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巨大的土拳頭忽然消散在空氣中,重重的落地聲那真的當的上是「擲地有聲」啊!

「嗚小姐……」這聲調委屈兮兮一波三折,小三的表情此時是哀怨加N級,「小姐你……怎麼忍心……」

裊裊懶得理她,意念一動將小二放了出來,不去看小三耍寶,「都小心點吧,不要把小命丟在這裡了!」「是!」小二目光冷冷的掃過小三,帶著警告。現在可不是胡鬧的時候。

小三嘟了嘟嘴,她是那麼不知道輕重的人嗎?拍了拍屁股上的塵土,也鄭重應道:「小姐不必擔心我們,我們都會小心的!」

「嗯,你們……」裊裊剛想說什麼,忽然感覺到有人靠近,瞬間便將神識鋪散了開去,果然在五十裡外「看」到了一群與之前一樣異變的修士浩浩蕩蕩而來,她粗略一數,竟然有一百餘人!而且那修為竟然都在七階左右!甚至還有一個九階修士!

頓時話鋒一轉,神色肅穆的道:「來了!注意!」

小二和小三立刻將儲物戒指中的原器拿出,她們原本祭煉好的原器已經在之前的關卡中毀去,此時也只能用未曾祭煉過的原器了,雖然威力會減少幾分,卻也勝在單單用原術。

兩人對視一眼,盡都了解彼此的想法。

她們,絕不能給小姐拖後腿!

到現在,她們忽然都開始覺得,她們似乎總是給小姐拖後腿,根本都不能幫到小姐什麼,她們一定要改變這種狀態,證明她們都是有用之人,她們也可以與小姐並肩作戰,而不是拖累!

實力!一切都需要實力!


不過瞬息,異變的修士便已經到了眼前,二話不說,看到裊裊幾人便直接群起而攻,絲毫不會顧忌修士界關於以少欺多的潛規則,高階修士不得兩人及以上圍攻低階修士。

裊裊眸光一凜,有漠然冰寒凝結成霜,氤氳了黑白分明的瞳眸,淡淡一眼,便能讓人感覺到徹骨的冰寒蕭殺,此時,只有一個字:「殺!」

身形一動,手握彎刀,人已經憑藉詭異縹緲的輕身術,殺入人群!原力狂涌,配合著絕妙的彎刀招式,手起刀落,大開大合,毫無贅負,招招致命,一擊必殺!

這是作為一個曾經巔峰殺手武師與原師的結合,強與強的結合!

雖然面對的是與自己同階甚至是高階的對手,也能所向披靡,以一敵二!

小二和小三二人這次也完全發了狠,原武雙修的優勢完全展現而出,原術武術齊齊上陣,一個身姿靈活奸詐無比,一個殺氣凜然冷靜無匹,將彼此後輩交於對方,互助互補,竟然也與高出她們實力的異變修士殺得不分上下,然後合而殲之,而實力與他們相當的修士,竟然是手到擒來,瞬息絞殺!裊裊分出的一縷關注著她們的神識將她們的一切盡收眼底,眸中閃過一絲滿意,不錯,進步了。

手中的招式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停滯,依舊手起刀落,招招致命,另一隻手更是大膽的單手捏訣,原力匯聚,一道火原力凝結而出的妖艷火鞭猶如實質,手揚鞭起,橫掃方圓。

「啊」被掃到的異變修士厲聲慘叫,動作一滯,裊裊的另一隻手立刻手起刀落,一擊必殺,乾脆利落!

感覺到這樣配合的益處,裊裊唇角邪魅的勾起,招式更加迅速,腳下如步法如踩在雲端,明明綿軟似緩慢到極致卻無跡可尋,如入無人之境,穿梭於修士群中,充分發揮了個人作戰的優勢,鞭落刀至,越來越配合得天衣無縫。璃曄在一旁斜倚紫椅之上,抬眸專註的看著裊裊的一舉一動,唇角帶著似有若無的淺淡笑意,他甚至已經預見,他會一步步,陪伴見證著她的每一次蛻變和進步。 蕭琪浩抱着林晨的衣服低頭沉默,良久,慢慢的把頭擡了起來,紅腫着臉:“林晨,殺害了我的保鏢的那個人,是火幫的人……”

“火幫!”林晨震驚,“那些人真是太囂張了!”

蕭琪浩輕點着頭:“林晨,你慢慢考慮,如果不願意的話那就算了!” 豪門交易:老婆,借你&生&個孩子

看着蕭琪浩離開的背影,林晨無奈地搖了搖頭,閉上了眼睛直接躺在了牀上,這個房間並不是蕭琪浩自己的臥室,而是房間多了出來,她才弄成臥室,今晚就讓林晨住在這裏了。

而現在,浴室裏面,蕭琪浩將衣服扔進了洗衣機裏面,這……蕭琪浩還真是牛……範思哲的衣服……咳,扔進了洗衣機之後,蕭琪浩微笑着拿起了電話,按起了一個號碼。

“飛憶姐,我已經接近林晨了,這個人除了能打之外好像沒有什麼多大本事啊!”

電話那頭傳來聲音:“呵,你去打開電視看看你們雲升市的地方臺——雲升衛視吧!”

“哦?怎麼了嗎?”蕭琪浩馬上走出臥室,看了眼林晨,確定放心之後打開了電視,此時的電視內正在播放新聞,竟然還是現場直播……充多星酒店兩人死亡……

“這……這不是果依嗎?之前向我們出手過的,被百里尋大哥擋住了!”蕭琪浩震驚道:“她……她怎麼被殺掉了?!!難道是林晨?”

電話那頭的聲音異常的平靜:“嗯,這個林晨的本事很強,不過……他究竟有多少能耐我也並不清楚……”

蕭琪浩微笑着,可愛地說道:“飛憶姐姐你就放心吧,我想有我在,林晨一定會對火幫出手的,他應該是會聽我的!”

“嗯,琪浩,這一次真是太感謝你了!”

……

第二天 蕭琪浩家 早上六點鐘

“林晨,起牀了!”蕭琪浩站在林晨的牀頭,穿着圍裙說道。

“額……”林晨喃聲着,睡眼惺忪的看向了蕭琪浩,突然睜大了眼睛,抓緊被子:“你……你要做什麼……”


蕭琪浩看林晨這副像是怕被自己吃掉一樣,不禁撲哧一笑:“林晨,快起牀了,我已經把飯都燒好了!你的洗漱工具我也已經爲你準備好了,而且!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保鏢了!”說着蕭琪浩亮了亮手中的一張紙。

那張紙……好像,似乎,尼瑪一定是!賣身契……那上面還有林晨的大拇指指紋呢。

林晨一臉的驚恐,連忙伸出了自己的大拇指,上面,赫然是印泥的紅色……

拍了拍腦袋,頓時清醒了起來,看着蕭琪浩一臉玩味地笑容,林晨終於明白了,昨晚自己受了傷,身心疲憊,一早就睡下了,而這個蕭琪浩,竟然趁着自己睡着,拿起自己的大拇指,簽了這個賣身契……

林晨不免打量起了這個女的,一襲粉紫色的短披肩小外套,襯托出絕佳的身材,再搭配一條嫩黃色天鵝絨齊膝裙,一雙黑色的高筒靴,漆黑的頭髮有着自然的起伏弧度搭在肩上。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着,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脣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

這個女孩及也是一個衣架子,在家裏面也是穿的那麼正式,雖然是化着妝……不過昨晚看見了她的素顏,這簡直就是個化妝不化妝都是女神級別的總裁阿……難怪會有那麼多的男人會看上她。

“林晨,怎麼?還不願意當我的保鏢啊?昨晚我可是看過新聞了,那兩個死掉的人是你乾的吧,火幫的人就是該死!你有這樣的本事,我給你開的工資也是很高的啊!”蕭琪浩兩手叉着腰,嘟着嘴,說道。

“什麼?”林晨愣了一愣:“你說昨天晚上放新聞了?那兩個人死掉了?”

“嗯?難道你不知道嗎?我還以爲昨晚那兩個人是你殺的呢!”蕭琪浩撇着嘴,疑惑道。

林晨搖了搖頭,猶豫地看着蕭琪浩,這個小妮子昨晚應該是知道自己殺掉了那兩個人的,竟然都不去報警,還留自己這麼一個兇手在家裏面,很奇怪誒。

“琪浩,如果我說那兩個人就是我殺的呢?你會留一個殺人犯在家裏面嗎?”林晨看着蕭琪浩,問道:“那樣,你還會僱傭我做你的保鏢?我可是會殺人哦!”

蕭琪浩突然大笑起來:“哈哈,林晨,你以爲我身爲昊天集團的總裁,會沒經歷過風浪?那些火幫的人都是作惡多端的人,你殺了他們也是爲民除害,我哪裏還會怕你呢?你殺的都是一些該殺之人,我想我應該不該殺吧!”

林晨突然變得平靜,頭扭向一邊,露出一副很深沉的模樣:“一將功成萬骨枯,所有威名在外的人都不可能是沒有做過惡的,哪怕是你……也不可能……”

“滾!別給老孃裝深沉,說老孃作惡多端簡直就是不想活了!扁你!”說着蕭琪浩伸出粉拳就在林晨的胸口捶去,林晨的身體因爲被改造過,所以恢復得很快,基本上傷口都已經癒合了,蕭琪浩這一拳根本就對林晨造不成什麼影響。

林晨無語,滿頭黑線。

“算了,不和你瞎扯了。林晨,我說你到底答不答應做我的保鏢啊?”蕭琪浩問道,一臉的可憐巴巴,實在是想象不到,一個大公司的女總裁會這副模樣。

林晨怔了怔,說道:“琪浩,不瞞你說,其實我是一個學生,還要完成自己的學業,其實我也想成爲你的保鏢……可是……”

蕭琪浩聽見林晨這樣說,又是撲哧一笑,這個大集團的女總裁,還真是有些像一個女孩子,昨天第一次林晨見到蕭琪浩還是冷冷的……現在,估計對熟人都是一副女神經一樣吧……

“林晨,別可是了,我可是很危險的,別的集團都看我是女孩子欺負我……火幫那些人也根本不把我昊天集團放在眼裏……我可是很危險的,難道你……就不管我的死活嗎?我可是救過你的……”蕭琪浩說着,就從口袋裏面拿出了手帕,擦了擦眼淚。

林晨無語,滿頭黑線,這下該怎麼辦啊?難道真要當他的保鏢。

沒有辦法,林晨在心底裏做了一個決定,上前拍了拍蕭琪浩的肩膀,平靜地說道:“琪浩,我倒是有一個提議,不過就看你答不答應了!”

聽到林晨這句話,蕭琪浩臉上又露出了笑容:“什麼提議啊?”

林晨哈哈大笑道:“就是我現在繼續去讀書,然後晚上住在你這裏,反正我在雲升市也沒有房子,而你要和那些大客戶見面的時候可以打電話給我,我立馬向學校請假到你身邊保護你!”

“啊?這個辦法?”蕭琪浩皺了皺眉頭,咬着牙:“那好吧,你可別反悔!我們就這樣決定了!”

林晨笑着點着頭,這事情不就解決了嗎?林晨回學校自然不是因爲讀書,他的頭腦不用學習考試都是沒有問題的,他擔心的還是柳瑾萱,自己答應過柳擎天要保護柳瑾萱安全的,而現在多一個蕭琪浩也不算多,畢竟昊天集團的女總裁,地位也是不低。

林晨心裏還是暗喜呢,自己這纔剛來到雲升市,竟然就結識了黑道的王者,和商界的三大集團之一的女總裁,雖然也惹了不少人,不過都是一羣跳樑小醜。

“額,琪浩,現在幾點了?”林晨穿着蕭琪浩家裏面的男生衣服,問道。

蕭琪浩因爲林晨答應了自己的請求,心裏喜滋滋,可愛的說道:“林晨,現在已經……嗯,六點二十了呢!”

“那到雲升中學要多久啊?”

“嗯?林晨你是雲升中學的啊?那裏可是六點四十鐘上學呢,估計開車四十分鐘能到!”

“……”林晨滿頭黑線:“還吃什麼飯?直接去學校啊!” 章節名:第五十七章豆腐太女敕了!

最為奇異的是,璃曄並未設下隱身的結界,於這一片混戰之中,竟然無一人去攻擊他,竟似他不曾存在一般,將他徹底忽視。

裊裊偶爾一瞥,竟然自心底生出一種忌憚來。

這樣的存在,太危險。

只是,原本早已決定,既然不能抹殺,便遠離,卻似乎一直未能實現,她的心頭忽然隴上一層陰影,似乎這個想法的實現,遙遙無期。

裊裊頓時一個激靈,甩了甩頭,想這些幹嘛!

嚓的一聲空氣的波動在耳際響起,雖然幾不可聞,卻十分清晰得讓她瞬間清醒,裊裊反手就是一刀劃去,十分精準的直劈要害,一擊必殺!

裊裊忽然覺得不耐煩,意念一動就是拿出一瓶復原丹來,左手的火鞭凌厲橫掃,趁機直接吞下兩顆丹藥,忽然右手高揚,心中一個念頭閃過,既然五系原力相生相剋,可以幻化成三色光環和四色光球這樣的原術,那也一定能用於任何原器

這個想發一閃而過,裊裊便直接付諸行動,丹田急速轉動,三色原力朝著手中的長鞭凝聚而去,灌注整個鞭身,火系原力幻化的長鞭瞬間筆直而立,鞭身燃起猶如實質般的艷紅火焰,長鞭掃過,熱浪逼人,那溫度,能直接把人灼燒一般。

「噼啪啪」

鞭聲接二連三的噼啪響起,竟異常的清脆悅耳,隨著這聲音的響起,便伴隨著一個個異變修士的凄慘下場,或瞬間秒殺,或活活燒死,或僥倖生存,卻又在下一刻被補上一刀,完全沒有生存的機會!

一百餘人,不過片刻時間,便已經被主僕三人十分彪悍的解決了一大半,還剩下六十來人,也是大多或輕或重的傷痕纍纍。

裊裊此時已經完全進入了訓練的狀態,完全是將這些人當作了陪練對象,還是不需要擔心對方生命危險的陪練對象!手起刀落,碗動鞭飛,招招致命,毫無花樣,剛柔並濟,原術和武術的運用簡直配合到完美。

戰鬥,直到整整三個多時辰后才正式結束!

看著一地的殘肢斷骸,裊裊眸中閃過一縷冰冷的默然,然後便是直接席地而坐,對於自己術法熟練再進一步穩固的配合的感悟。

裊裊也絲毫沒有嫌惡,感覺到體內有什麼竟似乎要衝破了她的身體般……

她閉目打坐,看似平靜,其中兇險卻猶未可知,感覺著體內的氣息波動越來越強烈,裊裊瞬間有一絲明悟,原來,是又要再次晉級了!

「護法!」璃曄那悠揚似琴音般的聲音終於響起,小二和小三對視一眼,趕緊著手去辦,不敢耽誤小姐感悟突破!

小二和小三趕緊來不及清理自己的戰利品和原器,也顧不得自己一身血污的狼狽,立刻一左一右的站到了裊裊的身邊不近不遠的地方,精神抖擻的注意著周圍的情況,為裊裊護法,皆是在心底暗暗發誓自己一定會好好照顧好自家小姐。

等裊裊再次睜開眼之時,已經是三個時辰之後。

這一睜眼,整個人的氣場瞬間強大無匹到無人可以忽視凌越,黑曜石般流光溢彩的眸子猶如漫天繁星墜落清澈無暇的水波里。

再閉眼再睜開,所有華光瞬間斂去,整個人的氣質又是一變。


「小姐,你好了?」

一顆橢圓形的鵝蛋臉笑眯眯的湊了過來,裊裊不耐煩的一把推開她,盡說廢話!

小三也不在意,繼續到,「小姐啊,我跟你說,我突然想起一件事,那個肥陀似乎非常想進入這裡,不對,應該是說非常想要通過空間裂隙進入這裡,也不對,應該說他是沒找到小姐所說的那個空間裂隙。」

裊裊冷冷一眼瞥過去,「怎麼不早說?」

小三猛地一縮脖子,呃,她貌似又做錯事了,趕緊笑眯眯的又湊過去道:「小姐啊,我知道你大人有大量,其實這也不怪我,誰讓我要說話的時候,你叫我閉嘴來著……」

她越說聲音越低,到最後只敢撅著嘴哀怨的看了一眼裊裊。


裊裊一個眼神淡淡的掃過去,立馬將她那點小心思給無情鎮壓了,「這麼說,還是你家小姐我的錯了?我叫你閉嘴的時候你確定你是在說這個?還是跟這有一丁點關係?嗯?」

「我……那是想要在最後說……你教我們的重點要明確……啊!」

「砰」

一腳被踹飛劃出一道高高的拋物線然後落地的某三徹底閉嘴了,一雙大眼蓄滿滾動的水汽,哀怨的控訴著裊裊的暴力行為。

裊裊直接懶得理她,眸光微閃,腦中思緒百轉。

肥陀那樣的人,無利不起早,絕不會無緣無故的尋找一個對於他來說絲毫沒有用處的地方,而對於一個修士最有誘惑的無非是天材地寶或高階功法原術或逆天丹藥原器等等修鍊資源,那麼他要找的一定不會是這兩個古怪無比卻並無任何天材地寶的空間,那麼,他到底要找的是什麼?

除非……「小姐,你說那肥陀是否是通過某個渠道得知了這裡存在一個什麼天材地寶的所在?」小二忽然抬頭道,表面她剛剛的默不作聲顯然是在思考。

「不錯!」裊裊眼帶讚賞的看了小二一眼,毫不吝惜的誇獎,只是,更準確來說,「應該說是通過空間裂隙進入的任何一個空間中的一個或者,與之相關的一個秘密所在。」

他們已經通過一個空間,若是有異,他們不至於一絲蛛絲馬跡都沒有撲捉到。

那就意味著,那個不知為何的所在依舊存在於這裡的某個空間,或者,與這裡所有空間相關聯的任何一個讓人不易察覺的地方。

「那……小姐我們……」小三立馬原地復活了,聽到有寶貝還是她最恨的那堆肥肉的主人要找的寶貝,她能不興奮嗎!

要是自家小姐先行一步找到,最後好把那個陰險毒辣卑鄙無恥的小人給氣得爆炸!

「不是我們,是我!」綿綿軟軟的聲音帶著慵懶的氣息,讓人忍不住想去捏捏她圓嘟嘟的小臉。「你們立刻去把我們的戰利品都拿走,免得等會兒忘記了!」

小二和小三不敢耽擱,趕緊將那一百多人的儲物裝備都收刮的徹底!

這才回到裊裊身邊。

「嗯,你們就先到空間里獃獃吧!」裊裊話音剛落,便直接一揮手,將兩人再次收入了空間內,絲毫沒有打算詢問二人意見的機會。

因為,她已經感覺到了什麼!

神識寸寸延伸鋪展開去,朝著巽位的方向直接跑出一道三色光環,裊裊雙手如蝶舞十指翻飛,一道道繁複而古樸的符文瞬息便結成一個圓形的陣法,於虛空凌厲,朝著三色光環的方向疾飛而去

「轟」

巨大的火浪鋪天蓋地般騰地四散爆開,那由符文組成的圓形陣法瞬間被啟動,在虛空中瞬間爆發出熾烈到刺目的一片白光,於一片光芒璀璨的千丈白芒里,虛空中突然顯現出一層層依次遞進的禁制符文,大約一刻鐘過去,那熾烈的白光才緩緩好柔和了下去,一道完全猶如水晶打造打造的一般華光璀璨的水晶門緩緩出現。

千呼萬喚始出來,不過如此。


流光璀璨的水晶門上,大大寫著兩個飄逸卻不失大氣的文字,若是這個大陸上的人來看,恐怕還真不認識。

不過裊裊卻是唇角微勾,「秘境?」她轉頭看向璃曄,眉眼彎彎,笑靨如花,蜜糖般甜美,「璃曄美人,有沒有興趣,與我同游一番這上古秘境?」

如果此刻小三能看見外面,聽見自家小姐說的話,看見裊裊這番明顯是使壞前的象徵表情,絕對會大叫一聲:「調戲,赤倮裸的調戲啊!」

璃曄眉梢微動,唇角似乎隱隱抽了抽,眸底卻有淡淡藍芒閃過,看來,他是時候好生學學關於男女之間的相處之道,以及……

讓這丫頭知道,他才是個男子。

表面上卻是不動聲色面不改色,滿眼寵溺縱容語氣輕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