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日王,幫我一個幫可以嗎?」逍遙皓天忽然問道。

紅日王欣喜若狂,立刻上前一步道:「大人您請說。」

逍遙皓天道:「幫我把一些功法提升至最高境界,你可不可以辦到?」

「可以。」

「我也可以。」

「這種粗活就交給我吧,怎麼能勞煩紅日王呢。」

「就是,我來!」

……


「我靠。」

「原來界主都可以做到啊。」

逍遙皓天腦海中一亮,淡淡道:「別急。別急,既然你們都可以做到,我修鍊了很多功法,你們每個人都有機會,一個一個來。」

終於知道強者的好處了。

尼瑪。

這要是放在以前,想要界主提升功法,根本就是天方夜譚,現在九大界主搶著為他提升,這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啊。

很快。

逍遙皓天所有的技能全部提升至最高境界。

心中一陣苦逼。

想到那些刻苦修鍊功法熟練度的日子就有種想死的衝動。提升功法至最高境界對界主而言根本就是手到擒來。簡單的很。

「輪迴之門……」

「終於可以打開了。」

……

興奮。

克制住心中的興奮,隨即道:「你們都回去吧,至於爭霸戰這樣相互殘殺的比賽以後就不要舉行了,多多修鍊,或許在某天我能用的上你們。」

這裡就是逍遙皓天的基地。

是他培養自己勢力的地方。

九人施禮之後便各自回去,對逍遙皓天的話不敢有絲毫的忤逆,界主的死給他們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這輩子都不可能忘記。


九人一走。

楚飛他們離開衝出來。

「老大……」

「老大……嗚,,嗚,,,嚇死我了。」

……

無量山的老道,楚飛幾人全都涌了上來,不遠處還有東方紫焉,站的遠遠的望著逍遙皓天,淚流滿面,她雖然實力低下,但是她能感覺道那種危險,心中無比的牽挂,看到逍遙皓天沒事,她忍不住的流下眼淚,喜極而泣。

逍遙皓天淡淡一笑,道:「我沒事!」

皆大歡喜。

逍遙皓天帶著所有人回到無量山。

三天後。


無量山之巔。

「清遠大師,上界就交給你了。」

逍遙皓天淡淡的說完。

清遠默默念道:「無量天尊。」

一句『無量天尊』道盡一切,逍遙皓天相信他能處理好。

「施主,你是不是要離開上界?」清遠淡淡的說道。

逍遙皓天嘴角勾起,露出一絲淫笑,道:「我要回家找妹子去……」

在上界他帶著獸獸,骨魔王,楚飛三人本想悄悄的回到大陸的,可沒曾想到東方紫焉不知從哪裡得來的消息,一定要跟著來,最後實在沒辦法只能讓她跟著。

一來不要緊啊。

剛到天機宗就翻天了。

幾個女人同時殺出,逍遙皓天滿臉笑容的迎上去。

可是。

還沒等他享受溫柔的肌膚,碩大的渾圓。讓人忍不住狂親的小嘴時就感覺道一股殺氣,沒等他反應就被人架住,在蓉城主的帶領下直接把東方紫焉帶走直接上了神殿,留下他一人在原地。

傻愣愣的半天沒反應過來。

等他反應過來時,人早就走遠。

開始沒多想,不就是神殿嘛。三界之內都找不到敵手,豈會擔心上不了床?那可真是笑話了。

讓他苦逼的是。

這些年陣靈跟打了雞血似的,煉製陣法的能力越來越強大,逍遙皓天又不能用強,他一出手恐怕整個天機宗都會毀於一旦。

十幾年啊。

十幾年夢回牽繞啊。

你要是個正常男人,忍受十幾年的寂寞,見到幾個如花似玉,嬌滴滴的老婆還忍的住嗎?

逍遙皓天現在就是這種感覺。

心中那個後悔啊。

「陣靈呢?」

「快把他給叫來。」逍遙皓天立即一怔。望著兩名戰戰兢兢的守衛神宮的弟子說道。

兩名弟子算是天機宗傑出的一輩,否則也不可能上神殿。

在他們的認知里根本無法想象比界王還要強大的人,看著逍遙皓天三人如狼似虎的樣子,用力時身上爆發出來的氣息,他們的內心就是一陣慌亂,太強大了。

「太上長老在閉關研究新的陣法,沒有宗主的命令誰都不可以打擾。」其中一名弟子唯唯諾諾的說道,不敢看逍遙皓天一眼,不過依舊保持挺拔。

「宗主?」

「把你們宗主也叫來。」逍遙皓天立即道。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王 第375章就讓他進來吧!!

另外一名弟子。眼神一愣。道:「宗,。宗主也在閉關,沒有太上長老的命令,誰都不可以打擾他。」

「我靠。」

「什麼情況啊?」

「還有誰是太上長老?全都給我叫過來。」

……

火氣很大啊。

在上界他沒時間,除了殺就是殺,殺了整整十幾年,積攥的能量眼看就要爆發了,可是最後卻是這種結果,怎麼能讓他不惱怒,生理上有需求,心裡上也有需求。

對火舞她們的想念從來沒有停止過,一直在努力,終於在三界內無敵,能保護好她們,他才敢回來,才有資格回來,在幾千個日夜裡心中對她們的牽挂從來沒有停止過。

兩名弟子相互望了一眼,隨後齊聲道:「沒有閉關的太上長老都在裡面……」

「呃?」

「你說她們?」

「我靠!」

……

兩眼一愣,逍遙皓天沒想到火舞她們成了天機宗的太上長老,不止是如此她們的實力全都達到武神巔峰境界,只是差渡劫,而且天機宗在她們的治理下成為超級大宗。

一統大陸所有的宗派,霸氣無比。

「少爺,不然我們先閃了。」

「老大,大嫂我們可搞不定。」

「就是,這是你的家務事,我們也不好插手啊。」

……

一聽說火舞她們是太上長老,楚飛幾人立刻站起身,隨即兩手一搭,搭在兩名弟子肩膀上,竊笑道:「我看你們也站累了,走我教你們幾招只有上界才有的功法,只要你們修鍊了保證實力一日千里,問鼎武神境。」

「那個,我們不累,我們還要守衛天外神宮。」

「你們要是不走,信不信我一拳轟你下神殿?」獸獸兩眼立即一擰道。

兩人頓時無語了,心驚膽寒的被楚飛拎小雞一樣拎著離開神殿……

威逼利誘啊。

一行五人就這樣走了。

整個神殿靜悄悄的,逍遙皓天站起身望著四周,淡淡的一笑,喃喃自語道:「還是和以前一樣啊,一點變化都沒有。」

十幾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再次回來,看到天機宗的強盛,逍遙皓天發自內心的喜悅。

隨即。

逍遙皓天走到石門前。道:「他們都走了,現在可以讓我進去吧?」

「不行。」

「誰讓你十幾年時間都不來看我們的?」

「罰你反思一個時辰,不對,是一個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