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像我這種人,有一個偉大的稱呼,異能掌控者。」

在西方,異能者並不少,只是大多集中在黑暗世界。

西方的黑暗世界就相當於東方華國的地下世界,魚龍混雜,形形色色的都有,秦毅接觸的太多太多,他的代號「K」還是黑暗世界那些領教過他力量的人給他的稱呼。

「勞……勞倫先生,你……」吳博士面色蒼白,他的頭髮都是冰珠。

「吳博士,你在緊張什麼?這就是我的力量。」勞倫露出一絲異樣的笑容?

「我……」吳博士努力讓自己看起來鎮定一些,可是那閃閃躲躲的眼神還是出賣了他。

「勞倫先生……你的承諾還有效嗎?得到專利權之後,我佔有一成的份額。」吳博士有些緊張的說道。

穿越之撿個美男做相公 「嗯?」忽然勞倫開心的笑了起來。

他彈了彈手指,略帶戲謔之色,「吳博士啊吳博士,你覺得你在我眼中算個什麼東西?螻蟻?說實話螻蟻還算不上,畢竟我踩死螻蟻,還要彎腰。」

說著他眉目間神色一凝,一個眼神甩了過去,忽然間吳博士發現自己全身直接僵硬住了,連血液都被徹底凍結了起來,這種感覺讓他心頭湧上一層強烈到極致的絕望。

被利益熏黑了頭腦,他沒想到勞倫居然掌控著這種匪夷所思的力量,也沒有想到自己會死,更沒有想到竟然還是死在合作夥伴的手上?

這實在是滑稽、可笑,然而隨著他的意識逐漸被淹沒,連這種想法都被吞噬殆盡,只留著濃烈的悔恨,在那晶瑩的冰雕之中。

「你……你殺了吳博士?」周沁雅面無血色,渾身都在發抖。

「沒錯,螻蟻而已,殺就殺了,你們華國也追捕不到我,拿到配方后我就會離開這裡。」勞倫無所謂的說道。

「怎麼樣?交出配方,我可以賜你這種力量,引導你進入這個世界,以後你也可以跟我一樣,傲然世間。」

「當然,你也可以拒絕,不過怕是你的下場,還有這位小妹妹的下場,要跟吳博士一樣了。」

勞倫說著笑的異常開心,如同局勢被他盡數握在手中。

然而他卻沒有注意,秦毅臉上諷刺的笑容愈發的濃烈起來。

「社長……我們……要不……」周沁雅緊張的抓著秦毅的肩膀。

秦毅拍了拍她的手,遞給她一個安心的笑容,周沁雅不知道為什麼這種事情秦毅還能鎮定的下來。

然而下一刻她似乎就隱隱的有些明白了。

整個房間冰塊瞬間融化,那種感覺就像是從寒冬直接到了酷夏,沒有任何過渡。 如果說之前勞倫讓整個房間結冰花了近十秒,那麼現在整個房間寒冰融化只用了零點幾秒不到,幾乎瞬間就成了小水潭一般,從門縫朝著外面流淌出去。

而吳博士也是軟噠噠的倒在地上,整個人已經沒有了氣息。

「嘖嘖,都融化了呢。」

這一幕讓勞倫有些回不過神來,他的異能怎麼會出現意外?這絕對不可能。

而當他看到秦毅略帶戲謔的表情時,整個人忽然沉靜了下來,眼中露出驚疑不定的神色。

是這個小子搞的鬼?不可能啊,他剛剛並沒有覺察到任何能量變化的波動。

「異能掌控者……嗯,異能者,確實有段時間沒有碰到過了。」秦毅喃喃自語,忽然放大了聲音,「對了勞倫先生,你有沒有聽說過『K』這個人。」

重生之嫡女無雙 「K?」

便宜老公:天價小蠻妻 勞倫忽然整個人臉上露出警惕之色。

「你跟K是什麼關係?」

「果然是認識,看來對於黑暗世界,你也是知道一些呢,可你那雙眼睛似乎不怎麼亮堂。」

秦毅露出笑容,搖了搖頭說道。

「你是誰!」

秦毅話剛落音,勞倫便是緊緊的盯著他問道。

「我就是K啊。」秦毅笑著說道。

「不過現在,我不喜歡這個稱呼了。」

還混跡黑暗世界的時候,秦毅才望氣境,可以說剛剛踏入修真沒有多久,還在摸索入門的階段。

而現在他已經是一名正式的修真者,已經邁進了那個門檻。

「我更喜歡秦毅這個稱呼。」

「哦對了,現在有人喜歡稱呼我為秦尊者。」

秦毅笑容擴散了開。

「秦尊者……秦尊者……」

勞倫一張臉變得極為精彩,而周沁雅完全聽不懂秦毅在說什麼,什麼「K」什麼「秦尊者」,都不是她理解範圍內的東西,她現在除了茫然就是震驚。

她看到了勞倫臉上從傲然自信到疑惑再到震驚,最後變為濃濃恐懼的過程,周沁雅不知道對方在恐懼什麼。

難道是因為社長的這些話?

周沁雅腦袋有些發昏,征征的看著秦毅的背影。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勞倫拔腿就跑,他身子被一層冰藍色的光芒覆蓋,朝著窗子那邊出其不意的沖了過去。

秦尊者秦尊者,他雖然幾乎不在東方活動,可是對於東方武道界的分級他豈會不知道?尊者是什麼境界的強者他又怎麼會不了解?

而即便是沒有這一層關係,光是「K」這個人,就不是他能夠招惹的。

他沒有想到會碰到這麼巧合的事情,現在除了逃之外他沒有別的任何選擇。

「現在才想到要跑?你是不是把我當成了空氣?」

秦毅嘴角咧著,一股濃烈到極致的火焰氣息涌了出去,被這股氣息包圍,勞倫整個人直接跌落地上,身體中寒冰氣息剛剛湧現一點,就被融化的乾乾淨淨,他根本提不起來絲毫力氣。

「嘖嘖,這就是你問我要配方,要專利的資本?」秦毅搖了搖頭,臉上有著說不出來的嘲諷。

「饒了我,我老師是坎姆斯,他……!」

「你廢話太多了。」

勞倫話還沒說完,秦毅眉頭便是一皺,心念一動,一道猛烈的赤紅色火焰加身,勞倫連半個字都沒有吐出來,整個人就融化了開,幾乎頃刻之間就飛灰湮滅。

而秦毅在這個時候也恰好站了起來,擋在了周沁雅面前,擋住了她身前所有的場景。

「社長……你……你會不會殺我滅口……」

周沁雅一張嘴唇都變成了白色,她雙手攥著衣角,緊張的盯著秦毅,秦毅能夠感受到她渾身都在顫抖,眼神中是恐懼、緊張、茫然、無措交織起來的情緒。

秦毅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我當然會殺人滅口,畢竟我不想我的身份弄得人盡皆知。」

「啊?我……」周沁雅渾身一顫,若不是秦毅扶著她,怕是立刻就會軟倒在地上,她沒有想到會突然之間從好好的應該慶祝的狀態,就瞬間到距離死亡如此之近的地步。

「所以,你會不會把我的身份直接泄露出去呢?」秦毅笑著問道。

周沁雅搖頭,下意識的搖頭。

「哈哈哈。」

忽然秦毅開心的笑了起來,「那不就得了,我又不喜歡殺人,這個人是自作自受。」

「不過這個吳博士倒是死的虧了,我沒打算殺他的,居然被自己人殺了,嘖嘖嘖。」

秦毅搖頭,隨即屈指一彈,彈出一縷火焰,周沁雅看到那縷火焰落到吳博士身上之後便開始劇烈燃燒了起來,速度之快讓人咂舌。

「可是社長,他們兩個大活人就這麼憑空消失了,警察肯定會查到的啊……」周沁雅十分擔心的說道,到了現在她擔心的依舊是秦毅會不會被查到的問題,而不是吳博士的死活,由此看來這個吳博士本身人緣就是十分的差勁。

「沒關係,這件事我會讓人處理的。」秦毅擺了擺手,「如果有人來問你,你直接說你什麼都沒看到就行了,不會有人找你麻煩。」

周沁雅獃獃的點頭。

心中暗暗想到,社長究竟是什麼人?怎麼感覺他像是無所不能的樣子?連殺人都能處理的掉嗎?

不過想想他的成就,居然發明了萬能葯這種東西,有可能警察真的不會找他麻煩呢……

畢竟他的身上可是關係這無數人的性命,區區吳博士算的了什麼?

這件事只是個小小的插曲,對於秦毅來說這兩個人的性命都像是螻蟻一般,他離開了辦公室之後給吳震功打了個電話,讓他想辦法把這個事情稍微處理一下,而他自己則是回到家中,再度投入修鍊之中。

生活似乎又回到了之前那般單調乏味之中。

不過秦毅還是蠻享受這種生活的,美女相伴,同時感受著身體之中已經充盈到極致的能量。

「現在服下丹藥,突破先天的概率已經是趨近於八九成,不過還是確保萬無一失比較好。」

秦毅並不著急,他現在穩坐江南,沒有敵人的感覺雖然缺乏了戰鬥的洗禮,可是這種平靜自然的心態,非常有助於增長境界。

而時間也在修鍊中慢慢流逝。

期間秦毅去了南街一趟,看望了許晴。

許晴是個很聰明女孩,她看到秦毅現在並沒有那方面的想法,自己也是守住了心中的那份感情,並沒有提出來,兩人關係雖然很親近,但卻始終隔著一層膜,沒有一人想要去把那層膜給捅破。

而落雨也只是在校園中碰到秦毅的時候跟他打個招呼,走在一起閑聊幾句,關係也是那種若即若離。

倒是落落天天纏著秦毅,這丫頭不知道發了什麼瘋,非要把秦毅打聽的一乾二淨。

「秦毅哥哥,你的事我全都知道,不過還不夠詳細。」

「三年前你離開家裡是去參了軍,去的是我們國家比較神秘的一個軍隊,赤魂軍區,不過僅僅一年多你就離開了,我不知道你去了哪裡,網上關於你的資料也沒有備份,但是一年多以後你又回來了,而且還被授予了大校軍銜,真是奇怪,秦毅哥哥你真的是我見過最神秘的一個人。」

兩人坐在校園的小樹林裡面,落落瞪著一雙大眼睛,出神的盯著秦毅,彷彿要把他看透一般。

秦毅也是比較震驚,這丫頭居然把自己老底一點不漏的都給打聽了出來,她是怎麼做到的?

別說落落對秦毅好奇,就秦毅也對這個丫頭萬分的好奇。

不過有一點她說錯了,當初他從黑暗世界回來之後,軍區想授予他少將軍銜留住他在軍隊中,只不過被秦毅拒絕了,因為他想離開了。

但即便如此,這些機密也是鎖在國家檔案的啊……

「丫頭,你是怎麼知道這些事的?」

兩人大眼瞪小眼。

「哼,進國家機密網站調度出來的信息。」落落雙手抱在胸前。

秦毅滿頭黑線,他的信息屬於星級機密哎,隨隨便便就調度出來了?

「網上你還有什麼做不到的?」

「很多啊……我還不會控制軍方武器,那東西需要他們的控制室密碼,我還破譯不出來。」落落無辜的搖了搖頭。

秦毅真的是無語了,控制軍方武器?這種事都能做到的話豈不是說可以直接黑掉軍方網路?簡直不敢想象,秦毅覺得這個小丫頭要是橫空出世,怕是要橫掃一切所謂的天才,她才是最可怕的角色。

「秦毅哥哥你還沒回答我呢,我想聽你的事情,你之前保證了要答應我一件事的,我想聽你的事情,不許隱瞞!」落落嘟著嘴,緊緊盯著秦毅。

秦毅輕咳了兩聲。

「你真的想知道嗎?」秦毅已經不打算隱瞞著什麼了,答應的事情他還沒有必要到反悔的地步。 「廢話呀,我都浪費你一個承諾了,你還問我確不確定?我要生氣了!」

落落鼓著小腮幫子,氣呼呼的說道。

「好好好,我認輸,我全都說……你想聽哪一部分?是我消失的那三年還是現在?」秦毅舉著雙手投降,笑著問道。

「我全都要聽,你不許隱瞞,先說說那消失的一年多,為什麼我在網上都找不到你的信息?」落落開始雙手抽著下巴,大眼睛怔怔的盯著秦毅,一刻都沒有移開。

「那一年半我的檔案根本沒有被記錄啊,因為軍區派我去西方執行任務,我連手機都沒有……全是靠軍方提供的通訊器保持聯繫,那一年半我跑遍了歐洲還有北美大陸,因為任務很危險,也沒有刻意保持聯繫,有那麼一段時間我都是保持著失蹤狀態,最後任務結束我才回到軍區,所以才有了那麼一段的空白期。」

穿呀!主神 秦毅笑著說道。

然而落落還是追問了其中的很多經歷,秦毅耐不住她的軟磨硬泡,給她講了不少細節,落落整個過程都是心驚肉跳的。

她不敢相信秦毅在十七八歲的時候就經歷了那麼多的生死環境,其中不少即便是超級特種兵去了都又死無生的場景,秦毅全都安然活著回來。

比如獨自前往黑三角地區營救人質,比如與索馬利亞海盜纏鬥一個星期,最後救出華國貨船,比如……

「秦毅哥哥,你一直說的修真修真是怎麼回事啊?」落落抓住了一個關鍵詞,連忙問道。

「修真……是我活著的關鍵,這個詞我沒有跟你之外的第二個人說過,還希望落落小姑娘你能給我保密。」秦毅摸了摸她的頭髮,因為感覺這個小丫頭靠得住,心智雖然不是很成熟,但是絕對分得起輕重,這才毫無避諱的說了這件事。

落落獃獃的點了點頭,望著面前這個跟自己同一年級的學生,心中忽然生起了想要抱抱安撫一下的衝動,她覺得作為同年齡段的人相比,秦毅真的經歷了太多了太多了,這些事情根本不是他應該經歷的,他才十九歲啊……。

黑白配:懶王為凰 「包括你的姐姐……」秦毅補充道。

「知道啦知道啦……真啰嗦。」落落翻了個白眼,剛剛醞釀的感情就被對方一句話被弄沒了,這個男人也太沒有情調了。

「咳咳……」秦毅老臉一紅,隨即面色慢慢變得嚴肅了起來,眼中目光也是愈發的深遠,「落落你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仙人的存在嗎?」

「仙人?」落落搖了搖頭,「那不是電視劇裡面的嗎?」

「不,現實中的的確確存在,而我所掌握的修真之法,便是通往仙人的鑰匙。」

秦毅直直的盯著落落,認真的說道,他能看到落落慢慢變得驚愕的表情,那臉上明顯有著一絲不信。

這也確實,這種事情一下子說出來讓一個普通人相信,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哈哈哈……秦毅哥哥你肯定在騙我……我知道你很能打,可是仙人……你……你肯定在騙我……」落落臉色微微有些紅潤,眼睛撇著秦毅,其中的懷疑已經寫得明明白白了。

「咳咳,這個,我還真沒騙你,你不信就沒辦法了。」秦毅抿了抿嘴。

「你就是在騙我,你看我小,好騙,我不管,你答應我的承諾,現在就要兌現,我要聽實話!」

「嘩~」

落落話剛落音,秦毅忽然打了個響指,然後落落就看到了永生難忘的一幕,在秦毅的手心中浮現了一團赤紅色的火焰,甚至都能感受到這火焰散發出來的溫度。

「哇,這個魔術好神奇!」落落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魔術……」秦毅無語了,「這不是魔術,這是實實在在的法術……」秦毅解釋說道。

「我不管,你別以為我沒見過這樣的魔術戲法,人家還會從口中噴火呢,你會不會?」落落瞪著眼睛說道。

「我,我當然會!」

秦毅眉頭一豎,有些不服輸的說道,說著張開了嘴,噴出一團火焰,那火焰在空氣中轉眼就消散了開。

「哇,真的好神奇,你居然也會噴火!」落落是真的驚呆了,她以往都是在電視上看到的,今天卻是實實在在在現實中看到別人表演了一把魔術,還是她最喜歡最崇拜的秦毅哥哥。

「我還要看別的戲法,那些人還能從鼻子中噴火,還有耳朵……」落落滿眼都是星星。

秦毅嘆了口氣,索性給她表演了魔術起來,什麼鼻子噴火,耳朵噴火,簡直是無所不能。

這要是被被知道秦毅實力跟身份的那些手下知道,怕是下巴都要驚掉下來,秦毅還有如此溫柔的一面?

不知道過了多久,上課鈴聲忽然響了,落落一驚,連忙看了看手錶,「不行了秦毅哥哥,都四點十分了,我得回家一趟,今天我家有人過來,老爸老媽讓我早點回去,不然得罵我了。」

「秦毅哥哥,你記得你還欠我一半承諾,關於這段時間的事情你還沒有告訴我呢!」

「我以後還要聽!」

落落俏生生的站在秦毅面前,就像是一個瓷娃娃,非常好看,她非常俏皮的眨了眨左眼,隨即逃也似的離開。

秦毅會心一笑,依舊是坐在板凳上,望著落落的背影直到消失,心中竟有那麼一絲絲的心緒不寧之感。

兩人都不知道,這一別,竟然成了永別,如果秦毅有哪怕一點點未卜先知的能力,都不會讓她離開,或者,都會盡全力阻止這所有事情的發生。

然而遺憾的是他並沒有,從能力來說他也只是比普通人強,但是從修真者角度來說,他才入門,才築基,還未入先天,未成金丹,沒有達到那種卦算天地的大能者地步。

站起身來,離開了學校回到花園別墅。

第二天,鄭雲傅直接來找秦毅,畢竟現在藥物已經通過了國家的安全認證,已經可以正式投入生產了,天都大學的生物學院生物實驗室甚至都發來邀請函,想要秦毅做客天都大學,發表一場演講。

然而卻被秦毅給拒絕了。

「鄭老爺子,現在我並不想直接投入生產,市場還沒有確定,代理商也沒有確定,讓他們再等幾天吧,這些天我會請假回家一趟,我想陳家他們……也該行動了,以高邦輝的手段,不應該查不到我秦毅的底細才是。」秦毅淡淡說道。

事實上確實如此,高邦輝那天離開之後便動用了他們高家的力量,把秦毅能查到的一切都給查了個清楚,自然也是明白秦毅就是余陽鎮秦家的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