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點教訓讓她們體會體會。」

心情不好自然是要出氣的,就可惜這幾個女生剛好撞在槍口上了。

宋旭看著自家主子面若冰霜,轉過頭去,打了個激靈。

這幾位大小姐真是不知好歹,惹誰不好,偏偏惹到了自家主子頭上。

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溫泉中。

陸朝暖身上裹著浴巾,還披著一件大衣,瑟瑟發抖著,看著工作人員清理溫泉。

在多方安撫下她終於穩定下來,眼裡是滔天的怒意。

「她死定了。」

陸朝暖咬牙切齒,許醉怡也準備添把柴挑撥一下的時候——

「小姐,不好了!」

工作人員匆匆走進來喊著,陸朝暖怒罵。

「又怎麼了?」

「是家裡來的電話,說老爺非法逃稅,被抓了!」

這話說的屋子裡所有的女孩臉色都變了變。

陸朝暖是從小被寵到大的沒有錯,但是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已超乎了她的想象。

她慌張的跑了出去,早就顧不上什麼許醉凝了。

陸朝暖這一走留給了幾個小姐妹說閑話的餘地。

「他爸被抓了?逃稅,這事兒可不是小事兒啊」

「怎麼會突然被抓呢,肯定是得罪了上面的什麼人吧?」

「既然事情沒打壓下去,都已經發展到了抓人的地步,但我看陸家恐怕要倒了!」另一個女孩摻和的說道。

「她家要是真的倒了的話,咱們就別跟她玩兒了吧?」

「是啊,真是大小姐脾氣的,誰想伺候她似的。」

這些人說著姐妹,其實只是小跟班而已,樹倒猢猻散。

現在陸家這棵大樹已經倒了,那她們自然是要各想出路。

許醉怡眼裡隱隱有些焦急。

陸家是第一等的大世族,應該不會說倒就倒吧。

她這一手借刀殺人還沒有完成呢,陸家怎麼能倒!

「媽的,她真是命好。」

許醉怡刻薄的想,每次她要對付許醉凝,許醉凝都好像如有神助。



而許醉凝對於溫泉里發生的事情卻一無所知,她溜溜達達回到了別墅里。

音樂依舊是那麼的震耳欲聾,男孩兒女孩兒們還在擂台泳池裡玩的不亦樂乎。

許醉凝搖搖頭,這些年輕人還真是精力充沛啊?

她轉到擂台的邊上,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書包,背好就準備再溜達出去。

耳邊突然傳來一聲憤怒的聲音。

「許醉凝!」

許醉凝突然被嚇得哆嗦一下,一轉頭就看見宋修逸正沖她走來。

「你去哪兒了。」

他臉色鐵青,許醉凝怔住,然後咧了咧嘴。

「就在樹林里逛一逛啊。」

宋修逸瞪大了眼睛,憤怒和驚奇在他的臉上重合,看上去實在有些好笑。

「你有沒有搞錯?我為了你在擂台上拚命,你去逛樹林?」

他聲音太大,加上震耳欲聾的音樂,許醉凝心情更差了。

「我又不是沒有攔過你!」

宋修逸氣的就快翻白眼兒了,許醉凝這才注意他臉上的淤青和破皮。

心裡一時間有些不忍。

「那你到底贏了沒有?」

宋修逸嘴裡悶悶的哼了一聲。

「跟你有什麼關係,你不是不關心的嗎?」

許醉凝點點頭,她出於人道主義關懷才問的,宋修逸不想說就算了。

看著許醉凝轉頭就想走,宋修逸的冰山臉還是垮了下來,他伸手拉住許醉凝。

「我肯定能贏啊。」

許醉凝對此表示沒什麼可意外的。

宋修逸看上去就是個練家子,哪像那個矜貴公子哥,打不過也是正常的。

要不誇他兩句?

許醉凝搜腸刮肚的想著那些能誇出口的話,又生生被驚叫就被打斷了。

「李學長!」

「快點叫醫生來啊,李學長暈過去了!」

DJ迅速的關閉了音樂,場面反而更加混亂起來。

許醉凝三步並作兩步地跑到舞池那裡,一眼就看見了倒在地上的李炯文。

她擠開周圍的人,蹲在李炯文邊上翻開他的眼皮查看了一下,心裡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憂心。

基本的反射還有,說明他沒有性命之憂,可是為什麼突然昏迷…

許醉凝猛的抬頭問道。

「他之前受了傷?」

他的朋友嚇了一跳,面對厲聲詢問,還是結結巴巴的回答。 楊柏領著徐長興返回塘子村,當初的徐長興一直留在D市,原先在D市郊區的回龍觀,只是如今那裡已經一片廢墟,顯然當初異武道也追殺過來。

執子之手,將子扛走 楊柏把徐長興安排在生態園,一棟棟別墅讓徐長興選擇一處,徐長興激動的都要給楊柏跪了下來,弄得林嬌和楊芹等人,都有點傻眼。

侯三卻立刻反應過來,得知徐長興是紅塵門的人,還想跟徐長興伸伸手,結果老道一個眼神,侯三就趴了下去,當場就老實了。

徐長興畢竟是築基期的人,擁有楊無敵的功法,楊柏準備把徐長興留在生態園和農場,畢竟楊柏要去京城,這裡需要有人鎮守。

夜色深沉,楊柏盤膝在炕上,四周一道道寶貝騰空而起,起初楊柏挑選一些法器和靈器要凝練在丹田,結果這些寶貝根本無法進去。

「體內有龍泉劍,這些東西都無法融入單台你當中,神器也太霸道了?」楊柏搖了搖頭,還是放棄平時用靈器煉化這些法器,大不了就放在儲物戒指當中,有事情在用。

「避塵珠為什麼可以?」楊柏就是一愣,丹田內的避塵珠卻跟龍泉劍相處融洽,直到現在楊柏都弄不清楚避塵珠屬性。

避塵珠可是流傳上古,雖為凡間至寶,好像還對修真者有特殊的作用。

「銀色的戒指?」楊柏這次返回家中,就是為了打開儲物戒指,無論楊柏激發雄渾的龍氣,甚至凝入精血,也無法開啟這枚銀色的戒指。

「徐老道說過,這個東西是我父親留下的,一直都沒有打開過。不過爺爺曾經交代過,這個東西一定最為關鍵。」

將軍絕寵之這個夫人很囂張 楊柏也有點小心翼翼,畢竟這是失蹤父親留下的。爺爺楊寒意真的沒有死,而是找尋終極,或許已經進入終極當中。

「仙途?到底是什麼?爺爺,你還能夠回來嗎?還有,我的父親,你為什麼不告訴我?難道他得罪修真者這麼多?」

楊柏思緒又一次亂了,體內的《龍元道》已經能夠自主運轉,楊柏的雙眸慢慢閉上。

天氣逐漸轉涼,眼看到了年底,農場除了大棚和豬圈,其他的地方都已經重新收拾一下,畢竟來年開春才可以。

楊柏坐在馬紮上,前面的翡翠黃瓜一個個扭動,騰空而起,隨著楊柏的神念放入旁邊的筐中。

楊柏摘取黃瓜是最快的,也是為了節省人力,農場出了這麼多事情,現在想要進入農場工作的人員,必須得到楊柏的批准。

一個個黃瓜在空中穿梭,這樣的場面如果要讓人看到了,肯定以為見鬼了。

大棚的門慢慢打開,趙艷紅臉色紅彤彤的跑了進來,當然看到這樣的一幕,不過趙艷紅都看了無數遍了,早就習慣了。

「好了,你這樣,我們以後都不要找工人了,你那麼忙,還能老在農場幹活?」趙艷紅柔聲說著。

「艷紅姐,你臉怎麼那麼紅?沒開車去的生態園嗎?」楊柏可是知道趙艷紅去生態園送食材,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趙艷紅臉色更紅了,甚至嬌羞的搓動一下衣角,望著楊柏好笑道:「楊柏,他說,他說我是青鸞之命,能,能給你生三個娃!」

「他?誰?」楊柏就是一愣,趙艷紅這個模樣,簡直太嬌羞了,楊柏輕輕摟住趙艷紅,四周的黃瓜環繞成一個屏障。

「徐門主,算命可厲害了,好多人都去他那算命。每一天,還限號一百。我是內部人,這才讓他算命,他說我是鳳命,具體什麼青鸞,能夠給另一半生三個龍鳳之娃!」

「每天限號一百,徐長興?」這幾天楊柏沒空去生態園,一直在農場幫著幹活。晚上「偷摸」幫著周芷燕練功,畢竟周芷燕下周提前返回京城。

「楊柏,我們,我們真的能夠生三個孩子嗎?」平時趙艷紅一直都暗中陪伴楊柏,可自從楊柏越來越厲害,身邊的女人越來越多,趙艷紅只能夠默默付出。

「當然可以,要不我們現在就要?」楊柏體內擁有龍氣,本身就是陽體,趙艷紅剛說完,就更加害羞起來。

黃瓜盤旋的越來越快,四周的屏障翠綠無比。

兩個小時后,楊柏開著車前往生態園,楊柏也要看看,徐長興到底在做什麼。

剛來到生態園外頭,就看到七里八村的人都朝著生態園匯聚,當然不是生態園大門口,這個時候,生態園門口每天都是車流不斷,這些人都來到生態園的西門,那是工作人員進出的地方。

「都別搶,徐老仙長的號,今天已經沒了,想來改天再來。一個號,一百,童叟無欺。」侯三扯著嗓子喊著,人群當中發出嘆息,不過卻更加火熱,依舊圍著西門。

「多謝老神仙,嗚嗚嗚!」門口突然走出一個老太太,激動的都要落淚,沖著屋內就要跪下。

「三嬸,老神仙算出什麼了?」這些人都認識老太太,趕緊詢問。

「天機不可泄露,我要回去了,哈哈哈!」老太太從地上起來,一路風一樣,朝著隔壁村而去。

「都散了,趕緊散了!」侯三領著保安在遣散這些人,侯三滿腦袋都是汗,天天這麼多人,這也太麻煩了。

「侯三,你們幹什麼呢?」楊柏也沒有想到,算個命能夠有這麼多人,現在還有人信這個?徐長興還會推演天機?

侯三一個激靈,當然看到楊柏了,扭頭就要返回屋子,當場就被楊柏抓住了,沒好氣看著侯三。

「跑什麼跑?你能跑過我?」

「老大,真不賴我,都是徐老道弄出來的,他說要弄點錢,開個回龍觀,以後多給你們楊家做法事。」

「卧槽,給我做法事?我謝他全家!」楊柏揉了揉眉心,一個人一百,一天一萬元,一個月也三十多萬,這也不算少。

「我的二哥郎啊!」房間內的徐長興身穿道袍,哼著二人轉,正美滋滋的點錢,還未等浪完,就看到門口散進兩個人來。

「呦呵,這不是林總和楊總嗎?」徐長興嚇了一跳,要知道整天在生態園閑著,徐長興一點事情都沒有。

「徐門主,你能幫我們看看嗎?」林嬌拉著楊芹走了過來,林嬌自從開始修鍊,也逐漸相信這個玄學。

「哎呀,兩位夫人想,那當然是沒有問題的。」

「我,我不是!」楊芹趕緊搖手,雖然內心想,可楊芹知道本身沒有資格。林嬌瞪了徐長興一眼,徐長興頓時有點傻眼,抬頭望天。

「行,幫我算算!」林嬌可是知道趙艷紅是青鸞之命,頓時也著急起來。林嬌的手細長,纖細,手骨柔軟無比,放在徐長興的面前。

徐長興正襟危坐,散發一股仙氣,猶如三清道主一樣,撫著鬍鬚,另一個手在手指關節連續的點出,如果有人懂八卦之理,一定會震驚,老道會的居然是失傳的連山斷。

手指連續的點出,林嬌看著有點著急,好半天都沒有看到徐長興說話,身邊的楊芹也緊張起來。

「無量天尊,火鳳之命!」終於徐長興雙眸神光一閃,身體一晃,差點從座位上晃下來,吃驚的看著林嬌。

「夫人也是鳳凰之命,怎麼回事?」徐長興可是連山斷傳人,對於命理之法,相當了解。天地之人,分萬靈之命,萬法之命,萬靈當中,以龍鳳為尊,萬法當中以天地為道,這都是人間至尊之命。

命格所出,代表人的天命所歸,特殊的命格,那是能夠改變天機的。徐長興上午的時候,可是開出一個鳳命,青鸞命格,那可是百年不遇,在古代時候,那絕對是皇后之命。如今給林嬌推演,有一個鳳鳴,而且還是火鳳之命,更是後宮之主。

「火鳳之命,真的假的?」林嬌要的就是這個,頓時喜笑顏開,而徐長興已經有點震撼,想要再次仔細看看,林嬌卻收回手來。

「給楊芹看看!」林嬌推了一下楊芹,楊芹真的緊張,林嬌都是火鳳之命,楊芹有點希望的看著徐長興。

「等老夫緩一緩,那什麼林總,你這個火鳳之命,萬人無一!」徐長興變說,變看向楊芹的玉手,手指又一次連續點了起來。

「冰鳳之命?」徐長興手指有點抽搐,剛剛說萬人無一,又一次算出冰鳳之命,尤其面前可是楊芹。

「我也是?」楊芹頓時心喜起來,只是眉宇間憂愁的看著林嬌。林嬌雙眸異彩連連,臉上卻沒有什麼表情。

「楊芹,去把萬雪和葛寶彤,還有周芷燕都請過來。」正好今天,這幾個人都在生態園聚餐,主要是給周芷燕踐行。

楊柏這時候還在門口,聽著侯三吹牛老道神算,昨個算出村中二爺老墳在哪,今天算出隔壁村老太,失蹤不見孫子的方向,說的相當的神奇。

楊柏正聽著呢,就覺得後背一涼,連續幾個噴嚏,打了出來,疑惑的看向天空。

「誰念叨我了?」不光有人念叨楊柏,徐長興如今有點徹底傻眼了,剛剛看到萬雪,又一次算出鳳命來。

「雪鳳之命!」

「彩鳳之命!」徐長興已經冒冷汗了,葛寶彤依舊是彩鳳之命,而當周芷燕拿出手掌的時候,徐長興只是看了一眼,手指都在抽筋了。

「不用看了,老夫能夠看到你的紫氣,天生鳳尊之命!」 侯三領著楊柏,朝著老道的方向而去。剛來到門口,就聽到裡面鶯鶯燕燕,楊柏頓時有點傻眼。

「都是鳳命,徐門主,你是故意的嗎?」周芷燕好笑的看著徐長興,居然有人說周芷燕是鳳尊之命,雖然是好話,可這滿屋子都是鳳鳴,還萬中無人,萬靈之格。

「就是,徐老,就你這算命的,你也就只能夠騙騙外頭,明天可別擺攤了,這都是七里八鄉的。」萬雪以前可是鄉長,當然見不得這個。

「我,我不騙人,老夫連山斷。」徐長興還想解釋什麼,可是老臉在抽搐,推演天機可是要付出代價的,老道批斷這麼多鳳鳴,徐長興想死的心都有了,出門都有可能天降神雷,劈死徐長興,誰讓徐長興泄露這麼多的天機。

「不騙人,你看看,滿屋子都是鳳鳴,哼!」林嬌有點不爽,暗中沖著周芷燕點了點頭,這些人可都跟自家楊柏有瓜葛。

「你們,都在?」楊柏從屋外走進,看到滿屋子的女人也有點傻眼。

「少主,救老夫,老夫真的是連山斷,正宗的,童叟無欺!」徐長興真的哭了,老淚縱橫,滿屋子都是鳳命,壓得徐長興都喘不過氣起來。

「楊柏來了?」眾女驚喜看著楊柏,只有楊芹滿臉通紅,低著頭趕緊跑了出去。

「跑什麼?徐老道,你又欺負人了?」楊柏瞪了徐長興一眼,結果看到徐長興委屈滿臉都是淚水。

「這麼大歲數的人了,還哭鼻子!」楊柏有點好笑,眾女看到徐長興這個樣子,也都是嬌笑連連,葛寶彤沖著楊柏吐了吐舌頭,趕緊興奮的走了過來。

「楊柏,我們旅遊公司開發完龍首山了,又新增十三處景點,現在每個月門票收入,都幾百萬。」

「不光龍首山風景區,我們開發的大型遊樂園,明年也會建成完畢,旅遊公司明年一定會投資完畢的。」

萬雪也是相當的認真,趕緊給楊柏彙報一下工作,畢竟楊柏可是投資那麼多錢。

「這幾天,掙了多少錢?」楊柏點了點頭,沖著徐長興說著。此時的徐長興哭喪著臉,根本不敢看這些女人。

「也才一個月,三十來萬,少主,我就是為了建立回龍觀,還有個窩。」

「行了,你也別算命了,我給你建就是,反正我們現在地多。」楊柏好笑的說著,看向萬雪等人。

「拿出一塊地,就在龍首山當中,給徐老道建立回龍觀,建的漂亮點,讓他天天算命!」

「是!」萬雪咯咯笑了起來,葛寶彤也沖著徐長興眨眼。徐長興又一次發愣,少主簡直太好了,太有錢了,龍首山還能夠建立回龍觀?

「老道,少主早就把龍首山買下來了,你還算什麼命,跟著少主就是。」侯三趕緊提醒,徐長興更是震驚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