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你摸下還有沒有呼吸跟心跳吧。」

「我……好吧。」聽到其他乘客的話,空姐小姐姐猶豫了下還是伸出了手。

「有呼吸和心跳。」在確認了裡面座位上的乘客還有呼吸跟心跳后,空姐小姐姐鬆了口氣。

「那就是沒死啊,但是眼睛睜著,叫他又不應,怎麼回事啊?」

「該不會是中邪了吧。」

這時聽著那些乘客的議論,李恆也總算知道了大概怎麼回事。而這個時候全飛機的乘客注意力也被後面的事情給吸引住了。

於是,見大家都看過來了,那個空姐小姐姐跟自己的同事交代了一聲后,便大聲的對著飛機上的乘客喊道。

「請問這裡有醫生嗎?這邊的這位乘客可能需要一些幫助。」

「我是!」

空姐小姐姐的話音剛落,李恆就聽到身邊的夏姬立馬回應了一聲。然後在李恆有些詫異的目光中,李恆就看著夏姬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然後從放在行李架上的包里掏出了什麼證件的樣子,然後便朝著事情發生的地方走了過去。

接著李恆就看著夏姬來到那個空姐小姐姐的身邊,將自己的證件遞過了對方,在確認了夏姬的情況后,空姐小姐姐也讓開了身子,讓夏姬走了過去。

而當夏姬親自看到那個座位裡面的情況后,臉上也露出了有些詫異的目光。然後李恆就看著夏姬彎下腰,手上坐著一些動作,似乎在坐什麼檢查一下,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李恆發現夏姬的眉頭也漸漸皺了起來。

「那個……沒事吧……」空姐小姐姐有些擔心的問道。

「應該不要緊,看樣子應該是失去了意識,不過具體情況稍等一下。」夏姬安慰了一下空姐小姐姐后便站直了身子,然後回到了自己放行李的地方,然後在李恆的目光中又從包里套出了一個看起來非常奇怪的東西,看起來就像是一個MP3的樣子。

接著夏姬便再次回到了那個乘客身邊,然後似乎是用那個MP3模樣的東西做了什麼檢查,在看了看上面顯示的數據后,夏姬再次露出一絲疑惑的表情。

接著在抬頭看了看已經圍過來的乘客后,夏姬便對著身邊的空姐小姐姐交待了起來。 「不能直接在這弄嗎?」

空姐小姐姐在聽到夏姬的要求,顯得有些為難的說道。而夏姬則固執的搖了搖頭。

於是空姐小姐姐便對著同事吩咐了一聲后,便對著周邊已經從座位上解開安全帶站起來的乘客大聲喊道:「請各位乘客坐回座位……」

在經過了一陣喧鬧以後,李恆就看到從飛機前頭過來兩個空姐,並且手上還拿著一副擔架。接著有兩個自告奮勇的乘客站了出來,從空姐手裡接過了擔架,然後在夏姬的指導下,將那個李恆現在都還沒看到長什麼樣子的乘客放到了擔架上。

而在那幫人抬著人前往飛機前頭,從李恆座位旁經過的時候,李恆也總算是看清了事情主角長什麼樣子。

一個看起來非常普通的中年男子,身上是一副生意人的打扮,並沒有什麼特別引人注意的地方。然而當李恆看到那個人的臉是,有些驚訝的發現對方的眼睛是睜著的,可是睜眼的臉上表情卻看起來有些獃滯。

而兩個男性乘客抬著擔架前進的時候難免會有些晃動,但那個躺在擔架上的人無論擔架怎麼晃,李恆都感覺對方非常僵硬的樣子,沒有任何的反應。

一時之間,要不是周圍這麼多活生生的乘客陪著自己,或者夏姬也跟在擔架的後面,李恆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什麼靈異事件了。

……

在將那個乘客送進飛機前端乘務員休息區后,夏姬便揮了揮手讓其他人出去。

「那個,真的不用我們幫忙嗎?」

「不用,不用。」夏姬一邊說著,一邊將帘子拉了起來。

被隔開后,幾個空姐小姐姐跟那兩個送人過來的乘客面面相覷。不過畢竟飛機上只有夏姬一個有證件的醫生,大家也沒有其他辦法,只能好奇的等在外面。

而座位上的李恆,也是同樣跟那些好奇的乘客一樣,探出投來,朝著飛機前端看去,想知道事情會變成什麼樣子。

不過帘子被拉上以後,飛機里除了飛機引擎的轟鳴聲和乘客們彼此討論的聲音就沒了其他聲響。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以後,就在李恆想要坐回到自己位置上慢慢等著的時候。李恆突然就聽到從飛機前面傳來了夏姬的一聲嬌喝。

接著一道古怪而又尖銳的聲音在李恆的耳邊響起,刺激得李恆連忙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然而讓李恆感到有些奇怪的是,除了自己,其他人都沒有做出捂耳朵的舉動,似乎只有自己聽到拿到奇怪的聲音以後。

不過沒等李恆多想,李恆繼續聽到了一聲沉悶的喊聲,似乎是一個男人的聲音。接著李恆就看到那道帘子被掀開,夏姬從裡面走了出來。

「夏醫生,那個乘客怎麼樣了?」一看夏姬出來了,幾個空姐連忙圍了上去有些著急的問道。

「沒事了,只是過度疲勞導致失去了意思而已……」夏姬笑著為大家解釋了一下。

「可是他的眼睛一直睜著……」對於夏姬的回答,顯然有人不是那麼相信。

不過夏姬也沒有做太多解釋,直接揮揮手讓人進去看后便自顧自的離開,回自己的座位去了。

而空姐小姐姐見狀,只好先進去看一下那個乘客的情況,見對方已經閉上了眼睛,並且胸口一起一伏,呼吸平穩的樣子,也總算把自己的擔心放了下來。

……

「夏老師,你竟然還是醫生啊?」

當夏姬回來以後,按耐不住自己好奇心的李恆趕在好奇心爆炸前直接就向夏姬發問了。

「啊,算是吧。」夏姬說著,將之前給那個空姐看的證件遞過了李恆。

李恆雙手接過夏姬遞過來的證件,定睛一看,發現夏姬竟然還是自己學校的校醫。

「夏老師,你不是輔導員嗎?怎麼又變成校醫了?」

網游之星宇歸刃 「兼職,兼職……」夏姬笑著給李恆解釋了一下。「其實也就治個頭疼腦熱的水平,不過飛機上又沒有其他醫生,所以只好我上了。」

而李恆這時也把注意力放回到了夏姬的身上,看著對方的額頭上的汗珠。忍不住好奇的直接夏姬的額頭問道:「那……那個大叔什麼情況,很麻煩嗎?我看你都流汗了……」

「還好,只是過度疲勞而失去意思而已。」夏姬說著,伸手擦了擦頭上汗珠,接著將行李架上的背包拿了下來,準備那證件跟那個MP3一樣的東西放回去。

而這個時候,李恆發現夏姬的手上,除了剛才出去時拿著東西,還多了一串掛件,項鏈是用一條紅色的長繩掛著一塊圓珠,李恆也認不出來那顆黑色的圓珠是用什麼東西做的,只是感覺那顆圓珠晶瑩剔透的樣子,非常好看。

「夏老師,這是什麼?」剛剛成年的李恆還有些單純,並沒有什麼太多顧慮,直接將自己心裡的疑問說了出來。

「啊,這個檢查身體的東西,說了你也不懂。」夏姬以為李恆是在問那個MP3一樣的東西,便有些敷衍的說道。

「額……」李恆其實是想問那個項鏈是怎麼回事,但是夏姬答非所問的情況下,出於小男孩的靦腆,李恆也不好意思繼續問下去了。

不過李恆還是有些疑惑的抬頭朝著夏姬的脖子位置看了過去,看著對方光滑細長的鵝頸,李恆記得之前可沒看到夏姬有帶著掛件。

「難道我記錯了?」李恆喃喃自語的說了一聲后,看著夏姬又從包里拿出了一個看起來非常奇怪的盒子,將掛件放進去后,便只好將好奇心收了回去。

……

「到了……」

在經過了剛才的突發事件后,接下來的路程也沒有其他事情發生了。飛機非常平穩的著陸,到達了李恆要來上學的H市。

飛機停穩以後,李恆便開始收拾自己的行李,準備出去了。

而這個時候,突然一道廣播在飛機里響了起來。

「請大家不要先動,讓機上的李恆小朋友先走!」

修真不想死,那就腐啊. 「???」

聽到這聲廣播后,李恆是懵逼的,他沒想到已經下飛機了還給自己來這麼一出。而夏姬更是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坐在座位上笑得很開心的樣子。

這個時候,李恆有寫茫然,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怎麼坐才好。

而這個時候,那個一直騷擾李恆的空姐小姐姐來到了李恆的身邊。

「李恆小朋友,請跟我來。」

「……」看著對方有些尷尬,又略帶鼓勵的目光,李恆沒有辦法,只好硬著頭皮拿上自己的行李,然後跟著空姐小姐姐朝著出口走去。

於是,在整個飛機乘客驚異的目光中,李恆不好意思的臉紅了,非常難為情的捂住自己的臉跟在空姐小姐姐身後。 跟在空姐小姐姐的身後,李恆的腦子還有些懵逼。他也是第一次坐飛機,而且獨自一個人坐飛機,所以他壓根不明白這個空姐小姐姐這樣對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

而且坐飛機要遇到了突然事件,他也有些好奇那個中年男子最後怎麼樣了。在下飛機的時候,有些好奇的他特意朝乘務員休息區看了一眼,結果發現那個中年男子還倒在地上,一個空姐小姐姐正在推著他的身子要叫醒他的樣子,也不知道有沒有叫醒對方。

而現在,看著在前面帶路的空姐小姐姐,李恆有些按捺不住好奇心,想要當面跟對方對質,問下怎麼回事。只不過因為之前夏姬開得玩笑,李恆出於小男孩的靦腆,還有些猶豫,還在醞釀情緒。

「好了,稍等。 重回兒時拐男神 車馬上過來。」

突然,前面的空姐小姐姐停了下來,然後李恆順著對方的指示發現不遠處一臉機場內的電動車正朝著這邊開過來。

「你稍等一下,那輛會送你去機場出口。」空姐小姐姐帶著溫煦的笑容對李恆說道。

「那個……」

「對了,這個給你。」

發現自己要在這裡跟空姐小姐姐道別了,李恆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氣想跟對方問個清楚后,結果對方想到了什麼,打斷了李恆的話。

然後李恆就看到這個漂亮的空姐小姐姐從上衣的口袋裡拿出了一張卡片,似乎是之前飛機一直在記錄著什麼的卡片,然後摺疊了一下后遞過了李恆。

「這……」李恆接過了對方遞過來的卡片沒有第一時間打開去看。因為這個時候,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飛機上夏姬對自己開得玩笑,說現在的有些女孩子比較喜歡小奶狗,姐弟戀這種調調。

李恆不由自主的猜想這個卡片里該不會是對方的聯繫方式,然後跟自己表白什麼的話。雖然李恆知道可能性不大,還是忍不住會往那個方面想,然後開始想著自己該怎麼拒絕對方,莫名的開始心跳加速了。

「你剛才是要問什麼嗎?」

「沒有沒有……」

李恆連忙慌張的搖了搖頭,然後在猶豫中,李恆終究沒有當著對方的面,將卡片打開,而是默默的準備跟對方分開后再看看裡面是什麼。

如果真的是向自己表白什麼的,不用當著對方的面拒絕,壓力也沒那麼大。

於是,在尷尬的等待中,那輛電動車終於開到了李恆的面前。

車上除了司機以外,還有一個漂亮的小姐姐,而那個小姐姐看到了李恆后也是一臉詫異,然後面色古怪的朝李恆身邊的空姐小姐姐看去,見那個空姐小姐姐點了點頭,便立馬換上了職業的笑容,然後對著李恆說道。

「你就是……嗯……李恆小朋友吧……」

「……」聽到又一個人喊自己小朋友,李恆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而且這個時候他突然意識到事情好像跟自己想像的有些不一樣,他不由自主的看了看捏在手心的卡片。

「李恆小朋友上車吧,我帶你去機場出口。」

……

電動車上,行駛過程中迎面出來的徐徐清風,讓李恆有些發熱的腦袋總算冷靜了一些。看著身後剛才一直朝自己揮手的空姐小姐姐已經轉身回去,消失不見了。

李恆猶豫了一下后,打開了對方剛才遞過自己的卡片,然後一看裡面的內容,李恆的臉都綠了。

喜提一座完美島 「李恆小朋友在旅程表現得非常好,一直在看書或跟老師交流,飲料只要了一瓶礦泉水,吃飯也有好好吃,沒有挑事。很久沒見過這麼懂事乖巧的小朋友了。」

「???」

聯繫方式呢?說好的喜歡小奶狗,姐弟戀呢?

雖然李恆已經坐好心裡準備,但是真看到卡片上的內容還是有些失望。

「這都寫得什麼玩意啊?」李恆忍不住在嘴裡嘟囔了一句,特別是看到卡片上那個老師的位置前面有一個被劃掉的女字的時候。

「這個是看護服務里的評語。」聽到李恆的嘟囔后,來接李恆的小姐姐忍不住解釋了一句。

「看護服務?」

「對,無人看護服務。」小姐姐言簡意賅的說了一聲。

李恆猶豫了一下后,不好意思的他沒有繼續問下去,他這個時候已經察覺到可能是自己父母的原因了,畢竟自己的機票是他們幫忙訂的,所以什麼無人看護服務還是問他們好了。

於是,李恆看了看手裡的卡片,無奈了笑了笑后重新疊好放進了口袋了。不過隨後李恆突然意識到了一件事情。

「呀,忘了跟夏老師要聯繫方式了。」

因為飛機上手機關機,所以李恆沒有在飛機上向夏姬要聯繫方式,準備下飛機后再要。而被那個空姐小姐姐叫到,被帶著下飛機的時候,他還準備先下去,然後在下面等一下夏姬,說不定可以讓對方跟自己搭舅舅的便車一起去學校。

結果一下飛機,自己就被帶著過來坐電動車去機場出口,自然就沒辦法遇到夏姬了。

「算了,反正都是一個學校的,以後還沒碰到的。」

想了想沒什麼解決辦法后,李恆無奈的嘆了口氣后只好把這件事情暫時放之腦後了。

……

「恆恆!」

「小恆!」

「舅舅,曉晨哥……」

在被送到機場門口后,跟送自己過來的司機和小姐姐道別後,李恆便拿出手機給自己的舅舅打了個電話。

然後按照對方的指示來到了他們待著的地方,見到彼此後便立馬揮著手招呼了起來,然後便朝著彼此走了過去。

「恆恆,路上順利吧。」

「嗯,挺好。」

李恆的舅舅來到了李恆的身邊后,立馬就將李恆的行李搶了過來,然後關切的問道。

而張曉晨則是有些奇怪的盯著李恆看了一會後,又朝李恆的身後看了過去。

「曉晨哥,你看什麼?」看著張曉晨有些奇怪的樣子,李恆有些好奇向這個比自己早一年來到H市的鄰居哥哥問道。

「倩倩呢?我怎麼沒看到倩倩?」

「……」面對張曉晨提出的問題,李恆一時為之語塞,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嗯?還有人沒來嗎?」李恆的舅舅聽到還有人沒來,便跟著朝李恆的身後看去。

「曉晨哥,倩倩是不是你妹妹啊……」無奈之下,李恆只好有些無力的向張曉晨問道。

「當然是啦。」張曉晨聞言,立馬端起臉說道。

「那你怎麼會不知道倩倩的學校比我們開學晚幾天,怎麼會不知道倩倩還在你外公家,要後面才過來么……」

「……」聽到李恆的話,張曉晨有些尷尬的僵在了原地。 「媽,我已經到H市了,現在在舅舅的車上。」

「哦,到了啊。那就好,那就好。」

上車以後,李恆想起了父母的囑咐,馬上就拿出手機給家裡報了個平安。不過報了平安后,李恆就忍不住向自己的母親問起了飛機上,自己被叫小朋友的事情。

「媽,你是不是替我買機票的時候還訂了什麼服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