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是真的了!」妞妞一臉認真道。

喬崢噗嗤樂了:「看來,你也是非我不嫁了。清歡,那你是不是承認了,我是你唯一的老公啊~」

妞妞這才明白過來,他在戲弄自己,氣的抬起手,捶打他的肩膀。

喬崢抓住她的手說,「清歡,你再打我,我可真的不行了。」

妞妞顧及到他身上的傷口,趕忙停下了手。

喬崢知道她臉皮薄,沒敢再調侃下去,柔和了嗓音說,「好了,我們小清歡不生氣,我是跟你開玩笑呢。你想吃什麼,我請你,當給你賠罪了,好不好?」「隨便在家裡做點就好了,我不想出去吃。」妞妞不想出去,因為喬崢的身體沒好,自己也大著肚肚,跑到外面,龍蛇混雜,萬一出什麼意外,那就不好了。還不如在家裡,做點簡單的吃。既乾淨又衛生,

還能省很多的事情。

「你想在家裡吃,那我做給你吃,好不好?」

「你有傷在身,還是別動了。」

「沒關係的,只是做一頓飯,要不了我的命。你就等著,吃我做的愛心飯菜吧。」

話說完,喬崢推著輪椅,朝著廚房走。

妞妞趕緊跟上,可追到廚房門口,喬崢把她攔了下來,說是孕婦不能吸過多的廚房油煙。

明知道是借口,妞妞卻也聽話,沒去廚房。

……

在外面邊看電視邊等著喬崢做飯菜出來。

約莫半個小時后,聽到喬崢喊了醫生,「好了,過來吃飯吧。」

「這麼快就好了?」

「嗯,是啊,過來嘗嘗我的手藝。」喬崢語調輕快,面帶微笑。

妞妞走到餐桌跟前,看到白色的碟子里,放著心型的牛排,並且用黑胡椒汁,滴出了眼睛和向上翹起的嘴巴,不由得笑出了聲。

「喜歡嗎?我還給你做了雞蛋番茄湯,還有西藍花炒意麵,你先坐,我這就端出來。」

妞妞被他按著,坐在了椅子上。

喬崢風風火火的跑回了廚房。

她忍不住提醒,「你慢著點,別傷到了你的腦袋。」

「我知道!」

喬崢回應了一句,但腳下的步伐,絲毫沒有放慢節奏。

兩分鐘后,所有的飯菜都擺到了桌子上,喬崢拉開妞妞對面的椅子,笑容滿滿道,「開始吃吧。」

妞妞拿起刀叉,切了一小塊牛排,品嘗了下,滿足的眯了眯眼睛說,「味道不錯。」

「我在冰箱里找到的冷凍牛排,稍微煎熱了,就能吃了。」

「敢情不是你的廚藝呀。」

「怎麼能說不是我的廚藝呢?是我做出來的。」

毒妻入局 「哼……哪裡是你做出來的?分明是製造牛排的商家,弄出來的呀。你只是稍微加熱了一下。」

「我不關,這就是我做出的飯菜。」

「你耍賴。」

「我就耍賴了,怎麼了?」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拌嘴,可沒真的惱,不過是增添了幾分的趣味罷了。

……

將所有的飯菜都解決掉,妞妞和喬崢都捂著肚子,躺在沙發上,哼哼唧唧的。富特看他們撐得不舒服,詢問要不要找醫生給他們拿點葯。

妞妞搖頭說,「沒關係,我們消化一會兒就好了。」

富特退到了一旁。

喬崢說,「你看你,說我廚藝不好,還吃那麼多。果然,漂亮的女人最會口是心非。」

「我只是說牛排不是你做的,可沒說你廚藝不好呀。」妞妞頓了幾秒,勉強說:「你炒的意麵,還是不錯的。」

「你喜歡吃我炒的意麵嗎?那我明天再做給你吃。」

「嗯。」

妞妞點頭。

喬崢撥了撥她的頭髮說,「清歡,不如我帶你出去逛逛吧。你頭一次來NY呢,總不能一直待在家裡吧?」

「等過幾天再出去吧,我這幾天,暫時不想出門。」

其實,是擔心喬崢腦袋的傷。她沒跟他說實話,免得他傷心。

「那好,我們就再等幾天時間。」

喬崢完全聽從她的話。

妞妞笑了笑說,「阿崢,你什麼時候去學校報道?要不要,我陪著你過去?」

「一周後去吧,你能陪著我去,我當然非常歡喜了。如果你不覺得累的話,還能跟我一起去上學。」

妞妞聽到這話,有些心動。

畢竟是年輕,整天躲在家裡,早晚會憋出毛病。

去學校里,反倒能讓她開心一些。

可是……

妞妞看到自己的肚子,眉宇間染上了輕愁,「還是算了吧。」喬崢理解她的心思,安撫道:「你在擔心肚子里的寶寶嗎?清歡,其實你不用擔心那麼多的,米國又不是國內,大學生生孩子的多的是呢,完全不會有人歧視你。清歡,你陪著我一起讀吧,到時候,我就對外說,你肚子里的寶寶是我的。這樣,他們也不會也什麼閑言碎語。」 妞妞和喬崢對望了片刻,微微的吐了口氣說:「我還是不申請入學了吧。」

「清歡,你……」喬崢以為,她心裡還存在顧慮,想再多多勸她。妞妞卻知道他要說什麼,先他一步道:「阿崢,你聽我解釋。我不是害怕外面的閑言碎語,也不怕別人異樣的目光。其實,我很想跟你一起去讀書。可你也知道,我肚子里的寶寶六個月了。而且,醫生吩咐

我要提前剖腹產呢。如果我現在申請入學,那等批複下來,最快也要兩周。」「我去學校里,還沒適應環境,就要被送進產房,之後還需要休養身體幾個月。這不是白白浪費了一個上學的名額嗎?你真的想跟我一個學校,那再等我半年好不好?這期間,你先吧自己學習到的知識都記

牢固,每天回到家教導我。那麼,等我明年入學,也能跟得上你們的進步。」她滿眼的溫柔和坦蕩,絲毫看不出半點自怨自艾。

喬崢思考了片刻,覺得她說的也有道理,抬手,輕撫了下她的小腦袋,說:「嗯,好,我都聽你的。」

「阿崢最好了。」 殿下,放了我 妞妞唇角微微的上揚,露出欽慕的眼光。

喬崢輕輕地颳了下她的鼻尖說,「明明是你的事情,我也沒做什麼,怎麼聽你這語氣,好像我做了什麼了不得大事呢?」

「你當然做好事啦,你考慮到我了嘛。」妞妞認真道,「在我眼裡,只要是真心關愛我的人,那都是最好最好的人。除了我爸媽、我親生父母和太爺爺,我覺得阿崢,你對我最好了。」

喬崢默默地數了數自己的排位,不滿道:「原來,我在你心裡,只能排到第五啊。你在我心裡,可是排第一呢。」

妞妞吐了吐舌頭,俏皮的說:「說法上是第五,實際上是第一,這總可以了吧?」

「這還差不多。」喬崢勉強滿意這個答案。

妞妞笑嘻嘻的嘲笑他,「小心眼的喬少爺。」

「笨蛋安小姐。」 沈清曦楚燁 喬崢回擊。

兩人望著彼此,笑的好像一對傻子。

……在家休息了一整周,喬崢正式去學校報道。妞妞本來不放心他,想陪他一起去學校,看看環境什麼的。可偏偏出門的時候,孩子鬧騰的厲害,走幾步,就踹她的肚子一下。妞妞實在沒辦法出門,只能送喬

崢到車上,返回家裡休息。喬崢獨自到了哈大,去報到處,進行了學籍註冊。之後,按照入學手冊,熟悉校內的環境。雖然他不打算住在學校,不過妞妞還是找人,替他安排了住宿。畢竟,大多數時候,學生都是在校內接觸的。偶

爾有什麼消息,還得跟其他同學聯繫。到了宿舍,裡面已經入住了三名學生。也許是為了照顧他們,剛來米國讀書,人生地不熟的,難免覺得孤單。因此,學校將同一個國家的學生,盡量安排在了同一個宿舍。喬崢的宿舍里,有兩名來自華國

的男生,以及一位本地的白人小哥。

三人都很好相處,友善的跟他打招呼。

喬崢了解到他們分別叫文閔、顧南潯和莫塞爾,跟他們又聊了一些情況。

顧南潯問,「中午,我們一起聚餐,你不要跟我們一起嗎?」

「抱歉,我已經有約了。」喬崢禮貌的婉拒。

文閔壞笑著,搭在顧南潯的肩上,說:「行啊,喬崢,才來米國多久。你就勾搭上女孩子了?是不是金髮、翹臀的大美妞?她有其他好姐妹嗎?給我們哥幾個介紹一下啊。」喬崢微微一笑,腹黑道:「我女朋友的確長得漂亮,也有幾個姐妹,但是,她是黑髮、黑眼的純種華國人,還有,她的兩個親妹妹,目前只有七歲。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在米國,跟兒童談戀愛,是違法的,

要被FBI逮捕。文同學,你需要我幫你介紹嗎?」

文閔:「……」

顧南潯抖了抖肩膀,把他的咸豬手,弄到了一旁,說:「好了,收起你滿腦子的精蟲吧,走,出去吃飯去!」

顧南潯跟莫塞爾走出了寢室,追上了喬崢的腳步。

文閔撇了撇嘴,道:「看著挺老實的一個人,怎麼那麼貧嘴?」

以後啊,還是少招惹那個大灰狼。

……

跟顧南潯、莫塞爾和文閔,有說有笑的走到了門口,喬崢擺了擺手,坐上了車。文閔羨慕道,「這是法拉利,最新款的跑車吧?喬崢這小子,可以啊,是富二代吧。」

「你才看出來,他是富二代啊?」

「你早就看出來了?」文閔有些不服氣的問。

「當然了。」顧南潯敲了敲自己的手腕,說:「喬崢佩戴的那塊手錶,是瑞士名匠打造的機械手錶,一塊幾十萬呢。我爸抽屜里收藏的就有一塊,捨不得戴,每天都拿出來擦拭一下。我不可能認錯的。」

文閔道,「原來真是個富二代,看來,喬崢是捐款,才進入我們學校的。」「你想多了,我看過咱們班所有學生的成績。喬崢高中在帝都最好的學校讀的,每科都是A+,還有,他幾乎每年都拿下了全國奧數、辯論賽、以及智能設計大賽的頭等獎。文閔,人家隨便拿出來的東西,

都能甩我們一條街。」

文閔:「……」

沉默了幾秒鐘,文閔爆了聲粗口,說:「靠!這小子長得帥,成績好,家世背景又牛掰,還讓我們普通人活不活了?」

難怪人家剛到美國,就能有漂亮的小女友,而他們只能做單身狗。

要是自己是女的,當然也選喬崢那樣的天之驕子了!

文閔想的入神,都沒看到前面的路。旁邊顧南潯提醒他,往旁邊走走,別撞到別人,他也沒聽到。 遇見百分百男人 咚的一聲,懷裡闖入一道黑影,文閔下意識的抱了個滿懷。

聞到一股屬於女孩子的香味,文閔低頭超自己的懷裡看過去。

一張俏生生的臉,頓時映入了眼帘。

好漂亮的女孩!

第一個念頭湧出腦海,文閔咧著嘴笑。

誰說他沒有女人緣,哪怕比不得喬崢那麼優秀,但好歹這裡是米國首屈一指的哈大呀,勉強也算個青年才俊了。

「你能放開我嗎?」

女孩子漲紅著臉,低聲詢問。

文閔這才意識到,自己一直抱著人家不撒手呢,趕緊放開了手。

雪莉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說:「不好意思,我剛才走路,沒有看到你。」

「應該是我說對不起才是。」文閔暗暗地用衣服蹭了蹭自己的手,伸手道,「你好,我是這屆哈大信息學院的學生,文閔。」「你好,我是言羽。這屆哈大材料學院的新生。」雪莉握住了文閔的手,笑的純真無害。 「原來你也是哈大的學生,實在是幸會。」文閔高興到了極點,握著雪莉柔軟的小手,不肯鬆開。雪莉表面笑嘻嘻,內心卻沒有掀起一絲的波瀾。因為她本來就是在門口,故意等喬崢的。可喬崢走的太快,自己根本沒來得及堵住他。看這三個人,跟喬崢挺熟的,就想著先打好關係,以後接近喬崢也容

易一些。

可沒想到這個文閔那麼激動,對著她色眯眯的模樣,實在令人倒胃口。雪莉暗暗地抽自己的手,想擺脫文閔。但男生的手勁,比她大多了,根本無法撼動。

而就在雪莉有些惱怒時,旁邊的顧南潯帶著莫塞爾,走到他們跟前,涼涼的提醒文閔,道:「你再握著女同學的手,人家可要翻臉了。」

文閔聽到這話,趕忙撒手。

雪莉把自己被握過的右手,放在自己的後背,偷偷地擦了幾下。同時,感激的看向顧南潯,「這兩位是……」

顧南潯確實沒搭理她,揪著文閔的衣領說,「走了,花痴。」

「喂,人家女孩子跟你打招呼呢,你怎麼里都不理人家? 校園全能王牌少女 你還有沒有禮貌了?」文閔拚命地掙扎,奈何他172的身高,在接近190的顧南潯跟前,較小的像個女孩子似的,根本沒辦法掙脫。

雪莉看著三人漸行漸遠,收回了目光。

今天沒接觸到喬崢,實在是遺憾。

不過,以後的日子長著呢,等下次機會,她絕對不會再放過喬崢了。

……

喬崢回到別墅,看到妞妞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偷偷地摸到她身後,打算捂住她的眼睛,讓她猜測自己是誰。可剛靠近,妞妞倏地轉身,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是不是想偷襲我?」妞妞眯著眼睛,露出兩顆小虎牙。

喬崢怔了兩秒,回過神來,奇怪的問:「你怎麼猜到,我進來了?」

「笨蛋,電視屏幕上,會有反光,好不好?」

喬崢順著她指的方向看過去,客廳里懸挂的60英寸的TV清晰地映出了他的身影,無奈的笑了笑。

他就說嘛,一向遲鈍的妞妞,怎麼這次反應的那麼迅速。

「今天去學校,感覺怎麼樣?」妞妞拉著他,坐在沙發上,詢問他情況。

「不錯。我還跟寢室里的三位同學,打了招呼。他們人都挺好的。改天,我帶你一起去學校,看看哈大。」

「嗯,好!」

妞妞點頭,滿心的歡喜。

喬崢撫摸她的肚子,問:「寶寶鬧騰了你多久時間呀。」

「十幾分鐘吧,這個小傢伙,可不安生了。這幾天,總是在我肚子里活動。我覺得,將來她生出來,一定不會是一個安靜的人。」

「鬧騰點好,喜歡四處走,身體才會健康。」喬崢隔著衣服,親吻了下妞妞的肚子,說:「寶寶,你趕快出來哦~爸爸跟媽媽,等著你出來呢。」

妞妞看著趴在自己小腹跟前的喬崢,心裡軟軟的、甜甜的、還有點酥酥的。

若不是喬崢,她現在還會厭惡這個孩子。

有時候,真覺得喬崢是上天派來拯救她的天使,總是那麼完美。

可太幸福了,總覺得不真實。

她害怕,這份老天賜予的禮物,會隨時收回。

一個人一旦在幸福里沉浸的太久,再陷入痛苦中,那打擊是巨大的。

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再次失去喬崢的可能。

喬崢調到了國內的新聞頻道,回頭看向旁邊,見妞妞出神的望著自己,笑著打趣道:「怎麼這幅表情盯著我?難道,我在你眼前,你也想念著我嗎?」

「是啊,我時時刻刻的念著你呢。」妞妞收起了腦子裡那些患得患失的想法,抬起手,捏了捏喬崢帥氣的臉頰。

喬崢順勢,把他拉到自己的懷裡說,「那你以後,也都要念著我。」

「為什麼只我念著你呀,你也要想著我。」

「好,我想著你。」

喬崢臉上的笑容更深。

妞妞卻嚴肅的臉,捧著腦袋,正視自己:「阿崢,我沒跟你開玩笑啊。我說的是真的。你沒聽過那句話嗎?念念不忘,必有迴響。以後,哪怕咱們分開了,一直想著彼此,總有一天,能重新聚在一起。」

喬崢好不容易,忍住了笑,一字一句認真道:「我們不會分開的。只要你還愛著我,只要我還活著,那不管天涯海角,我都會去找你。」