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本體是這麼的小?」隨著七階妖獸的奔跑,身上覆蓋著的冰雪,也幾乎是掉落的差不多了,終於實現是顯露出原本的形態來,正是一頭略比人類的體型要大上一些的,灰黑色的熊,火雲宮的王鍾明看向妖獸的眼神,不禁就變得怪異了起來,「不過,星殿的**,果然是很出色啊。」

倒不是說,木綵衣和古炎苒兩人的膽子足夠大,也不是說,方天南的攻擊,連王鍾明都看不太明白,而是方天南三人,僅僅是進行了一次嘗試,就讓眼前的妖獸,現出了原型!這可是火雲宮的**,出動了三人的情況下,依然沒有發現的!

「王師兄,我們幾個,要不要趁此機會,上去幫忙?」站在王鍾明身邊的龍傲天,建議著說道,「這可是個不錯的機會啊。」

「不。」王鍾明伸手阻止了一下,說道,「這會兒的妖獸,正是在最暴躁的時候,若是他們三人,能夠抵擋住第一波的攻擊的話,我們再上去。」

「就是啊。我們這邊的人手,也不是很充裕了,尤其是徐師姐和蘭道師兄,都受傷了的情況下。」火雲宮的吳靜捷,開口說道,「若是沒有十足的把握,我們還是先靜觀其變的好。之前的時候,他們不也是沒有上前幫忙嗎?」

這最後一句,似乎是在惱恨著方天南,明明有遠程進攻的能力,卻是沒有幫助著之前的王鍾明和蘭道,又似乎是在說服著幾個蠢蠢欲動的火雲宮同伴!

「好吧,那就按照王師兄的建議來吧。」龍傲天想了想,琢磨著,這會兒,雖然是個不錯的機會,是七階的妖獸,剛剛顯露出原型的時候,但是,相對的,在這個時候,所需要承受的妖獸的攻擊力,也是非常巨大的。

若是火雲宮的**,貿貿然的衝上前去,反而會遭受到不必要的損傷。

至於方天南三人?

火雲宮的**,會真的顧忌到這三人的生命嗎?

即便是方天南,也沒有把救助木綵衣的希望,寄托在火雲宮的一行人身上。除非是木綵衣此時,身上具備著闖關的關鍵,否則的話,設身處地的想一想,方天南也不會去救助對方的。

是以,方天南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加快了奔跑著沖向木綵衣的速度,而且,即便是古炎苒返身回來的時候,和方天南擦身而過,方天南也沒有多餘的時間和古炎苒客套,只是一個躍步,就閃了過去。

。(未完待續。) 木綵衣幾乎是眼睜睜的看著七階的妖獸,從巨大的雪球狀態,逐漸的變成了一頭灰黑色的熊,但是,從熊的身上,所壓迫過來的氣勢,卻是並沒有隨著對方體型的變小而減弱,反而是越來越強了。

木綵衣想要催動著自己體內的真元,來抵抗一下,這一股驚天的氣勢。

奈何,和之前的情況完全的不同,木綵衣催動著的真元,僅僅是能夠保證著木綵衣,保持著清醒的意識,而沒有辦法做出任何的應對手段。

玄鐵劍陣?

木綵衣自然是期待著玄鐵劍陣能夠出現了,即便是玄鐵劍陣中的小劍的攻擊,不見得就能夠傷害到眼前的灰熊,但是,能夠干擾一下對方的前進速度,也是不錯的。

只是,木綵衣苦笑著,抿了抿嘴角,都成為了一種奢望,更不要說是去召喚出玄鐵劍陣了。

到了這個時候,木綵衣倒是有些後悔起來,為何自己在剛站立在這裡的時候,就立即的召喚出玄鐵劍陣呢?

「吼!——」的一聲。

灰熊在奔跑中,發現了自己身上覆蓋著的冰雪,全部的消融了之後,眼神中流露出來的凶光,也是越發的強盛起來。

木綵衣一點都不懷疑,若是等到了灰熊來到自己的身邊,舉手抬足之間,就可以讓自己灰飛煙滅。

若是還有機會吶喊一聲的話,木綵衣琢磨著,此時的自己,一定會大喊一聲:「方天南!」

在木綵衣看來,到了這種情況之下,似乎也只有方天南,才有能力面對著七階的灰熊的一擊了。

。。。。。。

方天南在奔跑中,看到灰熊似乎是一邊靠近著木綵衣,一邊不斷的聚集著自己體內的能量,由此帶來的氣勢上的壓迫,彷彿是在一瞬間,就彌散開來,而不僅僅是局限在灰熊原先所守護的範圍之內了。

這樣一來,剛剛撤離出來的古炎苒,驟然間,就感覺到自己的速度一慢。

緊接著,火雲宮的七名**,也是在一瞬間,變了變臉色。

已經受傷的徐倩倩和蘭道,更是不堪,在整個時候,原本就蒼白的臉色,幾乎是變成了徹底的白色,還隱隱的發出一些青色的感覺。

尤其是蘭道,之前受到的創傷,本來就比較的重一些,這會兒,又突然的感受到七階後期妖獸的強勢壓迫,那口鬱悶在胸中的氣息,彷彿是有那麼一瞬間,就要了他的命一樣,不得在已之下,蘭道強忍著自己內心的不適,吐出了一口鮮血,以舒緩自己幾乎要停滯下來的思維!

「走,——」火雲宮的王鍾明,想要在這一刻提醒一下自己的同伴們,可以先一步的退離出更遠的地方來,但是,一個「走」字,還沒有說完,那種呼嘯著而來的妖獸氣息,就讓他只能是儘力的去抵抗了。

即便是邊上的幾名火雲宮的**,已經聽到了王鍾明的呼喊,也沒有辦法,在這個時候,迅速的離開原地了。

「唉,……」王鍾明因為實力本身就有著天元境的境界,在七階妖獸的氣勢壓迫之下,還顯得稍微的有些自信一些。只要不是受到妖獸的正面攻擊,王鍾明倒不至於連行走的能力都沒有。

若是有必要的話,他還可以適當的展開一些反擊。

但是,面對著身邊的六名同伴,尤其是徐倩倩和蘭道,他還能做什麼呢?只能是儘力的,攙扶著徐倩倩和蘭道,先把這兩人,給送出灰熊的氣勢壓迫範圍之內再說。

其餘的,就只能是看方天南三人的了。

為此,王鍾明在這個時候,還特意的看了一眼,方天南所在的方向!

。。。。。。

而此時的方天南呢?

就在灰熊的氣勢,攀升到頂點的時候,幾乎是迅速的,就來到了木綵衣的身後,相當於是原先古炎苒站立的地點!

如果說,在一開始的時候,因為距離太遠,方天南還只能是動用空間之力的話,那麼,到了這會兒,方天南的全部攻擊方式,似乎都得到了釋放。

想來想去,方天南還是繼續的催動著自己體內的星力,來抵抗著妖獸氣勢上的壓迫,此外,就是緊緊的握住了手中的長劍,「鏘」的一聲,一道劍光,迅速的越過木綵衣的身子,朝著灰熊而去。

幾乎就在方天南的身體,和木綵衣的身體,相交的瞬間,方天南另外的一隻手,拉車了木綵衣一把。


木綵衣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彷彿是在一瞬間,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給拉扯著,讓她不由自主的踉蹌著後退。

「咦,能動了?」木綵衣心下一愣。

很快的,木綵衣就注意到,自己的視線範圍之內,方天南的身影,正幫忙其抵擋住大部分的妖獸氣勢的壓迫,還在快速的沖著灰熊而去。

木綵衣心下瞭然,嘴角下意識的就微微的一翹。

趁著自己的身體踉蹌著後退的這一股力量,木綵衣自然清楚,此時的她,需要儘快的離開這一片完全被妖獸的氣勢,所籠罩著範圍了。

正是因為和七階後期的妖獸,有過正面的接觸,木綵衣才更加的清楚,像她這樣的地元境的**者,一旦選擇留下來,即便是召喚出了玄鐵劍陣來,也是累贅而已。

木綵衣和古炎苒兩人,在雲落澗核心區域遇到靈獸一族的時候,就曾在方天南的指點之下,迅速的先一步離開。事實證明,在關鍵的時候,越是婆婆媽媽的個姓,就越是倒霉。

木綵衣藉助著自己的身體,瞬間擺脫了七階後期妖獸的氣勢禁錮之後,就快速的催動起自己的真元,一邊後退著,一邊朝著古炎苒匯合。

兩人在這個時候,只是看了方天南一眼,似乎是方天南和七階灰熊之間的第一次正面交鋒,已經結束了。


方天南的身體,在這個時候,完全的呈現出倒飛的狀態。

而原本奔跑著的七階灰熊,忽然的就停下了腳步來,看著方天南的眼神,頗有些猶豫不定,似乎是想要繼續的進攻,又似乎是有著什麼顧忌一樣。

。。。。。。

「莫非是,天南已經找到了闖關的關鍵?」木綵衣的心下,驀然間一動。

至於火雲宮那邊的七人,在這個時候,完全的就進入不了木綵衣的視線。若是方天南能夠順利的闖關成功,那就不必要在這個時候撤退了。若是方天南的闖關失敗了,火雲宮中有七名**,兩人還是受傷的。

一旦方天南依靠著自己的實力,能夠擺脫了七階的灰熊,那麼,等待著火雲宮**的,肯定也不會是什麼好事兒。

早一步撤離,和晚一步撤離,對於木綵衣和古炎苒兩人來說,區別並不大。

「炎苒,我看,我們還是在這邊等等吧。」木綵衣沖著身邊的古炎苒,說道,「說不得,天南還真的有辦法,闖過這一關呢。你看,那頭灰熊的狀態,似乎是非常的怪異啊。……」

「難道說,真的是需要星力?」古炎苒的腦海里,則是瞬間想起了之前,方天南對於這一關的關鍵因素的分析。

「你的意思是說?」木綵衣也是瞬間,眼神一亮。

「天南一共對著妖獸,攻擊了兩次。第一次的時候,明顯的是使用的空間能量,雖然是讓妖獸身上覆蓋著的冰雪,消融掉了,但是,似乎也引起了妖獸的暴躁。這一次的話,天南使用的是劍技,肯定是催動著星力施展出來的。所以說,星力,可能就是這一次的關鍵了。……」

「還真是有可能。」木綵衣想起之前面對白狐的時候,是利用的神識的能量,這會兒,面對著七階後期的妖獸,需要使用到星力,也還算是合理。

不過,很快的,木綵衣的臉色,就變得有些無奈了,苦笑著說道:「光是前面的兩關,就已經是需要神識、星力了,若是接下來,還有關卡的話,又該會是什麼樣的呢?」

「與其擔心,闖關的關鍵因素,還不如去擔心一下,接下來若是真還有關卡的話,會出現什麼實力的妖獸呢。」古炎苒則是沉吟著,說道,「白狐的實力境界,還是六階到七階之間,這頭灰熊的實力境界,就暴漲到七階的後期了,難道說,在接下來還會出現八階的妖獸?」

「八階?」木綵衣的聲音,彷彿是在一瞬間,高昂了不少。

八階的妖獸,是什麼樣的實力呢?

星殿的幾名殿主的實力,也僅僅是停留在七階的後期而已。八階的妖獸,那絕對是站在整個大陸的巔峰的,而且,木綵衣還下意識的想到,這一處的傳承之地,若是真的有八階的妖獸在守護著,那究竟會隱藏著多少的秘密?

如果想要獲得這樣的傳承的話,又豈是任何一名**者,就可以得到的?

那可是八階的妖獸啊!

雖然,暫時的還沒有出現八階的妖獸,但是,只要是接下來還有妖獸出現,肯定要比眼前這一頭七階後期的灰熊,來得更加的強大,就對了。在木綵衣看來,沒道理,越往深處走,出現的妖獸,會越是弱小吧?

。(未完待續。) 2035


菲律賓海

菲律賓

“說實話,我覺得這些形式都沒什麼意義,而且讓人很疲累。”那個女人說。此刻,在他們腳下,信徒們正在爲最終獻祭準備着。“這些有點兒畫蛇添足了。但是每個羣體都需要自己的標誌,而祭典就是我們標誌的一部分。”

在她說話的時候,金海伸長了脖子想與小維對視。小維的表情更多的是憤怒,而不是害怕,這也許是件好事。他希望自己也能說出類似的話,但是他很害怕。

他想威脅一下這個女人,稍微反抗一下,但是他的內心充滿了絕望。這一切都太瘋狂了,一點兒都不真實。

“你爲什麼要這麼做?”他問道,“至少要告訴我這個吧?我是說,如果我馬上就要沒命了——”

“你的確馬上就要死了,”她有點兒憤怒地說,這是金海第一次從她身上感受到真實的情緒,“我們都會死——今天,或是明天,或是再過幾十年——什麼時候死都一樣,不是嗎?怎麼會有區別呢?但是你,你將得到昇華。你的人生將會變得更有意義。”她停了下來,向下方唱着歌的人羣揮揮手,“從某種意義上說。”

他嘆了口氣:“你就是個瘋子,對吧?”

“我以前是,”她糾正道,“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還有之後的好些年都是。在那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裏,我都活在一個幽深、黑暗的洞裏,我甚至想不起來自己那些年是怎麼過的。但之後我醒悟過來,知道自己該幹什麼了。很快,我存在的意義就會變得完整。我,也會完整了。”

“殺了小維和我就是你人生的意義?”

這不是她說的最瘋狂的話,但是金海想知道這在她的列表裏能排第幾。

“哦,”她說,“那也太傻了。不是的。你知道西式婚禮是怎麼樣的嗎?”

“我參加過幾次婚禮。”他說。

“一場婚禮往往會有兩個小朋友,一男一女,女孩兒是花童,負責撒花瓣;男孩兒負責把戒指交給新婚夫婦。這場面非常可愛,大家都喜歡看。我是說,孩子對於一場婚禮來說並非不可或缺,甚至都不是必需品——婚姻本身才是最重要的。沒有花童或遞戒指的男童,婚姻也可以存在。”她笑了,拍了拍金海的肩膀,又拍了拍小維的肩膀。

“但是有這樣一對小朋友在,還是挺好的。”

金海正準備說,他記不起來他參加過的婚禮了——那兩個小孩兒會被殺害。

此時,一件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他也被吸引過去。


船前,波濤翻滾。但那海浪沒有打翻他們的船,而是越升越高,裏面似乎還透着閃閃金光。

怪獸,這是他唯一可以想到的東西。她居然做到了。她召喚了一隻怪獸。

下面的那羣人也知道了,都瘋了一般。

然後海浪褪去,露出了裏面的真面目。那可真是一個龐然大物。但那不是怪獸。

那些人開始大喊大叫起來,除了金海。

因爲那是“復仇流浪者”。

機甲獵人朝他們走來,越來越近、越來越高,彷彿踏着水裏的階梯。

“你知道嗎?”金海對那個女人說,“我看這場婚禮該叫停了。”

他們意識到莫拉萊斯是殺害索克的兇手,也是破壞“狂戰士克羅諾斯”的犯人後,後續的進展就很順利了。他們發現,來接她——還有她的設備的——是她的僱主吉爾諾西斯派出的公司直升機。他們覈對了直升機的飛行路線,發現那架直升機並沒有按計劃路線抵達目的地,他們於是找到衛星數據,發現直升機開往東南方向,最終與菲律賓附近的一艘雜貨船相會。

二十分鐘後,蘭伯特和伯克進入“復仇流浪者”的控制艙,由運輸直升機拖着,跟隨莫拉萊斯的軌跡前進。運輸直升機在船附近繞了很大一圈兒,將機甲獵人放在了莫拉萊斯必經之路上的深海區域,然後機甲獵人就靜靜地等待船隻進入攻擊範圍。之後,只要走上大陸架的斜坡,就能打他們個措手不及。

一切都進行得非常順利,除了一件事:自從兩位駕駛員建立了駕駛員間的聯繫後,就有什麼事情不對勁兒。不是“流浪者”的問題,而是它的駕駛員。

是伯克。

要讓兩位駕駛員形同一人,他們的思想必須保持絕對一致,因此此時無法區分兩人各自在想什麼。這種情況無法保持絕對穩定——這也是駕駛員在連接斷開之前只能駕駛機甲獵人一段時間的原因。但這一次——情況很棘手。不知爲何,伯克很抗拒蘭伯特。伯克沒有完全投入,甚至沒有一點兒想投入的意思。

他在隱瞞着什麼。伯克知道蘭伯特發現了他在隱瞞事情,這樣一來,他們的同步程度就會很低,這種情況很危險——可能會導致故障。事出反常。他們爬上斜坡時機甲已經無法穩步前行了。

是多麼糟糕的事情,讓伯克要隱瞞起來呢?除非他和莫拉萊斯其實是狼狽爲奸……

別往這方面想。

因爲如果他這麼想,而他又是對的,那麼伯克就會知道他起了疑心

“伯克,”在船前亮相時,他說道,“專心連接。”

“是啦,是啦,隊長。”伯克說道。

蘭伯特不去理會他的調侃。他用一種愉悅的心情看着那艘船甲板上的那些人,他們捨棄了原本要進行的各種怪獸崇拜祭典,慌不擇路地作鳥獸散。然後,那些人不得不用手槍來試圖阻止機甲獵人,但是這樣成功的概率就像蚊子攻擊大象一樣。

不是不可能——只是概率微乎其微。

“流浪者”身體前傾。

“有重型武器的痕跡嗎?”蘭伯特問。

“那裏可能有一枚火箭發射器。”伯克說,“就在那兒。”

全景顯示屏馬上集中並放大了一臺大型裝置,船上的人剛把裝置上的防水布掀開。

“沒錯,那就是一臺火箭發射器,”蘭伯特說,“開啓引力吊索。”

“引力吊索啓動。”伯克說。

“復仇流浪者”不僅是“危險流浪者”的升級版,它的很多設備是第三、第四代機甲做夢都無法擁有的。其中最先進的一項武器就是“流浪者”的右手在聽到命令後馬上變形形成的引力吊索。“流浪者”剛完成變形,第一枚**就發射了。

引力光束髮射的一瞬,“流浪者”的引力吊索和火箭發射器之間的空氣泛起了漣漪般的顫動,彷彿一陣洶涌的熱浪。“流浪者”把飛行的**、發射器都抓在手心裏,然後——“流浪者”揮動手臂,正如該武器的名字“吊索”一樣,手臂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將手中的東西拋入大海。就在它們即將飛出視野之外時,火箭爆炸了,炸成一團眩目、灼眼的藍綠色火光,衝擊波甚至影響到了機甲獵人的系統。

“那是什麼鬼東西?”伯克大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