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跪下!」

葉輕寒蒼勁的身軀爆發出毀滅一切的力量,後腿踢向秦浩然的腿部,只聽咔嚓一聲斷骨聲,秦浩然的身體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可是葉輕寒的第二道攻擊已經到了!

轟!

鐵臂化作重狂刀,勢若萬鈞,狠狠的劈向了秦浩然的腦袋。

秦浩然大吃一驚,無力逃走,只能後撤一步,抬起右手臂撞向葉輕寒的鐵臂。

咔嚓…。。啊……砰!

秦浩然的手臂哪怕有真元包裹,也被葉輕寒瞬間擊垮,手骨頓時斷裂,凄厲的慘叫聲響徹虛空,讓人渾身哆嗦。

可是這不是終結,葉輕寒的鐵臂勢如破竹,劈斷了秦浩然的手臂之後,仍有大半力量,摧枯拉朽般撞向秦浩然的脖子,令秦浩然雙腿無法再支撐,只能跪下卸去力量,否則葉輕寒這一擊能生生劈斷他的脖子!

轟……

強如十大高手的秦浩然,三招之後當場跪地,手臂崩斷,雙腿膝蓋骨粉碎,只剩下左手臂還能動彈。

葉輕寒威風凜凜,化作萬古戰帝,黑髮狂武,戰袍激蕩,震的整個演武場徹底失聲。

「我就算不偷襲,你又能奈我何?」葉輕寒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秦浩然,冷聲反問道。


「葉先生!浩然錯了!求您看在我弟弟的面子上饒我一命!」秦浩然跪倒在地,驚恐的哀求道。

堂堂秦家首席大弟子,哪能這般戰死,好日子還在後頭呢!現在丟點人,保住性命再說!

葉輕寒俯視著秦浩然,看著他不堪求饒的樣子,眼中儘是不屑。

「皇兒,我是你親哥啊!你快求求葉先生!」秦浩然感受到葉輕寒的殺機並未消散,反而更加濃郁,連忙向秦皇求情。

演武場一片死寂,沒人嘲弄秦浩然,能敗在葉輕寒手中,是榮幸!更何況秦浩然還擋了好幾招。

閑無郁和唐楚瞳孔微縮,此刻才明白,葉輕寒囂張是有資本的!秦浩然求饒也無可厚非,畢竟有秦皇這層關係在,葉輕寒想殺,也要考慮一二。

秦皇抿嘴,如皓月般的眸子卻沒有半點波瀾,輕輕邁出腳步,踏向演武場。

「皇兒,哥哥真的知道錯了!可是我真的是為秦家著想啊!今天之後,哥哥一定會加倍補償你!」

秦浩然一看秦皇出來,頓時再次求饒,他了解秦皇,性子柔弱,內心缺乏安全感,誰對他好一點,他就恨不得掏心窩的報答回來,所以對症下藥,絕對可以說服秦皇。


葉輕寒看著秦浩然依舊在欺騙秦皇,眼中殺機濃郁,身體一側,對著秦皇說道,「皇兒,殺了他!」

葉輕寒夠狠,不僅要殺秦浩然,還要秦皇親自動手,培養他的果斷與很辣。


秦浩然一聽,差點崩潰,知道打動不了葉輕寒,只能繼續哀求秦皇。

秦皇猶豫了片刻,他也不傻,知道秦浩然只是權宜之計,等到有機會,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斬殺自己和葉輕寒,所以纖纖玉指微微抬起,按在琴弦上。

「皇兒,你真的忍心殺哥哥嗎?你想過爹娘的感受嗎?他們會恨死你的!」秦浩然眼中閃過一抹怨毒,不過很快斂去。

秦皇小手哆嗦了下,對著葉輕寒躬身央求道,「師傅,饒了他這一次吧,我不想爹娘難過……」

秦皇溫順,善良的性格讓他再次妥協,哪怕他從未在父母哪裡得到半點愛和疼惜,但是依舊想向他們示好,希望他們可以改變對自己的看法,瞎子也有權利得到父母的愛。

葉輕寒看著秦皇心軟,主動央求,心中不禁黯然嘆息,琴仙赤妖體,僅僅因為眼睛瞎了,就得到這樣的排擠,這樣的家族簡直讓他無法忍受!

「你要知道,他有機會可不會放過你!」葉輕寒冷聲警告道。

「沒關係,皇兒問心無愧!但是弒兄之名,惹爹娘憎恨,實在不是皇兒本心,更何況以後有師傅保護,我不怕!」秦皇咬牙玉齒,雖然悲傷,但是提到『師傅』之名,很多人都能感受到他心底的幸福與依賴。

葉輕寒淺笑,不願再為難秦皇,掌心真元傾泄,凌空攝物,將地面上的斷劍控在手心,對著秦浩然說道,「看見了嗎?廢物!沒有仁愛之心,怎麼可能練的好浩然劍法?虛有徒表,實則不堪一擊,像你這樣的人,實在不適合修鍊,那本座就饒你不死,但是要廢去你的氣海,讓你享受秦家大少爺的福吧。」

「不!你不能廢我氣海!」秦浩然驚恐,一屁股拍到了地上,絕望嘶吼道。

「哼!」葉輕寒冷哼一聲,真元依附斷劍,直接刺向秦浩然的氣海。

秦浩然絕望,根本沒有餘力閃躲,而且葉輕寒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可是誰也沒有想到,就在最關鍵的時候,一道恐怖的威勢壓制著整個演武場,冷厲的氣勁沖向葉輕寒。

葉輕寒氣息一滯,回手後撤,一把拉過秦皇閃到了演武場邊緣,雙眸精芒閃爍,眼中閃過一道身影,降臨在秦浩然身邊。

ps:鄭重提醒所有讀者,書評區那些廣告都是假的,假的,假的!別信,會被坑!!另外求推薦票,宣傳~~ 場外氣勁凌厲,強橫無比,葉輕寒氣息一滯,回手後撤,一把拉過秦皇閃到了演武場邊緣,雙眸精芒閃爍,眼中閃過一道身影,降臨在秦浩然身邊。

秦鷹!

葉輕寒冷漠的看著秦家家主,鐵拳攥緊。

「葉先生,浩然犯錯理應當罰,但是破除氣海,就實在太嚴重了,老夫相信這次他受到了教訓,一定會改的,而且老夫也會再次懲罰,還請先生手下留情。」秦鷹淡淡的說道。

秦浩然一見秦鷹出現,頓時大叫道,「祖爺爺救我!我可是秦家的精英,不想被廢掉氣海啊!」

「閉嘴!蠢貨!枉費我苦心栽培,竟然如此不堪造就!」秦鷹冷冷的呵斥道。

秦浩然連忙低頭不語,眼中的怨毒更加濃郁,此刻的他不僅恨透了葉輕寒和秦皇,連秦鷹都順帶著恨上了。

葉輕寒冷眼瞟過秦浩然,靈魂波動怎麼能逃過他的眼睛,不過秦鷹既然出手,也沒什麼好說的,暫且先饒了他,諒他也翻不起大浪。

「見過秦前輩,前輩,這是群英會內部之事,您插手不太好吧?」零晨抱拳,不卑不亢的質問道。

「老夫並沒有插手,只是和葉先生求個情,葉先生願意不願意聽還要看他自己的意思。」秦鷹極其不要臉,睜眼說瞎話,剛剛已經出手了,現在反而說沒有插手,讓零晨啞口無言。

「葉先生,可否給老夫一個面子?只要你饒了這個逆子,我回去之後一定嚴加管教!」秦鷹氣勢攀升,沉聲說道。

此刻被羞辱的是秦皇,可是秦鷹到現在為止連看秦皇一眼都沒有!更沒有為他說一句話,反而向自己施壓,保護秦浩然!

葉輕寒嘴角掛著一抹怪異的笑容,不禁有些疑惑秦鷹是否真的看重秦皇,奇怪秦鷹為何會把秦家大部分的資產都讓秦皇繼承了。

「好,你帶走他吧,希望日後你不要後悔才是!」葉輕寒冷冷的回道。

「多謝葉先生。」秦鷹說完,一手抓起秦浩然便飛出了演武場,自始至終都沒有過問秦皇被羞辱的事情。

秦皇黯然,秦家終究沒有他的一塊落腳地,真正的原因或許只有秦鷹和他自己知道。

葉輕寒很疑惑,按道理秦鷹應該過問下秦皇的事情,可惜沒有,一句話都沒有!這根本不像是很疼愛秦皇,才把家產的大部分繼承權放在秦皇身上的,而是另有所謀!

「為什麼會這樣?」葉輕寒皺眉,仔細盯著秦皇,似乎明白了什麼,原因在秦皇身上。

演武場上的氣息有些詭秘,原本叫囂殺死葉輕寒的人,紛紛閉嘴,連排名第十的秦浩然都敗了,其他人上來還有用嗎?都是送死的罷了。

所有人都看向唐楚,閑無郁和帝空三人,現在葉輕寒依舊在場上,只能咬他們三個人出手。

帝空和葉輕寒沒有實質性的衝突,顯然不會為了唐楚拚命,等到葉輕寒遭受重創的時候他可能會出來撿便宜。

唐楚和閑無郁對視一眼,傳音商討。

「閑兄,我出一千中品靈晶,你有真靈道翅,從上空擊殺他,沒問題吧?」唐楚問道。

「那趙無忌怎麼辦?你有把握?從他手中逃脫么?」閑無郁沉聲問道。

「哈哈哈,閑兄,只要殺死了葉輕寒,趙無忌會為了一個死人和我拚命嗎?」唐楚冷笑不已。

「那倒也是,趙無忌只要不傻,葉輕寒一死,再殺死秦皇,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閑無郁冷冷掃視葉輕寒一眼,真靈道翅嘩然張開,赤紅色的羽翅遮天蔽日,威嚴滔天。

「葉輕寒,你的腳步就此終止!本座來收你!」閑無郁一飛衝天,渾身赤紅,仿若燃燒了半邊天。


一個可以飛行,一個只能在地下跑,這根本不是一個等級的!

「靠,這樣也行?閑無郁自從得到五品真靈道翅,除了兩大王者,趙無忌也不可能贏吧?」

「只能怪葉輕寒倒霉,誰讓他招惹唐楚他們的?還如此囂張挑釁,他今天不死我都覺得奇怪。」

眾人議論紛紛,沒人同情葉輕寒,甚至出言諷刺。

趙無忌臉色一沉,不禁冷聲說道:「閑無郁,你也太欺負人了吧?你怎麼不再拿個五品戰兵出來?」

「哈哈哈,武器,武技都是戰力的體現,有本事你也去弄個真靈道翅來!本座絕不二話!」閑無郁狂笑道。

不錯,武器,武技,氣運,都是修者的戰力體現,沒人能說什麼!

「葉兄,你現在有資格選擇休息一會再戰,閑無郁交給我!」趙無忌拔劍,渾身猶如一柄絕世戰劍,劍氣沖向雲霄。

「不用,我自己來吧!」葉輕寒目若龍眸,眺望虛空上方的閑無郁,心底在盤算,如何把閑無郁吸引下來。


「不要勉強,這個時候退下來沒什麼!」趙無忌皺眉,面對現在的閑無郁,他也沒有什麼把握能勝,但是葉輕寒必敗。

「謝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五品真靈道翅而已,我還沒有放在眼內。」葉輕寒低語,手一伸,淡淡的說道,「趙兄借你的劍一用。」

趙無忌的劍不過是三品靈劍,而且只是三品中的普通兵器,他沒有強大的家族,沒有身後的底蘊,全靠自己能得到一把三品靈劍就已經很不錯了。

趙無忌沒有猶豫,直接把劍擲了出去,葉輕寒手腕一沉,極為瀟洒的接過靈劍,發現材質很普通,可能很難給閑無郁造成傷害,最後只能退給了他。

「葉輕寒,可以開始了嗎?本座可不佔你便宜,你說開始才開始!不過你的那頭賤鳥呢?讓它一起出來,本座要把它活活烤了!」閑無郁冷聲說道。

「卧槽!你個傻×,勞資躲在這裡看戲也礙你事了?這不是躺槍么?」鸚鵡不知道什麼時候混入了人群,一聽閑無郁罵自己,頓時跳了出來叫囂道。

「噗……哈哈哈,這鳥真好玩。」

「真肥,烤起來味道必定不錯!」

唐楚陣營的人紛紛大笑道。

「烤你妹!本神鳥天下獨一無二,一群無知小兒,今天神鳥代表月亮懲罰你們!」鸚鵡一縱十多米,直接跑到了葉輕寒的肩膀上,一臉諂媚。

葉輕寒沒有去冷眼看了看鸚鵡,這頭賤鳥能在這個時候蹦躂出來,多半是被閑無郁罵的,一時沒忍住才跑出來的,不然絕對不會出來冒險的。

「主人辛苦啦!這個鳥人交給我,我把他打下來,您坐等收屍!」鸚鵡信誓旦旦的保證,以此討好葉輕寒。

「你有把握?」葉輕寒好奇,自己都沒有把握能贏,這頭欺軟怕硬的鸚鵡能贏?

「當然,我絕對讓他一頭栽到地底去!」鸚鵡暗暗傳音道。

鸚鵡的突然出現,引來眾人的嘲弄和調侃,不過鸚鵡臉皮比較厚,別人誇它的時候立刻接受,說它胖的時候就裝作聽不見。

閑無郁一看鸚鵡出現,火冒三丈,殺機迸射而出,手中的四品靈劍散發出滔天劍氣,凌厲無比。

咻——

鸚鵡一飛衝天,化作一道閃電,從地面逆沖,劃過閑無郁身旁,故意挑釁道,「蠢貨,我會飛,你來追我啊!」

說完這一句,鸚鵡垂直拔升,速度快到了極致,肥胖的身體根本影響不到它的速度。

「艹!找死的賤鳥,今天勞資絕對殺了你!」閑無郁逆沖而上,死追鸚鵡,一人一鳥,沒有任何弧度,全部垂直攀升!

咻————

閑無郁和鸚鵡的速度快到眾人無法捕捉軌跡,轉眼之間攀升到了千米高度!

鸚鵡和閑無郁的距離越來越近,閑無郁冷笑,取出一塊中品靈晶,直接嵌入了真靈道翅內,速度更快,再次拉近了距離。

「哎呀卧槽!我投降!絕對投降,小閑啊,別那麼認真……」

吟……

閑無郁可不會再信這頭賤鳥了,拔劍便朝鸚鵡劈去,劍氣貫穿雲霄,犀利無比。

咻——

鸚鵡屁股一縮,如同火箭一般再次沖高,大喊大叫,誇張到爆。

「你今天就算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了!」閑無郁狂笑,距離再次拉近,直接收劍,伸手抓向鸚鵡,準備活活烤了鸚鵡。

兩千米高度,一陣罡風吹過,寒氣逼人,閑無郁和鸚鵡的垂直間距只有二十多米了,鸚鵡眼中精芒一閃,陡然垂直俯衝,撞向閑無郁。

閑無郁沒有想到鸚鵡居然反衝下來,頓時大笑,真元順著大手傾泄,化作遮天大手抓向鸚鵡。

嘩……

就在鸚鵡和閑無郁差距不足兩米的時候,鸚鵡張開大嘴,噴出一口大火。

大火瞬間淹沒了閑無郁,閑無郁的眼睛被燒傷,一頭烏黑秀髮被燒的一乾二淨。

「啊……」

閑無郁慘叫一聲,雙手急忙護住雙眼,可是眸子好像被針扎一般刺痛,讓他神識散亂,無法控制真靈道翅,一頭栽向大地。

嗚嗚嗚……

罡風爆吹,大火不僅沒有減弱,反而在加大,徹底淹沒了閑無郁。

閑無郁越叫越慘,渾身抽搐,雙手抓狂的撓向渾身,想撲滅大火,可是越是著急就越無法控制真靈道翅,降落的速度已經超越了上去的速度。

「嘎嘎嘎,你這個蠢貨,我說你蠢你還不信!本神鳥會噴火,上次就告訴你了,你居然還敢靠這麼近,不是找死么!」鸚鵡一臉得瑟,追著閑無郁噴火,轉眼之間已經降臨到演武場幾百米的高度處。

閑無郁被氣的抓狂,若此刻能控制身形,絕對會一劍劈了鸚鵡,可是此刻只能手舞足蹈,想撲滅大火,很是凄慘。

ps:我一天最低都是兩更,有時候三更,每更都是3000字加,也就是每天六千字,有時候一萬字,沒上架的書誰比我更的多?說我一更的是怎麼想的? 天空劃過一道流星,驚呆了眾人,閑無郁誇張的慘叫讓他們反應過來了,鸚鵡把閑無郁給陰了!

葉輕寒白眼一翻,看著鸚鵡追著閑無郁噴火,不禁有些無語,不知道鸚鵡是怎麼殺個回馬槍,把閑無郁坑成這樣的。

閑無郁下墜的速度越來越快,眼看就要栽落地面,唐楚臉色威沉,顯然不能允許閑無郁被鸚鵡坑死,從乾坤戒指內取出三品鐵弓弩,拉弓搭箭,面准了虛空,但是並沒有對準鸚鵡,零晨也不能阻止。

咻——

「追蹤箭!」

唐楚幾乎把三品鐵弓弩拉斷,一支玄鐵箭咆哮而出,在虛空中拉出一條九十度弧線,陡然間沖向鸚鵡。

「哎呀!卧槽,你這個賤人……」鸚鵡潔白的毛髮炸開,拚命的朝遠方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