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厲害,有了這個叄號傀儡,我即便是遇上了碎心圓滿境界的無敵強者,亦是有自保之力。」

心情不錯的徐昌,發出了這麼一句感慨。

正在這個時候,一旁的小魔獸筱紅,嘴巴流著哈喇子,沖著徐昌說道,「主人主人,你手上的這兩顆內丹,不如給我吃了吧!」

「給你吃?」

眼神往右一撇,徐昌看著小魔獸筱紅那個眼饞的神情,不禁覺得好笑,這個小傢伙,壓根就是一個大吃貨!

先前,吃了荊棘守護者和利爪熊王屍體的它還不滿足,現在小傢伙又把自個的主意,打到了這兩顆魔獸內丹頭上,作為一頭魔獸最最精華的部分,說實話,徐昌並不想給小魔獸筱紅吃掉。

一顆都不想給!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旁的界靈徐三又張嘴說了句,「小徐,你把那利爪熊王的魔獸內丹,給這個小傢伙吃吧。」

「把利爪熊王的魔獸內丹給它?」

點了點頭,界靈徐三補充說道,「已經超脫凡塵的利爪熊王魔獸內丹,裡面所含的能量實在是太過於巨大了一些。我這個『叄』字型大小傀儡定然承受不住,說不定會炸裂開來。而給了這個七階的小魔獸吃,說不定,會讓它進一階。」

「進階?」徐昌不禁是反問道。

魔獸不同於人族。

它們極少會修鍊,都是依靠著自身稟賦,到了某一特定的時刻,就會提升實力,從當前的一階到下一階去。

亦或者,還有另外一個提升的辦法,那就是……吞食魔獸!吞食人族!

一個利爪熊王的魔獸內丹,可以讓筱紅這個掌握風、光兩種奧妙的魔獸進一階,做這個兌換,徐昌心裏面覺得值!

掂了掂自己右手上面的火紅的魔獸內丹,然後,徐昌朝著小魔獸筱紅一個拋投。

咻~~~

徐昌嘴裡面說道,「給你。」

歡呼雀躍。

小魔獸筱紅的身子在空中接連轉了幾個圓圈,最後才用它那個長滿了細碎牙齒的嘴,將這個火紅的魔獸內丹接住。

再之後,小魔獸筱紅也不帶咬一口,直接是將整個魔獸內丹一口氣吞入了腹中。

「咕噥咕噥~~~~」

吞咽的聲響過去,小魔獸筱紅舔了一圈嘴巴,又把嘴巴大張著。

搖了搖頭,徐昌一邊將荊棘守護者的魔獸內丹收起來,一邊沖著小魔獸筱紅道,「這個,可不能再給你了。」

撇了撇嘴,小魔獸筱紅嘟噥了一句,「主人真是小氣。」

小氣?

算了算了。

面對小魔獸筱紅睜眼說瞎話的行為,徐昌選擇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荊棘守護者的魔獸內丹,層次雖說只為九階,可要知道,荊棘守護者太不一般了,以九階戰十階,居然可以和對方同歸於盡。

別看,只有這小小的一階之差,卻是咫尺天涯,天淵之別!

九階仍凡,十階乃仙!


凡和仙同歸於盡,這還不夠匪夷所思嗎?

不僅如此,荊棘守護者最後一招,和通天塔第二層黑毛怪物所使用的針葉之殤,似乎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關於這一個問題,徐昌已經開口,問過了界靈徐三,可他對黑毛怪物也所知不多。

所以,為了不主動找虐,徐昌打算當自己實力再上一層樓,再去通天塔第三層,去問那黑毛怪物。

拋開這些種種先行不談。

荊棘守護者的魔獸內丹,很特殊,非常特殊!

在徐昌面對小魔獸筱紅的話語不作理會之後,又過去了整整十息的時間。

撲通!

小魔獸筱紅從空中砸在了地面上,身體也完全地蜷縮成了一團,顫抖著、痙攣著,雙目緊閉,做出來了一副極為痛苦的模樣,在它身體表面,漸漸有紅色的血水滲出!

見此情形,徐昌本能想要靠過去。

這個時候,仍是一旁的界靈徐三,說道,「小徐,這個小傢伙沒事的。它、只是開始突破了而已。」

突破了?

在此之前,徐昌從未見過魔獸突破,當下,他才會有一些茫然。

「三爺爺,筱紅這突破需要多久啊?」

「不清楚,短則三四個時辰,長則七八天,這個是說不準。」

「好吧。」

根據界靈徐三的意思,小魔獸筱紅的這個突破時間,應該是不會短的。

閑著也是閑著,先前,徐昌和霸王龍一戰,又吃了荊棘守護者一招絕殺,以及和小魔獸筱紅一戰,三番兩次下來,在連場戰鬥之中,徐昌亦是有頗多的感悟與收穫。


盤團端坐。

徐昌進入了許久都未曾進入的冥想之境,以求得在心境上能夠有所突破。

一切,都顯得那麼寧靜安詳。

只可惜,這都只是表面現象,是一場暴風雨來臨前悄無聲息的前奏罷了!

依舊是夜空里…

神州大地的某一處,離地百萬丈的高空處!

在這兒,有四個人,分別懸空於東、西、南、北四個方向,相對而立著。

其中,有三個熟人。

正東邊是紅衣蛇皇,正西邊是綠衣蛇皇,而北面……正是穿著紅黑兩色道服的道士老者!

南邊,看外表模樣是一個十幾二十歲的少年,身穿一件大紅的錦繡華服,雙手背於身後,在他的身遭有一圈上下擺動、若隱若現的紅色蘊氣。

此蘊氣乃殺氣!

殺意盎然,死在這個人手上的性命,絕對不低於一千之數。

事實上,真實的數字,還會要遠遠的超過。

一陣沉默。

四人當中,紅衣蛇皇率先打開了話匣子,「夢入、刺殺,好久不見了啊!」

道士老者叫做夢入,翩翩少年叫做刺殺。


面對紅衣蛇皇的問話,刺殺第一個回復道,「紅衣,你別在這假惺惺的盡說一些場面話。我們四個,也算是這方凡人位面最為頂尖的強者了。你和綠衣將我和夢入引到此地來,不單單是為了敘舊吧?」

聽聞此言,夢入面露笑意,手中拂塵,也從靠左手換到了靠右手的位置。

此時,綠衣蛇皇接著說道,「我們三方,都是為了各自背後大人服務的。現在,我家大人願意出讓些許的利益,以求共同進退。將這一方凡人位面,分而食之!」

「哦?利益?」

原本雙眸微閉的夢入,終於是睜開了眼睛。

點了點頭,紅衣蛇皇又說,「是的!總所周知,這個凡人位面,當中最大的一塊區域。就是這所謂的神州大地。其他邊邊角角,我想你們兩家,也不會太在意不是嗎?我家大人,願意分出神州大地之上,五成的人族以及七成的魔獸,讓給刺殺你的滴血茶樓前來殺戮。」

大手筆!

紅衣蛇皇的這句話語,使得刺殺眼前一亮。


「此話當真?」

「自然是真!」紅衣蛇皇先是肯定,隨後又補充了一句,「不過,那些個人族與魔獸的靈魂,我們黑蛇會還是收取回來的。」

「給你們了!靈魂,我滴血茶樓也不需要!」

和刺殺說完,紅衣蛇皇又沖向了道士老者,「夢入,剩下來的五成人族,你的太上教,大可去收取他們的信仰!」

目光一斜,夢入道,「信仰的建立,並非一朝一夕之事。」

「哈哈哈!」紅衣蛇皇大笑了幾聲,「我們三方聯手后,先行滅了這大周王朝,你的太上教,完全可以教派、皇權一手抓,時間一久,不怕那些愚民不會信仰你們。」

「這,倒也是對的。」

「嗯……」沉吟一聲,刺殺又來了一句話,「既然都談好了,夢入,我們各自和自家大人聯繫一下,把這件大事敲定了吧!」

「呵呵。」夢入沖著刺殺一聲譏笑,「刺殺,既然紅衣、綠衣都來此了。他家大人和我們兩家大人,都是在大荒世界的上位面,你覺得,這件事情還需我們通傳嗎?」

「這個……」

「了不起!」紅衣蛇皇隨即讚揚道,「夢入,多年不見,你仍然是多智近妖,我紅衣佩服啊!」

「聰明?這個很容易猜的。」夢入沒有接收紅衣蛇皇的奉承,直接赤裸裸的還擊一句。

一時間,紅衣蛇皇被堵著說不出來,但是,礙於三家現在是合作的關係,他也不好怎麼發作。

接下來,雖然有了紅衣蛇皇的言論,以及這夢入的猜想,太上教和滴血茶樓兩方,還是溝通了上天,和背後的仙人交流了一下,確認了是確有此事。

利益分配完畢。

就這樣,黑蛇會的兩位蛇皇大人,太上教的夢入教主,滴血茶樓的殺手之王刺殺,神州大地之上,六大超強組織所佔其三,當下,便是勾結成為了一個臨時的集體。

近千年來,無大災禍的神州大地,一場浩劫,在所難免!

可是——

固然,他們這三家的結合,是一場大浩劫,實際上,因為那一個災星的從天而降,從而無端端冒出了更大的一場浩劫之災!

說完了利益,三家又開始說起了各自的責任。

太上教主夢入,一語中的的來了句,「乾帝,我們該怎麼殺?」

乾帝?

沒有錯!

大周王朝的開國皇帝乾帝,直到今天還活得好好的。

乾帝絕對是一個修鍊奇才。

出生於草莽之間的乾帝,不僅是一步一步登上了帝王的寶座,實力之強,也早已是碎心圓滿之境!

三千載歲月,大周王朝,不過才存在了八百年之久,乾帝自然至今都活得好好的,乾帝的實力已臻化境,夢入與之有過幾場大戰,都只能夠微微的壓制住對方而已。

而最近的一場大戰,距今也過去了百年時間。

夢入是進無可進,乾帝卻還長足的提升空間,甚至於有一天可以成功的超脫凡塵!

即使,集結了紅衣、綠衣、刺殺、夢入四人之合力,想要擊殺乾帝都是千難萬難,而想要覆滅大周王朝,乾帝卻是必須要殺死的。

看似,這是一個無解的題。

對此,紅衣蛇皇卻是淡然一笑道,「要殺乾帝不難。只是,我們先要假借一下夢入你太上教的勢力,幫助我們先行尋找到一個人。」

「找人?」

「正是!」

作為六大超強勢力的一支,黑蛇會和滴血茶樓,在情報上都是比較差的。

反觀以採集信仰為宗旨的太上教,一個又一個的分教,紛紛的駐紮了在神州大地上各處地方,在採集收取情報方面是十分強大的。

如果說,曙光酒館是這方凡人位面的第一情報機構。


那麼,太上教絕對可以稱作第二!

並且,由於太上教紮根於基層中,在有些情報方面,較之曙光酒館還要強上一籌。

找一個人?

不誇張的說,只要這個人沒有死,太上教只需要多多花費一些時間的話,掘地三尺都能把這個人給找出。

。 山雨欲來風滿樓!

正當紅衣蛇皇、綠衣蛇皇、太上教主夢入外加殺手之王刺殺,四人將這『一盤大棋』的基調完全敲定之時,徐昌還在九陽劍聖所留洞府裡面,進入了玄妙無比的冥想境界,去參悟一些東西。

旁邊,小魔獸筱紅還在那裡疼得是滿地打滾。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三個時辰。

三個時辰過去了以後,徐昌的額頭位置,已然是布滿了汗水。

忽然之間,原本雙眼微閉的徐昌,一下子將自己的眼睛瞪得是又大又圓,左手一抬,剩下來了自己的後背,將一直背在身後面的那一副漁夫圖再一次的握在了自己的手裡。

「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