的隱門勢力,可以在背後相助紫蘊家族,成就大事。」

江寂塵聽了瑤嫣的話,心中暗暗吃驚。

沒想到,低等仙界還隱藏有如此多強大的勢力,遠沒有他想象的那麼簡單!

這些勢力,似乎是因為百萬年仙界大劫將臨,而慢慢開始浮現水面。

他們是要對抗大劫?還是另有圖謀?

一切都未可知!

「對我來說,這些都不重要!」

「現在最重要的是,要弄清姑姑現在是什麼情況?」

江寂塵心中暗暗想道。

而這時候,他們隨意的逛行著,卻不知不覺,走到了紫蘊城的巨大廣場上。

遠遠的,江寂塵便聽到遠處傳來吶喊和戰鬥聲。

「那裡擺有擂台,有人在決鬥。」

依雲指著前方,開口說道。

「沈三,去看看什麼情況!」

那裡人太多,江寂塵並不打算過去,而是派沈三過去了解一下情況。

(本章完) 沈三過去,很快就回來。

他說道:「公子,是江雪影要招收護衛,通過擂台比武的方式選人,第一名者,可成為其近身侍衛!」

竟然有此事!

江寂塵聽到沈三的話,倒是大吃一驚。

沒想到,這個擂台賽是江雪影為了選護衛者而設立的。

而且,看前面,場面非常火爆。

江寂塵問道:「這個擂台比賽,由誰主持的?」

沈三道:「據說,是由江雪影的侍女和紫蘊家族的大管事共同主持。」

「現在,整個紫蘊城的修士幾乎都瘋了,紛紛參加,想成為江雪影的護衛。」

「成為,成江雪影的護衛,據說將來有望成為隱門中一員。」

隱門!

看來,江雪影身後的勢力,真的是隱門。

難怪這麼多人參加擂台比賽,畢竟,很少人能夠抵擋得住隱門的誘惑。

特別是能夠取得比賽第一名,成為江雪影的貼身護衛,那將更有希望進入隱門修行。

隱門,傳說功法無數,秘境逆天,能進入其中修行,是眾修仙者夢寐以求之事,難怪場面如此火爆了。

何況,除了以上原因,江雪影還是紫蘊城眾修心目中的女神!

他們自然想呆在女神的身邊,或是守護女神了。

雖然,江雪影馬上就要嫁給紫蘊族少主紫笑,但現在還沒有嫁不是?

而且,低等仙界的很多修仙者,為了參加擂台比賽,甚至提前降臨紫蘊仙星。

「現在,我並不知道姑姑在哪裡?」

「而且,以她身後隱門的力量,自己想要找到她,恐怕不易。」

「既然如此,通過打擂台,光明正大的見她,豈不是更好?」

驀然,江寂塵心中生出這樣的想法。

「我決定了,我要前去參加擂台賽!」

江寂塵這時候,開口說道。

然而,江寂塵聲音剛落,一道嘲笑聲傳來道:「哈哈……就憑你這點修為,也想參加擂台賽?上去也只是送死,垃圾一個!」

江寂塵朝著聲音發聲處看去,卻一個公子模樣的青年,帶著幾個奴才,冷冷地看著他道。

對方的修為,已達至五品仙將後期境,而江寂塵把境界修為壓制在四品上仙圓滿境,他並不想暴露全部的力量。

於他而言,四品上仙圓滿境的力量,足可以虐任何六品仙君境下的任何修士成狗了。

自然,眼前這名罵他垃圾的公子,在他眼中,也跟螻蟻無異。

憑他現在四品上仙圓滿境的修為,若要敗他,彈指之間。

江寂塵與對方並不認識,倒不知自己哪裡惹到他了。

不過,對於這樣的人,江寂塵懶得理會,而是準備殺上擂台去。

然而,江寂塵的無視,讓這名公子很憤怒!

「小子,我跟你說話,你竟然敢不應我?」

「很好,一會上得擂台,我一定會把你虐成狗,讓你跪在我面前認輸。」

這名公子大聲喝道。

而這裡的動靜,頓時引來了不少的旁觀者。

「咦,那不是方浩公子么?」

「這可是紫蘊城中可以橫行霸道的主,但凡被盯上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方浩這次也是要來參加擂台比賽的,那小子被盯上,只怕會很慘。」

「剛才聽說,那小子也要參加擂台賽,這麼說,他們之間,必有一戰了。」

…….

這裡的動靜,引來了不少人的議論。

但是,江寂塵自始至終,都沒有說過一句話,但卻麻煩自動上身。

「看來,長得太帥了,也是會遭人嫉妒的。」

江寂塵看著長相有些醜陋的方浩,無奈地嘆惜一聲。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便彷彿戳到了方浩的痛處。

他天生有些丑,所以性極格極其暴戾。

他喜歡美麗的女人,卻看不得長得好看的男人。

這也是見到江寂塵,就覺得很不順眼的原因,直接嘲諷他垃圾。

本以為,以自己在紫蘊城中的威勢,這小子必不敢反抗,但沒想到,對方一句話,就幾乎讓他成為了全場的笑話。

只是,紫蘊城中禁制動武,只能到擂台上大戰。

若不然,他現在已經出手,打爆了江寂塵。

「你成功惹怒了我,很好,擂台上,我會讓你知道,有些話,是不能亂說的。」

方浩捏著雙拳,怒然叫道。

江寂塵微微一笑道:「我贊同你說的話,所以,你罵我垃圾是不對的,因為,到底是誰是垃圾,還不一定呢!」

論起伶牙俐齒,十個方浩也不是江寂塵的對手。

此時一言,便已經讓方浩說不出話來。

而全場修士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集中這裡。

顯然,這裡的爭鬥,比擂台上剛剛開始的不痛不癢的打鬥,精彩多了。

就在此時,有一處擂台上,剛好空出。

其實,廣場之上,設下的可不止一處擂台,而是有十座擂台。

若不然,如此多人參加擂台比賽,要快速完成選拔,需要花很多的時間。

有十座擂台,可以縮短十倍的時間。

而第一輪選拔,只要守擂十場不敗,便可晉級。

江寂塵不想浪費時間,想速戰速決,所以,看到那一處擺台空出,他便一步踏上去,便將擂台佔據。

那些想要衝上擂台上的人,都慢了一步。

不過,他們可以通過挑戰,把江寂塵從擂台上趕下來。

我想和你過好這一生 所以,依舊有一群人要衝上擂台,與江寂塵對戰。

但在這時候,一道霸道的聲音響起:「此子由我挑戰,你們都退下,不要與我爭!」

正是方浩放言,要上台挑戰江寂塵。

而他阻擋所有的人上去挑戰,因為,他要親自上台,把江寂塵虐成狗。

若不然,讓別人上台,將江寂塵擊敗了,他要當眾虐江寂塵,就沒有機會了。

本來,還有一群挑戰者要衝上去,聽到方浩的話,竟然都不由自主的退了下來。

方浩是方家的少主,方家又是紫蘊仙星紫蘊族下的第二家族,誰敢得罪?

所以,方浩理所當然的成為江寂塵的第一個挑戰者。

方浩冷笑一聲,跳上擂台,如同獵人看著獵物一般盯著江寂塵道:「小垃圾,遇到我,你要倒霉了。」

器焰囂張 江寂塵神色淡然,以憐憫的目光看著他道:「倒霉的,為什麼不能是你?」

(本章完) 面對方浩,江寂塵區區一個四品上仙圓滿境的修士,竟然還敢如此囂張?

台下眾修,都不由覺好奇起來。

而且,敢與方浩叫板,這在紫蘊城中,那是從未有過之事。

總裁魅惑妻 所以,江寂塵與方浩所在的擂台,瞬間就吸引了所有圍觀修士的目光。

而此時,在一處看台上,正站著一個俏美女子和一個老者。

這一處看台,視角非常好,可以清晰地看到在廣場上的十個擂台情況。

而且,這一處擂台,有強大的護衛守衛,顯然不是一般的人,可以踏上來的。

而看台上兩人,一人正是江雪影的侍女江詩靜,一個是紫蘊族的大管家紫朝!

二人,也正是這一次擂台比賽的負責人!

此時,擂台上的一幕,他們自然也都看在眼裡了。

「紫朝大管家,此事你怎麼看?」

江雪影的侍女江詩靜開口說道。

紫朝淡淡一笑道:「能入隱門誘惑太大了,倒沒想到,連方浩也來了。」

「方浩雖然囂張跋扈,但卻也是有真本事之人。」

「那個青年,顯然是個外來小子,不認得紫蘊城的方浩,以他四品上仙圓滿境的實力,也敢挑畔方浩,只怕真的要倒霉了。」

「詩靜姑娘這樣問,莫非還有另外的想法不成?」

江詩靜微微一笑道:「正所謂,不是猛龍不過江,來者不善,善才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