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你也和這個叛徒一樣!」米歇爾殺意畢露。

「你也想要殺了我嗎?那就來呀!」帕克利多站起身子憤恨道。

「不要!」凱迪一隻手抓住了帕克利多的手臂,那血色觸目驚心。

「凱迪!」帕克利多攙扶起凱迪。

「崔斯特納說的很對,我們已經來到了一個十字路口,未來的路就在我們的腳下。」凱迪虛弱道。

「千年前的歷史,所謂的血月剿殺,真相我們已經無法知曉了,但我明白,精靈的宿命這是著大地上的自然!我們不可以破壞它!更不可以成為慾望的奴隸!權柄的走狗!」

「你說得對!」帕克利多點點頭。

「兄弟們!我的族人們!是時候站起來反抗了!那些還被蒙在鼓裡的人,就看看這群虛偽傢伙的嘴臉吧!」

凱迪拼盡全力將手中的一塊石頭扔了出去,那石子在空中破碎,最終於天幕之上留下一段影像。

影像中環境是深沉的漆黑,而中央的一處地方對於每一名黑精靈來說都十分熟悉。

祭祀大廳!

每一年,都會有大量的族人在這裡接受所謂的祝福!以顯示自己虔誠信徒的心靈!

而主持這一場儀式的向來是族中的長老!

對於還未接受祝福的青年們來講,儀式是神聖的!莊重的!

可在影像中,儀式卻是殘忍痛苦的!

米歇爾與理查德等一眾黑精靈長老在一旁哂笑著,而接受祝福的族人卻是在一股股黑暗的詛咒中沉淪!最終變為擁有狂熱信仰的人形傀儡!

這才是真相!

當年佩奧利斯塔留下的詛咒只是一個楔子,早已隨著波爾克等人的消亡而削弱,之後的詛咒只是慾望滋生出的借口。

天啟預報 從頭到尾這就是理查德等人對於慾望的追逐! ?「這是···」

突兀出現的畫面不只是讓一些黑精靈感到震顫,就連戰鬥中的自然精靈們也張大了自己的嘴巴。

「啊!!」米歇爾憤怒的咆哮著,如同一頭惱羞成怒的獅子。

這個傢伙是什麼時候拍下來的!

「這就是所謂的祝福!呵呵,為了所謂的聖戰,要讓族人們一代代承受著苦痛,我們是自由的!自由的!!」凱迪大聲道,額頭青筋畢露。

是時候吹響自由的號角聲了!他們背負了千年的詛咒!是時候終結了!

「都在幹什麼!給我戰鬥!戰鬥!」

理查德環顧四周,有很大一部分黑精靈停止了戰鬥,就連信仰較為堅定的一批人也遭受到了衝擊!

「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貝琳達喃喃道。

從凱迪揭露這段影像開始,勝利的天平就向著他們傾斜了。

「該死!」米歇爾伸出大手,朝著凱迪與帕克利多而去。

處於暴怒狀態的他一心只想殺死兩人!尤其是凱迪!

要不是這個傢伙,會讓局面變成如今的模樣嗎?

「走!」

凱迪雖然負傷,但意識仍然清醒,面對這致命一擊,他選擇推開了帕克利多。

「不!!」帕克利多尖叫著,面目猙獰。

噗嗤!

「噗!咳咳咳!」凱迪嘴角抽搐著,一絲絲鮮血順著臉龐滑落。

「該死的叛徒!去死吧!」米歇爾歇斯底里道。

凱迪雙手捂著自己的腹部,那裡逐漸被血紅所取代。

他不算高大的身子緩緩朝著後方倒下,重重的摔在了厚實的大地之上,入目的是一片瓦藍的天空。

「好美呀···」凱迪忽然感覺四周的喧鬧與殺喊消失了,只有天空中悠悠的雲端還在安詳的凝望著他。

藍天之下,暢想自由,這不正是他們所追求的的嗎?

「崔斯特納,我想我不能陪你走到最後了···」凱迪眼眶濕潤了,此時此刻他竟沒有一點對死亡的恐懼!只剩下對夥伴的愧疚!

對於曾經畏懼死亡與傷痛的凱迪來說,這無疑是他人生中的一次升華。

死亡,原來真的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思想與自由,成為一句行屍走肉般的存在。

「凱迪!」

一聲咆哮縱貫全場,若九天雷鳴垂落,醞釀著一股可怕的風暴。

當這熟悉的聲音響起,所有年輕的黑精靈都抬起了頭,他們看到了自己的領袖!

崔斯特納!

「崔斯特納···」凱迪偏過頭喃喃道,擠出了一抹蒼白的微笑。

咻!

崔斯特納猶如一陣狂風掃過,數息之間就來到凱迪的面前。

「凱迪!凱迪!」崔斯特納緊抓著他冰涼的雙手,聲音不由顫抖起來。

蜜婚甜妻 「你···你··終於··來了··崔斯特納··我···我做到了···」凱迪斷斷續續道。

「是的,你做到了!」崔斯特納攥緊雙拳,凱迪留在這裡便是為了堅持到他回來。

如今佩奧利斯塔遠走,詛咒之力削弱大半,凱迪又在關鍵時刻揭露了影像,動搖了人心!黑精靈新生的時代即將到來!

「我不是一個膽小鬼了!」凱迪臉色忽而紅潤,有些激動道。

他克服了自己的內心!

「對,你不是一個膽小鬼,是一個英雄!真正的英雄!」崔斯特納抿著嘴唇,心中刺痛著,這是迴光返照嗎?

「崔斯特納,我死了,就把我葬在這片藍天下,讓我和這片森林為伴,我想那一定是十分美妙的!這才是我們精靈的歸宿!」凱迪喃喃道,眼眸中的神采正在逐漸退散。

「自由!和平!而非戰爭!殺戮!」

「別再說了,凱迪,省著點氣力,你會沒事的。」崔斯特納眼眶中滿是淚水,聲音幾度哽咽。

「我知道我的情況,崔斯特納,現在不說就沒機會說了,以前我就是個話嘮,就讓我說個痛快吧。」

「好!」

「崔斯特納,我真的很高興認識你,要不是你,我還是過的渾渾噩噩,或許以後就像其他人一樣,成為詛咒的傀儡。」凱迪的表情十分平靜。

「但遇到你,我感覺一扇新世界的大門打開了,那裡有我們日後精彩的生活。」

「因為你,我不再膽怯,不再畏懼!」

「因為你,我找到了人生的價值!我找到了為族人奮鬥的理由!」

「現在,我們的目標就要實現了,但····但我···沒有辦法再··在陪你走下去了··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凱迪的情緒終於崩潰了,他大哭起來。

崔斯特納紅著雙眼,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這哭泣讓人的心震顫著,這是一出悲劇,持續了千年的悲劇。

「額!崔斯特納,我好像看到了我的父母,他們在朝著我微笑呢!」凱迪笑了。「崔斯特納,謝謝你,我該走了。」

崔斯特納他們都是孤兒,但他們都有父母,可他們的父母又去哪裡了?

答案是獻祭!為所謂的女神而獻祭!實際上卻是為了維持詛咒的力量!

是不是很諷刺,他們的獻祭正是束縛了他們的後代!

啪嗒!

不知何時,一股大風吹起,凱迪永遠的閉上了雙眼,那胖嘟嘟的面容十分安詳。

「凱迪!!」崔斯特納仰天長嘯著,緊緊摟著哪還溫熱的屍體。

凱迪!一個怯懦而又偉大的黑精靈! ?「死有餘辜。」米歇爾恨恨道,他才不在乎凱迪的這條命,他只知道他們的計劃被這個傢伙給破壞了。

「等我一會,我的好兄弟。」崔斯特納輕輕將凱迪放到了地上,默默的站起身子。

「還有你,崔斯特納!你們這群背叛者!都該死!」米歇爾鬍鬚震顫著,一臉怒容。

「背叛者?從頭到尾,都是你們演繹的一場戲劇,該死的是你們!」崔斯特納抬起頭,那張冰冷的面容猶如數九寒冬。

「你們以為用這種方式就能動搖我們的決心嗎?勝利者會是我們!等到佩奧利斯塔出來,我們裡應外合,你們都會輸!都會死!」米歇爾叫囂著。

「佩奧利斯塔?你們還真以為她和你們達成意見了?人家只不過實在利用你們!真是一群可恨又可悲的傻瓜!」崔斯特納冷笑一聲。

「不可能!」米歇爾臉色一變。

他不相信崔斯特納說的話,他們可是和佩奧利斯塔簽訂了契約!

他們負責提供靈魂與血肉的獻祭,換取日後勝利后的權力!

一品女太傅 「永遠都不要相信魔鬼的話,連這都不知道嗎?」崔斯特納向前踏出一步,身上的氣勢突兀一變。

「你別想用這種方式騙我!佩奧利斯塔一定在裡面!要不然自然精靈中的大先知與先知們去哪裡了?」米歇爾低吼一聲,從戰爭一開始,所有的先知都未曾露面。

能牽制住他們的只有佩奧利斯塔一人!

然而米歇爾不知道的是,從頭到尾這些先知就未曾見到過佩奧利斯塔!一直和佩奧利斯塔戰鬥的是一群註定載入史冊的年輕人!

「時間會證明一切,我也用不著騙你,現在,我只想要實現當初的誓言!」崔斯特納一邊走著,一邊從腰間掏出兩把匕首。

「你想跟我動手?崔斯特納?別忘了你自己的力量,我可是傳奇!接近巔峰的傳奇!而你?充其量也不過是個七階的大魔導師罷了!我承認你很有天賦,但現在是我的時代!」

「你的時代?舊時代會在烈火中焚燒殆盡!我要的是新世界!這是我對凱迪的承諾!也是對所有族人的承諾!」

崔斯特納咆哮一聲,一道道魔法規則劃破虛空而來,包裹住他的身子。

嗡!嗡!

似仙樂般的華章奏響,梵音合唱,充斥著神聖的光彩。

在崔斯特納的頭頂浮現出一道道無形的枷鎖,似是一種禁錮,一種束縛。

然而它正在被規則所吞噬!一頭充滿野性的惡獸即將被釋放出來!

「神之枷鎖!傳奇!」米歇爾心中一震,崔斯特納竟然在這個節骨眼上突破了!

這可是無數法師夢寐以求的傳奇之路!

而崔斯特納的年紀足以稱得上是年輕,這樣看來,他是一個真正的天才!

「看來凱迪的死刺激到你了,可這又如何!只要我殺了你,你就算是超級天才,日後也不過是一抷黃土罷了。」

話未出口,米歇爾直接動手了,他才不會跟這傢伙廢話,殺了他才是最安心的方法。

「崔斯特納!」

咻!

大地顫抖著,地面忽然隆起一個個小土包。少頃,粗壯的藤蔓破土而出,相互纏繞,遮天蔽日般飛來,籠罩了明亮的天空。

米歇爾的進攻無疑是被阻攔了。

「誰!」

嘩啦!

黛芙妮站在了崔斯特納的面前,她一臉的嚴肅,顯然剛才是她抵擋住了米歇爾的攻擊。

然而,她終究只是一名六階的魔導師,剛才那一下也耗費了她大半的麥基克。

「又是一個該死的小鬼!」米歇爾咒罵道。

崔斯特納現在陷入到了劫難中,想要突破神之枷鎖,成為一名傳奇,仍需一段時間。

米歇爾會給他這個機會嗎?

答案當然是不會!

所以黛芙妮就陷入了危機當中!

咻!

鬼臉再次襲來,屬於傳奇的力量根本不是她可以阻擋的。

但黛芙妮沒有後退,她也不可能後退!

死神彷彿又揮舞起了收割靈魂的鐮刀,悲劇難道還要上演嗎?

答案還是不!

貝琳達大先知終於出手了!

隨著佩奧利斯塔的離去,隨時準備支援牧者之森的先知們終於可以騰出手來收拾這爛攤子。

理查德與米歇爾的陰謀註定是失敗的!

這一場戰爭的走向早已註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