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層,是無序之層,不干預你們的私人恩怨,至於要如何才能夠進入下一層,你們需要自己來決定!」靈魂強者說道。

不干預私人恩怨?那就是說可以殺死對方了!這一瞬間,所有人都出現警惕之心,而禹峽仍然是首先進入那一層,接下來的人陸續進去,當到達第七層的時候,蕭鵬不由地一愣,並不是受到誰的偷襲,而是在這裡居然是一處十分遼闊的地方,蕭鵬看到自己周圍的人,分別是劉菲兒,凌天,范芻,和另一個天境初期的強者,剩下的人卻不見了,而在五人的前面,卻是出現了無數的人類外形傀儡,這一條路足足有三百丈,傀儡的數量足有五六百,而且從這些傀儡上的氣息來看,這些傀儡居然都擁有天境初期的實力,手上的武器也都是中級靈器級別的靈器。

「在最後的那一處地方,有一個更加強大的傀儡,在那傀儡之後應該就是下一層的大門,要是不將那傀儡摧毀,根本無法進去,而那一個傀儡,似乎也不是我們之中任何一個也無法單獨擊破!」劉菲兒往前看去,只看到這一條路的盡頭有一隻巨大的青銅傀儡,那傀儡居然足有三丈高,而且手握巨劍,看起來與蕭鵬印靈兵之巨人有幾分相似之處,不過這一個傀儡的氣勢更加驚人,也更加強大。

「其它的人並不在這裡,很可能也被分到另一處地方,不過應該也不會比我們好到哪裡,我們現在要考慮的,是如何過去!」范芻有點忌憚看了蕭鵬一眼,才說道。

「你們看到那巨大傀儡的附近沒有,在這傀儡周圍的五丈之內,並沒有其它的傀儡,而且還有一條黃色的線畫著,很可能只要過去那一條黃線之後,其它的傀儡就不會攻擊我們,我們需要面對的,只是那巨大傀儡而已!」劉菲兒分析說道。

「這不過是你的猜想而已,你又怎麼知道過了那黃線之後會不會真的沒有傀儡攻擊!」蕭鵬卻開口說道,他並不願意因為劉菲兒的猜測而讓自己出了什麼事。

「沒錯,所以我們也需要找個人來試探一下!」一直沒有說話的凌天目光向蕭鵬看來:「這裡的傀儡雖然只是傀儡,但實力也不弱,我們需要找個人來試探一下,那個人自然不能夠實力太弱!」

「凌天大人不會是想要我去吧?在這裡的五人之中,也只有在下的實力最弱,就算在下願意過去,也不可能從這麼多的傀儡攻擊之下活下來,而且還能夠到達那黃線之後!」蕭鵬淡淡一笑說道。

另一人與范芻兩人也後退了一步,現在這裡可是不禁止殺死對方,他們也擔心凌天會讓他們過去,不管兩人的任何一人,都沒把握能夠活下來。

「你們不要爭了,我過去吧!」劉菲兒說道。

「菲兒,你不用冒這種險!」凌天連忙說道,那聲音十分溫柔。

「不用說了,正如蕭鵬所說的,實力太弱的話,根本沒什麼把握能夠過去,我所修鍊的功法是風屬性,速度極快!」劉菲兒搖搖頭,只看到她的腳尖一點地面,身體往前躍去,一身白衣勝雪,她的動作極為優美,配上那張絕色的容顏,如同仙子下凡一般。

不過那些傀儡卻完全沒有憐香惜玉的心思,只看到這些傀儡居然還會使用一些強大的攻擊,一道道如同玄級頂峰的鬥技轟向劉菲兒,而且更有幾個傀儡居然還向空中飛躍的劉菲兒撲去,手上的斧頭靈器或者劍,刀靈器向劉菲兒斬下。

劉菲兒是何等人物,就算在這種危險時候,她也沒有半點緊張,只看到她的纖腰一扭,玉足在牆壁上一點,身體突然改變方向,躲過數十道攻擊,但後面的攻擊卻緊接而來,幸好的是這些傀儡彷彿已經設定好,雖然有十多道攻擊同時轟出,但卻不會所有攻擊一起出現,不然就算是劉菲兒面對數百道攻擊也會感覺到吃力。

儘管後面的攻擊追著劉菲兒到來,但劉菲兒的速度還是極為可怕,十息的時間就已經到了那黃線之內,後面的傀儡在看到劉菲兒到來那黃線之後,就沒有再發出攻擊了,果然如同劉菲兒所說的一樣,這些傀儡並不會攻擊那黃線內的強者,劉菲兒在那邊急促地呼吸,那豐滿的胸部不斷起伏,但是臉上卻滿是喜色。

「看來果然如此,只要到達那黃線之內,這些傀儡就不會再繼續攻擊,現在我們這邊只有四個人,必須要一起衝過去,誰要是想要在最後撿便宜的,我們聯手誅殺!」凌天看著三人說道。

現在這裡的四人都是實力不弱之人,要是有人想要讓其它人先走,然後自己趁機過去,這樣誰也不會願意走到前面。

「我同意!」范芻首先說道。

「我也同意!」蕭鵬也開口。

「我沒意見!」最後一名強者說道。

「既然這樣,走吧!」凌天的聲音一落下,四人同時衝出,那些傀儡也在這時發出攻擊。

只看到凌天的拳頭往前轟出,他的拳頭之上帶著極為可怕的力量。

「轟!」

那些本來轟來的攻擊被他一拳轟散:「走!」凌天的話落下,幾人已經衝出了數丈之外了。

一個傀儡的長劍向蕭鵬刺來,蕭鵬的身體一晃,那一劍穿過蕭鵬的身體而過,但那不過只是一道殘影而已,不過蕭鵬卻在這時感覺到自己的印靈,星羅棋盤似乎有點波動,他的目光鎖定在其中一個傀儡身上,他的身體極快,雷電急聚在手掌之上,一掌猛地轟出,那一個傀儡的身體被蕭鵬一掌轟碎,一道光芒衝天而起,讓五人同時一驚。 「地級鬥技!」看到這一道光芒之中居然帶著一個捲軸,不管是誰都能夠感覺出來,這捲軸之中所蘊含的氣息居然如此可怕!這一個捲軸絕對會是地境中品或者更高等級的鬥技!這傀儡之中居然藏著這種級別的鬥技!蕭鵬一手將那鬥技收了進來,周圍的四人目光閃爍,卻沒有人出手,畢竟在這裡的傀儡太多了,他們要是現在出手,很可能會被其它傀儡攻擊。

不過凌天等人也已經出手,這裡的傀儡防禦力並不算強,以他們的實力,將這些傀儡轟碎也很不算困難,一下子就有五個傀儡被擊碎,出現了一個鬥技捲軸,不過光芒遠不能與蕭鵬得到的捲軸相比。

「唔?」凌天將捲軸握在手上,皺了皺眉,這時他們離那黃線只有不到十丈,眨眼就已經到了,而被他們轟碎的傀儡卻也有十多個。

「沒想到在傀儡之中居然還藏著鬥技,蕭鵬,這鬥技不如給我們也觀閱一下如何?」凌天看著蕭鵬說道,眼中閃爍著寒光。

其它幾人也有同樣的心思,不過並沒有說出來,只是目光卻落到蕭鵬的身上。

「這本來就是我摧毀的傀儡,得到的自然是屬於我的了,要是凌天閣下想要看的話,那我也想要觀閱一下凌天閣下的功法!」蕭鵬冷笑說道。

范芻與另一名強者心中同時出現冷笑,看來有好戲看了,劉菲兒的目光落到那巨大傀儡和那些小傀儡之上,彷彿沒聽到兩人的話一般,不過現在這情況,如果說她不知道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你說什麼?」凌天的聲音也變得冰冷,「你要是現在將鬥技交出來,跪到我面前求饒的話,我可以放你一馬,不然的話,你必死!」

「那在下也想要試一下閣下的實力!」蕭鵬絲毫不退讓。

「好!」凌天說完,手掌往前轟出,他的手掌彷彿化成一個鐵拳,那拳風居然給予周圍的人強大的壓力,兩人的距離並不遠,而且周圍的環境決定蕭鵬也根本沒辦法閃躲,他只能夠硬接這一拳,一拳帶碰上雷之意擊出。

轟!

兩人同時被對方擊退,只不過蕭鵬卻受到更加嚴重的傷對方的境界比他要高多了,硬拼是以已之短搏他人之長。

而蕭鵬所退的方向正是那巨大的傀儡那邊,本來這一個傀儡在蕭鵬他們沒有靠近的時候根本一動不動,但是現在當蕭鵬靠近它之後,一聲巨響出現,只看到那傀儡手上的大劍向蕭鵬斬下。

蕭鵬連忙躲開,而後面的幾人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因為那一劍斬在地面上之後,無數道劍氣居然向著他們斬來,當傀儡開始動手之後,它背後的確有一扇門,不過那門上似乎有一個鑰匙孔,沒有鑰匙根本無法進去!

「先將那傀儡擊殺,不然我們根本無法進去下一層,說不定禹峽他們已經到下一層了!」劉菲兒開口說道。


除了蕭鵬之外的三人聽到之後臉色一正,他們點點頭,凌天看了蕭鵬一眼:「你的運氣不錯,我們的事,下一層會與你一起算!」

范芻聽到凌天的話,心中也冷笑了起來,就算他無法報仇,蕭鵬也不可能活下去,現在蕭鵬已經得罪了陸天宇,凌天,禹峽也是周國之人,要是他與蕭鵬相遇,也必定不可能讓蕭鵬活著離開,這樣算來,蕭鵬已經有三名強敵了,而且每一個都有能力殺死他!

蕭鵬並沒有說話,現在這傀儡對他的威脅更大一點。

傀儡的攻擊只使用那巨劍,每一劍斬下都帶出數十道強橫的劍氣,每一道劍氣威力都能夠擊殺一名地境圓滿的強者,甚至連天境強者也能夠威脅到。

「凌天,范芻,你們攻擊他的左手,其它人隨我攻擊它的右手!」劉菲兒嬌喝一聲,身體彷彿化成一道清風,向那巨大的傀儡右臂衝去。

凌天與范芻同時出手,目標直指那傀儡左手,蕭鵬手掌上雷光彷彿變成一輪旭日一般,他對著那傀儡右臂一斬而下,那傀儡的身體也不知道是使用什麼做成,蕭鵬這一道雷光斬下,居然無法將這傀儡的手臂斬下來,只剩下一道深深的痕迹。

而劉菲兒的劍也已經同時斬下來,順著蕭鵬造成的傷痕斬下,那一把彷彿能夠連空間也斬開一般,那可怕的氣勢讓蕭鵬也心中震驚,這一劍已經領悟了意,難怪劉菲兒居然被稱為四大天才之一,年紀輕輕居然就已經領悟了劍意之境,這可不是靠家族就能夠做到的!不過蕭鵬更想到了,既然劉菲兒都已經領悟了意,那另外的三人恐怕也差不多了!在劉菲兒這一劍斬下的時候,另一邊凌天也已經將那傀儡的手臂轟斷,兩條手臂失去的傀儡哪裡還是五人的對手,被五人聯手轟成粉碎,一根鑰匙落到眾人的面前,劉菲兒上前一步,將那鑰匙撿起,她說道:「這就是打開門的鑰匙,我們走吧!」劉菲兒將鑰匙塞到門的鑰匙孔之中,只看到那門打開,五人走了進去,這是一條長長的走廊,在兩邊放著發出微弱光芒的夜明珠,凌天與劉菲兒走到最前面,蕭鵬三人並排而走,走了但是五人卻看到前面居然出現三道門,這隻能夠說明,這裡,只允許三人進去!

看到這三扇門的瞬間,五人同時一愣,而又立即散開,不管是誰都不敢大意,不過凌天與劉菲兒並不緊張,畢竟以兩人的實力,就算是要將三人殺死也很容易。

另一邊,禹峽五人也已經到來這裡,不過現在禹峽的臉色卻變得有點蒼白,他的身上居然還帶著傷,在地面上躺著一個人,要是其它人在這裡,一定會十分震驚,因為在這裡倒下的,居然是陸天宇,陸天宇的喉嚨處有一道血線,看來已經被擊殺了,仍然還站著的是兩名披著斗篷的人。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禹峽的眼中帶著冰冷之色,剛才的四人內戰,這兩個人居然聯手出招,而且兩人的實力比起剛才在第六層的時候不知道要強大多少,聯手攻擊就算是他居然也受了傷,若不是陸天宇先被擊殺,恐怕兩人還會將他也殺了。 「哈哈哈哈……什麼四大天才,不過如此!」其中一人說道,那聲音似乎用什麼東西捂嘴發出的聲音一樣模糊不清。

「算了,我們走吧!」另一個披著斗篷的人說道,向著其中一扇門走去。

看著兩人的背景,禹峽的心中大為震驚,這兩個人的實力比起他並不遜色,兩人聯手就算是他也不是兩人的對手,看來後面的路還會更加精彩!服下一顆丹藥之後,禹峽走向最後一扇門。

范芻與另一名天境初期強者很有默契一前一後將蕭鵬圍了起來,凌天與劉菲兒卻站在一邊,完全沒有出手的意思。

「蕭鵬,要是你願意將剛才的鬥技捲軸交出來,我可以來助你一把!」凌天開口說道,凌天的話讓范芻兩人同時一愣,心中同時出現一絲怨恨,但兩人卻不敢表現出來,只不過兩人也在這時出手,就算蕭鵬想要凌天幫助,只要他們先將蕭鵬解決,那凌天也無法插手了!

「謝謝凌天閣下,不過,我並不需要!」蕭鵬平靜說道,面對范芻與那名天境強者的攻擊,蕭鵬彷彿被兩人逼得節節後退。

「哼,不知死活!」凌天冷冷說道,劉菲兒卻並沒有說話,她的美眸只是看著戰場中的三人。

蕭鵬眼眸中閃過一道血光,他臉上露出冷笑:「范芻,我記得在一個月之前,你似乎派人來找我,要我去見你,你是想要為弟報仇嗎?今日我已經在這裡了,你敢與我公平一戰嗎?」

范芻聽到蕭鵬的話,心中一顫,但是攻勢卻更加凌厲。

「不要聽他的話,他在擾亂你的心,一起聯手殺了他,然後我們再分高下!」另一名天境初期強者說道。

「擾亂?你未免太高估范芻了,以你們兩人的實力,我需要擾亂你們嗎?難道你們以為我的實力只有如此?」蕭鵬冷笑一聲,目光落到凌天身上,這一道目光彷彿是挑釁一般,讓凌天的殺意暴漲。


不過現在的凌天並不會出手,雖然他恨不得現在就出手將蕭鵬斬殺,但現在蕭鵬已經與兩人交手,以凌天的驕傲,絕對不會現在出手的。

「范芻,全力出手吧!」那名天境初期之人說道,以兩人現在的攻勢,居然也無法擊敗蕭鵬,而現在的蕭鵬還沒有還手過,也不知道蕭鵬到底是不是真的隱藏了實力,所以現在越早動手越好!

「絕塵劍!」范芻劍上出現一道灰色光芒,這一劍帶著那強大的劍勢,向蕭鵬一劍刺來,這一招可是玄級頂峰鬥技,以劍勢來施展,這一劍威力絲毫不會遜色於普通的地級下品鬥技。

而在同一時間,那另一名強者也出手,手掌上帶著一股火焰之勢,向蕭鵬轟過來,這一掌的威力絲毫不比范芻弱,兩種勢的攻擊,就算是凌天也需要凝重對待,凌天臉上露出冷笑,現在的蕭鵬還可能應付他們兩人嗎?

就在凌天這樣想的時候,只看到蕭鵬的身體突然發出熾熱的光芒,他的整個身體彷彿雷電之源一般,雷電不斷地從他的身體湧出,而且這種雷電,彷彿要將空間也摧毀一樣,在兩人接近蕭鵬的瞬間,蕭鵬周圍十丈之內,居然變成了可怕的雷電之湖!

「什麼?」在場的四人都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特別是凌天與劉菲兒,兩人眼中除了驚訝之外,還擁有羨慕和妒忌,凌天殺意更是浮現出現,他現在的殺氣不斷湧出,根本不再有絲毫的掩飾,不只是凌天,就算是劉菲兒心中也出現了殺機,要是其它人,劉菲兒還有信心能夠一戰,而蕭鵬太過可怕了,現在蕭鵬身上的,並不只是領悟層次的雷之意,而是已經接近二層的雷之意!一層雷之意是剛領悟的雷之意,而二層的雷之意,卻是更加強大,現在蕭鵬所領悟的二層雷之意,他所施展出來的攻擊,已經超越了兩人聯合起來的攻擊了。

轟!漫天的雷電從蕭鵬的身上湧出,范芻與那名強者同時被雷電轟飛出去,范芻的胸口一片焦黑,另一名天境強者的頭顱被雷電擊成粉碎,兩名強者,居然在瞬間就被蕭鵬擊敗,看到這一幕,劉菲兒與凌天兩人同時愣了一下,他們已經確定了,蕭鵬現在的雷之意,肯定已經到了二層,不然的話剛才的攻擊絕對不可能擁有如此威力,不過發出這一道攻擊之後,蕭鵬似乎也已經疲憊了,居然在喘著粗氣。

劉菲兒與凌天兩人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意,現在蕭鵬還沒有完全掌握這二層的雷之意,不然的話就算他們兩人也可能無法威脅到蕭鵬,趁現在蕭鵬還沒有完全掌握這種力量,現在也是除去他的最佳時機。

蕭鵬卻轉過身,他的目光落到兩人身上:「兩位不會是想要與在下動手吧?」

看到蕭鵬的神情,兩人對視一眼,而在這一瞬間,兩人居然同時出手。

「很抱歉,蕭鵬,我們不能夠讓你離開這裡!」劉菲兒說道,她手上的劍纏繞著一股青色旋風,一劍向蕭鵬斬來,另一邊,凌天的手掌已經轟出,那手掌彷彿一把利刃,那銳利之意向蕭鵬的身體各處要害封鎖而來,兩名天才強者,居然聯手同時攻擊蕭鵬。

「天才,不過如此!」蕭鵬雙眸一片血紅,在蕭鵬的背後彷彿出現一個強大的魔王之首,那魔王之首目光盯著劉菲兒與凌天兩人,兩人的心中同時一顫,而且在這一瞬間,兩人居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無法動彈。

「地級鬥技?」兩人心中一動,同時出現這一個念頭,能夠擁有如此威力,而且也出現了武魂之影的,只有這一個可能,蕭鵬現在所施展的,絕對是地級鬥技,而且這一招,應該是地級中品的鬥技,不然的話根本不可能阻礙兩人的行動!


而趁著這個機會,蕭鵬的身體一晃,施展出雷雲身法,他的身影消失在其中一扇門之中。

給讀者的話:

今天什麼也想不出來,到現在才寫完這一更,今天推薦增加了不少,無巫在這裡謝謝各位了,昨天的三更會補上的 「剛才那到底是什麼?居然能夠束縛我們的身體讓我們無法動彈!」劉菲兒眼中帶著不可置信之色。

「地級中品的鬥技,那一個鬥技很厲害,不過似乎對他的負擔也不小,居然讓他逃走了,真是可惜了!」凌天眼中帶著一絲不甘。

「沒關係的,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將那雷之意的威力完全施展出來,只要通過這裡的扇,我們還是有機會將他殺死的!」劉菲兒說道,既然已經動手了,劉菲兒也沒必要再對蕭鵬保留什麼憐憫之心,現在不趁著這個機會將蕭鵬擊殺,以後等蕭鵬成長起來,絕對不是她能夠相比的,只要悟性足夠,到達天境是鐵定的事,蕭鵬身上也擁有一顆天力丹,蕭鵬藉助這一顆丹藥也有可能到達天境,這才是劉菲兒最擔心的事,領悟了二層雷之意,要是再擁有天境實力,這一次爭奪她根本沒機會了。

兩人轉過身,分別向著兩扇門走去,而范芻與那名天境強者的屍體,兩人卻連看也不再看一眼,剛才蕭鵬以雷之意進行攻擊,兩人根本不可能再有生機。

三扇門都已經關上,蕭鵬一邊前進,一邊拭去眼角滲出的鮮血,血魔瞳的威力完全施展出來之時,正是有武魂之影出現,只不過以現在蕭鵬的眼睛卻無法承受這種威力,蕭鵬的雙眼不斷滲出鮮血出來,要不是他的肉體強大,現在雙眼已經瞎了。

「劉菲兒,凌天,今日之事,我蕭鵬記在心上!」蕭鵬一邊往前走一邊在心中想著。

這一條路彷彿沒有盡頭一般,蕭鵬已經在這裡走了一天一夜,卻也無法走到盡頭,多虧了鄔清若的葯,他身上的傷和雙眼都已經康復得七八成了,但是這樣走下去,就能夠到第八層嗎?

這東塔從地上看來應該擁有上百丈高,但就算如此,也不可能會有如此遠的道路,除非這是一種測試!

當蕭鵬這一個想法出現的時候,他發現周圍不再是一條陰暗的走廊,在前面居然出現一道光芒,蕭鵬走向那道光芒之後,看到的是這裡飄浮著一個捲軸,青風雷魔訣!

這是一本修鍊肉體的功法,而且是一本天級功法,這一本功法所記載,要是能夠將這功法修鍊到極致,肉體能夠成皇,不過就算如此,蕭鵬也感覺到這一套功法遠不如九幽雷帝訣,但是現在這一套功法對於蕭鵬來說卻是極為有用,他必須讓自己的肉體變得更加強!除了這捲軸功法之外,在這裡還有一潭冰涼之水。

蕭鵬有點疑惑看了周圍一眼,這裡似乎有點奇怪,找不到其它的出口,也沒有其它人在這裡。

「你有一百天的時間在這裡修鍊,一百天之內,你能夠將這一套功法修鍊,而且將風雷印修鍊出十道,就有資格得到青雷宗的傳承,這東塔裡面的所有物品,你都有可能得到!」一把蒼老的聲音卻響了起來。

「前輩是?」蕭鵬疑惑問道。

「我是這東塔的守護者,至少我是誰,你現在還沒資格知道!」

「前輩剛才所說,我修鍊出十道風雷印,就有可能得到這東塔裡面所有物品,那也只是可能而已?這樣說來,其它的人應該也得到與我相同的待遇了?」

「你倒是很聰明,沒錯,我們會選擇出六個人出來,分別給予他們這一套功法的一部分功法,要是能夠修鍊出風雷印的話,就通過我們的第一部分測試,不過最後能夠決定出你們勝負的,還是你們的實力!」

「前輩,這裡似乎並不真實,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這裡算是我們青雷宗的禁地之下,青色幻境,在這裡的時間是外界的十分之一,在這裡一百天,相當於外界的十天時間,所以我會給予你一百天的時間,一百天之後,你就會與其它人見面!在你面前的極冰之水對於肉體的修鍊很有利,但到底要不要使用,那就由你自己來決定!」

那把聲音說完這一句之後,就沒有再說話了。

青色幻境?一百天的時間?蕭鵬聽到之後心中露出喜色,他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只要有足夠的時間,他自信自己能夠追上其它任何一個強者。

蕭鵬本來修鍊的就是雷屬性功法,青風雷魔訣對於他來說修鍊並不困難,修鍊了這一種功法之後,蕭鵬體內的鬥氣卻多了一種,那種鬥氣與雷屬性鬥氣相似,卻又擁有著風屬性鬥氣的性質,而且最為奇怪的是,這種鬥氣並不是如同蕭鵬體內鬥氣一樣流動,而是彷彿一道道能量,風雷印,凝聚在蕭鵬的氣海之中,每一道能量能夠單獨攻擊,也能夠集中起來一起攻擊。

蕭鵬手掌上凝聚出一道青色的雷電,那極冰之水居然被強大的力量轟出一道數十丈之高,風雷印的威力有點超出蕭鵬的想像,果然不愧是天級功法,這種功法不管是修鍊還是威力都不是其它功法能夠相比的。

而接下來的時間,修鍊風雷印的速度越來越慢,而且修鍊這一道功法之後,要是肉體不夠強大,也無法容納更多的風雷印,蕭鵬從第三天開始,就每天浸泡在那極冰之水裡面。


第九十九天的時候,蕭鵬手掌上多了一顆丹藥,這一顆丹藥,正是那天力丹,而這一次,蕭鵬並沒有猶豫,將那一顆丹藥服下,而且繼續修鍊。

第二天,在蕭鵬的面前出現一扇門,只聽到那把曾經出現的聲音說道:「時間到了!」

蕭鵬踏入這一扇門,他的臉上露出一道冷笑,凌天,劉菲兒,當時之仇,今日我可是會雙倍奉還!

在蕭鵬到來之時,這裡已經出現了另外五人,不過看到這五人,蕭鵬卻有點驚訝,凌天,劉菲兒,禹峽他並不意外,但是另外兩人卻讓他有點無法理解,這兩個披著斗篷的人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他們會在這裡,陸天宇卻並不在這裡?

「老夫的名字叫做蒼狄,是這東塔的守護者,今日看來所有的人已經到來了,那就由老夫來說明一下這一層的規則吧!」一名穿著白衣的老者站在眾人的面前,他的聲音正是蕭鵬之前聽到的那把聲音。

給讀者的話:

撐不下去了,剩下一更就明天再補吧,請各位朋友見諒 「這一層的規則很簡單,六個人戰鬥,勝出之人與勝出之人交手,而戰敗之人與戰敗之人交手,直到你們六人的排名出現為止!」

「排名?這是什麼意思?」劉菲兒開口問道,在青色幻境之中,劉菲兒同樣也渡過了一百天的時間,實力比起原來肯定也有所增強,只不過不知道她現在的實力到底到達什麼地步。

「你們六人都修鍊出十道以上的風雷印,也就是說你們都擁有資格能夠成為我們東塔的繼承者,不過我們東塔的繼承者僅僅只有一個,只是到底最後能不能得到東塔的承認,打開第十層的門,那就看你們自己了,決定排名,是因為這個排名會是你們嘗試打開第十層大門的順序!當然,第十層只有一個人能夠到達!」

蒼狄的話讓在場的六人神色同時出現變化,排名的順序就是嘗試打開第十層大門的順序,那隻要排名在前面的人打開了第十層的門,後面的人就連嘗試的機會也沒有了。

這樣的話,這裡的所有人恐怕都會拚命來爭奪這次的排名首位。

「那麼現在就開始吧,你們誰先上場?」蒼狄微笑說道,「要是你們都不願意上場,那就由我來挑選了!」

「既然這樣,就讓我先上場吧!」在禹峽旁邊,一名強者首先說道,這名強者披著一身的斗篷,連面容和身體都遮掩起來。


「裝神弄鬼,那就讓我先來吧!」凌天冷笑說道,雖然現在的凌天更想要先將蕭鵬擊殺,但現在這一個人不過只是天境初期之人,比起蕭鵬應該還要更容易對付,所以他才願意現在就出手。

「對了,老夫還有一點忘記說了!」蒼狄彷彿想到了什麼,他的眼中閃過一絲冰冷之色,「在這裡的戰鬥,並不會禁止殺人,所以要是誰死在這裡,也不要怨恨老夫,當然,現在的各位還是有權利放棄的!」

誰會願意在這裡放棄?凌天同樣修鍊了青風雷魔訣,而且修鍊出來的風雷印居然有十二道,他的悟性果然不凡,只不過十二道的風雷印逼得那名強者不斷後退,那身上的斗篷居然也被風雷印撕毀,而當他露出真面容的時候,卻讓在場幾人都十分驚訝,因為這一個人居然是一個女人,而且她長得居然也是絕色,就算劉菲兒的容顏已經不差,但在這女人的面前,仍然不由自主生出幾分妒忌,可想而知這一個女子到底長得多麼漂亮。

「你的實力也不過如此而已,你還是自己認輸吧!」那女子的聲音終於變得正常,那聲音嬌媚至極,讓人聽得心中蕩漾。

「可笑,你要是肯現在認輸,我還會放過你,不然的話,我也不介意將你斬殺在這裡!」凌天不屑說道。

「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女子手上多了一把劍,在這把劍出現的瞬間,一種強大的劍意從那劍之上湧出,劍之意!剛才的這一個女子,居然沒有盡全力出手!

凌天的神色變得凝重起來,這一個美麗的女人,居然也領悟了劍之意!

這女人一劍斬出,那劍彷彿劃破空間,瞬間出現在凌天的面前,那劍尖直指向凌天,劍之意下,這一劍的威力又是何等可怕,要是被刺中,凌天必死無疑。

凌天也能夠感覺得到這一劍的威力,他哪裡還敢大意,手掌斬出,居然與那女子人的寶劍碰撞在一起,但是他感覺到自己的手掌已經出現一道深深的傷口,凌天的身體急退,他同時喊道:「我認輸!」

「廢物!」女子不屑說道,她轉身退回去自己原來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