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

周圍眾人的眼瞳微微一縮,便是見到,鬼豪和楊昆劍兩人凝聚出的玄力大手,幾乎一觸即潰,被慕風一拳轟爆開來,狂暴的勁風漣漪席捲開來。

鬼豪、楊昆劍兩人臉龐之上的笑容陡然凝固,眼神當中也是湧出一抹難以置信之色,兩人的全力一擊,竟是被慕風一拳轟爆而去?

「咻!」

不過還未待兩人從震驚當中反應過來,一道尖銳的破風之聲響起,從那狂暴的勁風漣漪當中,一道血色身影突然在兩人的眼瞳當中放大,同樣放大的還有一對泛著璀璨血光的拳頭。

鬼豪和楊昆劍兩人大驚,連忙是催動體內玄力,匆忙間揮掌抵擋。

「砰砰!」

兩道沉悶的響聲傳開,便是見到鬼豪、楊昆劍兩人臉色瞬間發白,一口鮮血狂噴而出,其身形狼狽的倒射而出,在空中倒退了數百餘丈,方才停了下來。

「嘩!」

周圍的眾人,看到這一幕,都是一片嘩然,他們原本也不看好慕風,不過事實卻是讓得他們大吃一驚,兩名二星武宗後期強者,被其一拳轟飛,這種實力,恐怕尋常的三星武宗強者,都已經有所不及了。

「好強悍的力量!」神槍宗的呼延龍眼神微微一凝,暗暗說道。

白晴、付少寧及宋幻城等人臉上也是有著一抹凝重之色浮現而出,顯然慕風展露出來的實力,大大超過了他們的預料。

慕風微微抬起頭,視線落在臉色蒼白的鬼豪及楊昆劍身上,冷冷說道。

「再不滾,就死!」(未完待續)

ps:求訂閱!求月票! 「再不滾,就死!」

聽得慕風的厲喝聲,鬼豪和楊昆劍兩人臉色變幻莫定,猶豫了一下,便是不再停留,連忙帶著手下的隊伍,狼狽的朝著黃權、祁堅等人退去。


「廢物!」

看到鬼豪,楊昆劍兩人帶著人馬灰溜溜的退了回來,黃權和祁堅兩人臉色陰沉,如同布滿烏雲一般,眼神之中,也是有著震怒之色。

「呵呵,罵別人廢物,自己不也像縮頭烏龜一般,躲在後面。」

慕風緩緩抬頭,視線落在黃權和祁堅兩人的身上,冰冷的聲音,傳盪開來。

慕風的話語,在玄力的包裹之下,清晰的落入了在場的每一個人耳中,讓得所有人都是吃了一驚,沒有想到這個慕風,竟然主動招惹血剎谷的這些宗派隊伍。

聞言,黃權、祁堅等人臉色陰沉,目露凶光,顯然也是被慕風的話語刺激得不輕。

「慕風,你不要以為打贏了兩個廢物,就這麼狂妄。」祁堅一步踏出,滔天殺氣席捲而出,雖然慕風一拳轟飛鬼豪和楊昆劍,但他作為三星武宗強者,同樣能夠做到。

「呵呵,看模樣,你也想來試試?」慕風淡淡笑道。

聽得慕風赤果果的挑釁言語,祁堅心中殺意升騰,旋即說道:「既然你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狂妄自大,比起祁箭還不如。」慕風搖了搖頭,冷笑道。

聞言,祁堅頓時臉色漲紅,怒火暴涌。一直以來,他便是被祁箭壓著抬不起頭,祁箭死後,自己方才得到了焚雷閣的重視,而且在遠古戰場又獲得了奇遇。實力大漲,因此如今沒有人敢說他不如祁箭。

今日聽慕風提起,祁堅自然是暴跳如雷,怒氣上涌,臉上露出猙獰笑容:「慕風,今日我一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呵呵,羅里羅嗦的,廢話真是不少。」慕風笑著道,便是一步踏出,欲要出手。

「慕兄弟。小心一些!」

向光明臉色微微一變,雖然慕風額頭之上的五級屠魔印表明其斬殺過三星魔將或者是三星武宗強者,但是對面的祁堅,畢竟不是什麼尋常的三星武宗強者。

「光明兄,不要擔心。」

慕風笑了笑,然後緩步走出,視線落在祁堅身上,眼神當中。寒意涌動。

「祁堅兄,不要輕敵。」黃權似乎也是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提醒道。

「放心。黃權兄,十招之內,必取其性命。」祁堅冷聲說道,話語當中涌動著無窮的殺意。

他知道,焚雷閣的焚雷聖典落入了慕風的手中,今日也正好藉此機會搶奪回來。 主播嬌妻 。奪回焚雷聖典,恐怕焚雷閣當中那些反對自己接任少閣主之位的聲音。便會徹底消失。接任少閣主之後,等到焚雷閣主退位。自己便順理成章的成為焚雷閣主。

想到這,祁堅不禁笑了起來,望向慕風的目光,便是變得愈發的猙獰。

慕風和祁堅緩步走出,雄渾的玄力,從兩人的體內席捲而出,整個氣氛,瞬間變得劍拔弩張。

而周圍的眾人,視線都是落在了兩人的身上,就連呼延龍、白晴、付少寧和宋幻城這種天才強者,也是饒有興趣的望著二人。

「噼哩啪啦!」

祁堅雙拳緩緩握起,磅礴而雄渾的玄力從體內席捲而出,與此同時,一道道黑色雷霆也是從體內呼嘯而出,然後在其身體表面跳動,異常狂暴的波動,散發而開。

望著這一幕,慕風臉色並沒有什麼變化,顯然這個祁堅,也是將焚雷聖典修鍊到了一個不錯的地步,體內竟然也煉化了一種雷霆。

這種黑色雷霆,雖然慕風叫不出其名字,但是仍然能夠感受到其的不一般,恐怕就算比起紫靈雷來說,也相差無幾。

「小子,我會讓你明白我們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祁堅抬起頭,望著對面的慕風,臉龐之上,露出一抹猙獰之色。

在他看來,二星武宗和三星武宗之間,根本有著一道難以跨越的鴻溝,自己用不了十招,便是能夠將其斬殺。


聽得祁堅的言語,慕風笑了笑,並沒有說話,身體之上血光涌動,在其身體表面形成了一道薄薄的血色鎧甲,其額頭之上,有著一道血色符紋浮現而出,血色符紋下方,有著兩道醒目的血紋。

一種極為強橫的力量氣息,散發而開!

「血剎秘典?」

祁堅望著這一幕,臉色微微一變,他雖然沒有見識過血修羅之體,但是聽聞慕風在血剎秘境當中得到了血剎秘典,而如今看到慕風的模樣,自然想起了血剎秘典。

「眼力不錯。」慕風淡淡笑道。

看著慕風的模樣,祁堅的眼神微微一凝,倒是變得謹慎了不少,顯然他也是聽說過血剎秘典的威名。

兩人在半空之中對峙了片刻,祁堅終於是忍不住,臉上閃過一抹猙獰之色,腳掌猛然一步踏出。

「轟!」

祁堅一步踏出,其身形仿若化為一道奔雷,撕裂天際,朝著慕風暴掠而去,體內雄渾玄力和黑色雷霆暴涌而出,在雙手之上凝聚。

「咻!」

祁堅的速度極快,聲勢也是頗為驚人,若是尋常的三星武宗強者,在祁堅的這種威勢之下,都會選擇暫避鋒芒。

望著在眼瞳當中急速放大的祁堅身影,慕風臉上並沒有露出半分畏懼之色,而且竟然絲毫沒有退避的跡象。

「雷震四海!」

看著慕風,祁堅眼神當中涌動著一抹寒意,一拳爆轟而出,雄渾玄力帶著黑色雷霆,從其拳中席捲而出,朝著慕風籠罩而去。

祁堅一出手,便是全力,根本沒有半點留情的打算。

慕風沒有退縮,一步跨出,血光涌動間,同樣一拳筆直轟出,和祁堅正面硬撼在一起。

「轟!」

沉悶的聲音響起,狂暴的波動,瞬間在半空之中形成風暴,席捲開來,血光黑芒瀰漫間,兩道身影均是倒射而出,直至百餘丈,方才停了下來。

「嘩!」

見狀,周圍眾人響起一片嘩然之聲,在場的不少人都是眼光毒辣之輩,他們剛才也是發現,兩人交手之下,隱隱間,竟是慕風佔了上風。

祁堅平復了一下體內翻湧的氣血,眼神也是變得異常凝重,剛才交手之下,他發現慕風的力量,竟是勝過自己一籌。

對面的慕風,臉色卻是古井無波,微微抬頭,看了祁堅一眼,眼前這個祁堅,展現出來的力量比當日的席鋒還要強悍一些。

不過這倒也不是說祁堅比席鋒的實力要高,畢竟慕風和席鋒交手之前,席鋒已經和蕭狂大戰一場,而眼前的祁堅,則是正處在巔峰狀態。

「雷霆怒箭!」

祁堅臉色凝重,眼瞳的深處,湧出一抹殺意,體內黑色雷霆暴涌而出,最後竟是在身旁化為一道道黑色雷霆之箭,每一道黑色雷霆之箭都是散發出一種恐怖的波動,足以將一名尋常的二星武宗強者轟成重傷。

「咻咻咻咻咻!」

一道道黑色雷霆之箭,帶著狂暴的波動和驚人的殺傷力,在眾人的注視之下,朝著慕風激射而去,將後者籠罩進去,使得後者退無可退,避無可避。

眾人都將目光轉向慕風身上,即使是一些三星武宗強者,都是能夠從這些黑色雷霆之箭之中,感受到一種濃濃的危險味道。

不過讓得眾人臉色大變的是,慕風仍然閑庭信步,絲毫沒有躲閃的意思。望著那些朝著自己暴掠而來的黑色雷霆之箭,慕風臉上並沒有絲毫的畏懼,竟是雙手抱胸,戲謔的望著祁堅。

「那個慕風也太自大了吧?」

「這種攻勢,就算是三星武宗強者,也不能無視吧!」


……

慕風的模樣,落入到眾人的眼中,竊竊私語之聲也是傳了開來。

看到慕風不屑的模樣,祁堅臉上露出猙獰之色,手印變幻間,黑色雷霆之箭的威力,竟是再度暴漲!

「砰砰砰砰砰!」

漫天的黑色雷霆之箭,不出意外的盡數落在了慕風的身上,黑色雷霆,瞬間便是將慕風的身形盡數湮沒而去,黑色雷弧跳動間,散發出的狂暴而霸道的能量波動,令得周圍的空氣,都是沸騰起來。

看到這一幕,向光明臉色劇變,而秦順、蘇維等人臉上也是露出一抹擔憂之色。

「嗤啦!」

大叔,輕輕吻 ,黑色雷弧,仿若受到了某種牽引一般,被吸收而去,而一道瘦削而又挺拔的身形,重新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望著那臉上仍帶著吟吟笑容的慕風,眾人臉上,無一不湧出濃濃的驚駭之色,有些人甚至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看看是否自己是不是幻視了,不過擦完眼睛之後,臉上的驚駭之色,卻是愈發的濃郁起來。

看到這一幕,祁堅臉色陰沉,眼神當中涌動著一抹難心置信之色,自己剛才的攻勢,恐怕就算是尋常三星武宗強者,都得暫避鋒芒,沒有想到慕風竟是生生用身體承受下來。

這真是令人匪夷所思!(未完待續)

ps:訂閱慘淡啊!

各位書友,不要再養肥了,武傲乾坤已經很肥了,趕緊殺了吧,不然小白要餓死了!



求訂閱啊!求月票啊! 在眾人難以置信的目光注視之下,慕風展開雙手,伸了一個懶腰,面露陶醉之色。

其身體沒有任何的傷勢和變化,只是那原本兇悍無匹的黑色雷霆,卻是消失得乾乾淨淨,而其所散發出的氣息,卻是變得愈發強悍一分。

慕風淡淡一笑,下一霎,平和的聲音,卻是讓得祁堅心臟都是狠狠抽動了一下。

「這下該輪到我了吧!」

慕風的眼神陡然變得凌厲起來,手印變幻間,一道道紫色雷霆之箭便是在身邊浮現而出,每一道紫色雷霆之箭所散發出的波動,比起祁堅所凝聚的更要強悍一些。

「雷霆怒箭!」

「咻咻咻!」

一道道紫色雷霆之箭,帶著狂暴的波動和驚人的殺傷力,在眾人的注視之下,朝著祁堅激射而去,將後者籠罩進去,使得後者退無可退,避無可避。

眾人望著這一幕,都是有些驚呆了,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么?

祁堅的臉色驀然一變,不過他並不能像慕風那樣,無視這種雷霆攻擊,手印變幻間,黑色雷霆暴涌而出,然後化為一道巨大的黑色雷霆屏障,將慕風的紫色雷霆之箭盡數擋了下來。

「呵呵,祁堅,你的焚雷聖典,似乎修鍊得還不到位。」慕風淡淡一笑,揶揄道。

「哼,快將焚雷聖典交出來。」祁堅臉上露出一抹氣急敗壞之色,慕風用焚雷聖典還擊自己,讓得他也是異常惱怒。

「九天驚雷拳!」

祁堅厲喝一聲,黑色雷霆暴涌而出。一道道狂暴的驚雷之聲,在天地之間響徹而起,黑色雷光凝聚間,化為了一道黑色雷霆怒龍!

「慕風,你給我去死!」

黑色雷霆怒龍呼嘯而出。帶著狂暴的能量波動,在眾多驚駭的目光注視之下,撕裂天際,狠狠的轟向慕風。

「九天驚雷拳!」

慕風同樣一拳轟出,一道絲毫不遜色的紫色雷霆怒龍也是呼嘯而出。

兩道雷霆怒龍,猶如兩枚隕星一般。重重的轟撞在一起,其聲勢,驚天動地!

「轟!」

狂暴的能量風暴,瞬間在天空成形,然後瘋狂的席捲而開。駭得眾人臉色劇變,一些離得稍近的隊伍,連忙是向後退去,生怕被這種能量波動波及到。

「砰砰!」

狂暴的能量波動席捲間,兩道身影,也是略顯狼狽的從中倒射而出,各自退後了百餘丈,方才停了下來。

這一次。依然是慕風稍佔上風!

「嘩!」

看到這一幕,眾人又是一片嘩然,他們震驚的是。二星武宗修為的慕風,竟然在和三星武宗的祁堅交手之下,佔得上風,而且還是用的焚雷閣的武學!

這簡直是赤果果的在打焚雷閣的臉啊!

焚雷閣的幾名弟子,臉色也是極為難看,視線望向慕風。目露凶光,若是眼神能夠殺人的話。恐怕慕風已經被這幾名焚雷閣的弟子殺死千百回了。

「真是厲害!」

那迷幻宗的宋幻城看到這一幕,眼神當中也是掠過一抹驚訝之色。雖然他同樣不懼祁堅,但是施展對方的武學,還能取得上風,他卻是萬萬辦不到。

祁堅的臉色鐵青,眼神當中有著無窮的怒意涌動,自己接連施展出焚雷聖典的兩式武學,其中一式被慕風無視,另一式卻被慕風以相同的招式還擊,這讓得他在眾人的面前,顏面盡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