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

戰士倒吸一口涼氣,隊伍裡面的眾人看著鮮紅的主神通知,也是嘴角抽搐。

還好不是強制性任務,要不然六人絕對是要團滅!

一胞雙胎:總裁,別太霸道! 一向冷酷嚴苛的主神居然如此放水,看來這個惡魔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他們完全無法反抗的地步。

不管是正面對抗,還是陰謀詭計,恐怕他們都沒有一絲勝利的可能。

「隊長,怎麼辦,血量都看不見啊!我看還是直接回歸吧,我剛才試了一下,申請回歸的按鈕是可以按的。」

「土包子,你也太膽小了吧,那個惡魔可是有神器啊!只要搞到手,我們所有人都可以脫離主神空間了!」

隊長看向了全隊的軍師,等著他的意見。

智者沒有一絲猶豫,「我們去刺探情報,只要搞到幾條有用的情報,我們光是點數就能夠達到脫離主神空間的要求,根本不用冒險搶奪神器。」

「況且,主神不是明確的提示了我們么,這個惡魔可是有弱點的,他根本就不是這個世界的生物。」

智者淡定的說道:「還有,我們比他更熟悉這個獵人世界,我們完全可以不出面,只要把消息透露給獵人就行了。」

隊長看看大家,沒有人提出反對意見。

他們整天拼死拼活,不就是為了脫離主神空間么,現在機會來了。

龍鳳寶寶:總裁的獨愛 既然沒人反對,隊長便說道,「很好,現在我們先上去住下來吧,魂,去找到那個給惡魔領路的服務員,弄些情報。」

一行人上了電梯,他們在98樓,也是豪華的套房。

除了魂之外的五人進了門,剛放下用來裝樣子的行禮,門就響了。

咚咚咚!

有人在敲門。

腰間掛了兩把匕首的雷走了過去,像這種與外人打交道的任務都是交給她來辦的。

漂亮的外表,加上較高的親和屬性,讓她很容易和個個世界的土著打交道,同時套出一些有用的情報。

雷拉開門,頓時汗毛倒立,只見那個惡魔就站在門口。

主神已經給他們去除了惡魔的偽裝,惡魔眼中詭異的紅光,看得她心肝直顫。

當然,焰是看不出來這幾個人類的真面目的。

在主神的掩蓋之下,焰看到的只是一個穿著優雅長裙,異常漂亮的女性人類。

雷有禮貌的對焰笑了笑,「先生,你有什麼事么?」

焰嘴角一咧,「沒什麼事,就是看著你們不爽。」

說完,焰就以閃電般的速度掐住了面前這個女人白皙的脖子。

焰可不是什麼幕後大反派。

要知道,焰可是惡魔唉,按照焰的脾氣,遇到任何可能覺得有問題的東西,焰都是直接上去乾的。

而不是拖拖拉拉的這裡論證試探,那裡線索找證據。

有這個閑工夫,還不如直接上門,然後把目標幹掉,沒問題最好,那就是虛驚一場。

有問題也沒事,反正已經把製造問題的幹掉了,沒幹掉也沒事,以後可以提防著一點。

焰提起那女人,惡狠狠的欺詐到,「快說,你們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強制解救!」坦克大喊一聲,同時朝雷伸出手。

焰忽然手中一空,那個女性居然直接被一個壯碩的男性給拉了回去。

焰冷冷一笑,直接掏出來一把利劍。

這些傢伙果然是奇怪,很詭異的能力,簡直毫無理由一樣,居然能夠從自己手中把人直接拉走!

最重要的是,自己不能夠感受到這些人的靈魂!

也就是說,這些人不是獵人。

這麼神神秘秘的,難道是和自己一樣,來找獵人搞事的? 宋離他們回了京城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將軍府找了朱綬。

「你說的可是真的?」宋離將天門關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訴了朱綬,朱綬既然選擇將江大竹安葬在天門關,那麼自然就不會容忍洪泉安這樣的人將天門關給禍害了。

所以在聽見宋離的話之後,朱綬立馬就安排了人去將洪泉安捉拿回來。

洪泉安這頭還想著自己當初怎麼沒有讓師爺早已經出發,白白那那群人給跑了。結果這邊朱綬派來捉拿他的人已經到了天門關,而來捉拿洪泉安的人也沒有給洪泉安狡辯的機會,直接將人上鎖帶走了。

而且朱綬為了防止因為洪泉安被自己捉拿了而導致天門關無人管理,所以還派了自己的一個心腹去天門去管理。當然將洪泉安捉拿回來之後,朱綬也立馬報告給了皇帝。

洪泉安人已經被朱綬給抓回來了,皇帝自然是要抓緊時間安排一個合適的人前去。

大牢內

「你們放過出去,放我出去。」洪泉安抓著牢房的木柵欄,拚命的搖晃著。

大牢裡面的牢獄是被特別交代過得,自然不會任由洪泉安鬧下去,直接一鞭子抽在大牢的木欄上。「胡咧咧些什麼?要是再大吵大鬧的,小心老子老虎板凳伺候。」

洪泉安的一雙眼睛通紅,「我是天門關的知縣,你們這麼將我關在這裡等我出去了,定然要你好看。」洪泉安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被抓到這裡來。而且他從被天門關帶來京城的一路上都被人捆綁著雙手,蒙上了眼睛。

「呵呵,天門關知縣?」獄卒朝著皇宮的方向拱了拱手,道:「三天前皇上已經安排了新的官員去天門關,所以你已經不是天門關的知縣了。」

總裁的心尖寵 自己已經不是天門關的知縣了?洪泉安頹然的跌坐在地上,怎麼會這樣的?不可能啊,洪泉安不敢相信發生的事情,而此時他也開始害怕起來。

「難道是那幾個人?」此時洪泉安唯一能想到的也就是當初來了天門關幾天的顧寧一行人了。但是洪泉安也不相信顧寧他們竟然有這麼大的本事,要知道當初自己幾乎沒有在顧寧面前露出任何的馬腳,更何況自己還試探過顧寧他們一行人。

「將本官抓來的人是不是顧寧?」洪泉安問道。

獄卒自然不知道將洪泉安抓來的人是誰,上頭只是吩咐了他一定要將人牢牢的看住,至於其他的那就不是他一個小小的獄卒應該去關心的了。

大牢突然之間一片寂靜,原本偶爾還能聽見喊冤的呼叫聲也都在一瞬間消失。而獄卒的臉上也在聽見叮叮噹噹的鐵鏈聲音時變得嚴肅起來。

「要是不想死的那麼早,就消停一點。」

洪泉安只覺得自己半輩子的努力都化為灰燼了,想讓他冷靜下來不鬧騰這怎麼可能呢?

「哼,本官是被冤枉的,你們這麼冤枉朝廷命官,難道就不怕被處以極刑嗎?」

這一下就連獄卒都是用一種看死人的眼神在看著洪泉安了,不過這一切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不是嗎?更何況他的職責就是看管犯人,而不是去管他們究竟是怎麼找死的。

慢慢的叮叮噹噹的鐵鏈聲越來越近,直到站在洪泉安的大牢面前,獄卒才知道原來這位就是為了洪泉安而來的。

「大人。」

那人朝著洪泉安的臉上看了一眼,「將軍讓我提審這人。」

此人要提審的人自然就是洪泉安了,而且洪泉安被那人看了這麼一眼,渾身都在發抖。他知道自己絕對不能跟這人獨處,否則自己只怕還不知道要死的多難看?

「既然是將軍的意思,那小人立刻將此人送到將軍您的獄牢去。」

原來前來提審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薛虎,而薛虎作為朱綬的得力助手,而且所管的也是軍中的刑罰,自然朱綬將洪泉安交給薛虎處理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洪泉安不知道要提審自己的人是誰,而且將軍?自己可沒有得罪什麼將軍。

「這位將軍您一定是誤會了,我雖然是天門關的知縣,但是我一向都勤政愛民,你們這麼貿然的將我抓來這中間肯定是有誤會的。」

「誤會? 步步逼婚之王爺有點兒壞 能有什麼誤會?」薛虎不清不淡的說道。

這人既然在天門關當差就應該要老老實實的,可是偏偏卻在天門關作亂,還魚肉鄉里。單憑這幾點朱綬都不可能會饒了他。

獄卒為了在薛虎面前掙一個好表現,親自將洪泉安手上給上了鐐銬。

薛虎當然不用親自動手,這一切都有人幫著做了。只可惜洪泉安卻不是那麼想要跟著薛虎身後的士兵一起走。

「放開我,你們這是污衊,你趕緊將我鬆開。」

薛虎只是一個眼神掃過去,洪泉安就閉嘴不敢說了。

薛虎其實並沒有對洪泉安進行嚴刑逼供,但是卻讓人將洪泉安關進了一處什麼都沒有的空屋子裡。

「我看你現在還有精力說廢話,想來應該是還沒有想通自己到底犯下了什麼罪行。也罷,我現在沒有時間來管你一個小小的知縣,所以就讓你在這裡待三天再說。」

「記住了,這三天你們一定要將人給看住了。不能讓他自殺了。」薛虎吩咐道。

就在薛虎離開之前,對染留下來看守的獄卒道,「這三天之內只允許每日給他半碗冷水。」

只是每日給自己半碗冷水?洪泉安自從做了官之後,那一日不是山珍海味,美仆環繞?可如今這人竟然這麼對待自己?

「將軍放心,我們一定會牢牢的將人看住的。」

洪泉安在牢獄裡面的日子怎麼樣暫且不說,宋離將天門關的事告訴朱綬之後,也就不再關心朱綬打算將洪泉安怎麼樣了。因為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二小姐,這是您離開這幾日的賬目,您過目。」莫春將這幾日的賬本交給宋離。

宋離接過賬目,「傢具城那邊怎麼樣?新招的那批人適應的怎麼樣?」

「都還不錯,有個別不安好心的也都被我揪出來趕出去了。」

「那就好,這幾日辛苦你跟大郎了。」

「二小姐這話折煞小人了,小人為二小姐辦事是心甘情願的,萬萬當不得二小姐的感謝。」 焰利劍往前一指,嘴炮到,「全部給我跪下求饒,否則要你們狗命!」

五人對視一眼,竟是默契的站在一起。

其中一個拿出一個水晶球來。

焰一看苗頭不對,趕緊衝過去,但是由於實力的限制,還是晚了一步。

戰士嘭的一聲捏碎水晶球,這些人瞬間全部消失了!

沒有任何的徵兆!

焰都不敢確定這是不是魔法,因為沒有任何魔力波動。

和之前那個男人發動的詭異能力一模一樣!

見鬼!

焰收起手中的劍,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以後不要讓他碰到這些傢伙!

不知名的某處荒野,地面忽然一震,一個魔法陣憑空刻印在地面上,一行五人出現在那裡。

呼,「謝謝了土,你又救了我一次,」雷這時候才平復下劇烈的心跳。

剛才實在是太危險了,自己等人也算是不弱了,沒想到那個惡魔竟然如此厲害。

「好可怕的實力,還好我們跑得快。」隊長慶幸到,同時又是異常心痛,自己花了那麼多點數兌換的傳送球啊,就這樣沒了!

智者卻是冷靜的說到,「實力還不算可怕,最可怕的是這個惡魔壓根不像是惡魔的行事風格,他比一般的惡魔陰險得多了。」

「我們恐怕不能再露面了,這個城市也不能久待,要是再被發現,我們絕對難逃一死。」

「等等!」風有點不甘心的說到,「我們就這麼放棄了么?」

「行了,你們難道沒有發現主神反常的態度么,恐怕有別的高階輪迴小隊已經在路上了,我們繼續參合進去,恐怕哪方都能夠把我們輕鬆碾死,我們還是見機行事吧。」

智者想了想,又說道,「那幾個新人,正好可以派上用場。」

在智者想來,反正時間也快了,就在今晚,就是月圓之夜了,事情很快就要進入主題了,別的輪迴小隊恐怕已經進場了。

隊長點點頭,「通知魂,把消息泄露給獵人,然後趕過來集合。」

獵人發現的情報,也得算一步分到他們的頭上吧?

黑夜降臨,明月高懸,焰站在高高的樓頂,下面開始行動起來的獵人就像是螞蟻一般的渺小。

獵人們有將近一百人的隊伍,這是附近幾乎全部的獵人,他們都利用現代的交通工具,看起來和普通人類沒有任何區別。

除了他們體內的靈魂。

優子坐在車上,看了看窗外,「三本大哥,今天烏雲這麼濃重,看不到月亮什麼時候圓唉,不會錯過儀式了吧?」

三本現在已經習慣優子的各種問題了,平靜的答道:「放心,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有普通人類參與其中,使得整個車隊暢通無阻,很快就出了巨大的城市,來到了郊外的一處小山下面。

山上面是一個神社。

「下車吧,到地方了。」

「哇,好大的月亮,這邊正巧沒有烏雲耶。」

三本拍了一下優子的腦袋,「給我小聲點,大人們在前面呢。」

接著他小聲的解釋道,「這裡永遠不會有烏雲的,每天都能見到月亮,這裡是具有魔力的地方。」

「魔力?」優子瞪大了眼睛,這就是使他們成為獵人的東西么。

「沒錯,這裡被我們叫做『寂靜精靈的棲息之地』,傳說這裡曾經是精靈的棲息之地,由於人類的擴張,精靈們被迫離開了,而這個地方原來的名字也失傳了。但是這股超自然的力量並沒有消失,這就是魔力!」

焰躲在雲層上面,耳朵不由自主的豎了起來,精靈?是類似精靈的妖精呢,還是真的就是精靈?

怎麼看都不像是適合精靈生存環境的樣子。

優子還想要問什麼,三本卻是瞪了她一眼。

一行人沉默的走上山頂的神社,神社的人早就準備好了。

一個黑袍老者站在門口迎接,他張開雙手,熱情的擁抱了領頭的一個大人,「喔,血獵者巴魯大人!歡迎你百忙之中光臨這苦寒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